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孙两人已经走到了林轩逸的面前,老爷子将如歌挽着自己的手,从自己的臂弯中拿出,一脸疼爱的放在了林轩逸伸出的手掌中。

“轩逸,我将如歌交给你了,希望以后你能代替我爱她,疼她一生。”老爷子这么一个强势冷硬的人,在这个时候,说着这些话时,眼眶都红了,声音也沾染了一丝哽咽,这个自己放在手心里疼爱的孙女,终于还是要离开自己的庇护了。

白纱下,如歌听了爷爷带着哽咽的话,眼眶瞬间红了,泪水渐渐在眼眶中凝聚起来。

“爷爷放心,我一定会做到的。”握紧了放在自己手心里的白嫩小手,眸光微沉的看着老爷子。

得到了他准确的答复后,安老爷子转身,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神台上,神父一脸虔诚的看着底下站着的新人,眸光温和,声音平稳道:“新郎,请问,不管健康,疾病,贫穷还是富贵,你都愿意一生一世,对新娘不离不弃吗?”

台下,林轩逸只迟疑了一秒钟,就回答了,“我愿意。”

神父虔诚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随即,温和的眸光看向新娘。

“新娘,请问,不管健康,疾病,贫穷还是富贵,你都愿意一生一世,对新郎不离不弃吗?”

“我愿意。”坚定的声音,没有迟疑的响起。

“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神父的话一落下,林轩逸就从口袋里掏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戒指,铂金镶钻对戒,款式精致美观,戒指正面都被小小的细钻镶满了,这对戒指是他们两个人去挑选的,当初如歌一眼就看中了,其他款式就都没有再看。

她是一个很相信第一眼感觉的人,不管是人还是物。

拿出女方的那只,如歌伸手,等待林轩逸将戒指帮自己戴上,看着戒指缓缓的滑进自己的手指中时,如歌才终于确定了自己没有做梦,是真的和林轩逸结婚了,以后,她和他一定会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到如歌时,她低头,脸色温柔的将戒指缓缓的朝着他的无名指推进去,在快要到手根部时,停了下来,听说,戒指不能带到尾部,否则不吉利。

看着两人手上都戴上了彼此套上的戒指,就像是以后的人生,都被对方套牢一样,光是想想都觉得是一种幸福。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看着底下,金童玉女般合适的两人,神父的眼神多,满是疼爱,希望在自己的主持下,他们以后会过的幸福安康。

抬手,掀开罩在如歌脸上的白纱,露出了白纱下双颊微红的容颜,如歌眸光含羞的看着对面的男人,眸光相对的瞬间,林轩逸低头,蜻蜓点水般在如歌红润的唇上,印下了一吻。

“现在我宣布,你们已经正式结为夫妻,希望以后的日子,你们能相亲相爱,共同走完你们的人生。”

热烈的鼓掌声立刻响起,听着台下的鼓掌声,林轩逸拥着如歌转身,面对着众人的祝贺,脸上的笑容,若影若现,让人看不真实,而如歌

却是一脸娇羞,脸上的幸福,掩都掩不住。

这一刻,所有人都见证了他们的幸福。

婚礼终于完成了,佩恩起身,朝着外面走去。身后,田甜紧随其后。

他们没有通知如歌就来了,只是想要来见证她的幸福,如今,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们也没必要再去打扰她的幸福生活了。

有些人就是在你需要的时候,义无反顾,在你幸福的时候,只会远远守候,只要你幸福,一切都是值得的。

齐倩倩也很快离开了,她不适合出现在这样的场合,尤其是在安老爷子在也的时候,更加不能久待。

唐玉宸全程坐在莫芸的身边,看着她痛苦,难受,他的心也多了几分沉闷。

婚礼结束后,他拉着莫芸,离开了现场。

看着拉着自己走的男人,莫芸第一次没有反抗,也许这个时候,能懂自己,能安慰自己的人,也就剩下眼前这个男人了吧!

一场婚礼,除了如歌是真的开心幸福后,其余人眼中藏了多少心思,没有人知道。

回到化妆间,如歌立刻换下婚纱,挑选了一件大红色的旗袍,听说结婚穿红色的显得吉利,白色代表了纯洁,现在她想要穿着大红的旗袍,为以后的生活,多带来一些吉利。

晚宴上,林轩逸如歌作为新郎新娘,自然没少陪客,不过喝酒的人都是林轩逸,如歌只是跟着走过场。

等婚礼终于结束后,已经快午夜了,林轩逸驱车直接带着如歌回了他们的新家。

杨凝雪在离自己家不远的地方挑选了一栋小别墅,上下两层,除了面积没有林家本宅大外,其他方面一点都不比林家老宅子差,装修都是按如歌喜欢的风格来设计的,简单中透露着奢华。

别墅内,杨凝雪有心的安排了仆人将这边也装饰的很喜庆,两人一下车,就被眼前的情景震惊了,只见院子里的书上,都被挂满了红色的丝带,这些丝带在夜风的吹拂下,随风摆动,很是好看。

花圃上,铺着很多各色各样的吉利图案,小彩灯将所有的花圃围绕了起来,勾勒成了一大大的心字,顺着石子路再往前看,大门口,两个红色的灯笼,照亮了进家的房门。

如歌看着布置的如此温馨又喜庆的家,内心满满的全是感动,眸光含泪的看着这一切,实在是太美了,美得让她总有一种身处梦中的感觉。

相对于她的感触,林轩逸的脸色显得冷漠了许多,这一切,都不是他期待的,他的期待在五年前已经失去了。

侧眼看着如歌感动的样子,林轩逸眸光微沉,抬脚,往里面走去。

没有得到自己期待中的回应,如歌看着远去的背影,眉头微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从刚才开始,逸给自己的感觉变了。

来不及多想,抬脚跟着走了进去,如歌情愿相信他是因为今天太累的原因,也不想去多猜测是因为别的原因,因为那些都是她不能接受的原因。

“逸,我去给你拿换洗的衣服,今天这么累,咱们早些休息。”

看着坐在沙发上的林轩逸,如歌轻柔的说了一句后,抬脚上了楼,准备去给他拿衣服,看他的情绪很不好,可能是太累了。

看着已经上了楼的身影,林轩逸起身,跟着上去了。

戏已经演完了,那么该是他恢复自己的时候了。

安浅如歌,现在到你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卧室内,如歌打开柜子,从里面拿了一套男士睡衣出来,刚关上衣柜门就看到快站到自己面前的林轩逸,将手上的衣服往**一放,如歌甜笑着冲了过去,伸手挽着他的胳膊,幸福道:“逸,今天我觉得好幸福。”

看着挽着自己胳膊,笑的一脸幸福的女人,林轩逸眸光微寒,英俊的脸上,早已经不复往日柔和,冰冷的眸子里恨意渐渐浮现。

仰头,想要和他继续分享自己的高兴与幸福时,却意外的撞入了一双冰冷彻骨,充满了恨意的眸子里面,挽着他的手不自觉的松开,幸福的笑容僵持在脸上:“逸……”

伸手,想要触摸他的脸,却在快要触碰到时,被一双冰冷的手握住。

“别碰我。”

冷漠如寒冰的声音,冻结了如歌跳动的心,眼眶中,一双明眸里面,各种情绪不停翻滚,有震惊,有不信,有伤心,有疑惑。

她震惊他此时的冷漠,她不相信他会这样对待自己,她伤心他此时的态度,更多的则是疑惑,他到底是怎么了?

“如歌,你幸福吗?”

依旧是寒彻骨嗓音,却让如歌不自觉地随着他的话点头,可下一刻,他的话让她坠落地狱。

“可是我不幸福,永远都不会幸福了,你这个杀人凶手!”

骨子里的血液都被这样的寒冰凝结,那双满含恨意,毫不掩饰的眸子中,是谁的容颜苍白如雪,是谁的原本幸福的眼神被绝望与痛苦占据。

睁开眼睛,看着近在迟尺的绸缎,如歌有一瞬间没有想起自己是在哪里,眼睛顺着绸缎往上,视线一一扫过四周后,她的记忆才一点点开始回笼。

婚礼,温馨的家,冷漠的林轩逸,五年前的车祸,杀人凶手!

原本还迷蒙的眸子,立刻被痛苦覆盖,颤抖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依旧布置的华丽又喜庆的卧室,泪水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原来一切都不过是一场以恨为名的报复。呵呵……”

空旷的屋子里面,如歌满脸泪水,却嘴角含笑,整个人的状态有如癫狂。

从新家出来后,林轩逸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沙发上他紧握双手,骨节泛白,看着墙壁上的相片,极尽温柔道:“莫怜,从现在开始,就是她为你赎罪的时候了。”

身子斜靠在沙发上,疲惫的闭上眼睛,林轩逸就这样陷入了沉睡中,只是这一觉,他睡的并不安稳,一整晚,如歌绝望的脸,在脑海里不停的反复出现。

无论他假装多么冷漠无情,对如歌如何绝情,可在浑身放松的时候,内心脱去了伪装,才会发现那里面,始终有一个地方为如歌保留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