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迪,这次学校大比的名单整理好了没?”纪伯伦整理了下头发,见自己的秘书已经走出了办公室,偷偷地从自己的专用抽屉里面拿出了两卷纸质烟叶,递给凯迪一支。

凯迪接过烟,含在嘴里,右手间两指轻轻一打,中指上开始出现一团细微的火焰,递过去先让纪伯伦点着烟,随即拿回来给自己也点上。西点的日子过着真心无聊,要不是前段时间因公出勤,他们估计还得窝在学校,看着学校里面这些小魔崽子们。就着嘴里的烟叶狠狠地吸了一口,凯迪吐出了一个烟圈,对纪伯伦说道:“这次学校大比倒是没有什么意外,进行得很顺利,也不像往届那样在学校大比之间就有其他军校的交流生过来进行切磋。不过,把这一届的新生也加进去不大好吧?”

纪伯伦没有答话,他知道自己这位老友心中想的是什么,嘴里砸吧着回味着烟叶的香气,他的生活秘书很贴心,可就是贴心过头了,不仅将他的生活餐饮做了无比精密的规划,而且什么事情都要管,比如这烟在她面前是万万不能抽的!一想到那张咆哮的面孔,纪伯伦心中咯噔一下,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心虚地望向了办公室门口,还好刚刚支会她去给各年级教习送执勤表去了,一时半会不能回来。

没人管的时候又会觉得空虚,仿佛生活中缺少了些什么,可是一旦管的过分严厉了那也同样是一件极为恼火的事情。纪伯伦就是这样幸福并痛苦的生活着,如今他已经步入了晚年,所有事情都交给了下属去做,凡事不用亲力亲为,不过生活也缺少了某种乐趣,用他的话来说,摊上这么一个尽职的秘书,得失禁不如人意也!

“让苏非参加这次学校大比是卡尔萨斯那家伙的意思,我们这些老人已经没有当年的激情与动力了,既然他有心,我们不妨帮他一把,就看在曾经同窗的份上!”纪伯伦知道凯迪担心的是什么,他的侄子也在这一届的新生之中,出于长辈的好意,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后辈们过早的接触危险事物,不惜这本不是恶魔世界里面的运行法则。

“同窗么?”凯迪闻言不由想起了当初几人一起进入西点学习的那段时光,三年虽然十分短暂,但是那三年的记忆却是如此深刻任时光流转也难以磨灭。当初卡尔萨斯进来的时候意气风发,趾高气扬,丝毫看不起西点里面的任何人,包括教习,那时的卡迪正值年少,心中自有沟壑,本来自己等人就是来西点学习来的,这人怎能这么嚣张,丝毫看不起西点,那么又何必来这儿呢!

是以现在西点里面的元老大多都是与卡尔萨斯打过架的,当然是被卡尔萨斯以绝对的优势碾压,并签下了城下之盟,即之后的不平等条款。凯迪清楚的记得当时的卡尔萨斯也是用恶魔世界那段消逝在历史长河中的过往来引诱他们几人的,其中也包括纪伯伦。

那是一个没有文明的荒芜时代:

凭借着强悍的身体,恶魔和神族率先走出了蒙昧的野人文明,开始进入刀耕火种的时代。那个时候的男子开始用草根树皮编织成简陋的蔽体衣物,女人开始有了羞耻的观念,纷纷采集细嫩的树叶枝条,用精巧的双手编织成各种精美的服饰,种族中开始有了明确的界限。

开始,男子分成了两派,一方认为应该无限的掠夺所有一切能看到的资源,用以强大自身,迈出这方世界,走向更广阔的天地;另一方则是认为应该徐徐图之,可以利用自身强大的力量,用简陋的文明去开化那些野民,施以小恩小惠,收拢人心,然后再谋取更大的利润。而女子也分成了两派,一方附和强硬的男子同他们站成了同一战线,另一方则是站在了反对面。于是开始存在争执,双方各执一词开始出现了争吵,后面强硬派看不起族中的另一派的阴谋论,认为他们违背了在蒙昧文明时期发的誓言,战争开始了!

当时信奉个人实力的强硬派凭借着自身强大的个人实力,将另一派打得落花流水,族内逐渐开始分裂,支持双方的大长老站在了不同战线上,为着各自支持的派系献计献策。败退的一方有幸得到一些睿智的长老的支持,虽然被强硬派的攻击打得节节败退,但是后撤的时候因为顺序有致没有出现大量的伤亡。

这个时候双方开始有了明确的划分,当时的强硬派就将那些阴谋派称之为“舒阿里”,喻意就是“懦弱鬼”。而另一派则称强硬派为“阿里古”,喻意就是野蛮人。而强硬派呢就自称为魔,在当时就是信奉自身实力的意思,阴谋派则是以神自称,在当时就是推崇个人崇拜的那类人的总称。

战局僵持不下,魔族虽然强势,但是神族在找到了新的栖息地之后,开始步步为营,拉拢那些未开化的生民,集结力量一起抵抗魔族。所以虽然依旧抵抗不了魔族的进攻,但是败势却稳定了下来。上古之地没有明确的地理划分,当时的神魔双方战事在一处沼泽地带胶着不定,魔族推进到了沼泽对面,第二天又会被神族带同自己部族的附庸反攻过来,于是双方就称那个沼泽为黄昏沼泽。

后来,魔族因为自身强硬的态度得罪了整个上古之地的所有部族,绝大部分种族都开始慢慢朝着神族聚拢。神族长老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于是就开始不遗余力的培养这些投靠的部落,收拢精英男子,一起练兵,并传诵给他们一些简陋的信仰,聚集信仰之力,战事开始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而真正影响双方格局的一场战争,在一场被双方称之为黄昏之战的战役中落下了帷幕。当时魔族的率领者是一位好大喜功的魔尊哈布盖茨,他的个人实力冠绝整个上古之地,但是基于对战争形势的错误判断,没有拉拢任何盟友的魔族在那场战争中沦为了孤立的一方。神族的统率者名为斯洛坦丁神皇,不仅睿智而且对战争的形势有着良好的判断,他一边让军队佯作败势步步后退,退至黄昏沼泽外围之后就黏着魔族大军,一方面又大量向各族征兵,征收大量的精壮男子,而且让族内的能工巧匠赶制锋利的木矛和木盾。

在成功的将魔族大军牵制在黄昏沼泽后方之后,魔族没了后勤补给,正在魔族内部存在着争议哈布盖茨压制不住,准备撤兵的时候,斯洛坦丁适时地让自己的部队往后撤,引诱那些已是疲兵的魔族军队,后来成功的在后方峡谷处埋伏了魔族大军,一举歼灭了魔族的有生力量,将战争的天平一下子就倒向了神族,这时候反应过来的哈布盖茨看着自己下属的大量伤亡,想出手挽回败局的时候却已经是无力回天了,于是一代枭雄哈布盖茨带着深深地悔恨和遗憾一个人杀出重围,只身返回到魔族大本营,卸下了自己的王冠,从此之后音讯全无......

当时魔族大军出动,准备一举击溃神族大军,称霸整个上古之地,让万族臣服。那场战争哈布盖茨号召了族内所有的青壮男子,见到自己的王回来了却没有带回胜利的消息,而那些随行出征的魔族男子也没有一个返还,族内的长老心中已经有了不详的预感。正准备集体出去质问哈布盖茨的时候却在宗老祀堂里看到了卸下王冠的哈布盖茨,几番问询之下,在证实了魔族打败的消息后,长老们差点集体陷入昏迷,在哈布盖茨走出魔族部落的时候他们才清醒过来。

这是一场灭族之灾,因为一开始魔族的强硬态度,几乎同上古之地的每一个种族都结下了生死大仇,这时候败局已定,魔族剩下的唯一出路就只有逃出上古之地,躲避万族的无尽追杀了。恰好当时异时空大开,深渊生物从破开的异时空虫洞中宣泄而出,迅速的在上古之地占住了局势,各族在追杀魔族的途中时而遭遇深渊生物的袭击,这样一来大大减轻了魔族的压力。

魔族这时候大势已去,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找上了当时的深渊生物结盟,共同抵抗万族的入侵。初入上古之地的深渊种族一没有后援,二没有良好的情报资源,双方互相扶持之下,步步为营,慢慢将族内的老残弱小转入了地下世界,从此与地面上的各族渐渐失去了往来。

事情到了这里,虽然并不光彩,更显悲伤。种族大迁徙不是一句话的事情,当初光是在迁徙的路上就饿死了病死了不知多少魔族的老人和小孩,当时的魔族孕妇受到了重点关注,魔族长老们专门找了一群年轻的魔族少年架着担架将这些孕妇安全的转到了一个地下的溶洞中。深渊生物明显比恶魔熟悉地下的世界,能够在异世界遇到性情相合的种族,深渊的上层并没有想着借着恶魔衰落之机趁势吞并,而是给予了无偿的帮助,虽然在世人眼中他们同魔族都是一样的残忍邪恶,蛮横霸道,但是他们也自有一套生存法则!

他们所信奉的是霸道法则,万族林立,唯吾独尊!他们用以谱写生命的精仪,唯有杀戮。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失去了自己的文明,相反,他们只是充当着大自然中的清道夫,将那些弱小的种族从这个世界上抹去一切痕迹,道不同,这注定了是一条孤独的路,魔族转入地下之后开始自称为恶魔,与深渊生物为伍,,艰难地维系着部族的生存,将希望之火一代代的延续下去。

......

那时候的纪伯伦,辛吉德,凯迪,斐朗斯等人就像如今的苏非一样天真,对那个年代的事迹心生神往。静静地听完卡尔萨斯述说上古的历史,听得入迷处,仿佛身临其境,到了那个野兽遍布,万族林立的时代。恶魔先民历经艰辛,为的就是延续恶魔的传承,让他们的后代能够一代一代的将种族文化传承下去。

“也就是说咱还得为那老小子卖命三年?”凯迪当初是被卡尔萨斯打得最惨的一个,不过在当时对卡尔萨斯也是最为服气的一个。时隔这么多年,往事不堪回首啊,一提到当初被欺骗的那些往事,凯迪心中那叫一个心酸啊,是以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还得为那个老家伙办事,心中自然是老大不乐意了。

“没办法的事情啊!”纪伯伦心中自然也是不情愿就这么为那家伙打白工,不仅克扣工资,而且年终了还没奖励,这种亏本的生意也是摊上了他们这几个,不然换作其他传奇想必是不会乐意的!不过这时候不是谈论这些琐事的时候,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反正这一百年来自己几人心甘情愿地为卡尔萨斯管理西点,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也不差这三年,免费保姆真心不好当啊,不仅要想卡尔萨斯交任务,而且还得安抚向凯迪这种时而发着牢骚的下属,这个校长当着真心不容易啊!

“下一次族内议会的时候,你回去狠狠敲卡尔萨斯一笔,给西点多弄点资费就是了。这一次还是按照卡尔萨斯的意思办吧,希望苏非不会让我们失望!”纪伯伦吐完最后一口烟,见大门仍旧没有动静,忐忑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不少,抽烟被当面逮住的话也是一件极为尴尬的事情,摊上这种生活秘书,纪伯伦也只有无言苦笑了。

看到纪伯伦猥琐谨慎的模样,凯迪心中对这位校长生出了浓浓的鄙视,你说你一个糟老头子,谈什么不好,非要同自己的秘书谈感情,现在好了吧,老牛吃嫩草,还是管教特别严的嫩草,活该你一辈子受气!玩笑归玩笑,凯迪也知道纪伯伦说的是事实,卡尔萨斯作为领主,虽然谈不上日理万机,但是一天到晚也没怎么闲着,是以西点只好托付给了他们几个老伙计。

食君之禄,为君分忧,这自然也是纪伯伦他们的分内之事,别看他俩一闲下来就会说道一两句,不过是为了打发时间,并不是真的对卡尔萨斯不爽。

“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不好好休养,整天磨磨唧唧有意思么!”朱迪斯推开门径直走了进来,也不管坐在一旁的凯迪,对着纪伯伦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说道,一个大老爷们整天像女人一样磨叽算怎么一回事,是以每次见到纪伯伦话唠的时候她都会忍不住说他几句。他这人就是犯贱,不说他就不长记性!

家中河东狮,由不得纪伯伦不低头,还要那丫头没有注意到房间里的烟味,纪伯伦于是想趁着这个机会找个由头与凯迪一起溜出去:“朱迪斯,我这边还有点事,就不呆在办公室了,我同凯迪出去一会儿,中午饭我会按时回来吃的。”

“你走,你走啊!今天你要是敢踏出这间办公室一步,晚上自己到外面睡去,中午也别想回来吃饭!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伎俩,你的日常行程我这儿都有备份,还想狡辩是不是?”朱迪斯刚刚跑了一趟,气还没喘过来,一回来就看到纪伯伦准备开溜,心中自然不乐意了。

朱迪斯眼角瞅了瞅坐在一旁捂着嘴强忍着笑意的凯迪,眉脚一横,转而对凯迪恶狠狠的说道:“笑什么笑!没见过这么凶悍的秘书是吧,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去,反正今天是别想拉着纪伯伦走出这间房门!”

见嫂子发火了,凯迪也没辙了,对纪伯伦摊开双手示意自己无能为力了,站起身子对两人说道:“你们的事情我就不搀和了,左右我那边的琐事还没处理完,我这就去办。”语毕,不待纪伯伦答应,凯迪就匆匆的走出了办公室,河东狮吼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的,相比起来,这次的学校大比即使加上这一届的新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也就由他去吧!

“怎么滴,不敢看着我?”现在办公室里就只剩下纪伯伦和朱迪斯两个了,是以朱迪斯说话也就随意起来,不过貌似她一直就这样随意的来着...

“怎么会呢!”纪伯伦有些心虚,不过这时候自然不能表露出来,不然被这小妮子逮着机会估计又是一顿家庭教育了,“亲爱的朱迪斯,我这么爱你,少看你一眼就会觉得有遗憾,怎么会忍住不看你呢!”

“这话说的倒是不错,如果你不爱我,我就不给你做饭,而且把你请来的保姆全都杀掉,让你一个老人孤苦伶仃的过日子!”朱迪斯低声喃喃自语,顿了顿继续说道:“说吧,今天是不是抽烟了?”

“恩,抽了。”

“几根?”

“一根!”

“挺诚实的嘛!纪伯伦今晚你就一个人睡觉吧,我去找我妹妹莉莉斯陪她睡觉!”

“不是吧!...”

“怎么滴,你有意见?”

“呃,怎么会呢,既然你想去那晚上就去吧!”

由此可见,无论身在何处,总会有那么一些彪悍的人演绎着他们彪悍的人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