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加登萨亚的西南边,有几个巨大的黑『色』城堡,坚硬的岩石和灰『色』的哥特格调让这里和德加登萨亚的其他地方比起来,显得有些阴森和暗淡无光。但实际上,几乎没有几个下位恶魔和平民胆敢闯入城堡周围数千平方米的地方,原因很简单,因为这里是血族的势力范围。

这些喜欢吸食鲜血的怪物,即便是在恶魔的圈子里,都是臭名昭著。没有谁愿意招惹它们,不光是因为它们在战斗中那近乎变态的持续作战能力,还因为它们是出了名的有仇必报。

上一次在奴隶市场里和一个上位恶魔的冲突,让血族很是没有面子。这件事几乎成了所有血族最近都喜欢谈论的话题,有的血族更是冲动的发出去将那个浑身绿『色』的骷髅架子直接干散的言论。

而此刻,一个血族伯爵仰着脖子,将一瓶粘稠的鲜血灌下喉咙后,对着手下说道:“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即便对方是君主级恶魔的仆从,我们也不怕,因为在高阶地狱里,我们有同样是君主级的鼻祖殿下为我们撑腰!”

伯爵的话让其他血族都是瞪红了双眼,一个个都如同打了鸡血一般。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青『色』蝙蝠快速的飞进了这个城堡,接着化成人形,跪在那名血族伯爵的面前。

“不好了伯爵大人,我们的一个新兵营遭到了袭击……”

林飞此刻,躲在一个土坡背后,冷眼看着被绿『色』毒雾笼罩的吸血鬼新兵营。

整个黄金任务‘恶魔的交易’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虽然看似平静无奇,但其中蕴藏的杀机,也只有林飞才能感觉的出来。好在,很多地方都是按照林飞的计划在进行。他简单的总结了一下,将繁琐,复杂的东西都剔除干净,最后剩下的,便是他真正要做的东西。实际上林飞得出的结论十分简单,那就是他只有三天时间去做准备,三天后安达利尔不死,那么死得就是自己。

好在林飞已经有了详细的计划,尤其是安达利尔将那‘剧毒’交给林飞后,一个十分邪恶的念头便在他的心里萌芽,然后茁壮成长。

刚刚,他潜入了一个血族的新兵营,然后将半瓶从安达利尔那里得到的毒『液』,倒在了一个火堆里。

这种可怕的剧毒遇到火焰后直接挥发成为了一股肉眼可见,仿佛雾气一般的绿『色』毒雾,很快就将那个血族的新兵营笼罩在内,事实上如果不是林飞走的快,他自己怕是也跑不出来了。

毫无疑问,安达利尔这个君主级恶魔的毒『液』强到没了边,就如同她自己说的一样,即便是上位恶魔和恶魔贵族,都会倒在她的毒『液』之下。林飞曾经‘故意’的吸入过这种毒素,中毒后的感觉非常可怕,每秒20点血量的减少,再加上浑身无力的感觉让林飞感受到了死亡竟然如此的接近。

那些在林飞看来,绝对可以瞬间将自己撕成碎片的数十个强壮的吸血鬼,也无法抵抗这种毒素,只是在被这种绿『色』毒雾笼罩后的几个呼吸间,那些吸血鬼便彻底的没了气息。

带给其他生灵死亡的吸血鬼,此刻,被死神骑在了头上,而且死得是那么的憋屈,那么的糊涂。而这一次,林飞在潜行中也差一点被吸血鬼发现,这让他明白,如果不是上一次和‘莫克尔’这个兽人盗贼接触,让自己学到不少隐匿技巧,否则自己早被发现了。从目前来看现在的‘潜行’等级,已经很难适应接下来的许多行动了。

“这次麻烦过去后,就去提升一下潜行等级吧,顺便,也将莫克尔的信,交给他的妻子!”林飞摇了摇头,暗中提醒着自己,如果不是预料之外的接到了‘恶魔的交易’这个黄金任务,他早就完成莫克尔的遗愿了。

毒雾在肆虐,而林飞也知道,刚刚自己的举动,已经让自己踏上了不归路。不成功,便成仁,无论是安达利尔,还是血族,如果发现这件事的真相,自己绝对只有死路一条。而接下来,他还要面对一个怕是有史以来最为艰巨的挑战。

那就是干掉骨灰。

当然,凭借林飞自己,是不可能做到的,所以他才会跑到这里来对血族下毒。

根据爱丽丝的情报,整个地狱中,安达利尔的毒素绝对是数一数二的,甚至说是独一无二的,也就是说,别的恶魔,是不可能冒充这位恶魔君主的毒素。当然,作为她的手下,骨灰身上的剧毒,也同样是来自于她。

那么,试想一下,如果那些『性』格偏激,傲慢,而且是有仇必报的吸血鬼发现,自己的同胞是被这种独一无二的毒素毒死的,它们会怎么想?如果再联系之前在奴隶市场里曾经和骨灰的冲突,它们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会带人直接去找骨灰的麻烦。

当然,它们可能不会真的干掉骨灰,但是,这种情况下,却是自己下手的最佳时机。

骨灰一死,任务‘魅魔一族’便会完成,爱丽丝对自己的好感度将达到100,到时候会获得相当丰厚的奖励,倘若自己的运气够好,碰到了那20%的可能『性』,那么,自己将会和一个魅魔签署契约。

“嘿嘿,这可能就是所谓的魔宠了,听说魅魔一族在签署契约后,会跟随主人的等级同步提升,绝对比最高只能提升到10级的二宝要厉害得多!”林飞自顾自的想着,随后他在看到有大批吸血鬼所变成的蝙蝠飞向那个被毒雾笼罩的新兵营的时候,他潜行的离开了这里。

安达利尔的毒素之强,超过了林飞的预料,那么之后无论是在对付骨灰,又或者是安达利尔本人的时候,林飞都必须要面对这种可怕的剧毒。

这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那种玩意儿,只要沾着一点,无论这个人有多么强壮,马上就会成为软脚虾。

至于如何解决这个麻烦,林飞在得到毒素的同时,就有了计划。这个计划极其冒险,稍有不慎,就会死,换做任何一个有正常思维能力的人,都不会去尝试,但是当时林飞却是毫不犹豫的执行了自己这个计划。

因为,机会只有一次,失去了,那便永远失去了。

好在,林飞疯狂的举动让他再一次成为了这场以生命为赌注赌局的赢家。当时安达利尔在给他这瓶毒『液』的时候,林飞看似‘冒失’的举动,却是他故意为之,也就是故意让自己中毒。林飞赌的就是自己对安达利尔还有用处,对方不会让自己那么容易死,而之所以必须在安达利尔面前做这一切,是因为,‘研毒者,必先得其解’,也就是说,安达利尔毒素的解『药』,只有她自己才会有。

而之后,林飞更是在浑身酥软,恶心等诸多不利生理因素下,用惊人的毅力,在口中留下了一点那种解毒『药』。然后他将这一点解毒『药』和毒『药』一起交给了罗格营地的凯恩。

林飞相信,如果一个被人称之为智者和贤者的家伙,在同时有毒『药』和解『药』的情况下,还研究不出解『药』的配方,那对方也可以直接买块豆腐撞死了。

一切,都在林飞的算计内,只不过每一步,都是在赌命,一个环节出错,那就是死局。

片刻后,当林飞看到大批的血族愤怒的飞离城堡,向着德加登萨亚某一处飞去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再次向前推进了一步。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