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的重归于好了,虽然他还是喜欢扮酷地叫我白痴,但是待我真的好好哦~,对我是有求必应耶~,呵呵,所以我就更加有恃无恐地拼命"求"喽~!这不,今天我又缠着他让他带我去游乐园玩,他只是微微扬起嘴角,利索地朝我丢出了两个字:"走吧!"

HOHO~,好棒哦~!我们上了跑车后,我就打开了话匣子:

"淳熙,我告诉你哦~,两年前的那天你没有来,秀哲把我带到游乐园里疯玩了整整一个晚上呢,真的是好爽好过瘾哦~!我在过山车上哇呀哇呀地拼命尖叫,在旋转木马上呼啦呼啦不停地绕啊绕、绕啊绕,在海盗船上呜哇呜哇地放声大哭,还开着碰碰车乒乒乓乓地不停碰撞呢,呵呵……"

"白痴!"这个家伙,又开始扔这个口头禅了。

我不理他,又自顾自地说道:"后来我一个人上了摩天轮,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很想就那样纵身往下一跳耶~。我觉得那样子死掉可能比较有趣吧……""

"你敢!"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用金属般冰冷的声音说。

呵呵~,舍不得我死就直说嘛!于是我换了一种更欢快的语气:"不过后来,我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还梦到妈妈了呢!"

还很清楚地记得梦里的妈妈对我说:我留给你的礼物就是爱……

"淳熙,你说今天我能不能看到妈妈呢?"问这句话的时候才发现,游乐园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哈哈,好棒哦~。

淳熙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二话不说地拉起我向摩天轮走去。

我一边慢悠悠地挪步,一边喃喃地说:"听说眺望摩天轮的人都是在眺望自己的幸福哦~!淳熙,不如我们也一起来眺望一下吧!"

淳熙还是没有说话,拉着我朝摩天轮的方向快步走去。

亲爱的摩天轮,我来啦~,HOHO~!

坐上摩天轮,我却感觉有些迷糊地眩晕耶~,真是奇怪,日思夜想的淳熙明明就有血有肉地坐在我身边,怎么我看着就那么不真实呢?不真实得就好像一个梦,一个我不愿意醒来却终究无法避免醒来的梦……

淳熙啊,我们真的……又在一起了吗?

他扶了扶我的肩膀,丢来一句:"坐好!"

我偏不我偏不嘛!我冲他调皮地挤挤鼻子。但最后还是被他强行扶正了。这个霸道的家伙,真是的。讨厌!

这时候,摩天轮已经缓缓地启动,把我们带离了地面。

哇喔~,近处全是呼啦呼啦频繁闪动着的彩灯耶~,好漂亮哦~!哈哈,再远一点,就是一座座的高楼耶~,地上密密麻麻的人群好像变戏法一样越来越远越来越小了哦~,真有趣,嘻嘻。

正在这时,淳熙忽然伸手揽住了我。吓我一跳!

不过,感觉好温暖喔~。

就这样靠在他怀里,随着摩天轮一点一点地旋转到了最高空。

时间好像静止了耶~。

我把手放在了玻璃窗上,抬头看着天空中的云彩。

妈妈!你在哪里啊?你知道吗?现在,我离天堂好近好近哦,你看到我了吗?放心吧,我已经答应你了:为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一定要坚强!!呵呵……

淳熙的手在玻璃上咚地敲了一下:"郭羡妮!干嘛发呆?"

"淳熙,要是我跳下去了,你会不会跟着跳?"我突然傻傻地问。

他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不会!"

"啊???!!什么呀???该死的金淳熙,你也太无情了吧?!(你真的是喜欢我吗?啊??真的是喜欢我吗???死猪头臭猪头!(没心眼的冷血动物……"

"白痴。"在我发飙3秒钟后,他缓缓地吐出一句:"是因为根本不会让你有机会跳下去!"

讨厌!这个该死的家伙,短短两句话有必要喘那么大口气吗?

"金淳熙,你竟然敢耍我?我要惩罚你!"我说着,跳起来去攻击他的头发。

他毫不费劲地抓住我的手,命令道:"坐好!从这里摔下去,我不能保证17天就能醒过来。"

一听到这句话,我马上乖乖地不敢动了。上次我被朴珍贤设计陷害,从医院3楼掉下去,淳熙马上跟在后面跳下去,给我当了一回肉垫。当然,那次的结果是很严重的,他昏迷了整整17天,我整个人都要崩溃了,现在一想起来还后怕……

我听话地靠在淳熙身上,感觉到小厢开始缓慢地下降。

心里怎么空荡荡的?是下降的失重感导致的吗?感觉好怪哦,好像再怎么甜蜜都已经找不到当初在一起的那种感觉了……

"两年了,怎么样才可以转回我们原来的位置呢?"夜幕里好像有个声音在轻轻地问。是我的声音呢?还是淳熙的?

我转头向淳熙看去,他也正在看着我呢,眼神酷得掉渣。

不管了,要下摩天轮了。

从摩天轮上一下来,我又开始朝他嚷嚷:

"我还要坐旋转木马!"嘻嘻,我要充分利用女生撒娇的特权。

他看了我一眼,就朝旋转木马的方向走去。

我跟在他后面一边小跑一边兴奋地说:"告诉你哦~,旋转木马很好玩的哦~,我每次进游乐场都一定要玩的!!!呵呵。"

可是

一分钟后,我却突然扭头对邻座的他说:"淳熙,我不想坐了,我想下去。"

"不是才上来吗?!"他一脸的问号。

我小声说:"你不觉得旋转木马是一种很残忍的游戏吗?"

"残忍?"他抬起头来看我,黑亮深邃的眸子在灯光下闪烁,诱惑力十足。

"因为我们彼此追逐,却怀着永恒的距离!"话出口的同时,我的眼泪啪地掉了下来。这也许……就是我……和……

讨厌自己!真的好讨厌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居然也跟那些酸溜溜的小女生一样变得多愁善感了?

"啊"我正要反驳,就被一双修长有力的手抱到了另一匹木马上。

原来是淳熙把我抱到了他的木马上!

我坐在了他前面,更确切一点说,是坐在了他怀里。

他的声音就在我耳边低低地迂回:

"这样还会怀着永恒的距离吗?"

"会……"情不自禁地就脱口而出,完全不受任何控制。

"这样呢?"他说着就靠过来要来吻我……

"不要!!!"我本能地闪躲,扑嗵一声摔下了木马。

本能???为什么变成了"本能"????我心里一噔。

"你没事吧?"淳熙赶紧跳下木马,如冰山雪莲般难得一见的紧张写在他的俊脸上。

可是,可是为什么会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模糊……好像……好像还有恍惚的头痛……尖锐而真实……

不过是摔了一下,没事的啦!

我使劲甩甩头揉揉眼,那张慌张的俊脸终于又重新清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