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面对着苏非的清场,四散躺着的深渊魔狼们无力地扭动着四肢,做着徒劳的挣扎,惨叫声不时响起。

苏非凝聚出右手上的镰刀虚影,上前一个个的收割着魔狼们的亡灵,取出了它们身上的心脏和魔核。

厮杀过后便是胜利的一方收取战斗成果的时刻了,苏非对这一点十分赞同。恶魔世界不需要弱者,怜悯是无用的情绪。

体会着体内渐渐澎湃的魔能不停地涌动着,苏非手上的动作加快了几分,很快就将战场打扫完毕。将收取的战果放进储物戒指中,苏非离开了原地,开始了新的一番狩猎。杀戮由此展开!

沼泽饮水的沉沦魔,结伴而归的炎魔群,正在觅食的深渊巨蛇,......苏非一路上寻着这些魔物杀戮开来。除却六阶的魔物苏非不敢挑战,早已被淋漓的鲜血沾满兽皮衣服的苏非忘情地杀戮着出现在视野范围之类额的深渊魔物,巩固了的四阶修为迅速的提升着。苏非开始喜欢上杀戮的生活了,唯有不断的增长自己的实力才能在恶魔世界更好的生存下去,才能解开命运神秘的面纱!

灰蒙蒙的天空让人感到十分压抑,伢仔慢慢的走在绝域战场的第三层,一路上不停地与撞上的深渊魔物厮杀着,渐显强壮的狼人魔特征开始在伢仔的身上显露出来。

下面几层的深渊生物都差不多,经历了几番杀戮的伢仔渐渐领悟出了针对不同种类的魔物应该用不同的方法进行有效的杀戮。

沉沦魔的体型庞大而臃肿,伢仔对上了就节省着体内的魔能,尽量变化着位置不时地消耗着他们的血量,等到沉沦魔体能渐渐不支的时候上前给予致命一击。

而对上了速度见长的深渊魔狼和深渊巨蛇时,伢仔则不得不使用消耗魔能的“血杀”不停地给予敌人痛击,甚至不惜以伤换伤,这样即使最后魔能跟不上恢复的速度,但是拥有噬魂匕首的伢仔完全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每一场战斗都给了伢仔不同的的战斗领悟。狠辣的性子也由此从血液中激发出来,杀戮对狼人魔是最好的成长方式!

不觉间伢仔已经来到了第三层中心的位置,不一会儿苏非就受到了好几波深渊魔物地袭击。战斗开来的伢仔很快显示了他的战斗天赋,不停地杀戮着围在四周的魔物,而手上的噬魂匕首显得更加具有灵性了,有好几次伢仔没有刻意地去控制自己的攻击,右手就自然而然的随着匕首向着前方敌人的弱点处攻击了过去,顿时一片片深渊魔物倒在了地下。

伢仔杀的兴起,低头看了看手上的噬魂匕首,没想到吸收了大量亡灵的匕首也初现峥嵘,心下更加兴奋起来,手上杀戮的动作更快了些。

无情地收割着战场上的生命,伢仔想到之前镰刀魔领主卡尔萨斯大人对自己的嘱咐:

“来自狼人魔族的孩子,既然你选择了成为苏非的侍从,那么就去镰刀魔领的绝域战场去完成你的试炼任务吧,遵循着你的本心,尽情地吸收着这把匕首给予你的力量吧!命运会眷顾你的,走到自己不能坚持的地方就撕掉手上的卷轴,我会来接你出去!记着,没有达到极限别轻易把这次机会用掉,恶魔世界不需要弱者!”

伢仔小心翼翼地摸着怀里用沾满了鲜血的兽皮紧紧缠着的卷轴,心中默默地道:“我还没达到自己的极限,我要一路走下去!”随即向着第三层的深处大步走了过去。

绝域战场第五层。

一团浓浓的厚雾从前方的沼泽飘荡了过来,很快就笼罩了不远处的战场。

此时,战场上正上演着血腥的一幕:一位年轻恶魔少女展示着矫健的身姿,手上提着一把大号镰刀在战场上不停地挥动着,而四周成千上万深渊魔物的尸体汇成了一座小型的“肉山”,鲜血从“肉山”上不停地往下流了开来,汇成了一股股血色河流,流进了沼泽,顿时沼泽里的污水也被染成了血红色,沼泽上方也弥漫着血色的气息,如同血色炼狱一般,恐怖吓人!

“尤琳,撒旦.尤琳!别以为你是卡尔萨斯看上的潜力镰刀魔,我就不敢动你!绝域战场不是你屠杀的场所,赶快离开这里,回到恶魔世界!”

厚雾笼罩着整个战场,渐渐遮住了战场中央的血色“肉山”。这时里面传出了一个浑厚而强大的声音,四周频繁翻动着的雾气表明着这位强大存在此时心中的怒火。

听到这个声音,尤琳停下了正待继续杀戮的身子,转身直视着眼前的这片浓雾,一边用手上的镰刀吸取着空气中弥散开来浓郁的死气,一起好奇地打量着浓雾里那神秘而强大的存在,心中偷偷的想起了卡尔萨斯叔叔以前聊天时无意中透露的话语,那么眼前的这位想必这就是高阶战场里的秩序者,维护着绝域战场里面的平衡。

“喂,我历练我的管你什么事?再说了绝域战场里面的环境本就适合魔物的生长,今年杀了一撮,明年很快就长出来了!你这个秩序者只负责干预他们族群壮大的壮大,限制他们的数量激增就是了,难不成你想质疑领主大人的命令!”

回想起卡尔萨斯叔叔说过秩序者的使命,尤琳狡黠地笑了起来,大声地向雾气中的存在质问起来。

“好吧,镰刀魔小姐,愿您继续保持着好身材!下面就是第四层了,想必更加没有您感兴趣的对手了。您也差不多杀尽兴了吧,接下来祝你回到恶魔世界后能有一段愉快而美妙的经历!”

“妈的,怎么今天运气这么背,几个秩序者刚好轮到我值班,他们见到这个小魔女都偷偷地溜掉了,留下我一个人顶缸!”秩序者鲁尔心下愤愤地道,但是面对着尤琳时却不得不小心地恭维道。

看着尤琳尽情的屠戮着第五层的魔物,鲁尔实在看不下去了,他的本体就是一位深渊巨蛇,成为传奇之后不愿意前往最底层就被卡尔萨斯找上了,最终成为了绝域战场里面的秩序者。而代价则是出卖了自己,变相的成为了镰刀魔的奴隶,为了生存,没人能责备他们什么。或许下面的深渊魔物可以,但是他们要么被屠杀了,要么就在不久的将来成为传奇加入他们,亦或是通往第九层,在深渊的大门前成为一个真正的深渊传奇!

“好吧,反正我也玩够了。不过你的话蛮有意思的,谢谢你的祝福!下次来了我还会来找你的!”

尤琳本就是一个小女孩性子,加上有点贪玩,杀戮只是一路上无聊了发泄下心中对之前卡尔萨斯叔叔不给传讯戒指的怒火罢了,这时听到鲁尔放下身段的话语也不好再继续杀戮下去,立马客气的对鲁尔说着,准备这就前往第四层。听着鲁尔的话,尤琳是真正的厌烦了绝域战场上沉闷的氛围,想快点回到恶魔世界。

看着尤琳的身影渐渐消失在第五层,鲁尔苦笑了下,离开了这片血腥的战场,雾气渐渐散开来。

秩序者,说着好听,简单来讲就是为镰刀魔看家的,只是这个“家”是绝域战场。由于千年来镰刀魔历练的族人越来越少,卡尔萨斯和族中长老讨论过后就建立了这个秩序者的机构,拉着一群为了活下去为镰刀魔卖命的深渊魔物签订了新的契约,维系着绝域战场里面的均衡,不让里面的魔物过分壮大!

鲁尔等传奇魔物也就由此组成了一个特殊的机构,虽然管不到最底层的那些恐怖存在,但是第九层以上的绝域战场都由他们掌握着,千年来,每一层的魔物繁衍到了上限时他们都会召集着他们踏上“神域”:通往第九层的地狱之路!

这几天鲁尔被衰神看上了,从尤琳来到绝域战场后,鲁尔就没开口笑过。虽然期间发现了两个有趣的恶魔,尤其是那个狼人魔居然会出现在镰刀魔领所属的绝域战场,鲁尔真正吃惊的更是那个小狼人魔的实力,一阶就来绝域战场的恶魔,这在镰刀魔领已经几百年都没出现了吧。

相比之下那个新进的纯正镰刀魔除了血脉看着更加纯净之外就没有其他值得称赞的地方了。经历了神魔大战的衰败,恶魔世界仍然能够死死压制着绝域战场这个通往深渊的通道,不是没有道理的。同样,在恶魔世界,实力才会为你赢得其他恶魔的尊敬。

他们这些秩序者达到传奇阶位时,基本都明了了这绝域战场不过是深渊中的大人物的练兵场罢了。深渊的大人物们在这一点与恶魔世界达成了一致,至于绝域战场里面的深渊魔物,说的好听点字面上讲是深渊派来的侦察兵,进攻恶魔世界的先锋部队,实际上就是被深渊淘汰了的残次品,为了不让他们占据更多的资源,全部扔进了这个通道中自生自灭。

所以,鲁尔他们这些深渊生物达到了传奇之后不愿去第九层,去争取那回归深渊的希望。相比之下虽然卡尔萨斯领主的协议虽然有点苛刻,但是他们都还能接受。这种情况在不同族群里都在上演,只是协议的内容各有不同罢了。

身形出现在通向第四层通道的尤琳可没有这么多心思,踏进通道的她只想着这次出去了应该好好的找卡尔萨斯叔叔索要这次爽约的赔偿!拽紧了小拳头,想着卡尔萨斯叔叔那无奈的神情,走进通道中的尤琳不禁促狭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