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昨日新生恶魔潮的冲袭,村民都陆陆续续的在村子里活动着,一些狼人魔女性则是不停地嘱咐着即将远出打猎的丈夫一定要活着回来,在恶魔世界,活着才有明天。他们都不知道昨天下午来的那个镰刀魔对他们的生活将会产生多大的影响,为了生存而努力拼搏的他们不在乎恶魔世界统治阶层的变化,只要恶魔世界不被诸神,陷入战火,他们不关心之外的事情。

莱尔伯爵一行人骑着独角魔穿过村子狭长的过道来到村子的小屋旁,伢仔恭敬地站在苏非身后不远的位置,最终他还是以苏非跟班的身份留了下来。虽然莱尔伯爵以及凯特男爵对这个没有天赋的狼人魔漠不关心,但是碍于苏非的另外一重身份所赋予的重大意义,也就对这个跟班的存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允许了他的存在。这个时候大多数狼人魔村民都跟了上来,远远的站立着,围着莱尔伯爵一行人。对上位者的恐惧心理让他们不敢稍有造次,但是这群特克带来的外来者围着了村长的屋子,他们既担心村长的安危,又不敢直视莱尔伯爵等人慑人的目光,相互靠紧了一点,顿时人群涌动。这时一个狼人魔感受到旁边靠近的同伴,鼓起勇气大声质问站在莱尔伯爵一行人当中的特克道:“特克,你带着这群高贵的村在来村子干什么?村长人呢,怎么外面这么大动静还不出来?”

莱尔伯爵听到人群中传来的声音,也不耐烦的看着一旁的特克,指着村长的小屋对特克道:“你,去打开它!”

特克心中也是奇怪,昨晚村长不是还好好的么,虽然岁月已经在他老人家的脸上布满了皱纹,但是以往和村长喝酒开玩笑的时候村长哪次不是一反沧桑颓废的神色,一把扯开身上的兽皮,豪迈的吹嘘着他那如同志怪小说的回忆!人群中那个发话的狼人魔是他以往打猎最好的伙伴,但是在这种时刻对方的质问让特克更加的觉得恶魔世界需要得到改革,“不能让这些家伙忘掉自己恶魔的立场!”特克心下想到。不等莱尔伯爵继续发泄他心中的不耐烦,特克快步来到村长的小屋前,敲着村长那扇柚木制成的大门。

“咚咚咚.......”

特克连着敲了几下都没反应,手上一用力,门就被推开了。村民们都安静了下来,希望村长那慈祥的笑颜能够在下一刻出现在打开的门前。但是门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特克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踏进门的脚加快了步子向里面的大厅走去,看到了昨晚俩人交谈的桌子,桌子上的兽油灯还在燃烧,里面的兽油已经不多,以往特克来这找村长谈事情的时候,村长都舍不得一直点兽油灯,只有需要给男爵上报一年的收获情况需要用兽皮书写的时候才会点燃兽油灯,特克不止一次为这个暗暗鄙视村长的吝啬。特克来不及缅怀,继续向前走去,这时候村长塞亚的尸体跃然眼前。“这不可能!”特克的身体仿佛一下子被抽取完了力量,瘫在了地上,村长死了。。。

桌子上的兽油灯还未燃尽,发着微光映射在特克的脸上,特克的脸上满是悔恨与自责,他想到了最初获得狼人魔血脉天赋的时候村长亲自指点他的训练;想到了第一次上战场时村长来送他,说了一大堆鼓励的话语,眼神中的那抹叹息没有引起意气风发的特克的注意;想起了重伤回到村中的时候,村长的悉心疗伤,还对他说:“不能上战场了,就把余生献给村子吧!”没有谁知道从巅峰中跌入毁灭的感觉,特克本来回来的时候已经心存死志,没了力量在恶魔世界就失去了继续生存的理由,依旧是村长在自己最绝望的时刻给了自己活下去的目标。

莱尔伯爵等人见特克进去一会儿了还没出来,顿时从独角魔的身上翻了下来,把独角魔放在一旁交给身后的狼人魔侍从看管,几人陆续进了屋子,余下的村民们虽然很担心村长的状况,但是慑于伯爵侍从的威压,唯唯不敢上前。很快莱尔伯爵就进到大厅看到了瘫在一旁如同死人的特克,莱尔伯爵心下了然,对领主大人的决定不由敬佩了几分。借着昏暗的灯光莱尔看到了村长塞亚的尸体,那个老人安洋的躺在桌子后面的地上。

“那是噬魂匕首!”莱尔伯爵和后面刚进来的凯特瞳孔一缩,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小步,不过想着这把匕首的主人已经身亡,放下心来的俩人对视了一眼。莱尔心中不确定的想到,“噬魂匕首,那这位老人不就是千年前显赫一时的‘神诛塞亚’?”想着临行前领主大人特意的嘱咐,莱尔对这个猜测已经接近了肯定。凯特也压下心里的震撼,凑上前轻声的问着莱尔伯爵:“这就是千年前的那位塞亚大人?”

莱尔伯爵默默的点了下头,答道:“是那位大人,不过他这时候已经死了!”

苏非透过莱尔伯爵的身影向前看去,证实了村长的死亡,心下对这个还没来得及见面的老人没有什么感觉,一旁的伢仔强自忍着悲伤,身子不停的颤抖着。苏非走过去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伢仔,别压抑着自己,村长是位好人,悲伤了就哭出来吧!”

“呜呜....”“呜呜...”

里面的特克放声哭了起来,伢仔也受到感染放声哭了起来。

外面的村民听到村长屋子里隐隐传出的哭声,印证了心里那不好的猜想,顿时整个村子陷入了阴霾。一位老人的去世,一位传奇的陨落!

凯特男爵听着特克的哭声,心里从对传奇陨落的冲击中回过神来,恼怒的想上前呵斥特克,这时一旁的莱尔伯爵阻止了一旁凯特男爵的进一步举动,上前对着塞亚的尸体恭敬地行了一个恶魔礼!转过身对着凯特深深地说道:“男爵,传奇强者理应得到尊重!”这时一直跟着男爵的腓力立马上前拦住准备发飙的凯特男爵,阻止了男爵的下一步动作。

“塞亚村长死了,那就把他安葬了再走吧!按照领主大人的嘱咐,用公爵的规格。”莱尔伯爵转身离开了大厅,走了出去,最后一句对着地上哭着不成人形的特克说道。

“男爵大人,别忘记了,站在你身前的是位伯爵,拥有传奇实力的伯爵。”腓力死死的拉住凯特压低声音说道。

“哼,我知道。我不会挑衅他,我还想活着开到恶魔世界的崛起呢!放开你的手,我们也出去,等塞亚大人的葬礼过了,见到领主大人就去找父亲,这次的功劳足够把我派遣到父亲的领地去吧!”怀着对未来的期待,凯特甩开了腓力的手,也走了出去。

听到了莱尔伯爵的话语,特克止住了哭泣,慢慢站立起来,向前走到塞亚村长的尸体旁,拔出了村长胸口上那柄黝黑晶莹的匕首放在一旁。抱着村长那早已失去体温僵硬的双手喃喃地说道:“我宁愿你不是他们口中的传奇,‘神诛’塞亚,只要您睁开眼睛哪怕只看我一眼,我宁愿去送信的是您,我宁愿代替您去冥神那儿报到啊!”“接下来我会接替你,守护这个村子,守护这个让我们灵魂得到安息的地方!”

“村长已经死了,他是为了保守这个镰刀魔的秘密而选择了自我灭亡,我将会在莱尔伯爵的见证下用公爵的规格为塞亚村长下葬,愿他的英灵能够回到恶魔主宰的怀抱。诸位不要心生怨恨,因为狼人魔从这个镰刀魔进入村子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将会崛起,恶魔世界也必将崛起!”特克抱着村长尸体的双手不停的颤抖着,他走出大门,对站在门外的村民大声的说道。恶魔世界必将崛起,哪怕这一路上鲜血铺满了恶魔海,尸体堵住了恶魔峡谷,我们也必将踩着同伴的血肉,攀着兄弟的尸骨,登上世界之巅,向诸神宣战!

莱尔伯爵一行人走在送行的后面,特克和后来站出来的伢仔抱着村长的尸体在村民的簇拥下来到后山的墓碑群,那是村民老人的安息这地,狼人魔死后亡灵的乐园。一行人来到了山上的最高处,这里向后看去,能看到贫瘠高原上的景色。村民们自发的在山上挖好了一个大坑,特克和伢仔小心的把塞亚的尸体放进去,一手一手地捧着土洒在了老人的身上,村民们也加入了进来,大家一边洒着,一边偷偷的擦着眼角的泪水,顿时所有的村民都无声的哭泣了起来。站在后面的莱尔伯爵轻声的叹了口气:“死后你还能得到这种发自内心的尊敬,塞亚大人,你是我辈的楷模。”

墓碑立好了,莱尔伯爵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从自发分开的村民中走向前去,拿出了手上空间戒指里准备好的公爵勋章,恭敬的放在墓碑上面,顿时上面显示出“‘神诛’卡尔.塞亚公爵之墓。恶魔历1001年莱尔立”一行字。莱尔伯爵一丝不苟的写好墓碑词后向着墓碑行了一个恶魔礼,转身向山下走去。

“你们也上去行礼吧,等会我们就出发去狼人魔领,去见领主大人。”莱尔伯爵略带沉闷的说着。

沉默的村民们不懂得该怎样分辨其中的利与害,他们只知道村长死了,而镰刀魔还活着,虽然村长说了不能伤害他,特克也说了这不关镰刀魔的事。但是这不妨碍他们对苏非的厌恶,苏非本来想上前就近观摩下这位传奇老人的墓碑,但是迎上村民们漠视仇恨的眼光顿时止住了上前迈出的步伐,远远的对着墓碑行了一个全礼转身跟上了莱尔伯爵的脚步。伢仔不知什么时候也挣脱了母亲的手向苏非这边跑了过来。

死亡必然是每一个恶魔都无法逃脱亦是必须面对的,我们应该以怎样的姿态面对死亡呢?没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