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惹火这样焚身

不止是夜擎墨警察提起,还因为独孤诺的身份太过特别,他并不是A市的人,是军区司令之子,现任上校一职。

他生性潇洒,但却对工作费尽心思,是最俊朗的上校!

都说夜擎墨是说有年轻女人眼中的白马王子,而独孤诺却可以秒杀所有少妇,包括小孩子。

甚至连钟离这样阅人无数的女人,也对其有了种微妙的感觉。

所以这些年来,独孤诺的威名远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而夜擎墨和他之间的关系,却不止是深交足以形容,他们相识是因为一次意外。

六年前的一个月黑风高夜晚,独孤诺被人陷害险些丧命。

当时是夜擎墨为他挡了一枪,所以他才幸免于难,活了下来。

而夜擎墨却因为那场事故而卧床不起,整整三个月都动弹不得,到现在还能看到臂膀上被子弹头穿过而留下的印迹。

每次在晚上休息的时候,千色就会问他,当时为什么要救他。

夜擎墨的回答永远都是一句:因为感觉。

他说男人和女人之间有一种微妙的感觉,和男人之间也同样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所以在初次见到独孤诺的时候,他就打算出手帮他一把。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能有个这样的好兄弟!

千色总是娇笑着调侃夜擎墨,你真的挺矫情的……

为了不打扰兄弟间叙旧,千色再次进了厨房忙碌,顺便还拉上了钟离打下手。

关上厨房的门,钟离叹了一声,非常懊恼的倚在房门上,双手用力的揉了揉那一头红色的头发,“啊……”

“你吃错药了么?”千色翻翻白眼,一边细心的切菜一边还不忘问了句:“钟离,刚才你那举动实在是震惊所有人啊,连你两个干儿子在楼上看见后也赏了你两个大大的白眼!”

“千色,你能不能不要挖苦我了,我想走了,行不行?”想到刚才的举动,钟离实在是没有脸面再待下去了,“我钟离活了差不多要三十年了,今天还是头一次犯这样的错,简直是错得离谱,离谱啊离谱……”

千色终于停下手中的活儿,扭头看向那满脸哀怨的女人,“你到底怎么了?”

就她刚才突然发疯似的冲上去将人家拖走那一举动,就足以告诉她,她真的是不对劲!

莫非,两人认识?

除了这个解释外,根本就再也找不到其他了。

“我闯红灯差点被他的车撞上,然后接到你的电话,然后他说送我一程,然后我答应了,然后他说要进来,然后我不让说改天,可是我刚刚进来就看到他也进来了,啊啊啊啊……”一口气说完,钟离哀嚎起来。

她的面子丢尽了,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丢尽了!

哪里还敢出去面对那个男人,还有夜擎墨那张犀利的嘴,她可抵抗不了。

在看着钟离这个模样后,千色才明白她话中的深意,顿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笑,钟离更加郁闷了:“千色,你简直就是重色轻友,自从嫁给夜擎墨之后,你整个人都变得腹黑了!”

“不是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吗,我能不腹黑?”夜擎墨那样的男人身边怎么可以没有一个腹黑又凶悍的女人,所以这样的她是被逼出来的!

“无耻!”钟离冷哼,直接打开房门:“我走了!”

“你真要走啊……”这次轮到千色不悦了,伸手拉住她的胳膊,“要是你现在走的话,估计人家还以为你是觉得不好意思呢。”

“我不走觉得更不好意思。”出了这样的糗事,钟离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现在这个环境不适合她待下去,所以还是要先走一步为妙。

“好吧,既然你要走,我就必须说明情况。”千色正色道:“他叫独孤诺,是……”

“停!”接下来的话还没来及说出口,钟离顿时就红着脸打断了她的话,“等等……独孤诺,他叫独孤诺……”

千色挑眉点头,“对,孤独的独,孤独的孤,允诺的诺!”

“诶诶诶,别说绕口令行不行?”钟离已经一个头两个大了,现在听千色这么说,她的思维更加混乱了。

“好,不说绕口令,我只是想告诉你,他叫独孤诺!”千色蹙眉,“军区司令之子,现任上校一职,声望极好。”

“上校……”对,钟离总算是想起了那个风云人物来,她已经不止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了。

当初她爸总是会拿那些年轻有为的人说事儿,夜擎墨在其中,很多有成就的年轻男人也在里面,自然,少不了这个传奇人物,独孤诺!

他叫独孤诺,他是独孤诺,他怎么可以是独孤诺?

懊恼不已,心里更加的乱了。

难怪他的车会是一辆军用悍马,军用车,当然用来载他这样的大人物了!

而且……

最不可思议的是她也上了那辆军用车,还被护送到这里来。

原本不安的心现在更加不安,悬在半空中,这次她连走出去的勇气都没了。

“钟离,你替我把这些菜都端去饭厅吧。”见钟离整个人完全处于游魂状态,千色只能在瞬间转移话题,“既然你都已经来了,就安分一点吧。独孤诺是夜擎墨的好兄弟,不会因为刚才那点事笑话你的。”

事实上,千色都忍不住想要笑,但是为了钟离,她必须忍了。

到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其实钟离和独孤诺两人之间似乎还是有那么一点微妙气氛的。

要是真的能够撮合她和他,那岂不是一举两得?

她的好姐妹和夜擎墨的好兄弟在一起,这是件多好的事儿!

并且最重要的是,独孤诺的身份特别尊贵,而钟离就像是个女王,除了独孤诺能征服她,还真没发现有什么人适合她。

所以……

心里暗笑,表面却依旧云淡风轻,“钟离,如果你觉得在我这里吃晚饭没胃口的话,你就走吧,我绝不留你。”

钟离听到她这么说,才没好气的挑起眉头来,硬着头皮上前端起菜,灰溜溜的出了厨房。

刚刚迈步走出厨房,一道目光就直直射来。

钟离将头低了低,故意装作没看见独孤诺一般,直接绕过大厅走到的饭厅里,将菜放到餐桌上才微微松了口气。

再回厨房的时候,却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人阻去了去路。

她愕然抬眸,对上那双似笑非笑的黑眸,独孤诺就那么含笑看着她,半响,他认真说了句:“我们结婚吧!”

瞪大双眸,钟离就像是被胶水粘在原地,怎么都动弹不得。

她,她刚才没听错?

独孤诺是说我们结婚吧!

这男人,会不会太直接太霸道太强势了一点?

刚刚见第一面就要结婚,这不是在考研她钟离至高的智商和情商吗?

太可笑了!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独孤诺的声音就像是梦靥一样死死缠着钟离,让她心乱如麻,抑制不住的狂跳起来。

好半响,她美目圆瞪,怒喝一声:“你太直接了!”

其实这么多年来,喜欢钟离的男人不是没有,而是有很多,但要鼓起勇气向她表白的男人却少之又少,不,应该可以说一个都没有。

所以很多时候她都会自我检讨,是不是太强势太孤立了一点,所以才让所有人都不敢靠近她?

“刚才你闯红灯的那一刹那,就吸引到我了。”独孤诺深情款款的看着她,每说的一个字都不像是假话,甚至真实到能够瞬间缝合人残缺不齐的心,“钟离,你记住,我叫独孤诺,我喜欢你!”

钟离闻声,脸色顿时红到脖子根,“独孤诺,你太太太直接了!”

这样让她的面子往哪儿搁啊……

怎么说她也是个女强人,怎么说她在别的男人眼里都是个神话,怎么到独孤诺这里她就被迫变成小女人了呢?

外面的两人正在上演滑稽表白的一幕,楼上的两个小鬼头则是躲在暗处偷笑。

至于藏在厨房里的千色和夜擎墨,则是透过门缝隙看着外面的两人。

“夜擎墨,我觉得他比你男人多了!”千色不悦的撅嘴,怎么就听夜擎墨说过这么煽情的话,一次都没有!

“那你觉得我不是男人吗。”夜擎墨的声音冷到极致,侧目看她。

“我没发现你是男人……”千色仍在继续抱怨。

“那我们找个月黑风高夜,让你好好发现一下!”夜擎墨俯身,在她的红唇上狠狠地啄了一下。

“发现什么……”

“发现我到底是不是男人。”夜擎墨说罢,大手直接霸道一揽将她带入怀中,“千色,惹火后就是这样焚身的,我想在这里吃了你,怎么办。”

“夜擎墨,你混蛋……”千色用力在他的胸膛上捶打,“外面还有人在,你赶紧放开我,不然我咬你了!”

明明是最普通不过的咬字,可是从千色的嘴里说出来却让人感觉到了另一种韵味。

那是一种非常诱惑的韵味,直接就让夜擎墨的心里烧起来了!

火急火燎的灼烧感,让他把怀中的小女人圈得更紧了,低沉暗哑的声音多了几丝魅惑感:“又不是没被你咬过,你喜欢就咬好了。”

“夜擎墨,你还可以再无耻一点吗?”千色懊恼,“外面还有两个客人在等着我们开房,你真的把他们当做是空气吗?还有还有,你儿子一会儿也下楼来了,要是被他们撞见,还不笑话死!”

“那这样呢……”说话间,长腿一伸,直接将厨房的门给锁上了。

“……”千色汗颜无比,这个男人不是想在这里和她做那种事吧?

一想到那火热的画面,她就觉得脸上的滚烫已经烧到了脖子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