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准备那天的到来,蓝皓玲在大家面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而张优美也不见了人影,大概是为了准备那个所谓的婚礼吧,蓝皓玲利用这些天排练了一支新的舞蹈,用来讨全部人的欢心,车正轩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发生什么是,只是知道皓玲很努力练舞,以为她要去参加比赛,至于张优美,她人在不在根本就是不知道。

蓝皓玲坐在家里的练舞室里,望着从房里拿来挂到这里来的风铃,喃喃自语。

“明天,只要过了明天,哥,我就会帮你讨回公道,不过我不会太过分,你也不希望我变成一个坏女孩吧?不过,是她坏,我会要她吃到苦头的,她也是害死你的间接凶手,如果不是为了她,你也不会死,如果不是为了她,你就不会丢下我。”

蓝皓玲重新站了起来,踮起脚尖两手放平,想着哥哥死的那一刻,那一片血红的马路,一不小心拌着了,跌落在地上,就像一只坠落的蝴蝶,美丽而又悲惨。

在书房里听到声响的车正轩马上跑到练舞室,看到蓝皓玲趴在地上,整个人愣住了,不过还是马上走过去抱起蓝皓玲,“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不小心?”语气很冷,但是车正轩温柔急切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

在车正轩怀里的蓝皓玲,听到他的冷言冷语,感到更加难过了,但是一抬头,看到的却是他急切担心的表情,顿时感到很幸福,埋在车正轩怀里哭了起来。

这一举动吓死车正轩了,慌了手脚,最好,他还是默默地把蓝皓玲抱紧,让她把心里的不满宣泄出来,如果小玲玲有委屈,那么他就是她背后的靠山,永远撑着她,支持她。

车正轩抱着蓝皓玲,没想到一抱就是半个小时,慢慢地,皓玲已经不再哭了,改成抽泣,车正轩体贴地在口袋里拿出面纸,轻轻地在蓝皓玲脸上擦泪。

“小玲玲,怎么样?还好吗?”

蓝皓玲点了点头。

“怎么会哭呢?有什么事情吗?”

蓝皓玲沉默不语,看见皓玲不说话,知道蓝皓玲,并不想说,车正轩也不好勉强,只是为她找了个借口。

“我看啊!你一定是练舞太辛苦,来我们去吃东西,可以走吗?”

“啊!”蓝皓玲站起身来,但是却发现右脚很痛,叫了出来。

“怎么了,小玲玲”

“脚,脚痛啊!”

车正轩把蓝皓玲抱起来,走到自己的房间,将蓝皓玲小心翼翼地放在**,弯下身来检查皓玲的脚。

“糟糕了,小玲玲,你的脚扭到了。”揉了揉她的脚“你看,都红了。”

“那,那怎么办?我明天要跳舞。”蓝皓玲一看,真的是红了,而且很痛,该死的,那为什么哭的时候没有感到痛啊?

“小玲玲,你明天不可以跳舞,知道吗?不然你的脚就废了。”

“那,那好吧!”

怎么办,如果明天不可以跳舞,那么就少了一出好戏了,蓝皓玲突然想到,可以弹钢琴啊!

皓玲家虽然很穷,但是皓玲对每样东西都很感兴趣,就自己打工存钱学,存钱的速度很慢,不但学那个和那个,还要帮那混蛋老爸背债,不过现在虽然存的钱不多,而且还欠车正轩的钱,但车正轩也不会要她还,所以她已经可以完成她的理想了,只是剩下时间的问题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今天蓝皓玲决定穿得隆重点,把所有的头发拨到后面,把头发盘起来,前面两边漏出一点头发,显得抚媚,还特地化了个淡妆,选了一条米黄色的礼服,前面低胸V领,背后露出雪白光滑的美背,下面还系了一个蝴蝶结,礼服是长裙,刚好到地,穿了一对细根银色绑带高跟鞋,走路时,有时还会看到可爱的小脚趾,整体看起来,觉得端庄迷人,落落大方,气质非凡。

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

蓝皓玲偷偷溜出家门,不让车正轩知道。

张优美家真的还真有钱,而且效率也满高的,这么快就有一个这么美丽豪华的教堂,佩服佩服,现在该想想怎么进去了,进去后又怎么可以弹钢琴。

“那边那个女的。”

忽然听到好像叫自己的呼喊声,蓝皓玲把身体转向发音出,“叫我吗?”指了指自己。

“是的。”是一个穿着制服的女人。

“找我有事吗?”

“难道你不是今天弹钢琴的人吗?”

弹,弹钢琴???呵呵,这是天助我也。“是的。”

“那请跟我来吧。”

蓝皓玲跟随着那大姐姐从后门进入教堂内室,整个教堂铺满了红玫瑰,花百合的,这庸俗,不用想,肯定是找一些不入流的设计师设计的,如果是她的婚礼,一定会用白玫瑰,而且是荷兰空运来的,而且满地都要放满粉红色的气球。

“对了,忘记问你叫什么的,我叫言紫,你可以叫我言姐。”

“哦,你好,言姐,我姓蓝,你可以叫我小蓝。”

“姓蓝啊?不错的姓哦!”

“呵呵,谢谢夸奖。”

这个大姐怎么知道姓蓝的就是好啊?真是怪咖。

言紫怎么会没猜到她在想什么,忘记跟她说,自己其实是个灵者,可以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甚至有读心术,说出来她的反应应该是好奇吧,她是独特的。她知道她不是弹钢琴的那个人,可是,就是想让她进去,今天会有一场好戏,应该会很好看的。

言紫把蓝皓玲带到钢琴前,“你坐在这里等吧!其实你的任务很简单,只要婚礼准备开始的时候表演一段节目就可以了。”

“好的。”

宾客陆续进入会场,呵呵,真好,有这么多人,这下更好玩了。

这时,车洛牵着亲爱的老婆进入教堂,坐在男家边的第一排上,“老公,你看,是小玲耶,不知道她想做什么呢?真好,不如我去跟她先打个招呼吧?”

看着亲爱的老婆蠢蠢欲动的表情,车洛就知道,老婆的玩性又大发了,搂紧自己老婆的腰“老婆,你就不要在乱来了,要不然我就要自己回家了,等一下让你收拾残局。”

听到自己的老公说要离开,马上抱紧他,这时还管什么玩不玩的,“好啦好啦!”嘴巴嘟了起来,还不断地碎碎念。

看着老婆可爱的动作,不知说什么好,明明已经结婚好多年了,可是自己的老婆还是不改当初的样子,像一个少女一样,相反,看看自己,真的老罗,一定要抓住亲爱的老婆,不然依她的玩性,跑了还不知道,以前说什么七年之痒要离家出走,结果把他给吓个半死,找了好几个国家,最好竟然在她娘家找到,气死他了。

“大家安静一下,婚礼准备开始了,现在有请我们的蓝小姐弹奏一曲。”

蓝皓玲微微坐好,两手放在琴键上,试了一下音,“下面,我会弹奏一曲大家都熟悉的歌曲,而且我也会演唱给大家听。”

“我无法帮你预言委曲求全有没有用

可是我多么不舍朋友爱得那么苦痛

爱可以不问对错至少有喜悦感动

如果他总为别人撑伞你何苦非为他等在雨中

泡咖啡让你暖手想挡挡你心口里的风

你却想上街走走吹吹冷风会清醒得多

你说你不怕分手只有一点遗憾难过

情人节就要来了剩自己一个

其实爱对了人情人节每天都过

分手快乐祝你快乐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不想过冬厌倦沉重就飞去热带的岛屿游泳

分手快乐请你快乐挥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

离开旧爱像坐慢车看透撤了心就会是晴朗的

没人能把谁的幸福没收你发誓你会活的有笑容

泡咖啡让你暖手想挡挡你心口里的风

你却想上街走走吹吹冷风会清醒得多

你说你不怕分手只有一点遗憾难过

情人节就要来了剩自己一个

其实爱对了人情人节每天都过

分手快乐祝你快乐你可以找到更好的

不想过冬厌倦沉重就飞去热带的岛屿游泳

分手快乐请你快乐挥别错的才能和对的相逢

离开旧爱像坐慢车看透撤了心就会是晴朗的

没人能把谁的幸福没收你发誓你会活的有笑容

你自信时候真的美多了”

虽然每个人都被皓玲的歌声给吸引住了,可是,她唱的这首分手快乐,会不会有点不符合场面呢?

“哇,小玲真酷,真的很厉害耶!帅呆了,原来她是因为这样才会帮轩答应的啊!太好玩了。”

在内堂里化妆的张优美听到刺耳的歌声,马上不管三七二十一,跑了出来,没想到却看到蓝皓玲。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正轩呢?”

“呵呵,张优美,你真的天真,你以为轩真的会来吗?”

在场的宾客都被他们的对话弄糊涂了。

“为什么不会?”

“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要和你结婚的事情。”

“你。”张优美想扇蓝皓玲一巴掌,可是她怎么会是皓玲的对手呢?蓝皓玲抓住了她的手。

突然教堂的门砰的一声被人踢开了。

看到来者,蓝皓玲楞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