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

苏非舔了下手臂上顺着胳膊流下来的鲜血,眼神死死地盯着前方不远处不停喘息的沉沦魔,缓缓地移动着脚下的步子,以免被沉沦魔的突然攻击打中身子。

连续在这片荒凉的战场上寻觅了两天的苏非避过了遇上的结伴而行的深渊生物,一次撞见了一个强大的炎魔,那强大的魔能气息如同海浪一样阵阵袭来,直接攻破了苏非的心房,好不容易摆脱了他的追踪,苏非不得不继续搜寻着新的目标。低阶魔核已经用的差不多了,而那些中阶和高阶的魔核苏非一直舍不得拿来补充自己消耗的魔能,这是用来冲击屏障用的。直到刚刚遇上了一个落单的沉沦魔,四阶高级的魔能仍然比苏非的魔能强出不少。“正适合拿来试下这几天的修炼成果!”苏非如是想到,于是战斗开始了。

沉沦魔打量着眼前这个猎物,虽然苏非抢先攻击让他差点没反应过来,但是凭着强大的实力沉沦魔在刚才的较量中占了不少便宜。伸手摸了下胸口上的凹陷处,沉沦魔也不由得开始对眼前这个弱小的猎物正视起来,能够打伤他的也不会弱者,看来这场猎食不会太顺利。沉沦魔继续向着苏非扑了过去,那粗壮有力的右手拍向了苏非的脑袋。

“这次,我要拍飞你的脑袋!”

沉沦魔狰狞的笑着,大手离苏非越来越近。沉沦魔甚至已经看到苏非的脑袋被拍飞洒着鲜血的场景了,鲜血,是深渊生物最喜欢的饮料。

迎面而来的大手让苏非感到了很大的压力,刚刚一拳击中沉沦魔的胸口,巨大的力量并没有取到预想的效果,反而自己的右臂还被沉沦魔的反击擦裂了皮肤。苏非感受着隐隐传来痛楚的手臂,眼下是不能和这个沉沦魔拼力量了,苏非心中想到,猛地向旁边闪过去躲开了沉沦魔的扑击。苏非绕道沉沦魔的侧面,上手就是一脚踢中了沉沦魔的臀部,顿时沉沦魔重心不稳,前倾着身子顺势就倒在了地上。

“妈的,这沉沦魔果然是皮粗肉厚,臀部这么多肉还这么硬!”

躲过攻击的苏非来不及享受这短暂的愉悦,右脚心开始传来疼痛感,撇下差点爆菊成功的邪恶感,看到沉沦魔如同没事般爬了起来转过身子眼睛带着血色狠狠地瞪了过来,连忙打起精神迎接着战斗。

“啊!猎物,你惹恼我了!”

沉沦魔心中充满了愤怒,居然被一个弱小的猎物戏耍了,这种耻辱只能用鲜血和尸体才能洗刷。沉沦魔继续向着苏非迅速的扑击了过来,同时残忍的看着苏非,心中充斥着羞恼的怒火。

看着沉沦魔以更快的速度扑了过来,苏非心中“咯噔!”一下,来不及躲掉了,难道真的得被击败?!满脸不甘心的苏非来不及抱怨还没能凝出镰刀尸体不得不赤手空拳的与敌人战斗,沉沦魔的攻击就来到了眼前,苏非甚至能够闻到沉沦魔身上那股浓重的腥臭味,生死一线!

脑海中闪过卡尔萨斯和吸血魔莱尔的战斗,苏非瞬间觉得抓住了什么。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苏非把头一偏,大手带起的疾风擦过脑门带着头发飞扬起来,苏非用手抓着沉沦魔的大手顺势将沉沦魔砸在了地上,不等再次倒地的沉沦魔反应过来,苏非一脚踢向了手上抓着的大手,只听“咔擦”一声,苏非踢断了沉沦魔的右手,继而将魔能聚集在右手上一拳砸向了沉沦魔的后脑,沉沦魔在惨叫声中渐渐没了声息。

真是惊险的一战!消耗了大半魔能和体力的苏非靠着沉沦魔的尸体坐在了地上开始休息起来。刚刚如果不是回忆起卡尔萨斯向慌忙逃跑的吸血魔莱尔发出的那一道攻击,苏非从中想到了对敌人攻击目的的预判,要不然这次就不能及时散开沉沦魔抓向自己脑门的那一道攻击,那么这时候躺在地上的就该换作成苏非了。

绝域战场上的生存法则之一就是不能长时间的停留在一个地方,回复了一点体力的苏非站起来开始用凝聚的镰刀虚影剖开沉沦魔的胸腔,掏出了温热的心脏拿在手上一口一口的吞咽着,一边感受着体内魔能的增长,苏非一边继续向尸体里扒拉着,直到在胸口下方摸到了一颗魔核才满意的掏出手,也不管魔核上沾着的血腥,将其扔进了魔核,这时镰刀虚影也把沉沦魔尸体上散发的黑色的死气吸收了进去。

打量了下四周的环境,感受着周围游离魔能的变化,苏非抛下沉沦魔的尸体开始向着荒地深处进发。相信四周的腐尸魔很快就能闻到尸体散发出的浓浓尸气,过来吃掉沉沦魔的尸体。在绝域战场除了自然老死前找到种族的墓穴,死在绝域战场上的生物的尸体不会保存到第二天。

恶魔世界这时也变得不平静起来。

“大人,我们这批恶魔海诞生的恶魔中有镰刀魔的身影,虽然只有一个,但是他的潜力是我们所有恶魔海中诞生的恶魔都难以企及的,刚出恶魔海的时候就有一阶战士顶峰的实力了。”

一位实力同样达到一阶顶峰的幼生巨人魔在巨人魔军部备案时在回答长官的问题之余忍不住插了一句,把恶魔海里见到苏非的情况说了出来。虽然他也有一阶顶峰的实力,但是他打不过苏非,因为在恶魔海中有这样想法的一阶恶魔都被苏非单方面的屠杀掉了。

“大人,我们在恶魔中遇上了镰刀魔。”

“大人,不知道领主大人这次出去找到了那个镰刀魔了没有?”

......

一时间,恶魔世界的各大领主都从手下恶魔中拿到了从这季新生恶魔口中的情报,巨人魔领主普尔萨斯.考菲特反而是最后得知消息的一个人。考菲特压下心中的愤怒,在得知镰刀魔的消息时吸血魔莱尔和堕落天使路西法大闹狼人魔领主堡的消息也相继传来,虽然自己没能领先莫菲特那个狡诈狼人一步得到镰刀魔的友谊,但是听到莱尔和路西法在卡尔萨斯手下吃瘪心情莫名的好了起来。比起莱尔,至少自己也不是很亏么?心情变好的考菲特也就懒得去责罚属下的消息的滞后性。巨人魔由于体型庞大的缘故,战场上的指挥只能看着令旗领会上级的命令,消息的传达更是落后,但是强大的个体战力弥补了这点。

吸血魔领主城堡中不时地传出领主大人的咆哮声,今天已经有三个吸血魔侍从因为承受不住莱尔的威压不小心打翻了送血食的餐盘被莱尔撕裂扔出城堡了。

一个显得稚嫩的吸血魔在一个吸血魔伯爵的带领下走出了领主堡,他忍不住好奇,问着一旁冷峻的吸血魔伯爵:“大人,不知道这次领主大人出去找到了那个镰刀魔没?”

“哈仕,做好你的本分,不该问的别去打听。没有实力,好奇只会让你死的更快!”

听着吸血魔伯爵冷冰冰的回答,哈仕小心的低下的头,一声不吭的跟着伯爵的身后走出了城堡。吸血魔伯爵心下里对领主与堕落天使的协议本就不满,这次领主出行东方被卡尔萨斯狠狠的打了回来,听到这个新进手下的话嘴上狠狠的训斥着,心中则是不停地乐呵着。但是这个世界强者才有质疑的权利,弱者还是乖乖听话吧,伯爵怕这个幼生吸血魔又说出什么不敬的话语,带着他快步走出了领主堡。

南方的堕落魔和牛头魔也相继得到了消息,各自都开始了新一番的布置。恶魔世界沉寂千年之后再一次掀开了历史新的篇章,诸神们,这次你们准备好了该怎样迎接恶魔的降临么?

绝域战场第七层。一群群深渊生物包围着一位镰刀魔少女,其中不乏天域强者的身影。被这些沉沦魔,腐尸魔以及极域冰魔等深渊生物包围着的少女不屑地冲这群魔物大军笑了笑,挥动着手上镰刀开始不停地收割着深渊生物的生命,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鲜血纷飞,肢体飘过,少女不顾战场的血腥,一路向西杀了过去,越到后面反抗就越薄弱。感受到手上挥动的镰刀挥在了空气中,心中嘲讽了那些被吓得集体逃跑的魔物,继而转身朝来时的路杀了回去。。。这样几进几出,杀得所有的深渊生物都胆寒了,下意识地只想远离眼前这个杀神。

渐渐地,整个战场上所有的活着的深渊生物都消失了;剩下的,是铺满了整个平原的魔物尸体,一层一层杂乱的铺在地上。少女舒展了下腰肢,心中默念着,手中的镰刀开始吸收着空气中凝聚着的浓浓死气。

“咦?!这么脏,这么乱的尸体,人家不要魔核了!”少女仿佛才醒过神来,见到地上的血腥嘟着嘴不高地道,“都怪卡尔萨斯叔叔不让我带着传讯戒指出来,这样人家只能顺着战场一层一层的往下面走了。”少女接着在心里把卡尔萨斯也抱怨了一番,轻轻一跃,跨过这片尸海来到一处干净的平地,继续向着通往第六层通道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