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埃利斯那小子居然敢造我们的谣?”加尔一把拽住霍尔多的衣领,将他生生地提了起来,抵在墙上,恶狠狠地问道。

霍尔多感受着喉咙间被顶着的疼痛感,顿时被吓得面无人色,他只是一个送信儿的,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不过眼前的这群恶魔学员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着实不能讲理,霍尔多理智地掐灭了心中的小九九,按照之前编好的剧本,一手握着加尔拽着自己衣领的手,一边应付着道:“是的,就是他!第一天上课的时候他不就是仗着莉莉斯总教习对他的赏识,这两天上课老是配合老师一起揪出大哥们的旷课记录。”

“这么说,那小子是存心的了?”加尔不待霍尔多喘过气,接着问道。

“当然是存心的了!那个叫做埃利斯的狼人魔学员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不仅老是在课堂上讨好着教习,而且私底下还曾腹议过大哥你们...”为了把祸水全部引导给埃利斯,霍尔多这会儿解释起来那可是不遗余力了。最近两天埃利斯在班上大出风头,早就有学员看他不爽了,霍尔多在同朋友聊天的时候无意中扯到了这个话题,而今天莱文森克教习有刚好发了脾气,这样一下就给了霍尔多等人机会,把这一切全都嫁祸给埃利斯,来一招祸水东引,瞒天过海。到时候只要卡西这帮最大的学员团体不主动打听事情真相,那么埃利斯这顿打就算是白挨了,至于事后学校怎么处理双方,那就不关霍尔多等人的事了。

加尔一向是一个脾气暴躁的镰刀魔,在来西点之前,一直在家乖乖地干农活,帮着年老体弱的母亲打理家务。身份地位的差距让他十分向往上层恶魔阶级的生活,不仅有数不尽的金银财富,而且还有着自己的封地和领民。所以在来到西点之后,遇上了卡西等人的加尔毫不犹豫地贴上脸去成为跟班了。

虽然加尔在来西点军校之前已经立志成为一名好学生,坚决不拉下功课,一切以提升自身实力为首要目的。但是结交了卡西这些恶魔学员之后,加尔的生活习性完全被打乱了,平静而安详的短暂学习生涯还没开始就已经宣告结束了。到现在正式开课都两天了,除了第一节课基本上每个人都去上了,之后的课程他们都没去过。

加尔本身也知道这是不好的事情,但是对于卡西的邀请他没有理由也生不出拒绝的心思。对于他这种贫民恶魔来讲,能够通过西点的考核也就意味着三年毕业之后有一个更好的出路,无论是加入军队,留在学校,还是给恶魔贵族当附属都是不错的选择。在知晓了卡西等人的身世之后,加尔在面对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自卑,所以,在接触了几次之后加尔主动提出了给他们当小弟,准备跟着他们在学校混。

早期的拉帮结派不过如此,在西点,这样做,首先你得确定你有足够硬的*,卡西的*除了比不过尤琳,在镰刀魔领,年轻恶魔,说实话他还真不怕谁。其次在西点里面,得有一个可以为你说得上话的人,卡西的一个大伯就在西点里面担任副校长,论身份地位,比他父亲家族族长的位置差不了多少,所以卡西对几位好友拉拢人心的举动也不是很在意,反正他的*硬,无论什么时候都能下得了台。

可是事情刚好这么不凑巧,卡西的大伯因为一件棘手的事情已经同校长离开了西点,据说这次同行的人还有那位神秘的恶魔公会会长索伦特,副会长迪亚马特以及三长老菲丽。所以刚刚得知自己几人被教习抓住了旷课的把柄,克扣了毕业考核的成绩,现在看来其中还有班上学员的推动成分,处分是小,可是这个胆敢主动揭发他们的学员必须得到惩戒!

卡西等人本就是闲不下来的人,加上来西点之前从自己的哥哥姐姐们口中了解了不少西点的现状。这本就是一个比拳头大的社会,在西点也是一样,如果能够在学校里面拉拢不少小弟,那可比外面的那些只懂得使用蛮力的侍从好太多了。所以对于加尔的行为卡西等人并没有进行阻止,反而还有意地去放纵。

“既然你埃利斯这么喜欢出风头,那么我卡西就让你好好见识见识一个真正镰刀魔的怒火。就让你埃利斯成为我卡西踏向成功的第一块垫脚石吧!”卡西心中如是想着,带着几位好友和一群跟班离开了学校外面的酒吧,冲进了学校,朝着宿舍楼的方向信步走去。

......

“不,不好了!埃利斯,你赶快躲一下,刚刚看到外面由一大群学员朝着宿舍楼冲过来了!刚刚我路过的时候远远地听到他们说要过来找你麻烦,你还是赶紧出去躲一下,避一避风头吧!”瓦尔特急冲冲地跑到207,敲开埃利斯的宿舍后,来不及喘气,大步走了进去一口气把自己刚刚看到的全告诉给了埃利斯。

开门的是苏非,见瓦尔特一副惊慌失措的神情就知道出事了,这会儿听到过来闹事的是那几个旷课的学员,虽然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顾及埃利斯的安全,心中认为埃利斯还是出去避一避的好。于是将目光看向了坐在一旁正在看书的埃利斯,只见埃利斯慢慢地放下手中的书籍,一脸坦然的望着两人,完全没有被刚刚的消息所打动。

“别慌,让他们过来找我吧,我又没做什么违背原则的事情,难不成还要心虚出去躲避?”埃利斯缓缓地说道,示意两人先不要惊慌,等对方的人来了再说。

“我擦,这还不慌,人家存心了要过来找你麻烦,难不成还会等着你慢慢去跟人家解释?”瓦尔特有点看不懂了,自己这位室友是得有多傻多天真?要不是想着是一个寝室的,关系也过得去,他才不会一听到消息就第一时间跑过来给埃利斯通风报信呢!看着埃利斯一副无动于衷的神色,瓦尔特知道自己这会儿再怎么劝也劝不动了,心下一横,冲着一旁的苏非说道:“我这就去莉莉斯总教习的宿舍求助,你等会一定要看好埃利斯,别让双方一见面就打起来啊!记住,一定要撑到最后!”

“好吧,你快去快回!”苏非一口应承了下来。虽然过去的记忆已经成为了零散的片段,但是苏非总觉得卡西这个恶魔学员自己很熟悉的样子,不,应该说是听某位恶魔提及过。而且虽然不太敢确定,但是苏非相信卡西是不敢动自己的,拖延一会儿时间还是能够办到的。只是能不能撑到瓦尔特请来救兵,苏非心中也没有谱,姑且先试一试吧!

“埃利斯,埃利斯!你给我下来!你个狼崽子,谁给你的胆子,竟敢污蔑我们尊敬的卡西学员?”

“埃利斯,有种你就下来,哥哥让你见识一下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207的那个怂货,你给我下来!再不下来,哥哥就待人上来找你了!”

......

四栋下面已经骂翻了天,底下到处围满了看热闹的学员,其中不乏一些高年级的学长。埃利斯起先还能忍受得住,顶着下面的骂声继续看着自己的课本,后面渐渐地砸玻璃的声音开始响起,埃利斯实在忍不住了,放下了手中的课本,甩开了苏非紧紧抱住腰部的双手,推开寝室门,直接朝四栋下面走去。苏非见自己拉不住也只好紧跟着埃利斯的脚步,连忙赶了下去。

“怎么,挺有种的嘛!我还以为你是一个缩头乌龟呢!”加尔看着从宿舍楼出来的身影,不无放肆的嘲讽了一番。

鉴于不愿将事情闹大,卡西在来到四栋楼下的时候阻止了好友和跟班们冲上去将埃利斯逮下来吊打一顿的冲动,至于叫骂么,为了顾及大家的情绪,卡西只好忍了。本来这会儿看到埃利斯走了出来,他想上前把事情问清楚再说,但是这会让热心的小弟抢了先,他也只好战在一旁静观其变。不过埃利斯身后的出现的身影让他淡定从容的神色荡然全无,卡西走上前一脚踢走了加尔,在这位小弟惊疑不定之时,卡西冲着埃利斯身后的身影不无恭敬地说道:

“苏非大人,没想到您也在这儿。这位埃利斯学员是您的朋友么?”

“恩,是我的朋友。没想到我们居然在同一个班上课,还有,以后记得别迟到了!”苏非也不知道为什么卡西对自己态度这么恭敬,而且自己口中的话好像是自然而然的,没有经过任何考虑就说出来了。

“好的,我一定谨遵大人的吩咐,以后再也不迟到了!”卡西没想到自己头一回闹事就踢到铁板了,还是那种硬的不能再硬的铁板,一边小心地同苏非陪着笑脸,说完回头狠狠地瞪了一眼加尔。

“好了,没事你们就赶紧走吧,我的另一位室友去通知莉莉斯总教习去了,估计快到了。还有,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会对埃利斯生出怨愤,但是又一点我需哟提醒你,这两天从始至终,埃利斯都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好了,我说完了,你们可以走了!”苏非见自己的面子貌似挺管用的,见卡西有停手的意思,于是好心的提醒了下,别中了别人的挑拨,至于其他的事情么,只要不涉及自身,苏非也就懒得去管了!

“谢谢大人的提醒,我们这就走!”卡西立马知道了这其中的猫腻,不过想着莉莉斯总教习马上就要来了,来不及多想,带着自己这帮小弟如潮水般退出了宿舍楼,一时间世界清静了不少,仿佛他们从未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