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雅,菱儿人在厨房吗?”

雷振东一踏进画廊咖啡馆,脸上便绽开笑容,熟络的对穿梭在客人间的小雅打招呼。

“雷先生,晚安,菱姊在厨房,你自个儿去找她吧!”从开幕至今虽然才过四天,但她看见雷振东的次数,却已经超过十只手指头,让人不禁佩服他的缠人功力。

看著他们之间的互动,对温柔的菱姊和俊朗的雷先生的未来,她可是相当看好的。

“啊!对了,雷先生,偷偷告诉你一件事,今天你不是比较晚来吗?你就不知道菱姊在六点半、七点、七点半时,一直偷偷从门帘探头出来,我猜,菱姊一定是在看你怎么这么晚还没出现!”小雅突然想到花意菱今天晚上的异常举动,急忙凑到他耳边,分享她观察到的小秘密。

因为这几天雷振东都固定在六点半出现在咖啡馆,今天晚上却难得的晚了,虽然他从不曾和花意菱相约,但对已经习惯在某个时间看到他的人来说,心上不免会染上一丝牵挂。

“喔。”他在听完她的猜测后,脸上笑意不断扩大。没想到一个工作延误,竟能收到如此预想不到的好效果!?

“我说的是真的,可是,雷先生你可不要跟菱姊说,我出卖她一事喔!”虽然菱姊性子很温柔,但她可不想当惹怒她的第一人。

因为谁也不能预测,那样一个温柔的人发起脾气来,会是何种模样?

“我知道,谢谢你提供的消息!”几句交谈下,雷振东人已再度往前,走到厨房。

“菱儿,我今天比较晚来,你有没有想我啊?”一掀开门帘,看到朝思暮想的纤细人儿,他想起小雅刚说的话,笑意跃上眼底,说话也变得油嘴滑舌。

“振东?你又擅自跑进厨房?我不是说过非工作人员,不能随便进来厨房吗?”花意菱一听见他的声音,嘴角弧度不自觉的上扬,原本担忧的心也悄悄落放。

说好不动情的,对他的纠缠,她也尽量保持心灵平静,谁知,他只是一个晚来,她的心、她的人就不自觉的动摇,害她此时都不敢转头看他,就怕泄漏了她现在的真实情绪。

“但是小雅叫我自个儿进来找你。”他可是经过“工作人员”的批准,才进来厨房的。

“你的魅力大,小雅那丫头一颗心都偏向你……”她有时真怀疑小雅到底是领谁的薪水做事?

“菱儿,你在吃醋吗?”

“这跟吃醋扯得上什么关系?”确定自己脸上没有刚才那种不自觉流露出的喜悦,她才转过身,顺道送了个白眼给他。

“不是啊,这样我会觉得很失望的。”他笑嘻嘻的回道,完全让人看不出他有一点失望的样子。

“既然菱儿你不承认你在吃醋,那就算了,但,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你今晚到底有没有想我?”

“我……”

“对了,说谎的人要接受惩罚喔!”在她张嘴要说话时,他突然又附了一个但书,好整以暇的盯著她。

“……”听到他的话,她一句“不想”哽在喉头,不知该说不说,因为她有预感,他说的惩罚一定不是她所乐见的。

“菱儿,怎么不说话?还是你害羞,说不出其实你跟我想你一样想我?没关系,你不出声,我就当你默认了。”

“话都让你讲完了,你还要我说什么?”幸好现在时间比较晚,客人也不多,她才有时间和他斗嘴。

“说你想我-!”他走上前想抱她,却被她闪了开去。

“振东,你不要一看到我,就想毛手毛脚。”她斥责,只是话中无奈的意味居多。

被他纠缠了四天,她对他除了无力,还是无力……

“没办法,谁叫菱儿你长得那么美,让我情不自禁。”他耸肩,再接再厉的朝她闪躲的方向搂人。

“说得好像都是我的错一样……”她嘴中的嘀咕在雷振东成功把她抱进怀里后,宣告中止。

“菱儿,有话就大声说出来,我想我应该还没那么小气,不能容许我心爱的女人说我坏话吧!”他轻点她的俏鼻,打趣的说。

“谁是你心爱的女人啊?”说到“心爱的女人”这五个字时,花意菱美艳的脸蛋咻地飘上一抹红云,更增添一股妩媚风情。

“不就是你吗?”眼底为她的美丽绽出光亮,雷振东压低了嗓音,突然快速的在她瑰丽的嫣红上,落下一吻。

“你——”她睁大双眼,捣著被偷亲的脸颊,一抬头,撞进他寒著温柔笑意的黑眸,一时间竟说不出话,只能失神般的看著他。

“菱儿,你不要诱惑我,不然我会把持不住自己的。”突然,他放大的俊脸随著耳旁传来的低喃,一步步的接近她美丽的小脸……

“小菱,我肚子饿了……”话说到一半,进到厨房的花舞媚猛然噤声,和眼前抱在一起,脸色各异的男女对看几秒后,她突地眼睛大张,整张脸却是充满了兴奋的喜悦。

“小菱你和雷振东……你们竟然抱在一起……”她差点要尖叫了,当然是高兴的尖叫,毕竟从她和皓宇帅哥在一起后,她就一直在奢想著这样美丽的画面。

喔,天哪!她才几天没来,小菱竟然已如她的愿和雷振东在一起了?

那不就只剩小雨和雷振南,只要再把他们凑成对,她们三姊妹就真的可以一直在一起了……

“大姊,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花意菱的小脸都要揪在一起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花舞媚会突然出现。她想哀号,急著想解释,却忘了要先离开雷振东的怀抱。

“不是?”花舞媚疑惑的瞅著他们仍抱在一起的身子。

“不是。”花意菱丢出否决。

“是。”但同时,雷振东却丢了一个和她截然不同的答案,更恶意的加大抱住她的手劲,提醒某个小女人她还在他的怀中,满意的看见她的脸色变了又变。

谁叫她要毫不考虑的否决他们俩的关系,他当然要梢稍处罚她一下-!

“呃,我想小菱你们应该要先商量一下,再来回答我的问题。”花舞媚带著丝笑意,打趣建议。

不过,她觉得最后的答案,一定会是让她感到高兴的那一个——这是她身为大姊的预感。

¥〓〓.net〓〓¥〓〓.net〓〓¥

雷振东打发不走,大姊又带著明显的笑意瞅著他们两人瞧,花意菱真觉得是一个头两个大,偏偏听到他们喊饿的声音,她只能心软的回头去准备他们两人的食物。

花意菱一回到厨房,已经走出厨房,坐在位子上的花舞媚,随即把打量的目光丢到雷振东身上。

“我说帅哥啊,你对我家的小菱是认真的吗?”小菱和小雨都是她最疼爱的妹妹,虽然她很希望小菱能和雷振东来电,但前提是,小菱可以接受他,而雷振东也能给小菱幸福。

“到目前为止,是。”雷振东直视她的视线,想了想,老实坦承心底的感觉。

“到目前为止?”花舞媚愕然的咀嚼他丢出的答案。

“没错。毕竟我们认识的时间只有短短几天,你总不能要我现在在你面前说,我爱菱儿,这辈子只爱她一个人,花小姐,如果我真的这样跟你说,你会信吗?”

雷振东双手交握,嘴角噙著一丝吊儿郎当的笑意,但他眼底却藏著自己最明了的真心。

“现在我只能对你说,我喜欢菱儿,我是认真在追求她,而我绝对不会在追求她的这段时间,脚踏两条船,这样的答案你是否满意?”

虽然她刚打断了他一亲芳泽的机会,但看在她是菱儿的大姊,堂哥的女友的份上,他还是选择把话讲清楚。

“看在你是帅哥的份上,我勉强接受你的答案。”花舞媚似真似假的说道。“但我还是要给你一句警告,不要伤害小菱,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她突然板起脸,语气认真。

“我知道,我不会伤害她的。”雷振东收起嘴边笑意,许下保证。

他认识她的时间虽很短,但她的好手艺、她的软心肠,甚至是她在他面前的嗔怒颦笑,让他的心不自觉的想呵护她、宠她、爱她,哪还舍得去伤害她!

“大姊,振东,你们刚在聊什么?怎么两人都一脸严肃的样子?”两人谈话刚告一段落,花意菱在同时端著托盘来到他们桌前。

“没什么,随便聊聊。”雷振东一语带过,站起身,比她快一步的把托盘上的食物放在桌上。

“谢谢。”两人的手指在托盘上不小心碰到,花意菱羞赧的看了花舞媚一眼,一等雷振东把食物放在桌上后,随即迅速的把托盘和两手藏到身后,细如蚊蚋的道谢。

“干嘛那么客气!”雷振东发现了她害羞的举动,脸上不自觉的漾起一抹宠溺,伸手就想碰她。

“振东,你不是饿了吗?食物冷了就不好吃了。”花意菱顾忌著花舞媚带笑的眼眸,又羞又气的往后退一步。

“我是饿了,我也知道东西冷了不好吃,但你……”也不用避他如蛇蝎般吧!?

“饿了,你就快坐下吃你的东西。”只是他后头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花意菱已经又退了一步,闪躲著花舞媚暧昧的目光,急急的打断他。

“好好,我坐下来吃就是了,菱儿,你可以不用站得离我那么远了吧!?”雷振东也注意到花舞媚的视线,脸上浮现一抹无奈,只好退让一步的坐下。

“我还得去整理厨房……”她柔柔的嗓音带点迟疑。有大姊在,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跑到厨房躲起来。

“菱儿,你要我亲自请你坐下陪我……陪我们吃饭吗?”瞥向故意发出咳嗽声的花舞媚一眼,雷振东只好识时务的转口。

“不用,我坐下就是了。”就这几天的相处,花意菱知道她绝拗不过他,只好举白旗投降。

好不容易,他填饱了饥饿的肚子,看了花意菱一眼后,起身回家。

或许是看花舞媚一直饶有兴致的瞅著他们的互动,雷振东纵是脸皮再厚,也不想在她面前大演爱情戏码供人娱乐。

尤其是花意菱那一脸坐立不安的模样,更让他感到一丝不舍,他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提前道别回家。

只是雷振东能走,花意菱却不能跑,把整理的事务交给小雅后,她乖乖地被花舞媚拖回三楼——严刑逼供。

¥〓〓.net〓〓¥〓〓.net〓〓¥

“亲爱的小菱,快老实招来,你和雷振东这个大帅哥,目前进展到哪啦?牵手、拥抱,还是Kiss啊?”

花舞媚坐在花意菱面前,双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臂,双眼发亮,一副急于想听八卦的模样。

“大姊,我和他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花意菱看著缠在她手臂上的双手,突然觉得头好痛。

没想到会让大姊撞见他们抱在一起……

“不是?你确定?”花舞媚笑得很暧昧。“那你跟我说,刚刚在厨房,你们为什么会抱在一起?你可不要跟我说,你是因为不小心跌倒,而雷大帅哥只是为了救你才抱你的。”

她进厨房时,她和雷振东可是正郎有情,妹有意的互相凝视著,而且她相信,要不是她突然出现,雷振东肯定会顺势吻下去——

因为那时雷振东转头看她的表情,就是一脸欲求不满的难看表情!

“我……我们会抱在一起是因为……”花意菱听到她的逼问,一时间竟回答不出她的问题。

虽然从头到尾都是雷振东缠著她,对她毛手毛脚,可是说实话,她并不是真的讨厌他黏人甚至爱偷吃她豆腐的举动;不然她不会在他晚来时,心情变得七上八下,一颗心全悬在他身上。

“小菱,我们是姊妹耶,有什么内心话不能说的?乖妹妹,老实跟大姊说,你对雷大帅哥的感觉到底怎样?”花舞媚收起兴致勃勃的表情,但发亮的眼中还是残留著一丝兴奋。

“我也不知道。”踟蹰半晌,花意菱终于还是松口,老实说道。

她对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呢?

她不愿相信爱情,偏偏她的心随著时间推-,逐渐被他渗入——不论是他阳光般的笑容、他神-般的俊容,甚至是他缠人的身影……都一一影响著她不再平静的心湖……

“不知道?没关系,只要你不讨厌他,那你还是可以好好考虑,要不要跟他交往看看。”看著妹妹脸上的迷惘,花舞媚轻轻一笑,看来她美丽温柔的妹妹是陷人情网而不自知。

她该提醒她一声吗?嗯,这样好像会有点无聊耶……

算了,她还是继续当一名旁观者,等著看雷振东这个大帅哥,努力追求还未开窍的小菱的爱情戏码吧!

“喔,好。”除了点头,花意菱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对了,小菱,怎么到现在我都没看到小雨人啊?”问完小菱,花舞媚这才终于注意到另一个消失的妹妹。

“小雨她现在应该是和雷振南在一起吧!”提到小雨,花意菱嘴角露出一抹温柔微笑,接著,她把开幕那天见到小雨和雷振南在一起一事,全盘托出。

“真的?小雨已经跟雷振南在一起了!?”花舞媚惊喜道,她完全没想到她会从小菱口中,听到这个劲爆的好消息。

天哪!她才几天没回来,她两个妹妹竟然都已经和雷家另两个男主角发生坚情……不,是迸出火花了!

“二姊,我回来了……-,大姊你也在啊?”刚回来的花雨侬讶异的道。但在看到花舞媚一双发亮的水灵大眼,直勾勾的瞅著她时,她突然感到一丝莫名的冷意。

“小雨,我等你好久了。”一看到八卦中的女主角出现,花舞媚突然放掉花意菱的手臂,改抱住花雨侬软软的身子。

“等我?”花雨侬一脸问号。

大姊前几天因为和雷皓宇在女人天堂当众拥吻,害羞地消失了好几天,怎么今天一出现,她看她的眼神就变得好恐怖?

“是,我亲爱的小妹,快说,你跟雷振南是怎么遇在一起的?”今晚,她决定要好好和两个妹妹聊心事,直到她满足为止——

¥〓〓.net〓〓¥〓〓.net〓〓¥

“面粉、奶油、凤梨罐头、鲜奶油……嗯,还有什么没买到的吗?”花意菱推著推车,眼睛看著推车内的东西,小嘴喃喃自语著。

晚上九点半,把店交给小雅整理后,她特地来附近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采买已经没有库存的烘焙材料。

画廊咖啡馆推出的点心形形色色,饼干、蛋糕,或是派塔……没有固定的菜单,完全取决于花意菱这个主厨。

当然,除了原本预计要采买的材料,看著超市琳琅满目的东西,存在花意菱脑海中的点心食谱也一个个浮现,如果恰巧有适合的材料,预算也不会超过太多,她也会顺便放进推车中。

就这样走走逛逛,等到她心满意足,结完帐时,她才赫然发现,她竟买了两大袋的东西,而这家超市距离画廊咖啡馆,走路约有二十分钟的路程——

“完了,我原本以为我不会买太多东西,所以才选择走路来超市,现在——”花意菱看著地上的两大袋,嘴角漾起一抹苦笑。

“小姐,需要帮忙吗?”美人愁眉,让自认为是英雄的过路人,绅士般的跳出帮忙。

“不需要,谢谢。”花意菱闻声,抬眸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在见到男人眼中惊艳的目光后,她眼中浮现一抹警戒,出声拒绝。

“小姐,我是好心想帮你,你不要这么不给面子嘛!”近看才发觉眼前的女人好美,娇媚,看了下已暗下的天色,男人假意听不懂她的拒绝,色的更逼近她。

“等一下我男朋友就来接我了,谢谢你的好意。”花意菱语调变冷,知道肯定又是她那张美丽的脸皮惹的祸,从以前到现在,总是替她招来一堆令她厌恶的烂桃花。

在心底叹了口气,她开始考虑她要不要放弃地上的东西,回头跑回不远的超市。

“小姐,我没有恶意,你不用说谎骗……”

“先生,请问你找我女朋友有什么事?”男人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截断,而花意菱也在同时被说话者拥入怀中。

“谁……咦,振东是你?”花意菱突然被人抱住,她身子先是一僵,抬头看到雷振东那张英俊带笑的面容时,她整个人都放松了,更加偎进他结实的胸膛。

“菱儿,你不乖喔,怎么不在超市门口等我?你长得这么美,现在时间又晚了,可是很容易招惹来一些不要脸的色狼的!”他话是对著她说,但他的双眼却是锐利的盯著还没离开的男人瞧。

雷振东在看了地上印著某超市字样的袋子,和面前受到惊吓的男人后,已经迅速的掌握所有情况。

“我没想到啊!”这话她说得很无奈。谁知只是走一趟超市,也会招来讨厌的苍蝇在旁嗡嗡叫。

但,他怎么会也在这?

“小笨蛋。”她难道不知道自己长得有多美吗?尤其现在时间都这么晚了,她还敢独自一人走在暗夜街道,活该被色狼盯上!

想到色狼,雷振东恶狠狠的视线,再度转回面前发抖的男人,像是在说:你还不走吗?紧握的拳头更是示威性的举起,吓得有色心没色胆的男人赶紧脚底抹油,溜了。

“振东,你干嘛突然骂我?”感受著包围住她的温暖气息,他意外的出现让她是喜大于惊,让她突然想就这样一直依靠著他。对他的责骂,她也只是撒娇般的嗔道,完全没去注意一旁早就消失的色狼。

“我问你,你怎么会一个人出来买东西?难道你不知道现在的社会不是很安全吗?而且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如果你真的找不到人帮你,你可以打电话给我啊!”雷振东庆幸他刚巧出门撞见她,不然他真不敢想像这个笨女人会受到什么伤害!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他突然有点后悔,没把那个不长眼的色狼痛打一顿,让他知道,他雷振东的女人是不能碰的。

“我想说这里距离咖啡馆又不远……”而且她也不好意思麻烦他,毕竟到现在她依旧搞不清楚他们的关系到底算什么。

是朋友?但他常常喜欢对她毛手毛脚,而她也已从排斥到习惯,普通的朋友应该不会像这样吧!?

是恋人?但她心底对他的感觉,仍处在一片迷惘中,她是不讨厌他,不过她真的有那个勇气接受未知的爱情吗?

“不远?大概二十分钟的路程,再加上地上那两大袋东西,你确定这段路真的不远吗?”他看,光提袋的重量就够她累的了,何况她还要靠两条退走回咖啡馆。

“呃……我也没想到我会买那么多东西……”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这才发现他揽在她腰上的大手,两朵红云突地飘上双颊。

“这个……振东,你可以放开我了吗?”虽然窝在他的怀里很舒服,但她胸口的心跳,却一次跳得比一次大声,让她只想快些离开他。

“不放。”他需要抱著她,确定她这个笨女人仍完好的待在他怀中。

“-?”

“因为你实在让我太放不下心了!”他近乎叹气般的低语,突然发觉他真的栽在她手里了。“走吧。”

“走?要去哪?”

“我家。”

“你家?为什么要去你家?”她张大双眼,满脸问号,想问,偏偏雷振东已经提起地上两个袋子,同时拉著她的手,往咖啡馆相反的方向走去,不再搭理她的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