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恩手里的‘城镇传送卷轴’竟然滑脱,掉了下来。

这个变故让林飞的心直接沉了下去。

下一秒,他几乎是不做任何犹豫的,猛然趴在了地上,而等到凯恩刚刚弯腰捡起那个卷轴时,门外,格里斯华尔德那巨大的身影也出现在那里。

失败了!

林飞恨不得大声叫骂,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失败了。之前他几乎考虑到了一切因素,但却最终没有想到凯恩会失手。

或许,林飞还是算漏一步,这里毕竟不是真正的游戏世界,凯恩也是一个年长者,从三四米高空落下来,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头晕目眩,那么,这个时候失手对于一个老人,也在情理之中。

不管怎么样,林飞都得面对计划失败后的苦果。

他这个时候自然顾不上凯恩,而林飞之所以趴在地上,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他要装成一具死掉的僵尸,好在一旁,就有刚刚被格里斯华尔德一拳击杀的一只僵尸尸体。靠在这个尸体旁,林飞祈祷着那腐臭的气息可以冲淡自己的气味。他更希望,格里斯华尔德变成亡灵后,脑袋不会像以前那么好使,如果他记得之前地上有几具尸体的话,那自己就完了。

此刻林飞一动不动,而凯恩显然也是吓懵了,他刚想使用手中的卷轴,却是感觉到一阵风袭来,下一秒,那格里斯华尔德便将他手中的城镇传送卷轴抢过去,撕了个粉碎。

这个时候,林飞还真的害怕格里斯华尔德一怒之下干掉凯恩,因为那样的话,自己的任务根本不可能完成。

好在,或许凯恩对于恶魔来说,似乎有特殊的价值,所以格里斯华尔德虽然是愤怒异常,但它没有下杀手。只是找来了一根绳索,将凯恩困了个结实,丢在一旁。

好巧不巧的是,此刻,凯恩距离林飞趴着的地方,不足两米距离。

随后,格里斯华尔德一双赤红『色』的眼睛开始四下扫视,林飞急忙屏住呼吸,因为身上覆盖着一层僵尸皮,所以此刻他看起来,还真和一具尸体没什么两样。

可怕的目光在林飞身上没有停留,而是扫在了另一边。见到自己的手下竟然在啃食它献给高等恶魔的祭品,格里斯华尔德愤怒的大吼一声,随后冲上去,抡起粗壮的手臂,几拳便干掉了几个贪吃的僵尸。

“吼!”

这一下,刚刚那些因为血肉而暴动的怪物都老实下来,再看那个倒霉鬼1064号契约者,已经被啃食的血肉模糊,死得不能再死了。

林飞心中只能默念一声对不起,只是此刻他自身难保,接下来他必须保证不被那些怪物发现。此刻他集中所有的精神,控制呼吸,尽量让自己一动不动。

情况,又回到了之前的状况,只是要更加的糟糕,因为此刻的林飞,已经丧失了所有的主动权。

好在格里斯华尔德变成亡灵后,脑袋的确是不太好使,它虽然知道被什么人耍了,但却丝毫没有发现,地上多了一具尸体。

而礼拜堂其他怪物,更是没有那种智商。所以经过刚刚的一场混『乱』,林飞竟然是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这下,林飞只能等机会了。

刚刚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刚刚拾起的那把匕首,这把匕首还握在林飞的手里,意念一动,一串信息便跳了出来。

“匕首,武器,品质(白『色』),单手伤害3—9,攻击范围(近身),需求敏捷5,耐久度20。”

从属『性』上看,这就是一把普通的匕首,而且在这里的作用甚至比不上维特之脚那‘+50%对不死生物的伤害’。但林飞却觉得,如果真的要和怪物拼命,这匕首可要比维特之脚实用多了。

除了这把匕首,林飞刚刚还『摸』到几件皮甲,不过刚刚已经又被丢掉,皮甲的属『性』自然也没时间查看。

此刻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周围走动的怪物,每一个都能要他的命,而最为可怕的格里斯华尔德就在前面不到五米远的地方。

倒是一旁的凯恩,显然从刚刚的惊吓中回过神来。他一双眼睛盯着地上的林飞,闪动着异样的光彩。

如果是一般人,此刻差不多已经放弃,又或者陷入了疯狂。但林飞不同,他虽然一样害怕,充满恐惧,但依旧在这种战战兢兢的状态下,默默计算着过去的时间。

因为他没有放弃。

在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里,格里斯华尔德没有移动半步,而林飞也就保持这一个姿势,仿佛真正的死尸一样。僵尸皮肤上的水分已经干枯,粘连在皮肤上的感觉非常的难受,如同一百只虫子在『裸』『露』的皮肤上爬动一样。

林飞很想用手挠挠,但他知道不能那样做。

为了缓解身上的奇痒,林飞只得强迫自己思考,思考的内容自然就是关于这里的一切,首先是主线任务。

主线任务中,只提到跟,其中隐藏了两种逃出的可能『性』。一种是自己动手救出凯恩,另外一种是依靠他人,然后借机会逃走。

如今第一种可能『性』已经变成了不可能,林飞失去了绝佳的机会,但是,还有第二种可能『性』。如果没有将主线任务的意思理解错误,那么,就一定会有人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出现,前来营救凯恩。

但是,这就又引出了一个问题,而这个问题就在支线任务上。

同样分析支线任务一,这个任务不是强制要完成的,也就是说,猎杀恶魔这种事可作可不做。但很明显,在经过林飞仔细分析后,做了和不做,却是有着极大的区别。

倘若,自己没有偷偷溜出去寻找维特的尸体,没有找到维特之脚,没有用那么多金币来兑换时间,最重要的是,如果没有杀死那只6级僵尸,那如今的结果会是怎样?

假设是那样,按照时间来计算,几分钟前自己就死了,因为,时钟上‘2小时15分钟’的时间已经归零。这显然不合理,因为那样根本就没有给出任何活路,对照主线任务来说,自己岂不是必死无疑。

同样不合理的还有支线任务二,那就是击杀格里斯华尔德。这个怪物的强大毋庸置疑,自己一个0级契约者,又怎么可能杀掉这种等级的怪物?

虽然,支线任务二也不是强制完成的,但这个任务既然存在,那么,就意味有方法可以完成。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方法至今没有找到,也就是因为这个,林飞才会认为支线任务二不合理。

那么不管是谁建立起如此庞大的任务世界,还将自己甚至是很多人都弄到这里,都不可能也没必要设下一个必死之局,因为那个人如此神通广大,要杀自己,简直是易如反掌,没必要如此大费周章。所以之前的不合理,就一定有解释的方法。

而林飞所得到的结论便是,任务难度,会随着自己,也就是契约者的表现而不断变化。

假设,之前房间里出现游『荡』的僵尸和刚刚凯恩的失误,是因为自己跑出去寻找到维特的尸体,并且杀死了一只6级僵尸的话,那么一切都好解释了。

因为自己越级杀怪,并且得到大量的时间,所以,主线任务的难度提升,为的就是不让自己‘过于容易的’完成任务。

也就是说,虽然难度增加了,但,并不是没有一丝活路,自己此刻还活着,就是最好的证明。同样,支线任务二,也一定可以完成,只不过要更加危险,但再怎么危险,也不是完全的‘死局’。

格里斯华尔德没有注意地上的尸体数量,这就是任务留给自己的‘一条生路’。

相反,如果没有得到大量的金币并且兑换成时间,没有杀死6级僵尸,那么,自己就会被认定为‘弱者’。相对的主线任务也会降低难度,让契约者‘相对容易’的完成。

想通了这一点,林飞突然感觉轻松了许多,对于他来说,只要不是必死之局,那他都会想尽办法,抓住那一线生机。

林飞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思考问题的同时,崔斯特瑞姆外的一个角落,突然出现了一道红『色』的传送门,下一秒,几个人影从传送门中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