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为了报恩

入夜,更凉几分……

身穿红色抹胸长裙的千色站在酒店大堂,因太过紧张,造成呼吸不畅,双颊绯红。

长裙的颜色与她略施淡妆的小脸极为相衬,紧致的包裹露出的那青涩若隐若现,足以令男人看得心神荡漾。

手紧紧捏着一张铂金房卡,冷汗淋漓。

一想到马上要失去十八年的贞洁,千色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水雾,想哭却哭不出来……

“一个月内,如果再不替你舅舅还清八十万,就等着替他收尸吧!我警告你,要是敢报警的话,就等着被人强奸吧!”

舅舅嗜赌成性,不仅输了七十平米的房子,还欠下高利贷八十万巨款。

被放高利贷的人抓了去,关在暗房里用鞭子抽,用刀割。

当她收到视频的时候,吓得不轻,想到的唯一办法是去报警,可对方却给了这么致命一击。

千色是个偶尔糊涂偶尔萌的女孩子,简单又不计较的性子,注定了她这悲惨的人生。

当初即便半工半读还要给舅舅些前花,她也从来都没有抱怨过。

三岁的时候,她就跟着舅舅生活,虽然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但能活到今天,也是舅舅的功劳。

父母双亡,唯一的亲人就是她的舅舅!

三天前接到的警告电话,让她迫不得已做了这个抉择,这是唯一的一条路,必须要这么做!

三百万的代价,就是她替雇主孕育一个孩子。

千色做着深呼吸,暗暗给自己鼓着气,在犹豫半个小时后之后,她终于咬牙下定决心……

站在门口,她心跳快得犹如打鼓,握着门卡的手,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女孩,女人,此时仅仅只是一门之隔。

冷静、冷静、千色,女人这辈子都都要过这关么?

代孕妈咪而已,一旦生下孩子,一切噩梦就都结束了,怕什么?

可是,她怎么可以这么不知廉耻,才十八岁,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成为女人?

可是事已至此,没有别的选择了。

拍了拍受惊的胸口,紧握拳头,千色还是决定进去,当是年少轻狂一次。

房卡扫过门把手,门“咔嚓”一声像是开了。

就在这一瞬间,感觉到手臂一紧,接着整个人都被拽进了房间。

“砰”门被粗鲁的关上了。

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千色来不及发出声,已经被拽她进来的男人按在了墙上,以唇封唇。

这猝不及防的吻,着实让千色呆了,从真正意义上来说,这算是她的初吻。

因为她还从没有这么激烈的吻过,和男友唯一的一次的吻,可说是蜻蜓点水,点到即止。

而这一次,这个男人霸道得有点蛮横。

他柔软的唇热得好似一团烈火在燃烧,带着甘醇的酒香,强行撬开她的贝齿,电击般的瞬间席卷了千色的全身。

在他强势的攻略下,青涩的她不懂如何回应,更不敢回应。

有些无措的紧张,还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害怕和惶恐。

“唔唔”千色快被他吻得已经不能呼吸,发出了几声呜呜声。

他动作娴熟的用舌尖撬开了她的唇,将头埋入她的脖颈,两只手抱着她的小蛮腰,两人都在大口呼吸着。

喘息了一会儿,忽的,他低笑出声,低沉暗哑的嗓音,沾染着鄙弃的不削。

“唔”千色还在残喘着,对他的讥笑,置若罔闻。

低咒一声,男人大手一挥,开始撕扯着她的衣服,动作异常霸道。

“不要,你别撕,这衣服不是我的!”这是借的衣服,撕烂了她可赔不起。

男人动作一滞,再次将她抵在墙上,一手撑着墙,一手挑起她的下巴。

黑暗中,两人无法看清楚对方的脸。

他那带笑的唇角,却将整张脸勾勒得寒如浮冰。

好一个贞洁烈女?

男人青筋突兀的俊容掩埋在黑暗里,捏着千色下巴的力度有些加大!

“你轻点,疼!”千色皱起了眉头,这个暴戾的男人,让她开始有些害怕起来。

黑暗中,男人邪恶的扬起唇角,这一次,她们是给他找了个怎样的女人做孕母?

千色一个激灵,想反抗,“唔唔……”

唇再次被男人给堵住,这次比上一次还要霸道野蛮,唇齿被他纠缠得密密实实。

想推开他,奈何男人压着她太紧,被束缚在怀里的两只手,可说是动弹艰难。

她欲咬破他的唇,可最终也失败了,因为男人已经松开了她的唇,大手“撕拉”一声,她礼裙的拉链拉开。

毫无疑问,丝绸的礼裙及胸垫滑了下去,一股凉意从内到外蔓延至千色全身,嫩白的肌肤泛起了鸡皮疙瘩。

“放开我,救命!”千色歇斯底里的咆哮起来,吓得三魂不归七魄。

男人冷笑,“出来卖的,就要玩得起!”

现在才后悔,晚了!

“你才是出来卖的!”明明是第一次,这个臭男人竟然把她当成了鸡!

千色一怒之下,就口不择言的顶撞了回去。

这话,犹如一把利剑,直刺到夜擎墨冰封的心,他浑身颤了一下,面部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恐怖得犹如地狱修罗。

夜擎墨又扯下裹在身下的浴巾,抱起她强行分开她的白皙修长的双腿,挺身一刺,一举刺穿了那层薄薄的膜。

“啊”这突如其来的穿刺,险些让千色晕死过去,伴随着尖叫而落的便是她痛苦的泪水,以及求救声,“救命,救命!”

那紧致的身子,令他有半分的停顿。

千色用力的咬住了他的肩膀,很快一股血腥味就蹿入了她的口中。

男人再次被激怒。

千色越是难受,他越是卖力。

“想一次能怀上孩子,就安分一些!”男人那低沉暗哑的声音在千色耳边响起,随后,大手已经毫不怜惜的覆上她的饱满。

这个女人身材虽然娇小,但身材确实有致。

“啊”千色忍不住再次大叫出声。

凄厉的叫声并没有让男人轻醒,他的动作仍然很霸道,没有半点怜惜。

一次又一次的狠狠吞噬,一次又一次的索要。

千色甚至忘记了事听谁说过,男女之间本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可是现在的她却觉得,被这么强占简直是要命,要命!

好痛,真的好痛……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第一次会是在这么不堪的情形下发生,甚至给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

眼泪滑过眼角,浸入洁白的枕头当中,湿了一大片。

夜更黑了,她始终看不清男子人的模样。

床单上,染上了点点血渍。

男人惊人的体力让千色茫然无助,直到累得她昏睡过去。

一次又一次,如此反复吞噬。

天边微露曙光,雾色还未退去……

大**的那健硕的身躯轻轻翻动,已经从熟睡当中醒了过来。

幡然跃起,开始穿衣,举手投足间泛着那只属于贵族才有的优雅。

那张俊逸的脸出卖了他年轻的年纪,但是,却有着与年纪不符的沉稳和阴鸷。

此时此刻的他浑身上下,无一次不透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凉气息。

目光深黯,似乎能在瞬间勾人魂魄。

精致的五官,轮廓分明,似乎每一处都像是雕刻那般完美。

很快,他已经穿戴整齐。

西装笔挺,俊朗非凡,和昨晚野性的他有着极大的反差。

冰冷犹如千年寒冰,仿佛没有一丝人性可言。

削薄的冷唇微微扬起一道傲然嘲讽的弧度,迈开脚步,头也不回的离开……

至始至终,他甚至连看都不屑看那个娇弱的女人一眼。

午后的阳光倾洒进房间,躺在**的人儿才勉强的睁开了眼。

“嘶”本想翻个身继续睡,不想动一下,全身都犹如散架一般的疼。

千色蹙了蹙眉头,撑着双手,艰难的坐了起来。

低头看着自己**裸的身体,脑海中开始回放那些弥乱的画面,两具身躯始终紧紧纠缠在一起。

“啊、啊啊……”尖叫一声,抓起一个枕头,将头埋进里面。

她的泪早在昨晚流干了,想哭,也哭不出来。

这一夜过去,她彻底成了那个连长什么样都不清楚的男人的身下之臣!

比任人宰割的猪还惨,猪至少叫一叫就死了,可她是生不如死!

被那个神秘男人肆虐了整整一个晚上,没死,简直就是奇迹!

靠在床头呆了好久,千色才深吸了口气。

转头,床边的柜台上放着干净的衣服裤子,还有一张支票。

她拿过衣服穿上,坐在床边,拿起那张支票,细数后面的零。

对方果然没有食言,六个零,整整一百万。

如果这一次一旦能够顺利怀上孩子,雇主便会再结清孕育费一百万……

手轻轻抚上平坦的小腹,但愿这一次,不要失败。

高尔夫球场里……

夜氏集团三少爷夜擎墨,目光阴冷,表情严肃,似乎心情不好。

“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找到对胃口的猎物。”好友上官寒忍不住调侃道。

一杆将球打进洞口,夜擎墨转身,将球杆扔给助理,眉峰微皱了一下,“他们已经等不及了,风风火火的找了个代孕女人。”

昨晚那个出来卖的女人,还稚嫩得很!

鄙弃的冷笑爬上他的嘴角,心中竟无端冒起一丝无名火来。

“既然他们都肯妥协了,你还生什么气,找个女人代孕,可比让你随便娶个女人回家的好!”上官寒嗤笑,“能上得了你床的女人,自然也是个好货色。”

夜擎墨用毛巾擦了擦手,微蹙的眉头却泄露了他的愤怒。

见状,上官寒吊儿郎当的邪笑了一下,“怎么,真看上那个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