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之原。几人当面签订好协议之后,纷纷离开了恶魔大殿,回到了各自的领地,异位面分配好之后他们不得不开始忙碌起来。

之前在不同位面的兵力需要征调回来派往到现在属于自己负责的异位面,精兵政策之下对异位面资源的掠夺也开始迫在眉睫。失去了诸神诅咒对境界的压制,不仅是他们需要大量的资源来突破境界成为主神的存在,手下的恶魔需要增长实力也需要大量资源的补充。现在恶魔议会提上了议程,整个恶魔世界开始联合起来一起对外扩张,以前的摩擦和成见现在都得放在一边,一切都是为了生存。如果不在诸神反应过来之前把恶魔世界打造成为一个刺猬,那么诸神就会毫不留情的彻底摧毁恶魔世界,这样真的恶魔世界真的就没有明天了,所以由不得这些领主不急迫。这一刻,整个恶魔世界开始同时间与死亡赛跑!

就在卡尔萨斯等人相继离开中央之原开始筹备起来,与此同时得到消息的恶魔世界的探子们开始把消息撒露开来,独角魔开始在恶魔世界各地奔跑开来,夜鸽也飞向了恶魔世界四处的城镇,散发着消息。整个恶魔世界开始沸腾起来,恶魔议会的重新召开,这是一件大事件。

一处恶魔城镇,混乱的气息弥漫在整个城镇,大街上不时传来恶魔商贩的叫卖声。

“诶!小朋友,过来叔叔这儿看看,叔叔这儿有好吃的,喜欢吃糖葫芦吗?不喜欢哦,那想不想吃刚烤出来的糖人!很脆很甜的糖人,只要一个恶魔币!”

阿三推着小车一路上叫卖着,这时见到一个小吸血魔走了过来赶忙殷勤地走了上去,推销着自己的小吃。

见小吸血魔在吸血魔妈妈的拉扯下将要离开了,阿三急了,今天因为这样就跑了好几单生意了,这单生意无论如何也得做下来。顿时气势一展,王霸之气一显,从小车里取出了一个血红色的果子拿到了小吸血魔的面前诱惑地说道:“小朋友,叔叔这儿只剩下最后一颗血果了,很好吃的,不仅有鲜血的味道,而且还没有血液的腥味,咬在嘴里吸一口,还会有甜甜的味道哦!现在便宜卖给你了,只要两个恶魔币!只此一家,别无二货,错过了就没有了哦!”

终于小吸血魔停了下来,拽着妈妈的手,指着阿三手上的血果咿呀咿呀的叫着:“妈妈,我要,我要血果!上次吃血果还是在萨尔叔叔家里,好好吃的!”

吸血魔妈妈温和地看了下自己的孩子,停下脚步爱怜地摸着小吸血魔的脑袋。看了下阿三手上的血果冷冷地说道:“一个恶魔币,不卖我马上走!”

这时听到妈妈愿意买血果的小吸血魔立马满眼星星地看向了阿三,那纯洁的眼神中充满了祈求和对血果的贪婪。心中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今天这笔生意又不能赚钱了,阿三无奈地看着小吸血魔,把血果递给了他,从吸血魔母亲那里接过了一枚恶魔币。望着一脸满足抱着血果跟在母亲后面兴奋地一跳一跳地小吸血魔,阿三撇开了心中的缅怀,继续推着小车向街道里走去,嘴上不停地叫卖着。

“新鲜的血果哦!大甩卖了,现在只要两个恶魔币,过时不候!”

“卖糖葫芦了,糖人了,还有好多好多好吃的,走过路过不要错过,阿三出品,必属精品。价格公道,童叟无欺,瞧一瞧,看一看,不买的捧个人场!”

......

阿三是个位面商人,以前位面商人在恶魔世界是很吃香的职业,但是自从诸神封闭了大量的异位面通道之后,位面商人从此落寞了下来。他们只能出入有限的几个和恶魔世界关系密切的异位面,但是现在好的资源全被各个恶魔领主所把持,以至于弄不到足够货源的位面商人都开始失业跳槽,转行了。阿三一家三代单传,位面商人是从他爷爷那里传下来的基业,所以阿三虽然现在很潦倒穷困,也没有起心思换一个行业。

他给自己取名叫阿三就是希望等到老年的时候安顿下来娶妻生子了,自己的孩子就不用继续做位面商人了。今天打市集走过的时候路经了驿站,听到那儿的信使在谈论着恶魔议会重开的事情,这对阿三来说无疑是个很好的消息。从他爷爷那一*始,三代人都经历着恶魔世界的黑暗时期,要不是祖传的位面商人凭证还可以让阿三自由的出入异位面,失去了这份职业的阿三估计也只能选择去当兵了。

在恶魔世界的黑暗年代,底层的恶魔们都对恶魔世界渐渐失去的希望,各种负面的情绪蔓延开来。他爷爷就是受到了这些*的底层恶魔的迫害,有一次从异位面辛辛苦苦淘来的货物全被那些暴民给黑吃黑截了下来,还打伤了他爷爷,从此他的爷爷就退出了位面商人的行业,直到死的时候拉着他父亲的手叮嘱着要他父亲把位面商人一直传下去。抹了下眼角的泪痕,阿三又想起来了10年前病危的父亲拉着自己的手对自己说:“阿三,父亲对不起你爷爷,没能将位面商人做出个样子出来。可苦了你阿三了,或许你能等到将位面商人发扬光大的那一天,如果你死的时候仍没有看到恶魔世界崛起的希望就让位面商人从你手上断了吧,不能继续再让后人受累了!”

恶魔议会的重开,侧面的证实了那个恶魔海走出镰刀魔消息的真实性。阿三把小车推进了一个破败的小屋里,整理了下屋子,从一处橱柜下取出了一面精致的卷轴,那是位面商人的凭证。近几年阿三只有在需要进货的时候才会拿着凭证去异位面淘货,他把卷轴取出来放进了手上的储物戒指中,走了出去随手关上门。

看了下热闹的街道和其他奋力叫卖的小商贩,阿三寻了个方向,开始朝城外走去,位面商人的崛起之路,需要在自己手上展开。

“早报,早报!恶魔议会重开消息已得到证实,镰刀魔领主卡尔萨斯强势地宣明了恶魔世界的态度:恶魔永远不向诸神妥协!”

“早报,早报!新镰刀魔的名字叫做苏非,是他给恶魔世界带来了福音!一个恶魔币一份,要的慢慢来,排队付钱。那位大叔,麻烦你站好队,报纸都有的!”

一群小恶魔在大街上贩卖着报纸,一份份粗糙的报纸很快销售一空。今天的报社社长从下面的探子口中亲自证实了消息的真实性之后立马加大了印刷的量度,恶魔世界各个城镇的报社都激动了,这是一件大事,恶魔世界沉寂了千年,终于要崛起了么!

一处恶魔村庄,络依今天去镇上买了几件漂亮的衣服,冬天要到了,络依不得不考虑下这个冬天防寒的事情。刚到镇上络依就看到一群小孩子四处跑着卖报纸,她以为又是上个月那种羞羞的报到,正准备小心避开这群烦人的小孩子时突然听到一旁的大叔拿着报纸喃喃地说道:“卡尔萨斯和路西法意见一致,重新召开了恶魔议会。千年来恶魔海走出的第一位镰刀魔苏非将成为恶魔世界的公众人物,下期报纸将对苏非进行一个个人专访,....”

原来不是上次那种羞羞的报到啊,络依的心情平复了下来。想着上次一位牛头魔男爵调戏了一位子爵的女儿,后面被女孩大骂的男爵恶从心生,用武力将子爵的女儿掳到荒野深处奸杀掉了,事发后男爵及时跑路,而气愤的子爵向整个牛头魔领地发出了通缉令,不抓到那个男爵誓不罢休,现在城里还贴着那个男爵的通缉令呢。想到这个络依不禁开始害怕起来,匆匆的买了一份报纸就奔去一家裁缝店买好几件衣服趁着暖暖的晌午,来不及在城里买份吃的就回到了村子。

“图克,图克,快出来看。我刚刚在城里买了份报纸,听他们说恶魔世界出大事了,我认不了几个字,这就拿给你看看,顺便念给我听听。”

刚回到家放下衣服的络依,还没和阿姆打招呼就跑了出去找到了坐在家里削着木矛的图克,拿出了报纸对着图克说道。

“又出啥事情了,不会是上次那种无聊的事情吧!”

图克看着眼前神色匆匆的少女,放下了手上的木矛,无奈地对着络依说道。上次自己看了真没好意思给眼前的少女念,结果络依硬是忍不住好奇到处问,结果闹了一个大红脸躲在家里几天都不敢出门。

络依听到少年提起了上次的事情顿时脸上发烫,随即恼怒起来,上前拧着图克的耳朵大声的道:“好啊,我就说你小子不怀好心吧!上次要不是你不给我说清楚,害得人家出了那么大一个丑!现在这真的是很重大的消息,我听路上的人看报纸时说到了恶魔议会的事情,要知道恶魔世界的议会有千年没有重开了...”

被少女拧着耳朵的图克吃疼,不得不依着少女的话接过报纸看了起来。这时候看到了“重大消息!恶魔议会重开!镰刀魔从恶魔走出来了!”几个醒目的标题,浑身颤抖起来,感受着一旁少男震动的神色,络依渐渐停下了声音,拧着耳朵的手也渐渐松了开来,看着图克急不可耐的说道:“图克,图克!快给我念念啊,我也想知道!”

“这真的是件大事!这个消息太重要了,我得告诉村长去!络依,你回家吃饭吧,我晚点过来找你哈!还有,谢谢你的报纸!”图克还没看完报纸,知道事情大发了,连忙揣着报纸就跑出门去准备找村长大人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临行到门口时突然想起了络依回头招呼了下继续向外跑了出去。

“哼,死图克,臭图克,人家好心给你带报纸,感谢都说一句。我恨死你啦!”

还没反应过来的少女只见跑出门口的图克早已没了身影,恨恨地骂道。这时肚子也饿了起来,顿时无情打采的走回了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