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菲斯托斯和厄俄斯两位主神虽然同卡扎特私交甚好,但是在卡扎特遇难的时候他们纵然在之前收到了风声,但是迫于凯撒的**威之下没敢前去声援卡扎特。甚至于在卡扎特陨落之后,两位主神第一时间想的不是为他报仇,而是惦记上了卡扎特破碎的神国。卡扎特本为知识之神,这些年来不停地在各地游历,他陨落之后。不仅破碎神国内的规则碎片会有他身前对规则的感悟,那些在游历途中收取的资源也是赫菲斯托斯和厄俄斯两位主神所眼热的。

大神官年轻的时候还有所警觉,并没有第一时间给予答复,后面也就一直拖着不给予回复,事情就这么一直耽搁了下来。本来火神和黎明之神以为这条捷径已近没有指望了呢,下次去绯红还得等到位面风暴消停之后,谁知晚年的大神官改变了自己的想法,答应了两位主神的提议。这就是凯瑟琳公国的由来。

而这次奥狄斯在神使到来的第一天晚上就做出如此大的动静,一夜之间,连续将四大家族灭口,为的就是打一个时间差,只要暗线一死,那么神使们想要知道最新的消息,就只能等到战争结束之后再去询问各大帝国现在的信仰状况了。也是因为时间紧迫,所以有了四大家族的灭亡,奥狄斯一时半儿也来不及确认到底那所谓的内线找对了没,随着战争的爆发,神使们也要起身前往前线了,事情也就这么搁置了下来。

由于几大家族平时都是书信来往,看完消息之后都会焚毁信件,找不到证据的奥狄斯对于凯瑟琳公国在这里面扮演的角色至今仍没有明了。前面有了四大家族挡灾,他们凯瑟琳公国也就幸免于难,逃过一劫。

现在奥狄斯已经陪着神使在前往神恩城的路上,斐纳尔根据近百年奥狄斯出手的情报综合对比了下,虽然心中有些绝望,但还是不得不面对一个沉重的事实,那就是奥狄斯已经稳固了他半神巅峰的实力。不同于外来者,奥狄斯是绯红位面本土的强者,这些年来诺兰德大陆中的局势,一直是神殿占据着绝对的优势,这不是没有理由的。

按照实力的划分,各大帝国公国里传奇巅峰已经达到了上限,因为封闭的绯红很难领悟到完整的规则,这也就意味着在绯红,传奇之上,已经绝迹了。这时候有着半神实力的奥狄斯自然而然成为了整个绯红的无冕之王,无论是南面无尽之海那边的天青大陆,还是北边斯巴达克斯山脉后面的兽人大陆,在得知了奥狄斯真实实力的传言之后,对诺兰德大陆的态度一下子就变好了。因为他们清楚的知道,再没有神的绯红,半神就是主宰,无人可以反抗。

心中越想越觉得不妥当,斐纳尔先是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张特别的信纸,菲黄色的信纸给人一种很古老的感觉。之间斐纳尔快速的在上面写了几个大字之后,就把信纸放在了空中,信纸没有受到任何外力的影响,就这样漂浮在空中,不一会儿只看到信纸周围的空气出现了椭圆状的波纹,一道道的围着信纸散开来,再看时,信纸已经慢慢地消失在了空气中,来到了一处黑暗的地洞中。

“咦!上面居然有消息传下来了,难道出了什么事情!”以为白发老者盘身坐在一处山洞中,对着身前的黑暗伸出了手,只见黑暗中的空气中开始出现波纹,围着老者的手掌一团团的朝着四处散了开来。

待老者将手掌收回的时候,他的手上出现了一张菲黄色的信纸。老者不知道在地下的山洞中呆了多少年了,身上穿着的服饰看着不像现在的款式,这会儿老者右手拿着信纸,左手小指轻轻一弹,“噗”的一声山洞中开始出现微弱的光芒。

就着山洞内的微光,老者拿着手上的信纸看了起来。他们是卡扎特主神的忠实信徒,一身实力都达到了传奇巅峰,一有契机就可以突破成为半神。但是忠实的信仰让他们不能背弃卡扎特主神没有顾虑的晋升半神,所以就只好压制着自己的实力,一直停在传奇巅峰的层次,龟缩在地下山洞中仅仅维系着身体内的机能不被破坏,一代代的坚持了下来。

“千年之后预言的时代已经到来,现在的神殿颠主名为奥狄斯,已经有了半神巅峰的实力。神使依约到来,现在的诺兰德大陆局势已经全面失控,先有恶魔入侵,接着是王权开始蠢蠢欲动。诸位潜心修行的长老收到消息务必第一时间相互联系,现在神殿的派系之争已经到了快要撕破脸皮的地步,需要你们出来稳定局势。

——凯瑟琳家族族长斐纳儿.凯瑟琳”

已经到了神殿最危急的时刻了么,看来是时候召集避世的老友们一起出去见见外面的世界了。白发老者看完信纸上面的内容,随即将信纸重新合上推入了虚空之中,等着下一位潜修者接收。

“哦,看来是时候轮到我们出面稳定局势了!”

“那个时代已经到来了么?希望当年的预言没有出差错!”

“神使已经来了?那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可得赶紧出去瞧瞧,万一局势被外来者掌控了,那可就糟糕了!”

......

一个个白发老者从深藏地下的山洞中坐地而起,结束了他们漫长的避世生涯。属于他们的时代早已经过去了,现在他们需要向世人展现出他们最后的光芒,为了诺兰德,为了信仰!神圣之战的最终结局让他们大失所望,不过既然得到好处的不是伪信者奥狄斯,即使是恶魔占了便宜,那也在他们的接受范围之内!

不过既然在绯红位面大势已去,他们如今也就没有什么新的目标了,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杀死奥狄斯这个伪信者,神殿的叛逆!

五月,恶魔海开始刮起了暖风,这给六月份出世的小恶魔们带来了福音。抛开冰寒的海水不谈,这一季节出世的小恶魔从卵中破壳而出,也就不用担心忍受寒冷了。

自苏非走出恶魔海之后,上一季出世的小恶魔中就开始陆续出现了幼生镰刀魔的踪迹,得知这个消息的卡尔萨斯心中激动莫名,久久不能言语,随后叫自己的心腹卡隆多率着自己的一队亲兵亲自前往恶魔世界各地的恶魔海接收自己的族人。对于他们这些自身实力强大者来说,战场一时的胜负根本不能决定什么,但是如果失去了后裔,失去了恶魔海这种关乎恶魔世界命运的东西,任你冠绝当世,却也挽回不了族群覆灭的道路!

如今那悬在镰刀魔族人头上的诅咒阴云终于开始慢慢地散开,重获新生的镰刀魔如同重新焕发了生机一般,整个领地内每一个镰刀魔的情绪都开始高涨起来。苏非真是他们的福星,不仅给恶魔世界带来了好运,也让他妈重新站了起来,再一次拥有了勇气,站起来与诸神抗衡!

战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旦失去了战斗的勇气,那么恶魔世界离覆灭一途已然不远了!

深渊世界。

一处岩浆湖底,空气中四处弥漫着火色的气息,岩浆燃烧凝固之后留下的硫磺味道充斥在整片天地之间。这里是深渊,是魔鬼的天堂,是一切堕落灵魂的归宿,即使是他们自身并不愿意,却仍旧不能抵挡住来自深渊规则力量的拉扯,沉沦于其中,永堕黑暗。

深渊世界中没有别的色彩,除了黑色就是红色,整个深渊中包含着大大小小121处岩浆湖,而每一处岩浆湖中都会形成一颗灵魂结晶,这是所有死前辈负面情绪控制住自己身体的堕落灵魂散发出来的力量。他们的灵魂飘荡在空气中,待到一定数量的积累,灵魂晶石就会开始膨胀,变成无数碎片,融入整个深渊之中。

此时的岩浆湖明显刚刚喷发不久,站在高空之下仍旧可以透过浓重的火山灰依稀看到下方的景色。

“妈呀!火山喷发了,大家快逃啊!”

“什么,火山喷发了,你妹,不是说还有三个月才到这处火山的活跃期么!尼玛,不管了,这儿不宜久留,我还是趁早离开的好!”

......

随着火山的喷发,闪耀上的恶魔鬼开始四处逃生,身后的死亡威胁越来越严重,他已经来不及去思考为什么火山会喷发这处细节了,身后的岩浆已经缓缓地露出地表,朝着山下缓缓地流淌着,岩浆可不是什么好奖励的。不过确实也是这样,大自然永远是最恐怖的,单凭个人力量或许还可以,但是真正打起来,胜负各占一半,不过要想你要面对的是大自然的可之处,就必须里面抓住机会,要么逃离案发现场,要么融入岩浆之中,从此与与世长眠,再没有复苏的可能。

“斯坦丁,你找我有事?”就在底下四处魔鬼到处逃散的时候,岩浆湖中心处开始升起一座庄严华丽的宫殿,此刻里面的主人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从身后掏出一把长枪,紧紧地握在手上,对着空气中的某一处大声的喝问到。

米特修斯.凯尔是一位神祗,不够自从他堕落之后,就开始自称火焰君王,与地处中央山脉的斯坦丁画地分而治之。当初自从耶路撒冷被坑害之后,深渊出奇的没有一丝不寻常的动静,即使是期间恶魔世界经历了长达千年之后的黑暗时代,他们也没有攻破绝域战场,与恶魔世界发起战斗。

“米修特斯,你这位火焰君王一天日子过得挺悠闲的嘛!如今我正在率领我的前锋继续向主物质位面扩张,不知道你米修特斯有没有兴趣,进来搀和一把?”斯坦丁宽松的衣袖上随着底下岩浆湖里面的热风上下摆动着。

当日卡尔萨斯不顾个人安危,只身前往深渊与斯坦丁签下了城下之盟,恶魔世界与深渊双方终于就此达成了协议,为了打破宿命的枷锁,一起奋力战斗着。

这已经不是个人无力就可以扭动占据的时代,如今的恶魔世界和深渊世界再吃了几次大亏之后,心中老是憋着一团火不能让气其看到有没有可以更改的地方。

在知道斯坦丁与这一任卡尔萨斯改变了各种的作战方针,为的就是将自身的利益扩大化。如今两人差不多已经确认了诸神的真身都被派去无尽虚空探寻至高神的奥秘去了,这对于两人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机会,只要对方的爆发一下打不死两人,那么卡尔萨斯他们就可以利用这被动的变态附加增益效果,就算是阻挡不来了高阶神祗,也可以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将中单与对面的势均分下来。

那日卡尔萨斯只身来到深渊,为的就是寻求斯坦丁的帮助,而现在的斯坦丁却是出现在了火焰君主的宫殿之中,其中喻意,不由让人深思。

感受着深渊里混乱狂暴的魔能,卡尔萨斯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暴躁,从怀里取出令牌抛向了空中。

只见令牌在空中渐渐漂浮起来,努力地吸取着四周的魔能,似乎是极其享受,正准备继续多吸取一些,这时四周的空间开始发生变化,吸收了深渊气息的令牌开始慢慢变大,直至胀大成为一到大门,静静地浮在空中。卡尔萨斯没有犹豫,直接走进了大门,顿时场景一边,他来到了一处宫殿。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到深渊主宰的神国,但是卡尔萨斯依旧感到了深深地震撼!那是怎样一副壮阔的景象:宫殿悬浮在半空中,下面是岩浆,不时有地狱魔火从岩浆中喷出,夹带着高温灼烧着皮肤;而宫殿的后方则是一片万年不化的冰原,以卡尔萨斯目前的认知,他只能仰望斯坦丁伟岸的身影;对于宫殿另外三方的绝壁他看着看着也就淡然了,即使成就了主神,也不一定能够达到深渊主宰的地步。在恶魔世界中也只有伟大的耶冷路亚大人才可以与之比肩吧!这就是规则之神的魅力,不同于信仰之神,却更加强大!...

“咦!居然是你这个小虫子,说吧,卡尔萨斯,你从恶魔世界来到深渊有什么意图?”

宫殿中传来一道雄厚的声音,打断了卡尔萨斯的思绪。回过神来的卡尔萨斯不敢走进宫殿里面,只能在外面朝着宫殿的方向行了一礼,恭敬的回答道:“斯坦丁大人!我此次前来是来履行千年前耶路撒冷大人和您的约定的。”

“怎么,连大殿都不敢进?靠!千年来你居然还没踏出那一步?卡尔萨斯,你太令我失望了。相信耶路撒冷那个老家伙现在还在的话也会对你失望的!”宫殿里的声音顿了下,继续不屑的说道。

“大人,恶魔世界被压制了千年!而千年之后的今天轮到恶魔崛起了,而这需要您的支持!”卡尔萨斯深深地低下了头,语气沉重的说道。

斯坦丁听到卡尔萨斯的话,觉得有点好笑。什么时候恶魔和魔鬼之间也需要用遵守约定来维系生存了!顿时佯怒道:“你这是在要求我了?”

听到斯坦丁不悦的回答,卡尔萨斯冷汗就下来了。深渊魔鬼的信用可是比恶魔还差,他只是怀着一丝侥幸,当年耶路撒冷在出去探索荒古遗迹的时候给了自己这块令牌,说在需要的时候拿去找深渊领主,他会答应你一个要求。没想到令牌没有预想中的好使,卡尔萨斯谦卑的说道:“斯坦丁大人,我是说,像您这样伟大的存在,肯定是会遵守约定的。”

我干!耶路撒冷,你死了也不给我省心是吧!妈的,当老子欠你的,谁叫以前你救过我的命呢。既然你的后辈们需要,那就帮帮他们吧!虽然深渊的利益和诸神不冲突,但是一家独大也不是深渊的作风,按照这种情形,等到诸神联盟消灭了恶魔世界,没有了敌人的他们难道不会为了信仰杀向深渊?

心中有了决定的斯坦丁决定正式给予恶魔世界支援。他向着大殿外的卡尔萨斯答复道:“好吧,你赢了。小虫子,希望下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你能够强壮一点,我只会尊重坐在我面前的伙伴。你想要的深渊都可以给你,即日起,深渊将会对诸神附属的原始位面发兵,而恶魔和魔鬼的协议自今天起一直到恶魔中出现了主宰为此!”

卡尔萨斯听到斯坦丁的决定心中不由大喜,激动地对斯坦丁谢道:“感谢斯坦丁的援手!您和深渊魔鬼将永远是恶魔世界的朋友,而这份友谊,我稍后回去了会传达给恶魔世界的领主们!”

“好了,好了。你需要造势,我理解。但是现在立刻给我滚回恶魔世界,这点实力在魔鬼中还行,在我面前远远不够看!”斯坦丁没好气的说道,随即一挥手,一阵风从宫殿里传出来,将卡尔萨斯甩出了神国,来到了深渊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