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轻松敲定

最开始说是带着千念进什么游戏厅,但是当被拒绝在门外的时候,夜诺很生气,很生气!

“不要生气,我们,走!”见夜诺想要打电话招呼人过来,让这些狗眼看人的人被教训,千念拉住了他。

千念和他不一样,他更像是平民生活中的王子,更有亲和力。

更加懂得如何去跟别人相处!

上到六十岁老人,下到三岁小姑娘,都没能逃过他的魅力。

他摆摆手,示意夜诺等一下,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到不远处某个神秘角落买了票。

然后带着夜诺进了一个地下的游戏厅。

对于地下这样的游戏厅,就夜擎墨的观念,夜诺是不能碰,也不能随便碰!

这么一来,成了千念带着夜诺玩耍,甚至还玩得不亦乐乎。

不过这还不是最关键,问题的关键在于他们都还是孩子。

孩子,就该有属于孩子的疯狂。

于是,夜诺在放开自己所谓贵族的身份,投入到这场疯狂“战争“中!

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时间……

很久之后,还是千念因为已经不是第一次来的关系,所以还能够节制住。

“喂,要不要去我家呆一呆?”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跟夜诺才第一次见面,却像电视里演的双胞胎一样,有心灵感应。

夜诺犹豫了下,张开嘴,还没来得及说话。

千念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直接往楼上跑去。

孩子和孩子之间的交流,是最单纯的。

而今天因为工作的关系,千色有了最繁琐的一次应酬。

这样的生活,千色似乎已经习惯了,并没有太过担心家中的孩子。

直到到了约定的包厢,千色才感觉到有一种异常危险的气息……

千色明显地皱了皱眉头,显然她非常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因为里面灯光的关系,刚刚进去的时候,并不太适应,忍不住微微眯眼。

“来,美女,快陪马总喝一杯!”

人才刚刚到包厢里,却不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故意推了她一把。

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差点摔倒了对面沙发上的几个色狼老板地怀里。

微微凝眉,千色不会傻到这会还去管谁好谁坏。

毕竟自己现在所在的坏境,太危险了!

刚才这么轻轻一推,也算是人家客气了。

“千色啊,你这一来可是所有老板的福利啊,本来晚上喝过酒也没吃什么东西,这会儿可算是秀色可餐啊!”

也不知道谁起哄说了一句,那话异常暧昧。

千色汗颜,什么叫秀色可餐?

到底是准备吃人,还是如何……

突然,门被推开,一个人在服务生恭恭敬敬的带领下出现。

千色微微皱眉,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来人,只是一缕清风飘过……

他身上那种难闻的香水,用笑话说,六神都比它好闻多了。

这是千色在看清楚来人面貌之后的想法,很确切的想法!

微微嗤鼻,她有些不满的皱着眉头,一个人走进来,紧接着另外两个随从的保镖也跟着进来。

她也本能的抬起手,想要将那种所谓的香味给隔离开来。

只是她不知道,她这样的表情,让某人有多么的生气。

他们两个人,就像是八辈子相冲一样,再次见面,分外眼红。

至少夜擎墨在顷刻间觉得,这个女人,是故意做的这样的动作!

这样的场合,千色这样的姿色,他突然有些好奇,接下来她会如何在自己的眼皮下那么自然大方的昂着头,说自己不是来卖的?

四目相对,这次千色却是像做错了事情一样,猛然躲开了夜擎墨的视线。

勾起眉角,夜擎墨微微冷笑,嘴角扬起,讽刺勾眉看了看某人,带着挑衅的目光。

一个客户见到夜擎墨真的出现,不免有些有些亢奋,“千色啊,这位可是大名鼎鼎的夜三少,还不赶紧上前去给好好敬一杯!”

然后主动起身,让出这里最宽敞的位置,光线也最不错的地方。

只是一直夜擎墨不说话,就保持着一贯的冷笑,看着千色。

反观千色,她倒是很豪气的接过酒杯,然后在所有的人的目光面前,走向夜擎墨。

超短裙,就像是制服诱惑一样,在所有的人的目光下,她将杯子端着递了过去。

“夜三少是吧?我在这里好好的敬您一杯!”

只要酒上场,那么就不是简单的一两杯能够解决的,除非她真的能够说出一点两点道理,让对方放过自己。

夜擎墨就是想要看看,千色,怎么应对这些事情?

上床?卖吗?

她一个女人不吃亏,夜擎墨是并不觉得可能,就算是自己不为难她,恐怕……

转头看了眼背后那么眼睛冒着绿光的属狼的人,夜擎墨勾唇,很配合的端起酒杯。

两个人装作是第一次相识,夜擎墨一手端着酒杯,一饮而尽。

然后示意千色喝下去,甚至还忍不住瞄眼看了看旁边的酒杯。

微微皱眉,有些厌恶夜擎墨的靠近,虽然他身上的味道是她喜欢的薄荷香味,但是跟这群男人一起的,能好?

况且……

某个人那么奸诈无比的笑容,腹黑到极致!

千色知道,夜擎墨是故意的。

不过,她并没有生气,也没有过多的挣扎。

反而慢慢的靠近夜擎墨,覆唇在他耳边,气息就如同突然出现的海风一样。

吹在他脸上,满意的看着夜擎墨微微动了动身子。

“千色,你知道你在引火吗?”夜擎墨冷着声音回敬千色一句,却是给足了鄙视的眼神。

对此千色非但不生气,反而勾起那双邪魅的双眼,在夜擎墨的耳边说道:“夜诺不知道她妈咪的事情,你说如果我知道且告诉他,你未来的家庭,会是怎么样的,嗯?”

夜擎墨根本不会想到,千色就是夜诺的妈咪,更不知道她就是当年代孕的女人。

所以当千色得意的说出这句话,且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时候,夜擎墨顿时眉头锁紧,冷声开口说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件事,又想怎么样?”。

两个人的互动,在其他的人看来,却不过是郎情妾意罢了。

勾起得意的笑,嘴角已经翘成了月牙,都要因为笑意而眯在一起了。

“很简单,今晚,放过我!”

这么简单?

夜擎墨有些不可置否,就算是他放过,那又如何?

自己不出马,千色能够应对?

别说几个,就算是一个,恐怕都有些难以应对了。

突然扯出一抹笑,此刻却也是回眸百媚生。

特别是在朦胧的灯光下,更是让人眼神迷离。

千色知道夜擎墨那挑眉扫了一眼周围的几个人,然后看向自己是什么意思。

不过如果是往日的自己,恐怕是有些难度,可这次她可是有备而来。

只是千色下午的准备,那所谓的有备而来,却是让夜擎墨误会成是要勾引某位老板上床。

也不理会某人的目光,夜擎墨异常安静的坐在角落里,看着千色在这几个人面前游走,他心里有种讽刺笑,却似乎又多了点别的东西。

“马总,来,喝一杯。”千色端着酒过去,直接在马总的旁边坐下。

马总顿时有些心花怒放了,赶紧让大家挤出了宽松的位置,仿佛是在有意为他们腾地方。

“来,千色啊,就你这样漂亮的女人,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早就收入帐中了,哪里还容得你这样辛苦啊?”

为了引起千色的好感,马总也很努力。

“马总你说笑了!”千色配合的笑了笑,然后微微靠过去。

就在马总以为千色是准备来给他一个香吻的时候,幽幽的声音响起,“对了马总,今天很碰巧遇到马夫人了,她说啊,如果以后能和你合作的话,一定得替她好好的看着你,看你有没有做对不起她的事情。”

一直的,千色都保持着微笑,说出话来的时候,能够感觉到马总的身子突然僵硬了,即使隐藏在黑暗下,她依然能够确定,马总的脸色不好。

意味深长的话,马总当然是听出了言中意,“那是,那是,我怎么会呢,只要你高兴,这合同,好说,好说,不过,我老婆那边……”

马总是做了亏心事,又是妻管严,而千色作为马总合作公司的小职员,知道的肯定不少。

这不,千色话一出,某人就已经妥协了。

夜擎墨一直安静的坐在角落里,并不出面,对于别人恭恭敬敬递上来的酒,他甚至没有了心思,只是看着千色。

眼看着就要被马总吃豆腐,却在瞬间逆转,千色眼里顿时闪过狡黠。

只是夜擎墨虽没看到,但却捕捉到来千色突然扬起的嘴角。

那笑,很讽刺。

但是,却带着得意。

冷哼一声,夜擎墨偏偏不信!

这个马总算是解决了,可其他的人,她也能一一化解?

其他的人看到这情形,恐怕都在好奇,估计也会想跃跃欲试。

既然别人得不到,自己就要做那个能做到的人。

不过,夜擎墨又忍不住怀疑这种事情的可能性。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

是的,既然千色能够让自己也不对付她,那么同样的方法,抓住对方的软肋也就意味着占了主动权。

原本带着讽刺蔑视的眼神,却因为这个想法而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看着千色,严重闪过一丝异常……

聪明睿智的女人,原本就更加吸引人。

因此夜擎墨对千色地态度,却也极速发生改变。

一晚上,原本还无比欢乐的一群人,最后却一个二个都变成了虾兵蟹将。

而制服他们的,不是那桌上为数不多的酒,而是这个厉害角色的千色。

是的,他们以前和合作的公司谈合同的事,那都是有安娜让他们吃饱喝足。

可今天他们的吃饱喝足,却成了吃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偏偏,他们还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乖乖服从。

“好了,夜三少,这么晚了,也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呢也应该回去了。对了,今晚我的工作完成的很顺利得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