“待会儿她会和我出去。”最终上官云天还是说出了邱翼风想要知道,但是却又不愿开口询问的答案。

“恩……”邱翼风的声音仿佛来自于遥远的地方,空洞而迷茫。即使知道这是预料之中的答案,但是心里还是微微的有些失落。

上官云天站到邱翼风身边,看了看目光游离于外面世界的邱翼风,也把自己的目光放到了那一片银白的世界,“我喜欢她,很喜欢。”不知道什么时候上官云天的声音划破了一室的寂静。

“我知道。”邱翼风的唇角依旧是似笑非笑的表情,只是其中多了一些苦涩。这个大家一直都逃避的问题,最终还是被放到了台面上吗?

“我打算借这个机会表白。”上官云天的视线依旧停留在窗外,脸上的笑容依旧温暖,仿佛他刚才什么也没有说。

“……”那么快吗?邱翼风的身体有片刻的僵硬,随即又恢复正常,自己不是比云天更心急吗?

“你也喜欢她。”转头看着邱翼风依旧风清云淡的表情,上官云天肯定的说。

“是。”邱翼风的视线依然停留在窗外,仿佛在看某样东西,又仿佛什么都没有看,但是却回答得异常的坚定。

“风,我们公平竞争吧!我一直知道你喜欢她,在你不知道以前就知道,但是我真的不想放手,她对我来说很重要。”上官云天的视线紧紧的盯住邱翼风,不放过任何一个表情,可是在那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中,他什么也看不到。

“好,我们公平竞争,不管她最后选择谁,我们都是朋友。”邱翼风转过自己的头,看着上官云天认真的说,眼眸中满是诚挚。既然两个都不能放下,也不能放下,或许这是最好的办法了,这样下去对大家都是一种煎熬。

“你千万不要手下留情哦!我只绝对不会让你的。”上官云天的笑容依旧温暖,语气却轻松了许多,一直有些僵硬的气氛也慢慢的缓和下来。

邱翼风又把头转向窗外,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什么也看不出来,只是眼中多了些许温情,听到走廊上的脚步声,笑容里多了一些落寞,“你走吧,她应该好了,记得把她安全的送回来。”邱翼风说完就再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窗前,遗世独立,孤寂而绝望,和着窗外不断飘落的雪花和银装素裹的世界,美得惊心动魄。

看到这样的画面上官云天不禁有些痴了,一直都知道邱翼风长得很帅,但是却从不知在这样的环境中会形成这样唯美的画面。心里突然有些感叹,或许他自己从来就不曾在这个局里面,现在的努力与挣扎只是让自己死心罢了。摇摇头,收回自己的情绪,不管怎么样,他都想试一试,“恩,那么我们走了,我会把她安全送回来的。”

“可可,可以走了吧!”刚出了邱翼风房间的上官云天微笑着问朝自己走来的夏可可。

“恩。”看着笑容温暖的上官云天,夏可可轻声应答。

坐在上官云天的车上,夏可可习惯性的把头转向车外,她喜欢坐在车里看着外面不断远去的景物,这会让她想起那些已经逝去的人生。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坐在这张车里面,总有些不习惯,或许是因为换了车了吧,有的时候习惯还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

“在想什么?”上官云天看着一直看着车窗外发呆的夏可可,有些紧张的问。

“恩,没什么?”夏可可微笑着回答上官云天,在转头看到他如天使般的笑容时,不禁怔了怔,上官云天的笑容总是那么的温暖,即使眼睛一直是冰冷的,但是还是能温暖很多人的心吧,自己也是其中一个呢。这样的笑容可以让人忘记一切悲伤和痛苦,让人迷恋在其中而无法自拔。如果这样的笑容出现在邱翼风脸上会是什么样呢?夏可可有些好奇的想,但之后却想狠狠的敲自己几下,为什么总是会想到他?不是说过好做好的本分吗?

“我脸上有些东西吗?”看着一直对着自己的脸发呆的夏可可,上官云天的脸上不禁飘上两朵红云,同时有些不自然的问。

“哦……没有。”夏可可慌乱的收回自己的视线,在不经意间看到上官云天红红的耳朵后,突然童心大起。“你脸红了耶!”夏可可的表情有些幸灾乐祸。

“因为太热了。”上官云天找了一个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刚说完,他就有一种打晕自己的冲动。

“其实我只是在想为什么你的笑容总是这么的温暖,即使经常眼神很冰冷。”夏可可决定不再开这个玩笑,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但是又觉得自己问的根本就让人不能回答。就只好转移话题,“对了,我们要去哪里?”

“我还以为你不会问呢?”上官云天一边熟练的开着车,一边微笑着反问夏可可,刚才仅有的尴尬也被他掩饰得无影无踪。“我们去孤儿院陪那些小朋友,可以吗?”上官云天小心的看着夏可可,同时说出自己今天的目的地。

“很好啊!我很长时间没有去看他们了。”听到要去孤儿院,夏可可显得有些兴奋,同时话也多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