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新德之前被刺,虽然已经不是秘密,但是却因为一些人为因素,没有在媒体上报道过。而这一次,他弟弟王新刚的势力被连根拔起后,却是没有人再敢压了。此外,也不知道是谁,在网上先发布了一则‘王氏兄弟罪恶多段,已遭天谴’的帖子,如今,这件事已经疯狂的传播开来,想压都压不住。

第二天,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石破天惊的消息。

第二育英中学的课堂上,正在上课的李初南,却是听到了自己的电话发出了嗡嗡的震动声。

电话,是她小姨打来的,她知道,如果没有特殊紧急的事情,一向稳重的小姨是不可能在上课的时候给她打电话。

“李初南,给你5分钟时间接电话!”

新来的那个化学老师耳朵显然很好,他听到了手机震动,但是却没有像其他老师那样呵斥。李初南赶忙拿着手机,小声说了谢谢,然后走出了教室。

自从父母双双死去,小姨已经是她唯一的亲人,她时刻将手机装在身边,就是怕小姨有什么事可以及时找到自己。为此,她已经被很多老师‘教育’过了,但是对于已经失去双亲的她,却是不能再失去小姨这个唯一的亲人。所以,她无视那些老师,随身将手机带在身边。

好在这一次新来的林老师,似乎颇为好说话。

走到楼道中,李初南焦急的接通电话,而听到电话那头小姨的用激动并且哽咽不已的声音告诉她王新德已经死掉的消息后,她一双眼睛变红了。

父母是怎么死的,她并不是一无所知,但是,她和小姨无权无势,根本不可能斗得过仇人,所以即便是警察来询问,她都没有将‘王新德’这个名字说出来。

她知道,说了也没用,如果那些人惧怕这个社会的法律,那么父母也不会死了。

本来,李初南打算将这份仇深深的埋在心里,等到以后亲自找机会报仇,却是没想到,仇人竟然死了,不但如此,连仇人的家族,也一并被灭掉。

这可以说,是突来的惊喜,是她这段日子以来,听到的最令人兴奋的消息。

虽然不是自己动的手,但是李初南却依旧感受到‘复仇’带来的快感。只是很快,晶莹的泪滴便划过她的脸颊,一发不可收拾。

“爸爸,妈妈……你们看到了吗?那个王八蛋他死了,他死了!”

此刻,李初南已经是泣不成声。

而林飞,此刻则是从距离李初南几米外的地方,偷偷回到了教室,继续他的授课。

过去的数个小时,他一直都在奔波。杀人,战斗,他不止一次的被那些亡命之徒『逼』到生死边缘,但骨子里那股韧劲和比之前强了许多的身手让他化险为夷,总之是有惊无险。

王新刚的势力,被他铲除了,不过他还不能丢掉‘老师’这个身份,所以林飞不得不拖着疲倦的身体坚持上课。

同时,他还不忘给胖子打了个电话,让对方帮忙处理李初南楼下那个套房里的尸体。

林飞一个人,不可能顾全每一件事,而且在现实世界里,除了张杰这个胖子,林飞还真信不过别人。而胖子这个外表憨厚的家伙,却是没有多问一句废话,办事效率也是极其利落,不单是将豹哥等三人的尸体秘密处理掉,而且还按照林飞的要求,将那套房子腾了出来。

其中复杂的过程,林飞并不关心,他只要最后的结果。

而结果就是,那套房子被整理干净,并且将原本住在那里的那户人家腾了出来。因为接下来,林飞打算住在那里。

也只有住在那里,才能近距离的保护李初南。

王新刚的尸体还没有发现,这说明他活下来的可能『性』极大。

对王新刚,林飞不得不防。

但不管怎样,事情都告一段落了,王新刚就算是回来,也会失去往日的一切,不可能东山再起,他只能沦落成为一只丧家之犬。因为林飞早就将从王新刚住所收集的关于对方几年来的犯罪证据分成了两份,一份交给了胖子,一份通过国外代理服务器,发到了网络上。

用胖子的话说,王新刚已经是惹了众怒,不少和他有过牵连的官员,都纷纷落马。没有保护伞,今后只要他一『露』头,就会被抓捕。而因为林飞灭杀王氏兄弟的雷霆手段,原本王氏兄弟勾结的一些没有‘落马’官员,也选择了明哲保身,自然不会阻拦对王新刚的追捕。

剩下的事,林飞不打算再费心了,他接下来所要做的,就是在恶魔篇章世界里站稳脚跟。

……

任务世界,罗格营地。

和地狱恶魔厮杀了一天的勇士们陆续归来,守卫在营地周围的罗格弓箭手却是没有一丝放松,因为恶魔可能会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发起袭击,而对于恶魔来说,她们的弓箭也有着足够的威慑力。

一丝丝凉风吹过,除了空气中一尘不变的腐朽阴暗的气息,这个时候,却是多了一股焦味。

那就像是有什么东西被烧着了一样,终于罗格营地里有人发现,在营地的西北面,一个储存谷物的粮仓燃起了熊熊大火。营地内的人发现后,开始惊慌失措的大呼救火,尖叫声,怒骂声响作一团,但是火势却是越烧越旺。

很快,一个身穿布甲,手持双手法杖的女法师疾奔了过来,她念动咒语,施展了一个‘落冰’魔法,就见拳头大小的冰块呼啸着落下,直接遏制住了火势。

接下来,几个后续赶来的法师一同施展冰系魔法,才联手将燃烧的已经差不多的谷仓给救了下来。

“很显然,我们营地里混进了地狱势力的探子,所以从今天起,我们要格外小心,粮仓的守卫增加一倍,另外任何行为可疑的人,都要经过审查,查出恶魔的『奸』细,一律绞死!”

看着几乎被焚毁的谷仓,罗格营地的雇佣兵首领卡夏黑着脸大声怒吼道。

在罗格营地,如果说盲女阿卡拉是所有人精神上的领袖,那么这个卡夏,便担当者指挥所有罗格的指挥官角『色』。

整个罗格营地,都因为这起事件而动了起来,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味。而躲在人群里的林飞却是笑了笑,然后趁『乱』走出了罗格营地。

刚刚罗格营地里的那一把火,就是林飞放的。要从安达利尔这个恶魔手里捞些好处,不做点准备工作,显然是不行的。

用林飞的话说,这把火,就是他的‘投名状’。

到达上一次见到安达利尔的那个地点,林飞看到,隐藏在地面的那个‘传送阵’,此刻又覆盖上了一层枯草。这或许是一种法术,果然,林飞在试着将那些枯草扒开的时候,那些草仿佛活了一般,开始缠绕林飞的手臂。

而随后,一股火焰突然从那传送阵上窜起,接着,隐藏在黑雾里的安达利尔出现了。

“你刚刚的表现,我已经知道了,很不错,你显然是在全心全意为我做事,但记住,区区一把火还不够,如果可能,我要你把罗格营地里所有的粮食都烧光,所有的水源,都混入可怕的剧毒,那样,罗格营地才能知道反抗地狱的代价!”

安达利尔仿佛说台词一般,说出了这番话。

而林飞,则是丝毫不为所动。他这一次进入任务世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从恶魔手中,得到足够的好处。再怎么说,自己名义上都是恶魔的爪牙,就更不用说,体内还有20%的恶魔血统了。就算是打工,对方也要发工资啊。

“安达利尔大人,恕我直言,以我目前的力量,很难对罗格营地造成什么破坏、那里守卫的罗格弓箭手,至少都是6级,甚至,还有13级以上的强者。她们只要一箭,就可以将我送回到地狱!”林飞躬身说道。

“你来找我,肯定是有什么打算,说吧,如果合情合理,我可以满足你!”安达利尔很清楚罗格营地的守卫力量,对于她这个级别的恶魔来说,那些罗格弓箭手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对于眼前这个只有20%恶魔血统的爪牙,的确是太强了。

“我想要更强的力量,如果我能得到更多来自地狱的支持,罗格营地便能早一点被攻陷!”林飞毫无避讳的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和恶魔讲条件,就要直接了当。

或许是之前林飞烧掉那个谷仓的‘投名状’,让安达利尔对这个新爪牙产生了一点点的好感,她沉思了片刻后,却是道:“好吧,只是我能给予你的,只有之前的那些,你想要获得其他帮助,就要靠你自己!”

说着,安达利尔向林飞抛过去一个古朴的卷轴。

“这个东西,可以让你拥有进入‘低阶地狱’的机会,那里,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帮助,当然,你也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要知道,其他恶魔,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同时,谨记你的使命,下次我希望听到更好的消息!”说完,安达利尔的身形便消失无踪。

而地面上,刚刚被烈焰烧开的枯草,此刻却是又快速生长起来,只是片刻就将那个魔法阵遮盖住了。

林飞冷笑一声,去是看着出现在眼前的,关于手中卷轴的提示。

“传送卷轴,可将使用者传送至‘低阶地狱’,任务物品!”

“低阶地狱,地狱势力的领地,生活着低级恶魔,拥有类似人类的社会体制!”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