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聂磊回来了

叶云枫听着她声音的位置,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叹了口气训斥道:“慕语嫣,你是猪吗?你吹灯不从远到近,而是从近到远吗?”

慕语嫣贝齿轻咬着红唇不说话。

在现代社会里,她从小也没干过吹蜡烛的事,刚刚还一直担心烛光晃得他睡不好,所以心急就把挨着最近的蜡烛先吹灭了,根本没有考虑的那么全面。

“说话。”他的声音响起。

“干嘛?”她感到很委屈。

“你平时那些废话呢,快点说。”他的声音在移动着,离她越来越近。

他在靠声音确定她的位置。

知道你叶云枫的意思之后,慕语嫣心里一暖,想了个话题,问道:“叶云枫,如果有一天我丢了,你会不会找我?”

“不会。”

如果之前叶云枫这样回答,慕语嫣肯定会高兴死了,第二天她肯定逃出那个没人情味的大庄园。

但是现在听他这样说,她心里却有点难受。

“继续说话。”他的声音离她越来越近了。

“没心情了,不想说。”慕语嫣撇了撇嘴,说道。

“我一定会找你的。”黑暗中,叶云枫声音中的无奈格外明显,他为什么要回答这种白痴一样的问题?这个晚上他简直是把平时他认为的那种脑残事全干了。

慕语嫣不由得一笑,问:“为什么改口了?”

话音刚落,一只有力的手掌攥住了她的胳膊,随即传来低沉的声音:“因为我要把你抓回来打死你。”

说完,他直接将她抗在肩膀上,三步并作两步便回到床边,直接把肩膀上的慕语嫣扔到**。

啪!

他一巴掌拍在她的身上上。

她一声痛呼。

“你干嘛打我?”慕语嫣委屈道。

啪!

又是一巴掌拍在她身上上。

紧接着,叶云枫整个人直接向她身上压了过去。

第二天,慕语嫣早早就起床了,她穿好衣服,然后把叶云枫的衣服叠好,放在他的枕边。慕语嫣强迫

自己尽管进入妻子的角色。

接下来,当她想做饭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件比较尴尬的事。

这里是饭店,没有厨房。

正当慕语嫣纠结的时候,叶云枫的手机响了起来。

铃声把叶云枫吵醒了,他皱着眉头将手机拿起来,原本眸子中的睡意顿时荡然无存,按下接通键:“喂。聂磊。恩,我在酒店,事情很复杂,一时说不清。你妈那边怎么样?恩?好,等我回去再说。”

挂断电话之后,叶云枫掀开被子。

“衣服在这里。”慕语嫣指给他。

叶云枫望着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不禁有些诧异,他拿起手表看了下时间,还不到六点,望着慕语嫣问:“你怎么起这么早?”

叶云枫不记得昨天折腾到多晚了,反正最后连他这种铁腰都已经筋疲力竭了。

慕语嫣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反问道:“刚刚是聂磊?聂磊回来了吗?”

“恩。”

叶云枫点点头:“他现在在庄园。”

“他妈妈呢?”这是慕语嫣最关心的事。

叶云枫摇摇头,说:“不知道,回庄园再说。”

当离开‘婚房’的时候,慕语嫣不舍的看了一眼,严格意义上来说,这间屋子就是她的东方。

女人,对事情的第一次总有谜一般的不舍与留恋。

叶云枫向前走了两步,感觉慕语嫣没有跟上来,回头望了一眼,见到慕语嫣竟然还站在原地,刚想开口催她,却恰好看到慕语嫣那双水眸中的不舍。

叶云枫不禁顿了一下,催促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美穗的眸中掠过一丝一色,

慕语嫣慢慢将门关上,走过去主动挽上叶云枫的手臂,说:“走吧。”

回到庄园后。

慕语嫣和叶云枫看到聂磊坐在沙发上喝着酒。

半个月没见,聂磊变得十分憔悴,也消瘦了许多。

见到他这幅样子,原本心里还保持乐观的慕语嫣,心不由得沉了下来,而叶云枫则是比较平静。

他从刚刚聂磊电话里的声音就能听出来,事情不太妙。

“你们回来了?”聂磊将酒杯放下,立着胡茬的脸颊挤出一丝苦笑,说道。

两人走过去,叶云枫坐在他旁边,慕语嫣坐在叶云枫旁边。

叶云枫呼出口气,沉声问道:“事情怎么样?”

聂磊长长的叹了口气,声音有些颤抖,说:“一开始我想直接进入村里,把人救出来,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村里只能通过跟人贩子交易,才能讨到老婆,买老婆这种事情,在村里非常常见。”

“他们家家户户都把买来的女人藏得很好,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整个村都会合在一起,强制护送那些女人转移,因为家家户户都要买老婆,帮助别人的同时,也是在帮助你自己。”

“是我低估了这件事的困难程度,我找到了当地一家派出所,报了案,第二天我和警察到那家之后,才发现他们一家三个男人都在,唯独我妈不见了,派出所问他们,他们说不知道,问村里,村里所有人都统一口径,说不知道。”

“后来所长说,这件事事先走漏了风声,当时不光是我妈不见了,是大部分村里被拐卖的妇女都被转移了,有的转移到山里,有的转移到其他偏僻的联合村。”

“我气的砸桌子,问他,为什么会走漏风声。所长也很无奈,警员中也有当地村民的亲属,还有,在那偏僻的派出所,工资本就微薄,村里定时的供钱是额外收入的来源。”

“后来,我把所有的警员全叫在一起喝酒,吃饭的时候,就往桌子上拍了十万块钱,说:谁帮我找到人,这十万就是谁的。”

“我看到有一个人脸色不对,但他没有动。”

“我又加了十万,最后他犹犹豫豫的走出来,顶着一张喝的通红的脸,嘟嘟囔囔的说:我带你去找。”

“第二天,他带着我来到村子后山的一处山洞里,我终于见到她了,她躺在山洞里,潮湿阴冷的大山里,她身上只穿着单薄的衣服,冻得瑟瑟发抖。”

“我跑过去,喊她,但是她已经昏迷了,我抱着她就往山下跑。恰巧那一家人来看人,见到这一幕后,老头拉着那名警员的手,央求着:他二叔,你不能这么做啊,他二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