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歌,走吧!我送你回家。”

林轩逸摇下车窗,看到站在齐倩倩身边的周林时,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停车时,好像听到了他们争吵的声音,只是没有听清楚争吵的内容。

如歌什么时候认识了这样一个男人,自己怎么从来不知道。

“好,我马上就来。”

齐倩倩生怕周林会说出什么让林轩逸起疑的话,眼睛无情的扫过周林,带着一丝警告,疾步坐上了林轩逸的车子。

很快,车子就在马路上飞驰而去,街边,周林的视线随着车子,一路跟随,直到再也看不见车子的尾烟,他才收回视线。

手心里,紧紧握着的东西,明明将手都硌伤了,可周林就像没有感觉一样。

倩倩,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么对待我?

如歌?她为什么用的是安家小姐的名字?

还有,开车的男人,虽然他见过真人,但是电视上,报纸上,经常报道,他自然是认识的,林轩逸。

倩倩居然冒充安家小姐和林氏总裁走到了一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老爷子去世那天开始,周林就在犹豫,这个时候,自己手里的遗嘱,到底应该怎么办?

是拿到安氏去,还是就此掩埋,当初跟踪倩倩,得知她和安氏副总有来往,加上她和如歌长的如此相似,他就已经联想到了她的身世,这份遗嘱,他没有公开,一半的原因也是不想让自己成为阻碍倩倩的绊脚石。

原本他想要告诉她这件事情,可却发现从,从安老爷子过世后,她的手机自己就再也没有打通过了,他告诉自己,也许她只是很忙,毕竟,安副总接管了安氏,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只是他一直觉得奇怪的是,倩倩的身世居然一直没有公开,今天这番相见,总算是让他明白了一些东西。

倩倩成为了安小姐,那真正的安小姐呢?周林的心猛地一咯噔,心里闪过一抹很不好的想法,只是他不敢去想,倩倩真的能下的了手吗?

皱着眉头站在原地,他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从来没有了解过倩倩,她的野心,她的追求,想要的太多,就会疯狂,不择手段。

明明可以恢复自己的身份,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可她好像并不满足,居然觊觎自己别人的丈夫,也对,林轩逸这样的男人,又有那个女人不会诚服呢?

周林不甘心,很想当面问个清楚,可心里却知道,问了不过就是在自己的胸口插上一把匕首,将自己的尊严踩在地上,可就算心痛致死,也好过带着一丝奢望,留恋一生。

很多人,总是在回忆曾经,就是因为断的时候不够彻底,才会画地为牢,困己一生。

“刚才那个人你认识吗?”

上车后,林轩逸假装无心的问了一句。

“不认识,他来问路,我说不知道,他就纠缠不休的,争吵了几句。”

齐倩倩是谁,心思转的比林轩逸快多了,他的问题刚出来,她就已经想好了怎么来回答。

侧目看了眼身旁坐着的人,依旧是那抹自己熟息的笑容,因为是侧脸,所以没有看到眼睛里面的神色,林轩逸看她这样说,也就没有再多过问,只是关心的叮嘱了两句。

“以后碰见不认识的人,不要和人家争吵,免得碰上那些脾气差的人。”

“好,那我下次见到这样的人,就躲得远远的。”

齐倩倩勾起唇角,对着林轩逸灿烂一笑,这样的笑容,和如歌真是像足了九分,那少了的一分,是怎么都学不来的单纯与天真,只是林轩逸还没有理清自己的心思,所以每次都有些逃避,不敢面对她单纯爱恋的眼睛,自然也就没有察觉出她与之前的不同。

否则,他这么精明的一个人,只要认真的看一次她的眼睛,就一定能看出异常来。

一路上,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林逸轩原本想要送她回家,只是齐倩倩说自己不想回家去面对空荡荡的宅子,林轩逸立即调转车头,将车子朝着他们的新家驶去。

车上,看着窗外的齐倩倩,眼睛里面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男人,都是嘴硬心软,如歌这么久没搞定林轩逸是因为时机不对,方法也不对,如今,自己只要装的柔柔弱弱,一副爷爷去世后的悲痛无以复加,林轩逸心里的天平,就立即偏向了这边。

周林在街上想了一多小时,最后还是因为想不通而拦车来到了安家宅子外面,只是他在街边苦等了一两个小时,却依旧没能等到自己想见的人。

站在栏杆铁门外,眼睛不时往里面望去,守门的大爷,也早就已经换成了安定邦自己的人,原本对周林没怎么在意,可是看他老是往宅子里面张望,而且在门外徘徊了一两个小时,实在是看不下去,从里面走了出来。

“喂!小子,你在这里张望什么呢?”

虽然知道就算站在门口也看不到屋内的情形,可他打扰了自己睡觉,让他很是不爽,语气也蛮横了起来。

“我想见倩……你家小姐,请问她回来了没有?”

原本想说倩倩,但是还是临时改口叫小姐了。

男子一听,眉头一皱,怒声道:“他妈的臭小子,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居然还想见我们家小姐,你没病吧你?”

周林被他这么一骂,脸色是青红交错,很是难看,眼睛也怒视着对面一脸怒气的男人。

“看什么看?快点给我滚。”看他居然还敢怒视着自己,黑衣男子本就是街上混混,立即伸手推了他一把,语气比刚才更加蛮横道:“再不滚,老子就动手了。”

周林知道眼前男子肯定说的出做得到,但是他今天心里也憋着一团火,看他这么横,心里的那团火,立即燃烧了起来。

伸手,对着他的脸部就是一拳挥了过去,男子没想到,周林穿着斯文,瘦瘦弱弱的居然还敢和自己动手,摸了摸自己被打疼的脸,二话不说,抬手,对着周林的右脸颊就是一拳,他的力道和周林的力道,可有些差别了。

至少周林只是打疼了他,而他的一拳下去,周林立即感觉一口血腥,不用看,都知道嘴角破裂了。

见流血了,周林浑身都怒气直往头顶涌去,两人在大门口,就厮打了起来。

屋外的动静,很快就惊动了屋内的人,守着门口的黑衣男子,耳尖听见外面的响动后,立即冲了出去。

屋内,何伯还没有睡觉,刚好看到守门男子跑出去的身影,立即跟在后面,朝着大门跑去。

两人一前一后刚到大门口,看着厮打在一起的两人时,都愣了一下。

守门男子立即从打开的小门走了出去,伸手,拉开了打成一团的

两人,对着黑衣男子怒道:“让你看个门,你都不能安分点吗?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你这样闹事,要是招惹了麻烦,看小姐怎么收拾你。”

黑衣男子被守门男子这么一声怒喝,顿时惊出了一声冷汗,抬手擦了擦流着鲜血的嘴角,瞪了一眼周林,便走到了一边。

周林抬手,将嘴角的鲜血擦干净,脸上布满了青紫的痕迹,虽然被打的很严重,但是何伯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就是自己找过的那个律师,顿时心里一阵激动,想着,果然老爷还是保佑小姐的。

“先生,这件事,使我们的不对,还请你多见谅。”

守门男子显得多了一丝礼貌,虽然知道自己的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动手打人,但他还是希望尽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免得弄出不必要的麻烦来。

周林刚想说话,眼睛却看到了站在门后面的何伯,只见后者拼命的对他眨眼睛,他立即一脸气愤道:“我不过就是在门口站了一会,他上来就打,还有没有王法了,以为你们是有钱人,就可以不讲理啊,我告诉你,我是律师,我要报警,我要告你们。”

他的话,一出,守门男子和黑衣男子脸色顿时大变,他们都没想到,眼前的男人居然会是一个律师,而他们的背景可都不怎么干净,想到这里,守门男子再次狠狠的瞪了黑衣男子一眼,后者则是一连后悔。

“先生,这样,你的医药费我来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好不好?”

“不行,凭什么你们能随便打人啊,凭什么?”

周林的视线扫过何伯,看他对着自己悄悄举起了大拇指,演的就更加卖力了。

在门口呆的时间过久,已经引起了旁人的注意,守门男子正在不知要如何解决时,何伯从铁门里面走了出来。

走到守门男子的身边说道:“这件事还是让我来解决吧!他现在在气头上,不会听你们的话的,不如让我劝劝他,免得吵醒了少爷,你们都的受罪。”

守门男子正不知所措呢,见何伯这么一说,立即点了点头道:“那就交给你了。”

说完,走远了一点,但是并没有离开。

何伯知道他是不放心自己,但是也没放在心里,而是对着周林道:“这位先生,是我们家守门的人不好,你就不要介意了,来,和老头子我商量一下赔偿的事情,好不好?”

周林依旧是一脸怒容,带着火气道:“老先生,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和他们计较了,你们家的下人,也该管管了,免得都不知道谁是主人谁是狗。”

说完,已有所指的瞪了眼站在一起的两人。

黑子男子本就是暴脾气,听他这样侮辱自己,就像冲过来,却被身旁的人,死死拉住了。

“先生说的是,我们会注意的,来我们现在聊聊赔偿的事情吧!”

上前,背对着两人,“你看医药费我们出,再多补偿你一万块钱,你觉得怎么样?”

话说完话,嘴巴却一直在动,只是没有声音,因为这么近的距离,只要声音出来,后面的人就能听到。

周林一直看着何伯的唇形,嘴里却说道:“让我考虑一下。”

说完,便皱着眉头,眼睛一直看着何伯的唇型,他是做律师的,学过唇语,虽然何伯说的比较快,但是他还是将他的话,全部记在了心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