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头邱翼风冷峻的侧面印入眼帘,她突然感到寂寞,世界上有很多人,但是都融入不了她的世界,就像她融入不了他们的世界一样。

圣谕学院的周年庆典已经结束一个多星期了,夏可可无可厚非的成为了学校的名人。走到那里都能接到众多女生或羡慕、或嫉妒、或仇恨的眼神,虽然已经尽量的去忽略,但是还是让夏可可感觉到不舒服。

但是更让夏可可适应不了的是,有时候一个人或者是和李小莫一起走在校园的的某个角落里,突然冒出一个男生,向她表白。夏可可根本就不想得罪这些无聊的大少爷,所以只好一个个很小心的打发。

空荡荡的校园里,已经没有太多的人,夏可可低着头向学校外面的咖啡屋走去。她的任务是给正在学生会里忙碌的三个人买咖啡,偏偏学校里的咖啡店这几天没有开门。看着已经有些昏暗的天空,夏可可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拿着手里的三杯咖啡,夏可可紧了紧身上的衣服,秋末的天气已经有些冷了,一直低着头的夏可可没有注意到身后跟着她的身影。

“小妹妹,长得挺水灵的,陪哥哥们玩玩吧!”在学校旁边的转角处,夏可可的手臂突然被人从后面拉住,被迫转过头,夏可可看到了五六个染着红色头发的青年,这时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她顿时只感觉到一波一波的冰冷从脚底直达发梢。

“放手,我男朋友在不远处等我。”夏可可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声音无比冰冷的开口,只希望他们听到这话,能放开自己。

“哈哈!你男朋友吗?可是为什么我们一直没有看到呢,我们可是等了你许多天了呢!不过有个性,我喜欢!”

“是谁让你们来的!”此时夏可可已经察觉到这一切并不是偶然,不断吹过的秋风已经不再冷,更冷的是自己的心。

“呵呵……也不怕告诉你,要怪就怪你自己吧!以后离那个叫什么,什么邱翼风的家伙远点,是……”其中一个人在遭受到别人的白眼后,聪明的闭上了自己的嘴。

“动手吧!”夏可可知道自己今天是不能完好无损的离开的,那么就快点结束。只是她要好好的考虑自己真的好要呆在邱翼风身边吗?

“说实话,真的不想打破那么漂亮的脸蛋呢。”拉着夏可可手臂的人,轻轻的抚摸着夏可可的脸颊,仿佛真的很不舍,但随之而来的却是狠狠的一巴掌。

夏可可极力的护住自己的头和胸,任由别人的拳或脚狠狠的落在自己的身上。尽量的让自己保持清醒,可是真的很疼。

她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的拳脚如雨点般的落下,只是已经变得麻木。模糊中她似乎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声音,还有人向她走来,慢慢的身上的拳脚没有了,已经麻木的身体渐渐的恢复了知觉,疼得她睁不开眼睛。

但是通过一点点缝隙,她还是看清楚了,邱翼风和一个白衣男生正和刚才打她的人打成一团,还好邱翼风他们占了上风。

“滚!!!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们,如果这个女人有什么事,你们就准备去监狱吧,所以你们就祈求她以后都平平安安的!”邱翼风看着躺在地上横七竖八的人,脸上的笑容早已在看到角落里的夏可可那一刻就消失不见,眼中的冰冷让深秋的夜晚仿佛一下就到了严冬。“喂,你没事吧!应该死不了吧!”有些颤抖的来到夏可可身边,邱翼风的脸上又带上了慵懒的笑容,只是眼中有他都不曾察觉的恐惧。

“死不了,谢谢了!少爷!”想起自己挨打的原因,夏可可突然感到了愤怒。

“走吧!”夏可可话语中的讽刺,邱翼风早已听了出来,只是此时担心已经取代了一切的情绪。如果不是他必须要下来拿一份文件,刚好碰到,他不知道夏可可再次站到他面前时会是什么样子,想到这里他的眼神不由的又冷了几分。

在邱翼风的搀扶下,夏可可慢慢的起身,身体仿佛不是她的似的,她只感觉全身的骨头搜松散开,随时会散成一堆。

“谢谢!”和邱翼风一起走到刚才帮忙的男孩旁边,夏可可淡漠的道谢,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力气去伪装自己。但是在看到那男孩的容颜时,夏可可还是忍不住的惊讶,那是一张美到让所有女生都嫉妒的脸,就连不注重外表的她也不例外。

“不用。”温润淡漠的声音随着男孩的离开而飘散在微凉的空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