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老道士迫不及待的说道:“事不宜迟我这就为你举行入门仪式!”

老道士不由分说的拉着我往道观里面跑进入道观内部我原本还有些期待的心情直接跌入了谷底原来道观的里面比外面还要残破简直跟个难民营一样。Www!QuAnBen-XIaoShuo!CoM

“呃!远峰真人(老道士的道号)!”

“有什么问题就问吧!又不是外人!”老道士倒是个自来熟。

“我想问一下整个符火观有几个人?”

“两个啊!”我心里一紧“诺大一个道观才两个人!唔那么那位真人在哪里啊?”

老道士不解的看着我“哪里来的那位真人?”

“啊?”我愣住了“你刚才明明不是说有两个人么!”

老道士指了指我“难道你不是人啊!”

“啊~~~~~”我脑门一阵晕眩“你的意思是说整个符火观就只有你一个人?”

老道士悠然自得的点了点头道:“本来么的确只有我一个人不过稍后就会再多一个你了!”

我本来不是一个轻言后悔的人可现在我十分后悔答应加入这个没有什么展前途的门派!门派?我突然把握到了这一丝灵光“对了这座符火观属于什么门派?别的地方还有没有什么同宗之类的?”

老道士卖了个关子道:“这个嘛要等你拜入师门才能告诉你毕竟你现在还不是本门中人!”

老道士看到我那紧锁的眉头连忙说道:“不过你不用担心本门乃是整个大6唯一一个跨州门派!”

我不解的看着老道士“跨州?你不是忽悠我吧据我所知各大州处于交战状态啊!”

老道士十分认真地说道:“我们门派叫做五行宗我是五行宗旗下火门的长老!”

我随口接道:“是不是还有金、木、水、土四门啊!”

老道士点点头“五大州对应的五行正是五门所在!”

我懒懒的说道:“既然你们这个五行宗这么牛B你倒是说说为什么这里会破败成这个样子?”

老道士饱含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这里的一切都是留给有缘人的!”

我心里打了个突小时候父母时常告诫我便宜莫贪现在这摆明就是一个大馅饼无需门派贡献直接传功而现在老道士更是暗示我这诺大一个道观都是留给我的!唔既然想要得到就必然要有所付出拼了!我心里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到了!只要你给屋里面的三清祖师上柱香然后就可以拜师了之后呢你就是我五行宗-火门的传人了!”

老道士冲着残破不堪的三清像打了个稽“三清祖师在上弟子五行宗远峰在此收录暴徒为弟子恳请祖师做个见证!”

看着老道士标准的神棍姿态我实在不敢相信他居然还会有如此一面。

在老道士的催促声中我拿起一炷香对着蜡烛点着后恭恭敬敬的冲着三清像拜了三拜刚抬起身突然看到三清像的眼中分别射出一道白光三道白光汇聚成一股之后直接射向了我!我只觉眼前一花身体暖洋洋的不过由于眼睛刺痛所以一时无法看到我到底怎么样了待我恢复视力之后我缓缓睁开双眼打量了一下自己原本穿着的粗布麻衣变成了道袍摸了摸头顶果然!头上绑了个髻。

“暴徒啊!现在该拜师傅了!”老道士含笑看着我。

拜么!反正拜三清像是拜拜师傅也是拜!我一撩道袍下摆“师傅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冲着老道士哦该改口叫师傅了!冲着师傅拜了三拜师傅那张比婴儿还要红润的脸庞笑得十分灿烂师傅满意的点了点头“好徒弟!”说罢猛地一挥手一道红光射入我的胸口。

我赶紧打量起我又有什么变化了看了半天才现原来是衣服上多了一簇火焰的标志!

且不管这个五行宗是不是跟金大书中的明教有关我急忙说道:“师傅您是不是该传授弟子功法了!”

师傅微笑着说道:“本门的功法主要依靠符箓施展待为师先为你画一张符箓!”

师傅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张黄纸还有其他一些瓶瓶罐罐正当他准备提笔就画的时候“啊!狗血怎么干了?这如何是好!”

果然不会这么容易就学到啊!我叹了一口气“师傅哪里有狗?我这就去给您取狗血!”

师傅满意的点点头“咱们观里就有徒弟快去快回!”

观里就有?你是养着它们吃来着还是怎么的?我心里暗暗鄙视这个师傅既然观里就有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取!

走出没多远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状态!”我看了看面前的模板“暴徒:五行宗-火门等级:1生命:5o魔力:1oo攻击力:o防御力:o魔攻:3o魔防:3o!”

应该能杀掉一条狗吧!我心里有些不确定不过当我想到不杀狗就没有办法学技能我心里一狠“能杀就杀不能杀就创造条件去杀!我还不信一条狗能挡住我了!”

七绕八绕之后我终于来到了师傅所说的那个地方乍一看我直接就愣住了!

“***这是养狗场吗?”面对着眼前灰压压得一片野狗我艰难的咽了口吐沫同时暗自庆幸还好这些狗是非主动攻击的要不然就凭着我那不过5o的hp绝对交代在这里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狗还是要杀得我从脚边捡起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头狠狠的砸向边沿地带的一条狗。一个大大的mIss飘了起来这就是没加敏的代价不过还好已经引起了那条狗的注意。

当那条灰色的野狗恶狠狠的扑向我时我飞起酝酿已久的一脚重重的踹在了野狗的腹部野狗直接就被我一脚踹飞了出去不过令人失望的是野狗的脑袋上只飘起-1!也就是说我的攻击只能勉强破它的防强制性扣它1点生命!

我直接就郁闷了“***当初要是加了力、敏老子我至于这么寒碜么!”

不过事实是无法改变的我这能吞咽自己无知的苦果!(全本小说网 www.QuAnBen-XIaoShu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