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丝指着站在前方做着祷告的奥狄斯对同伴说道:“看,那个站在前面的就是路飞老师的学生,他呆在绯红已经三百年了。本来以他的天资以及对神力的感悟,三百年前他接任这边的神殿殿主的时候就可以动身前往主位面进修去的,只是怀着对卡扎特诸神无比虔诚的信仰才使得他留了下来,一心一意地帮着死了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卡扎特主神打理着这个位面。”

里维斯这会儿是听明白了,以前他向露丝表白一直惨遭婉拒,本来还以为是自己不够优秀,眼前这位美女有着更高的目标呢。现在倒好,感情是这位看上了这个小地方的一位教皇,而且还是一位死了主神的教皇。心中顿时醋意大升,说话也刻薄起来:“哟,我们的露丝大美女,你的情郎似乎不知道你喜欢他哦!你就这么单念了对方几百年,要是对方不喜欢你,你可就白等了几百年啦!”

里维斯说的事实,来执行任务的这几个平时私交都不错,这时候虽然不屑与里维斯为伍,但是也不好直接反驳他的话。毕竟他们是从主位面来的神使,身份对比奥狄斯而言自然是有一种优越感,所以对于露丝的感情问题,几人很明智地保持了缄默。

往日的记忆一一浮出水面:

“伟大的太阳神凯撒

您维系着整个晶系之间的平衡法则

今天您卑微的下属在这儿祷告

......”

随着咒语声响起,露丝几人跟着起身围在伊芙妮身边盘身坐在地上,伊芙妮也被感染了一手提着雪白的裙子坐在了地上。这篇祷告词是火神赫菲斯托斯和黎明之神厄俄斯拿给四人的,当初凯撒在事发之后派遣分身到绯红位面外扛着*的位面风暴,把卡扎特陨落后游离在虚空中规则碎片和神力气息趁着还没完全归于混沌之前收集了一些,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借此打开卡扎特遗留下来的真正宝藏。

在知晓奥狄斯的阴谋之后,露丝等神使在经历了最初的惊讶之后并没有太大反应,之所以派遣他们来执行这项任务,就是因为他们将信仰放在了个人感情之上,也就是说没有什么能够改变他们的意志,主神目光所及,就是他们为之战斗的一切!可惜这些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在上次战争中,他们神使一方与奥狄斯一方都落败了,真正胜利的反而是恶魔阵营!不过如果没有帝国势力的倒戈,他们根本就不会失败,相较而言,他们最大的败笔就是误信了奥狄斯这个伪信徒!

“如今我深处恶魔腹地,还会有生还的可能么?”露丝拖曳着沉重的身子一步步地向着下一处地方前行着,她已经躲避了三次追杀,身心疲惫,信仰也处于崩溃的边缘。

上一次神圣之战结束之后,唯有她利用父亲火神赫菲斯托斯的替身符侥幸逃过一劫,之后潜伏下来的露丝发现了奥狄斯的踪迹,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露丝一路跟了下去,就这样她也穿过了空间通道来到了恶魔世界。没有奥狄斯与那条臭蛇掩盖自身痕迹的手法,加上自身的神力气息与恶魔世界格格不入,露丝一边运用体内力量抗衡恶魔世界规则的侵蚀,与此同时,她还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躲避着恶魔世界中强者的追杀,日子过得相当的凄凉。

直到有一天她闲暇之余的祈祷居然得到了回复:

起初神创造天地。

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

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

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

神就造出空气、将空气以下的水、空气以上的水分开了.事就这样成了。

神称空气为天.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日。

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

神称达地为地、称水的聚处为海.神看着是好的。

神说、地要发生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事就这样成了。

于是地发生了青草、和结种子的菜蔬、各从其类、并结果子的树木、各从其类、果子都包着核。神看着是好的.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三日。

神说、天上要有光体、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

并要发光在天空、普照在地上.事就这样成了。

于是神造了两个大光、大的管昼、小的管夜.又造就把这些光摆列在天空、普照在地上、

管理昼夜、分别明暗.神看着是好的.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四日。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

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各从其类.又造出各样飞鸟、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

神就赐福给这一切、说、滋生繁多、充满海中的水.雀鸟也要多生在地上。

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五日。

神说、地要生出活物来、各从其类.牲畜、昆虫、野兽、各从其类.事就这样成了。

于是神造出野兽、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一切昆虫、各从其类.神看着是好的。

神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使他们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地上的牲畜、和全地、并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虫。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

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

神说、看哪、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全赐给你们作食物。

至于地上的走兽、和空中的飞鸟、并各样爬在地上有生命的物、我将青草赐给他们作食物.事就这样成了。

神看着一切所造的都甚好.有晚上、有早晨、是第六日。

但凡祭的脏腑与腿、要用水洗.祭司就要把一切全烧在坛上、当作燔祭、献与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

人的供物若以绵羊、或山羊为燔祭、就要献上没有残疾的公羊。

要把羊宰于坛的北边、在耶和华面前.亚伦子孙作祭司的、要把羊血洒在坛的周围。

要把燔祭牲切成块子、连头和脂油、祭司就要摆在坛上火的柴上。

但脏腑与腿、要用水洗.祭司就要全然奉献烧在坛上.这是燔祭、是献与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

人奉给耶和华的供物、若以鸟为燔祭、就要献斑鸠、或是雏鸽为供物。

祭司要把鸟拿到坛前、揪下头来、把鸟烧在坛上.鸟的血要流在坛的旁边.

又要把鸟的嗉子、和脏物除掉、〔脏物或作翎毛〕丢在坛的东边、倒灰的地方。

要拿着鸟的两个翅膀、把鸟撕开、只是不可撕断.祭司要在坛上在火的柴上焚烧.这是燔祭、是献与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

当乌西雅、约坦、亚哈斯、希西家、作犹大王的时候、亚摩斯的儿子以赛亚得默示、论到犹大、和耶路撒冷。

天哪、要听、地阿、侧耳而听.因为耶和华说、我养育儿女、将他们养大、他们竟悖逆我。

牛认识主人、驴认识主人的槽.以色列却不认识、我的民却不留意。

嗐、犯罪的国民、担着罪孽的百姓、行恶的种类、败坏的儿女.他们离弃耶和华、藐视以色列的圣者、与他生疏、往后退步。

你们为甚么屡次悖逆、还要受责打么。你们已经满头疼痛、全心发昏。

从脚掌到头顶、没有一处完全的.尽是伤口、青肿、与新打的伤痕.都没有收口、没有缠裹、也没有用膏滋润。

你们的地土已经荒凉.你们的城邑被火焚毁.你们的田地、在你们眼前为外邦人所侵吞、既被外邦人倾覆、就成为荒凉。

仅存锡安城、〔城原文作女子〕好像葡萄园的草棚、瓜田的茅屋、被围困的城邑。

若不是万军之耶和华给我们稍留余种、我们早已像所多玛、蛾摩拉的样子了。

你们这所多玛的官长阿、要听耶和华的话.你们这蛾摩拉的百姓阿、要侧耳听我们神的训诲。

耶和华说、你们所献的许多祭物、与我何益呢.公绵羊的燔祭、、和肥畜的脂油、我已经够了.公牛的血、羊羔的血、公山羊的血、我都不喜悦。

你们来朝见我、谁向你们讨这些、使你们践踏我的院宇呢。

你们不要再献虚浮的供物.香品是我所憎恶的.月朔、和安息日、并宣召的大会、也是我所憎恶的.作罪孽、又守严肃会、我也不能容忍。

你们的月朔、和节期、我心里恨恶、我都以为麻烦.我担当、便不耐烦。

你们举手祷告、我必遮眼不看.就是你们多多的祈祷、我也不听.你们的手都满了杀人的血。

你们要洗濯、自洁.从我眼前除掉你们的恶行.要止住作恶、

学习行善.寻求公平、解救受欺压的、给孤儿伸冤、为寡妇辨屈。

耶和华说、你们来、我们彼此辩论.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

你们若甘心听从、必吃地上的美物.

若不听从、反倒悖逆、必被刀剑吞灭.这是耶和华亲口说的。

可叹忠信的城、变为*.从前充满了公平、公义居在其中、现今却有凶手居住。

你的银子、变为渣滓、你的酒、用水搀对。

你的官长居心悖逆、与盗贼作伴.各都喜爱贿赂、追求赃私.他们不为孤儿伸冤、寡妇的案件、也不得呈到他们面前。

因此、主万军之耶和华以色列的大能者说、哎、我要向我的对头雪恨、向我的敌人报仇.

我必反手加在你身上、炼尽你的渣滓、除净你的杂质.

我也必复还你的审判官、像起初一样、复还你的谋士、像起先一般.然后、你必称为公义之城、忠信之邑。

锡安必因公平得蒙救赎、其中归正的人、必因公义得蒙救赎。

但悖逆的、、和犯罪的、必一同败亡、离弃耶和华的、必致消灭。

那等人必因你们所喜爱的橡树抱愧、你们必因所选择的园子蒙羞。

因为你们必如叶子枯干的橡树、好像无水浇灌的园子。

有权势的必如麻瓤、他的工作、好像火星、都要一同焚毁、无人扑灭。

在耶路撒冷作王、大卫的儿子、传道者的言语。

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

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甚么益处呢。

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

日头出来、日头落下、急归所出之地。

风往南刮、又向北转、不住的旋转、而且返回转行原道。

江河都往海里流、海却不满.江河从何处流、仍归还何处.

万事令人厌烦〔或作万物满有困乏〕人不能说尽.眼看、看不饱、耳听、听不足。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岂有一件事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那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

已过的世代、无人记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记念。

我传道者在耶路撒冷作过以色列的王。

我专心用智慧寻求查究天下所作的一切事、乃知神叫世人所经练的、是极重的劳苦。

我见日光之下所作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弯曲的不能变直.缺少的不能足数。

我心里议论、说、我得了大智慧、胜过我以前在耶路撒冷的众人.而且我心中多经历智慧、和知识的事。

我又专心察明智慧、狂妄、和愚昧.乃知这也是捕风。

因为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烦.加增知识的、就加增忧伤。

便雅悯地亚拿突城的祭司中、希勒家的儿子耶利米的话记在下面。

犹大王亚们的儿子约西亚在位十三年、耶和华的话临到耶利米。

从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约雅敬在位的时候、直到犹大王约西亚的儿子西底家在位的末年、就是十一年五月间耶路撒冷人被掳的时候、耶和华的话、也常临到耶利米。

耶利米说、耶和华的话临到我、说、

我未将你造在腹中、我已晓得你、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别你为圣.我已派你作列国的先知。

“这是光明神凯撒的感召!”露丝喜极而泣,在恶魔世界中终日过着逃亡般的生活,她已经看不到明天的希望,这时候居然能够感应到凯撒的回应,满怀激动的露丝自然凭借着这一丝微弱的联系主动与凯撒沟通上了。

“吾的信徒,去中州吧,去那儿找一个叫伊芙妮的女孩,找到她你就会知晓一切!这是命运的安排,吾的信徒,抛却你心中的绝望与悲伤,去中州吧,在那里,你将重获新生!”凯撒庄严神圣的声音回荡在露丝的脑海中,经久不息。

“去中州,那儿会有我想要的一切!”露丝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心中的想法也越发的坚定!

伊芙妮因为《新约》彻底蛊惑了她意识,沦为了凯撒的傀儡!她的目的,就是取信苏非,然后再亲手杀死他!凯撒不喜欢看到变数,同样也就不喜欢看到苏非这种带着命运轨迹痕迹的恶魔存在,虽然他已经成为了整个晶系中最强大的男人,但是对于任何一丝威胁自己地位的可能,他也会毫不留情的伸手抹杀掉!可笑卡尔萨斯那个白痴自以为算无遗策,岂料自己已经把一颗*安放在了苏非身边,只要自己愿意,随时都可以结束苏非的生命!

而如今刺杀苏非的又将多增加一人,那就是从绯红位面逃离的露丝,卡尔萨斯他们的计划为保证万无一失,将所有的突发状况都考虑进去了,但是却怎么也没想到露丝居然能够从绯红位面的空间通道中‘偷渡’至恶魔世界,于是露丝就成了这项计划中的意外的一环。

而变数还得加上奥狄斯与萨拉斯这一人一蛇,或许是听从了命运的召唤,六月六这一天,所有该来的都来齐了,而那些本不应该到场的,也以形色各样的身份参加了这次学校大比,恶魔世界由此彻底打破了平静,并且一经觉醒就开始向大千位面发出了强势的回归宣言!

“站在云层之巅俯视着大地的诸神啊

你们那神圣的微笑在我们眼中

是何其卑劣丑陋

我们即将陷入沉眠

你们这个时候可以笑笑

在遥远的将来希望你们依旧能够保持现在的笑容

在恶魔的拳头打在你的脸上

在恶魔的足迹踏上你的神国

在那个时刻

希望你能够继续微笑

恶魔世界永远不会沉沦

哪怕只有一个恶魔

也不会向你们妥协

我们死后

会有新的恶魔

来继承我们未完成的事业

终将有一天

恶魔的荣耀

将响彻所有的位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