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为什么心那么痛

为什么胸口这么闷?这不是好事吗?他终于要回到苏槿的身边了!她不用觉得负担了。

“我……”他望着她悲伤的神情,刚想开口解释,她却扬起头来,满脸的笑容,“好好的照顾苏瑾,我相信她一定会重新站起来的,苏槿是个好女孩,不要让她流泪,不要辜负她。”

她笑着,眼角却一点点的湿润了,眼眶里闪动着让她讨厌的**,她为什么会感到难过?这样不是很好嘛?他终于回到苏槿的身边了,永远不会再来烦她了,她也就可以安安心心的报仇了!

明明是件好事,为什么她难过得想要哭?

夏小樱努力的扬起嘴角,打了打哈欠,“呵呵,不知道最近怎么回事,总是觉得很困,没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回去睡觉了。”

她倏然起身,在他的呼唤声中仓惶的逃跑,她一推开玻璃门,便撞倒了一个年仅十岁的孩子,女孩跌坐在地,手心在地上擦破了皮,沁出丝丝血迹。

“你这人怎么走路的!长没长眼睛啊,真是的!”女孩的父母搀扶着女孩站了起来,白了夏小樱一眼,“像个瞎子似的!”

她抱歉的看着女孩泪汪汪的大眼,想要道歉,喉咙里却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来,她的眼角瞥见穆子墨正走过来,于是低下头,快步离开。

“这人怎么这样啊?撞了人就走,太没素质了!”女孩的母亲大声的唾骂着,瞪着夏小樱离开的背影。

子墨走出咖啡厅,望着她离开的方向,深锁眉头,神色复杂。

她就这么不在乎自己?就算他日后要留在苏槿的身边,她也丝毫不会介意是吗?在这个时候,竟然想着要回去睡一觉?

第一次觉得好寒心,他的决定一直在摇摆,在等着她表态,只要她开口让他留下,那么他会不顾一切的带她离开这里!他可以负尽天下人,可以做一个让人唾骂,不负责任的人,只要她能与他同在!

可是,她给他的答案却是让他好好照顾苏槿,她要回家睡觉?

唇角勾勒着一抹浅浅的弧度,原来,他的感情在她的眼里竟然渺小如尘埃……

夏小樱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欧宅,正好撞上打扫清洁的张阿姨,张阿姨笑着向她打招呼,当视线触及夏小樱的脸蛋时,她诧异的看着她,叫了声,“夏小姐,您怎么了?”

怎么一脸的泪水?是不是在外面受欺负了?

夏小樱好像没听到似地,直奔二楼,匆匆回到卧室。她只想睡觉!她的心沉闷得快要窒息了,想要休息!

来不及脱鞋,一头就栽在大**,拉起被子,将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

她平躺在**,脑海里始终盘旋着子墨悲伤的眼神,他的眼神已经将一切都表明了,他们之间真的该断了,该彻彻底底的断了!

两抹清泪从眼角悄无声息的滑落出来,心口像压上千金重的石头,稍稍用力呼吸,就会好痛好痛……

她紧咬着手臂,抑制自己发出悲恸的哭声,细细碎碎的呜咽声从被子里闷闷的传出,丝质被轻微的颤抖着,一点点的变得湿润。

张阿姨轻悄悄的趴在卧室门口,听见里头的哭声,心一紧,赶紧拨通了欧铭宇的电话。

“喂,先生,夏小姐刚才一回来就跑回卧室里哭了,您是不是回来看看啊?我看她的样子好像很伤心呢,不知道在外面受了什么委屈。”

欧铭宇一听,心蓦然被揪起,想到她伤心落泪的样子,想到她很可能是在外受了委屈,他立马收拾着办公桌上的东西,吩咐道,“你好好看着小樱,我马上就回来。”

他匆匆掐断电话,正要离开却撞上焦急赶来的秘书,“欧总,大家都到齐了,就差您了。”

欧铭宇头痛的拧了拧眉心,他一时心急,竟然忘了马上要开紧急会议,握着车钥匙的手紧了几分,他蹙眉道,“先解散会议,明天再开。”

语毕,匆匆迈步离开。

秘书愣在原地,解散会议?

秘书望着在眼前急速消失的欧铭宇,嘟囔着:有什么事情比公司的危机还重要?

欧铭宇一赶回欧宅,张阿姨便上前汇报情况,“先生,我刚才给夏小姐端了点银耳汤去,可是她没理我啊,里头一点动静也没有,我这心里真慌得狠,深怕她在里屋发生什么事了。”

闻言,欧铭宇马不停蹄的赶往卧室,拿出备用的钥匙,将门扭开。

他轻轻的坐在床边,她的两鬓的发丝已经湿透了,眼睛红肿红肿的,呼吸变得匀称,显然是睡着了。

发生什么事了?

他蹙眉,走到浴室里拿出热毛巾为她擦拭着脸上黏黏的泪痕,泪水咸咸的,粘在皮肤上,一定会不舒服的!

湿润而温暖的毛巾敷在她的脸颊上,唤醒了她的意识,夏小樱睁开迷蒙的双眼,怔怔的望着眼前的男人,他浓厉的眉宇间都写着柔情与宠溺,而那双黑亮的眸子灼灼的望着自己。

“你怎么回来了?”她坐了起来,将脸颊边湿漉漉的发丝捋向耳后。

欧铭宇翻身上床,坐在她的身边,将她揽入怀里,她的头靠在他的宽厚的肩上,两人背倚在床头。

“我回来陪你,怎么了?是不是出去外面遇见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他吻着她的额头,轻柔的问道。

她摇头,紧抿着唇,不打算多说什么。

他深深的叹息,努力的扬起嘴角,故作轻松的道,“我带你去外面走走?”

“不想去。”她摇头,没有半分兴趣。

“走吧,咱们去泡温泉?爬山?或者去吃你爱吃的小吃?咱们现在出去,等回来的时候妈他们都睡了,你就不用正面和她打招呼了。”他知道她不喜欢和妈相处,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子,托着她的肩膀来到衣橱前,他积极的为她挑选衣服,“穿这件吧,我喜欢看你穿白色的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