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吃醋引发的惩罚

夜擎墨看都不看她,转身又换了个姿势。

千色十分了解他,哪会不知道他这是有了小情绪,她心里迅速的想了一遍,没想到自己什么地方惹他不高兴了,当然除了隐瞒季非凡的事,可这件事,自己不说,擎墨是不会知道的,想到这里,她也只能在心里给夜擎墨找理由……也许是工作上的事。

帮两个儿子夹好喜欢吃的菜,千色走过去,半蹲在夜擎墨跟前,双手扶在他的膝盖上,笑着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公司出什么事了?”

夜擎墨这会装不下去了,他放下报纸,黑如曜石的眼睛紧紧攫住她,看来看去,还是觉得一直生闷气的自己很无聊,夫妻之间,就要坦诚以待。

“先吃饭,吃完饭我有话要跟你说。”

他说的很郑重,让千色有些惴惴不安。

心不在焉的吃完晚饭,她就被夜擎墨拉回了房间。

千色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到“砰”的一声,房门被迅速的甩上,后背在同时撞到坚硬的木板,随即唇上一重,男人厚重的吻压落下来。

两人的气息渐渐有些不稳,千色喘息着稍稍推开夜擎墨一些,大概猜到了一些,小声问,“擎墨,你是不是知道我下午和学长见过面了?”

夜擎墨重重喘着气,好半天才淡淡嗯了一声,右手却不知足的摩挲着她的腰侧,就着她失神的空档撩开衣角滑了进去。

“到,到**去……”千色被他厮磨的娇喘连连,身体的热意一波一荡的袭来,很希望他来疼爱。

只是夜擎墨许是被她隐瞒见过季非凡的事刺激的,这会根本不想听她的话,只是大手几下除去她的衣裤,将她压在门板上为所欲为。

千色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失声尖叫起来。

“嗯,擎墨……我……我不是……有意瞒着你……”她连话都说不清,一边呻吟一边解释。

夜擎墨大汗淋漓,但眼神凶狠,“可我还是狠不爽……”

就因为某人醋劲,千色被顶在门板要了两回,又在地板上被狠狠要了一会,最终夜色狼终于知道要听一次她的话,阵地终于回了**,然后千色到第二天中午都没有起来。

等千色腰酸背痛起床,保姆做的午餐都已经被热了好几回。

看着保姆你不用解释我什么都知道的眼神,千色觉得有些羞愧,她拿着她的午饭几乎是落荒而逃,逃回了房间,边吃东西边恶狠狠骂夜擎墨那头色狼。

于是盛古集团正进行着的重大会议上,与会人员很有幸的看到他们平时一丝不苟、冷酷严肃的总裁大人一个接着一个打着喷嚏。

副总裁钟离无聊的转着钢笔,略有深意地说道,“这是不是吃饱喝足后的报应?”

吃饱了的夜擎墨很大度的笑了笑,无视了属下的大逆不道。

千色本以为自己会无所事事直到夜擎墨和两个儿子回来的。

可能是连老天都看不过去她这么悠闲,下午三点的时候,有电话打了过来。

电话那头的声音十分温柔,千色基本上不用怎么想象,眼前就能出线一个气质美女拿着手机打电话的优雅样子,对方十分客气,问,“请问是千念和夜诺同学的妈妈吗?”

听到对方这么问,千色立刻慌张起来,“是,我是,请问我的两个孩子怎么了,你是?”

对方微微笑了起来,声音蕴含着无尽的活力和温柔,“抱歉,之前忘了自我介绍,我是两位同学的美术老师孙敏敏,不知道千小姐有没有空,有关于两位同学的课业,我想跟您谈一谈。”

对于千色来讲,两个儿子和夜擎墨几乎是她的一切,听到事关两个儿子的学业,就算她现在腰疼腿软,可还是咬着牙说没事。

等那边的孙敏敏老师说了地点,千色就飞快的穿上衣服,才想走,又从穿衣镜上看到自己脖子上的印记,她咬了咬牙,拿来遮瑕膏抹了点,直到不是那么明显后,才拿着手机和包出了门。

保姆阿姨见她要出去,不由不放心的问了一句,“先生说你身体不舒服,怎么不多休息会,反而要跑出去。”

千色朝她摆摆手,“念儿和诺儿的老师找我,我必须出去一趟。”

听到事关两个小少爷的,保姆阿姨轻轻哦了声,要她路上小心点,就重新进了厨房。

千色本来想自己开车的,夜擎墨送她的车她一直放在车库里没拿出来用过,但孙老师说的地方她不大熟悉,她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自己开车这个想法,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报了地址就靠在后座上闭目养神。

她一时想不通到底有什么能让诺儿念儿的老师找上自己。

等司机说到地方了,千色还没想明白,想不通的事情她索性不想,从钱包里拿出钱来给司机,她转身拉开了车门。

千色并没有着急进去,她站在咖啡厅门口片刻,在孙老师说的靠窗位置准确的找到了一个长发飘飘,气质优雅的美女,恍惚间想起念儿说的敏敏老师是美人,果然是不错啊,听说这敏敏老师还是出国留洋回来的,之前一直在美国进修。

她一直在门口发散思维不知道发散到了哪里去,咖啡厅有人出来,大门开合带起的风吹散了她的刘海她才回过神,千色在门卫看乡巴佬的眼神中尴尬的笑了声,推开门走向孙敏敏。

“是孙老师吗?”千色在孙敏敏对面坐下,笑着伸出手,“你好,我是千念和夜诺的妈妈,千色。”

孙敏敏抬起头,朝千色露出一个微笑,她也跟着伸出手,和千色的握在一起,“你好,我是孙敏敏。”

千色聪明跑出来,什么都没喝,这会口渴的厉害,抓起自己位置上的水喝了一口,就着急问自己关心的内容,“对了,孙老师约我出来,是不是念儿和诺儿出了什么事?”

孙敏敏的目光在她捏着杯子的手上一闪而过,她嘴角浮起一些笑意,柔声道,“是这样的,我发现千念和夜诺同学对美术上十分有天赋,个人觉得如果在这方面好好进修锻炼的话,前途不可限量。”

“真的吗?”千色眼睛一亮,任何一个母亲,被老师夸奖自己的孩子有天赋,都会是这个反应。

孙敏敏点点头,低头喝了口咖啡,“但是千念和夜诺同学对这方面好似没有什么兴趣。”她说着,似乎有些遗憾,“可他们两个是难得一见的好苗子,表现的没兴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什么顾忌或是什么。所以我想约千小姐出来,看看千小姐能不能劝下两位同学。”

千色一愣,念儿和诺儿都是很有想法的人,有天赋却没兴趣学,肯定有些问题,她作为母亲,是百分之百尊重孩子的选择,她朝着孙敏敏点点头,“我会问问他们。”

“那再好不过了。”孙敏敏露出甜美的笑容,千色不得不承认,就算是身为女人的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孙敏敏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

两人在咖啡厅里相谈甚欢,等意犹未尽的说完,千色都发现过了吃晚饭的点。

糟了,她心中暗叫不好,慌忙和孙敏敏告别后,跑出去拦出租车。

孙敏敏坐在位置上,侧头去看她匆匆忙忙钻进一辆车里,目光闪了闪,最终被不知名的情绪所掩盖,她的手指轻轻搅拌着杯中的咖啡,唇角缓缓挑起一个笑来。

千色急匆匆赶回家时,夜擎墨同念儿诺儿都坐在餐桌等他,三人就算饿的要死,也坚持着等她回来一起开饭。

这让千色十分感动和愧疚,“抱歉抱歉,和你们孙老师谈话谈的忘记了时间。”她对着两个儿子一人赏了一个吻,对于让她睡到今天中午在起的始作俑者就选择性的无视掉了。

夜擎墨对她这样差别对待很不爽,拿着筷子敲了敲桌子,指指自己的脸,示意她别搞特殊化。

千色无奈,只好凑过去亲了下他左脸,谁知道夜擎墨还不知足,又转了右边脸过来。千色被气笑了,可还是笑着亲了亲他的右边脸。

夜诺大眼睛眨眨,对着夜擎墨露出一个鄙视的眼神。

千念则咬着筷头,看看这个,瞧瞧那个,冲着自家父亲大人竖起了大拇指,妈咪就是要这样来墨磨的。

夜擎墨给了两个儿子一个挑衅的眼神,美曰其名,我得到的吻比你们多,我比你们重要。

两个儿子这次倒是齐心协力的给他了一个鄙视眼神……幼稚。

夜擎墨不以为耻,笑着问千色怎么回来这么晚。

“还不是因为他们两个。”千色嗔怪地看了两兄弟一眼,转头对夜擎墨说,“他们的美术老师说他们很有天赋,打算好好培养他们,可这两个臭小子居然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