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突然的暴怒,让如歌内心闪过一丝不安,眼神看向门口,只追到林轩逸清冷的背影。

“如歌,以后不准和他再接近。”孙女的视线又怎么逃的开老爷子的眼光,他沉着脸,低声警告道。

脸色闪过惊慌,疑惑的看着爷爷,眸光中隐含伤心,“爷爷,为什么?”

“爷爷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就听爷爷一次吧!”孙女伤心,安老爷子心里对林轩逸第一次产生了怨恨,这些年,因为内疚,他一直纵容他的一切,如今他居然狂妄的想来招惹如歌,这是安老爷子子不能忍受的。

看爷爷眼神严肃,不像和自己说玩笑,如歌知道这个时候争论只会让爷爷更加生气,她聪明的选择了沉默。

在如歌的搀扶下,安老爷子将酒会留给安定邦来招待,组孙两人很快就离开了。

回到安宅,老爷子进了书房后,一直没有出来,如歌坐在客厅里,心里还在想着,今天的一切到底是不是在做梦。

凤舞酒吧,全市最高级的酒吧,没有之一,是上流社会,名流巨星都喜欢消遣的一个地方,这里面有着激情四射的舞台大厅,也有着相对安静的优雅包间,这些包间,大多数都是专门预定留着的,就算平时没人来,也不会轻易开放,而最里面888号房间,就是林轩逸的专属房。

每次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一个人过来,他不唱歌,纯喝酒。

从宴会厅一出来,他就立刻拨通了好友兼下属的电话:“凤舞,半小时后见。”

“喂!今晚不去行不行。”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有些暴跳如雷。

“半小时后见,不来后果自负。”不理会电话那头的鬼哭狼嚎,林轩逸凉飕飕的说完后,果断的挂了电话。

“宸,怎么了?”软弱无骨的小手在男子精壮的胸膛上,不停抚摸,语气娇媚,看着他的眼睛里,全是身心的不满足。

“走了,美人,下次再来。”

伸手抓住了女人不断玩火的手,唐玉宸倾身在她娇艳欲滴的红唇上亲了一下,利落起身,将地上四处散落的衣裤捡起,快速穿好。

“宸,你真的要走啊?”女人似乎不相信他真准备走,眼神幽怨,满脸不

甘的看着他将脱下的衣服一件件穿上。

“乖,下次来。”将衣服整理好后,唐玉宸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屋内,女人郁闷的趴回**。

一辆红色拉风又骚包的法拉利,在车流中特别显眼,加上他的车速,更是让所有车主开了一次眼界。

车内,唐玉宸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撑着额头,语气抱怨不已:“靠,林轩逸,你不玩女人,连累老子也没得女人玩。”

很快,骚包的车子停在了凤舞门口,将钥匙丢给泊车小弟,唐玉宸直接走进了凤舞大门。

唐玉宸一进来,很多人都忙着和他打招呼,唐家四少在本市很出名,加上他和林氏总裁是圈中有名的死党,相对于林轩逸那张长年面瘫的脸,唐玉宸温柔,多情的性格则成为了众人争相巴结的对象。

伸手推开888包间的门,不意外的看见,林轩逸一个人坐在里面,喝着闷酒。

“怎么了?林大少,一个人又来喝闷酒了。”

随意的坐在林轩逸的旁边,身子慵懒的斜靠在沙发上,看着一口接一口闷灌酒的人,眸光暗沉,心里想着,这幅样子,好久没有见过了,今晚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如歌回来了。”放下酒杯,林轩逸眸光冰冷,语气暗哑低沉,就像是在极力压抑着满腔的怒火。

“哦!安氏公主回来了……”

了然的点了点头,唐玉宸拿过一个空置的杯子,满瓶威士忌在林轩逸的闷灌下,已经只剩下一半了,他给自己倒了半杯,端起来,二话不说一口干了。

“你打算怎么办?”将空杯子放下,唐玉宸脸上玩世不恭的表情,渐渐收敛,看着林轩逸的眸光中,一丝心疼快速闪过。

“她既然回来了,那么游戏也该开始了,我等了这么多年,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

靠在沙发上,林轩逸眸光冰凉看着酒杯内的威士忌,动作轻柔的摇晃着,将威士忌和冰块完美的融合在一起。

透过杯子,林轩逸就像是看到了如歌今晚,如水蜜桃一般红嫩的脸颊,舌尖上好像还存留着她的甘甜,胸口,她的体香和温度,好像还没有消散。

狠狠的将酒倒进口中,林轩逸脸

色越发的冷漠,气息比之前更是冷上几分。

唐玉宸看着他,第一反应是,今晚的他很别扭,说不上为什么,总觉得的有那么一丝不同。

“你已经决定了?”

虽然早就知道林轩逸心里的想法,可不知为何,唐玉宸心里,总有着一丝隐隐的不安。

“决定了。”放下杯子,语气坚硬,不容质疑。

唐玉宸知道他已经决定的事情,就不会轻易改变,两个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只是沉默的喝着酒。

安庆酒店,酒会已经完美结束了,安定邦将事情交代清楚后,驱车离开了。

滨海小区内,安定邦没有阻碍的开车进去了。

门口看门大叔一看是他的车子,立刻放行,连问都没有过问一声,可见这里的人,都已经对他很熟息了,否则,一个高档小区,不可能那么随意的让人进出。

“爸,这么晚怎么过来了?”

装饰精致豪华的客厅内,慵懒靠在沙发上,正在收看财经新闻的女人,看着开门进来的中年男人,立刻起身迎了上去,体贴的接过他手里拿着的公文包,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转身走进了一旁的餐厅。

“今天为那个死丫头办酒会,累死我了。”

一身疲惫的坐在沙发上,安定邦想着自己这么累死累活,都是为了如歌,心里就憋着一肚子的火,脸色也更加难看了起来。

他话才说完,女孩已经从餐厅泡了一杯热茶过来。

“倩倩,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和如歌见面。”

接过热茶,安定邦看着眼前和如歌长相七分相似的女儿,原本疲惫不堪的身心,突然就好了一些,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浅笑。

“爸,过两天吧,相遇总要轰烈一些,才能印象深刻,你说对不对?”

嘴角含笑,眸光中却带着一丝阴险狠辣的光芒。

“有你这句话,爸也就放心了。”

看着女儿,安定邦就觉得如歌是越看越不顺眼,明明一样是安氏公主,自己的女儿却只能流落在外,而大哥的女儿却从小过着公主一样的生活。

老爷子不管是对他还是对他的女儿,都太不公平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