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房间内,林轩逸拥着如歌,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呼吸中都带着些许小心翼翼的味道,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打破了两人之间这种带着些许暧昧与温情的画面。

不知道就这样相拥着多久,林轩逸才松开了怀里紧抱着的女人,抓着她的肩膀,让她面对着自己,看着她的眼睛道:“如歌,当年我没有和她发生任何事情,我知道你回来过,但是你没有看到实情。”

如歌因为被他抓着肩膀,所以被迫抬头看着他的眼睛,看着他认真的表情,以及异常真诚的眸光,她的内心开始动摇。

其实那件事,这些年她已经选择性的不再去想,也许是鸵鸟心态,但是这么多年没见,那件事给自己带来的冲击,早就已经变得很淡了,时间,不管怎么说,始终是一剂良药。

当然了,对于某些刻骨铭心的痛恨,时间只会让它越来越清晰,绝对不会消散在时间的长河里面。

所以她恨安定邦,那种仇恨随着时间的流失,越发的明显。

“我知道了。”

伸手,推开了紧握着自己肩膀的手,如歌的情绪并没有多大起伏,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便自顾自的坐在了沙发上。

林轩逸看着她的态度,一时间还真没捉准她的心思,看着她坐在了沙发上,自己也随即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这五年,你去哪里了?”

刚才她没有否认,林轩逸就当她是默认了。

如歌知道这个时候再否认也没意思了,这才认真的打量起了坐在对面的男人。

一身精致高档的GUCCI西装,品味和五年前一样,丝毫没有改变,岁月并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他依旧如五年前般,完美的让如歌移不开视线,只是如今的他身上,更多了一样让如歌心跳加速的气质,那便是沉稳和内敛。

五年前,林轩逸虽然手握一个大公司,但是不管他怎么掩饰,眼睛里面,年少轻狂的意气风发是掩盖不住的,但是五年后,临近三十岁的关卡,整个人的气质都改变了许多,年少轻狂的不沉稳早就看不见了,如今的他沉重内敛,已经成功转型为一个成熟的魅力型男了。

在如歌打量林轩逸的时候,对面的人也认真的打量起了她来。

五年的时间,让如歌脱去了青涩单纯,如今的她,浑身都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绝美的五官,因为少了单纯,多了一丝沉稳,为她平添了几许性感的成熟韵味。

收回视线后,如歌看着林轩逸,也许是刚才他的话解开了她的心结,让她在面对他时,少了继续不自在。

“这几年都在英国,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对于他的问题,如歌并不打算全盘托出,自己不再否认,

不代表自己想做的事情,也要告诉他。爷爷的事情,她只想自己一个人来完成,因为这是安家的家事,也是自己必须去做的事情。

五年的时间,就换来了她两句不咸不淡的话,林轩逸内心隐隐起了怒火,但是他看着如歌,内心的火焰就慢慢消退了。

这五年,她到底在做什么,又到底是在做什么重要的事情,能让她在这五年内几乎消声遗迹的重要事情,到底会是什么?

他想问,但是看如歌的表情,是绝对不会说的,一时间,一种不被信任的感觉充斥着他的内心。

他想质问,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权利这样做,只能沉默的坐着,内心的难受,就像蚂蚁一样,不停的啃噬着他的神智。

五年后再见,之前横隔在他们之间的莫怜死因,已经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了,活人和死人的战争,在如歌离开五年后,有了明确答案。

这五年,林轩逸还是经常回去莫怜的坟前,但是心态却已经平缓了许多,会和她絮叨一些琐事,却已经很少会半夜酒醉开车来坟地,那件挂满了莫怜相片的公寓,也只是偶尔才去一次,他没有忘记莫怜,但也知道,如今在自己心里,如歌的位置已经变得更加重要了。

一个人心里如果装了两个人,那么就一定会有一个重要一个次要,五年前,在林轩逸心里,如歌是次要的,林轩逸为了莫怜,可以无视如歌所有的付出,可以完全压下自己对如歌的感情,用尽全力将她推离自己,不让她将自己心里莫怜的位置挤走。

但在如歌失踪后,她什么都没做,却成功在林轩逸心里占据了主要位置,人就是这样,只有失去过,才会懂得珍惜,可很多时候,你想珍惜的时候,不代表对方还会等在原地。

看着林轩逸沉默的样子,紧皱的眉头,好像在想什么让人为难的问题,换做平时,如歌肯定会去猜测他此时在想什么,只是如今的她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单纯的姑娘了,她并不想多花心思去猜测他的内心,尤其是怎么猜也不一定猜的出出来时,只会让自己跟着堵心。

房间内,安静的就剩下两人的呼吸声,林轩逸和如歌,都没打算主动开口,五年没见,心里虽然堆积了许多的话,但当真正面对时,才发现,想说的话堆积的太久,久到让人忘记要怎么去说。

林轩逸走的时候,如歌没有起身,只是安静的看着他打开房门,从房间里面走了出去,然后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软了一样,瘫在了沙发上。

虽然刚才面对林轩逸时,她显得很淡然,但是他刚一离开,浑身的力气就像被抽光了一样,靠在沙发上,连动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没有人知道刚才她在林轩逸沉默不语的时候,要花多少力气才能维持自己表面的平静,

她可以对任何人表现出冷静理智的一面,却唯独在面对林轩逸时,情绪总是容易失控,可她不愿意让他看到自己这么软弱,不想让他知道,就算过了五年,自己在他面前,依旧没有成长。

林轩逸出门后,脚步急促的离开了,那种压抑又陌生的氛围,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他没有想过,他和如歌会走到这一步。

看着她淡然的样子,就像在她心里,自己早就已经变得不再重要般,让人心里堵得慌,他想过无数次见面的情景,却唯独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

走出酒店,看着夜空下的喧闹城市,林轩逸突然觉得心里很是悲哀,抬脚,就准备朝自己的车子走去,却在半路停住了脚步。

原来在酒店对面,有一家粥品店,闻着就算隔着一条街道,依旧芬香四溢的味道,林轩逸突然改变了注意。

酒会是七点半开始的,一般参加酒会的人,都不会吃晚餐,想到这里,他立即抬脚,走上了一旁的人行天桥。

当他再次出现在如歌的面前时,看着他手上提着的外卖盒子,如歌的眼睛里面,感动一闪而过。

刚才她坐在沙发上,林轩逸离开已经半个小时了,她刚准备起身去冲凉,换掉身上这套衣服时,却听见了门铃响。

这个时候,能来找自己,知道自己住在这里的,也只有乔治了,她没有任何迟疑的打开了房门,却在看到门口站着的人时,愣住了。

原本以为离开的人,居然提着一看就是外卖的盒子站在自己的面前,让她怎么不惊讶!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

看着呆愣着看着自己的女人,林轩逸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浅笑道:“刚出锅的热粥,快点进来喝吧!”

说完,也不等她说让自己进去,就提着东西,越过她的身子,走到了房间里面。

如歌呆呆的将门关好,跟着走了过去,林轩逸已经小心翼翼的将东西都拿出来,摆在了桌子上。

“快吃吧!今晚肯定还没吃东西吧!这是你最喜欢的鲜虾粥。”

说完,将自己面前的粥盒推到了如歌的面前,看着冒着热气的粥盒,如歌的眼角有些微润。

看着散发着热气的粥盒里面,一只只鲜美的虾子,这些东西,她已经好多年没吃过了,在英国,就像是为了刻意回避想起国内的事情,她很少吃中餐,何况还是要花时间的鲜虾粥,所以现在看到摆在自己面前的鲜虾粥,突然就感动了。

五年了,没想到他居然还记得。

“吃吧!”

将汤匙放在她的手上,林轩逸假装没有看到她感动的样子,低下头,吃起了自己的粥。

小心的吹过之后,小心的将粥放到自己的嘴巴里面,如歌吃的小心翼翼,热泪盈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