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等你再一次抛弃我吗?

欧铭宇果不其然在夏小樱预料的时间内返回了医院。

他神情紧张,关心道,“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找医生过来看看?”

夏小樱摇摇头,捂着胸口,一脸柔弱“没什么大碍,就是有点心慌,还有点头昏。”

他将手掌抵在她的额头上,衡量着温度,“有点烫,我去叫医生过来。”语毕,他转身就要离开,她赶紧握住他的手臂。

“不要叫医生,我不想打针,你带我去热带滩吃羊肉串好不好?我现在好想吃那里的东西。”

她扯着他的手臂,轻晃着,像极了撒娇的小猫咪,让人不忍拒绝。

“生病了不能吃烧烤,等你病好了,我再带你去吃?”他皱眉劝说。

“不要!我就是现在想吃嘛,今天打了一天的针了,嘴巴里面苦苦的。你带我去吃啦?我吃了羊肉串,病就好了,明天就可以上班了?”

她双眼闪烁着期盼,直直的望着他,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仿佛他拒绝了她,便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

思索半响后,他无奈的妥协了,情不自禁的伸手揉了揉她微乱的头发。

这样的举动无疑是让两人都微愣几分,凝视着对方,清晰的从对方清亮的眸子里看见自己的倒影,他的视线渐渐的落在她红润的唇瓣上,不免滑动了下喉结。

氛围变得很微妙,很寂静。

他慢慢的靠近她,直到那薄凉的唇瓣落在她的唇瓣上,轻柔的辗转口及允——

他俯身,轻柔的吻着她的唇瓣,一手穿插在她的发丝中,固着她的后脑勺,另一手抱着她,将她拉向自己。

他身体内迅速窜起了一阵谷欠火,下腹紧绷,无法满足浅浅的吻,想要更多,更多——

吻,变得炙热而强烈,他允着她的唇瓣,甚至伸出舌尖,描绘着她的唇形,再度伸进她的口内,席卷着她每一寸芬芳。

大手更是不耐寂寞的覆上她的娇软,隔着衣服,力道或轻或重的揉捏。

一阵酥麻的电流让夏小樱的身子一僵,随即瑟缩着,想躲开,却无处可躲——

脑海里的警钟拉向,她一遍遍的警戒自己:她不能拒绝,不能——

她只能如此魅惑他,让他渐渐的迷恋自己,直到无法自拔。

他的眼中盛满了渴望,她清楚的知道那是什么,心情徘徊在接受与排斥之间,纠结无休无止的折磨着她的内心。

倏然,门外响起一阵嘈杂声。

夏小樱赶紧推拒他,“有人,有人来了?”

他伏在她的肩头,重重的喘息,轻咬她的耳垂,发出嘶哑窒闷的声音,“小樱,我想要你。”

他的声音无非是一盆冷水浇在她的头上,透彻心扉的凉!

他叫的是——小樱?

是啊,无论他现在多渴望得到自己,也不过是因为她的这张脸蛋,这张陌生的脸蛋!

曾经,总是迫不及待撕碎她衣服,告诉她他有多想要她的男人,口里念的不再是她的名字,然而他又对多少女人说过这样的话?

她努力扯起一丝微笑,纤长的手指穿插在他的发丝中,羞涩道“下次吧,医院人多。”

她话音一落,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

她偏头,看着自己的手机,上面闪动着蓝辰两个字,她正准备接通,却被他按住了手。

继而,堵上她的唇瓣。

“唔——”

“唔——是蓝辰。”手机掉落地面,她支支吾吾的呓语。

他抬头,幽深的眸底闪过一道认真和浓烈的占有欲,“不要接!”

欧铭宇挑起她的下巴,声音暗哑,“小樱,做我的女人?不管是你的心还是你的人,我都要!”

她冷笑,“那你呢?你马上就要跟别的女人订婚了?你是打算结婚了,然后让我当你的——”

他将手指放在她唇瓣上,堵住了她下面的话,继而深情的吻落在她的眉梢,悠悠叹息,“给我时间,我会处理好的,小樱,乖乖的等我,好吗?无论你听到什么,见到什么,都要相信,我会处理好一切,给你一切。”

他深情的话语并无法让她感动,反而像一把利刃狠狠的刺进她的心口。等他?等他所谓的承诺,然后等到他再次把自己抛弃,将她推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她微笑,点头,内心却一声声的呐喊,欧铭宇,你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傻傻被你愚弄的童彤吗?

我会等,不过不是等你给我一切,而是等着看你失去一切!

铃铃铃——

一阵简讯声响起,她捡起手机,打开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小樱,我这几天有急事,打了好多电话给你,你也没接,看见留言,记得回我一个电话,晚上一起吃晚餐?爱你的辰。

她笑着将简讯的内容呈现给他看,调皮的笑着,“你不带我去吃羊肉串,我可跟蓝辰去咯?”

欧铭宇看着那些内容,脸色沉了下来,他俯身,在她唇上狠狠的啄了下,“坏女人,走,现在就带你去!”

同一家医院。

豪华病房内。

苏槿耐心的舀起鸡汤,一勺一勺的喂着穆子墨。

他显然是对这鸡汤毫无兴趣,脑海中反反复复的回忆着那份让他思念的味道。

他想起了彤彤煮的东西,总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让他的胃就像是迷上罂粟般,无可救药的恋上她煮的食物。

她不喜欢在粥里放味精,说是盖住了原味,尝不到天然的味道。

穆子墨摇了摇头,“不吃了。”

“怎么可以不吃,你才吃几口而已,子墨,你现在必须好好的休养,尽快的恢复,才能打赢这场官司!”

子墨皱眉,脸上的神色凝重几分,“不想吃了,没胃口。”

他偏过头,脸上的冷漠,让她的心浮起阵阵酸楚,这汤,真的很难吃么?

她亲手熬煮的汤,就让他如此难以下咽?

苏槿默默的将碗搁置一边,扬起嘴角,“那你想吃什么?我下次带给你吃?”

他想了想,最终无奈的摇头,“你早点回去吧,很晚了,苏伯伯会担心的。”

“子墨,你能不赶我么?每次我来这里还不到半个小时,你就让我回去,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她受伤的看着他,倔强的泪水在眼中打转。

他歉意的看着她,“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如果——”她打断他的话,杵在原地认真的看着他,“如果有一天,我也面临着危险,你会不会像救她一样,奋不顾身的来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