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他说,小队里的人都知道,按照原先的路线走,他们绝对会死得很惨。但是,到目前为止,别说是找到相对安全的路线,就是除了那个土坡之外的路线,他们都没有找到。

一时间,几个契约者都是面『色』焦急,唯一的道路,显然有很多带着猎犬的野猪人斥候,一旦碰上了两个以上,那么,他们就可以直接『自杀』了。

他们找不到别的道路,不代表林飞找不到。

此刻,林飞看了看紧靠着土坡的岩壁,然后脑中浮现出刚刚单手斧所说的线路图以及野猪人巢『穴』的布局。

如果单手斧之前描述的是正确的话,那么整个野猪人的巢『穴』,共分为三大区域。

他们现在所在的,就是第一个区域,这里,可以看做是野猪人的‘兵营’。

这里野猪人的数量是最多的,也存在几个队长级野猪人怪物,虽然击杀它们可以得到不错的奖励,但是林飞可不会那么傻。而穿过这里,就可以到达第二个区域。第二区域的环境要更加复杂,但是野猪人的数量并不多,同样,也有队长级怪物存在。

至于第三区域,就是他们的目的地,也就是野猪人的首领,‘葛力姆斯’的巢『穴』。

林飞要做的,就是找到一条相对安全的道路,到达第三区域‘葛力姆斯’的巢『穴』。

刚刚林飞在潜行状态中,便慢慢的在周围转了转,仔细观察后,他只发现了三条路。一条自然是那个向下的土坡,也是最为明显的道路,任何进入野猪人巢『穴』的人,绝对都会选择这条路。

这就像是进入楼道后,会自然而然从楼梯上下楼一样。

人类的惯『性』思维便是如此,如果是猴子,可能会觉得,墙壁外面的下水管更适合上楼。

如果将这些惯『性』思维抛出脑外,林飞就会发现,除了土坡之外,其实还有别的道路。

一个是借用绳索,直接从平台侧面下去,只要小心一些,不被下面那些野猪人发现,或许能找到别的出路。

不过这个线路太过危险,林飞不能保证五个人都不失误,一旦发出声音,又或者将小石子跌落下去,那么后果就是被数十只强大的野猪人发现。

除此之外的最后一条路,在林飞看来,则是要靠谱多了。

那就是顺着土坡旁边的岩壁,爬到顶子上面的荆棘蔓藤上。

土坡旁的岩壁上,有很多凹凸和缝隙,足以让人攀爬,契约者都拥有强于普通人的力量和敏捷,攀爬这种事不在话下。

更重要的是,林飞发现,岩壁上面虽然是遍布荆棘蔓藤,但其中的间隙很大,仿佛一团缠绕的铁丝,足以让人在其中穿梭。配合根据单手斧所讲述关于这个巨大巢『穴』的假想图,林飞有很大把握,确定从上面那些荆棘蔓藤里,可以直接穿过这里,到达下一个洞『穴』,也就是第二区域,如果运气好的话,甚至可以直接到达第三区域。

当林飞将这个想法和其他人说出来后,那四个契约者都愣了。

他们抬头看了看仿佛屋顶一样的荆棘蔓藤,看向林飞眼中也透着一丝古怪,仿佛在看一个怪物,显然,这种道路可不是一般人能想到的。

不过话说回来,仔细分析一下就会知道,上面说不定还真的很安全,至少,野猪人不可能爬到上面去。

“如果真的能从这里到达下一个区域,我们起码能节省一个多小时时间,更重要的是,我们可以避开那些带着猎犬的野猪人斥候!”单手斧无疑是一个经验丰富的契约者,他的编号要更靠前,等级也是小队里最高的,所以马上就想到这个方案的可行『性』以及带来的好处。

“连单手斧你都这么说了,那咱们干了!”胖子术士将他的术士法杖绑在身后,搓了搓肥嘟嘟的双手。

火**人和萨满巫医,自然也不会反对。

“我来打头阵吧!”毫不夸张的说,林飞的敏捷绝对是这五个人里最高的,再加上他的职业是盗贼,这种爬上爬下的事情可以说没有人比他更拿手。

将武器收好,林飞带头爬了上去。

岩石的缝隙,以及从缝隙里伸出来的不知名植物的根须,这些都可以当做借力点。很快,林飞便爬上去四五米高,然后钻入到了蔓藤的缝隙当中。

几乎是瞬间,林飞便得到了一个提示。

“你发现‘荆棘密道’!”

看清提示后,林飞的嘴角终于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第二个爬的是胖子。

别看这人胖,但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慢,但比起林飞来说,还是差了很多。等他爬上来后,已经是累得气喘吁吁,不过他显然也看到了进入‘荆棘密道’的提示。

很快,第三个,第四个人也都爬了上来,等到殿后的单手斧爬上来后,他们五个人都置身于荆棘蔓藤之中了。

“我们真的找到了另外一条路,天啊,不可思议,谁会想到在这里,竟然存在一条叫做‘荆棘密道’的通道!”单手斧看着提示,随后眼神不自觉的看向那边的盗贼。

他们之所以能有这种发现,全亏了那个盗贼。

这些蔓藤层的厚度至少有三到四米,仿佛胡『乱』缠绕的铁丝,只是上面,有许多尖刺,要在蔓藤中间穿行,必须极为小心。

好在,这条荆棘密道比下面的大路要安全多了。

这里没有野猪人,只需要小心不要被尖刺扎伤便可以了,反而,茂密的藤蔓和尖刺,还能为他们提供不错的伪装。而在契约者们的脚下,则时不时走过野猪人,这些野猪人三三两两,几乎没有落单的,如果不是找到这条路,他们根本不可能通过这个巨大的洞『穴』。

这些怪物根本想不到,就在他们头顶五六米的地方藏着五个入侵者。

林飞带头,在密密麻麻的蔓藤中直线穿行了半个小时候,直接横穿了野猪人巢『穴』的第一区域,到了蔓藤的尽头。

那里是一个高高的土崖,周围陡峭,根本无法从下面上来,甚至从下面的角度根本看不到这里。

而在那土崖的石台上,却是古怪的支着一顶破旧的帐篷。

林飞做了一个停止前进的手势。

“前面有情况,我去看看,你们待在这里别动!”说完,林飞就进入了潜行状态。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