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第一掌有些晚,第二章会正常,顺便求个票、收藏!)

……

“1065号契约者,人类血统,男『性』,2级(升到下一级需花费49小时时间)。”

“血量:195,防御:55。”

“其他属『性』:力量8(3),敏捷13(3),体力8(3),智力6(3),括号中为正常男『性』属『性』标准。”

“职业:盗贼,技能:潜行(等级1),影袭(等级1),流血(等级1),基础近战(等级4)。”

“头部装备:铁质头盔。”

“胸部装备:坚固之雄鹰皮甲。”

“腿部装备:坚固之蛇皮护腿。”

“腰部:皮质腰带(4格储物)。”

“脚部:轻盈皮靴。”

“左手:友谊守护者短剑。右手:寡『妇』的剥皮刀。”

“饰品:新兵的胸章(加15生命),生命之戒(加100生命)”

林飞看着自己的属『性』,『露』出了一丝笑。血量的暴涨,意味着他能更多的承受攻击。而‘流血’技能,则可以对目标造成更多的伤害。

这两点兼顾攻守,可以说每一个效果都是意义非凡。

刚刚一共获得的6点贡献值,此刻只剩下了1点,但是,5点贡献值花得物超所值。不说别的,就说单手斧和胖子等人,此刻也都是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林飞,恨不得那个带着生命之戒的人是他们自己。

获得了‘生命之戒’,无论对于谁来说,以后的发展,都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任务时间已经过去了20分钟,我们要抓紧时间了,先跟我来,能不能找到第二条路,就看运气了。”单手斧抓着盾牌,带头走进了野猪人的巢『穴』。

单手斧说的没错,从入口进入后,便是一个长长的通道。整个通道,都是依靠石块,泥土和荆棘蔓藤组成的,除此之外,还可以看到一些动物和人类的骨头掺杂在其中。

走在这个通道里面,所有契约者都得到了一个提示。

“你进入野猪人的巢『穴』!”

这里的空气和外面完全不同,这里更加污浊,混杂着说不出的臭味。而林飞,则是一路走,一路仔细观察。

和单手斧所说的一样,这个通道长达50米,观察到这一点的林飞却是松了口气。从测算这个通道距离来看,足以证明单手斧的记忆力不错,这也从另外一面,证明对方在之后的路线的勾画上出错误的机率的可能会非常小。

很快,林飞便看到单手斧所说的巨大的凹洞。

此刻,入眼所见是漫天的荆棘藤蔓,巨大如同水桶粗细的绿『色』的藤蔓上,遍布数十公分不等的尖刺。这些植物仿佛一个天然屏障一般,将这个巨大的山谷笼罩在下面。

过了通道,林飞就看到自己所处在一个高台之上,下面被巨石和沟壑分割成几个区域,高度也有十米以上,可以看到不少野猪人搭建的简易帐篷,以及不少数量的野猪人。

林飞看到这些,却是对胖子几个人做了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

后者也是探头一看,马上脸『色』煞白,连忙点头。

在旁边一点的地方,有一个向下的坡度,一个野猪人正从坡下的拐角走了上来。

“躲起来!”

林飞的反应极快,马上进入了潜行状态。而单手斧、胖子等人也是各自找到了一个藏身之处,躲了起来。

这个野猪人慢慢的走上了坡,距离近了,便可以发现,它穿着的装备比之前守门的野猪人守卫要轻便一些,多是劣质的皮革,显然,它的防御力没有野猪人守卫高。此外,它的手里抓着的是一把巨大的木质弩箭,代表,它是一个远程攻击者。

不过很快,让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这个野猪人身后,竟然跟着两只‘鬃『毛』猎犬’。

在土坡上,这个野猪人斥候停了片刻,他身旁的一只‘鬃『毛』猎犬’鼻子发出了呼哧呼哧的声响,然后疑『惑』的四下看看,尤其是对着一个方向,看了很久。那个方向上,趴在一块石头后面的胖子吓得脸『色』苍白,他清楚的看到,另外一只鬃『毛』猎犬从地上的一堆骨头里叼出了一个人类头骨,然后上下颚骨咬合,就听咔嚓一声,那头骨碎成了无数块。

强大的咬合力,锋利坚硬的牙齿,吃起骨头来,就和‘嚼锅巴’一样。胖子想着,若是那猎犬咬着自己,怕是一下就能连骨头带肉绞碎,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单手斧躲在胖子左边三四米的地方,他侧目一看,眼中虽然也有恐惧,但更多的是一种灼热之『色』。

他打过普通难度的野猪人副本,这个地方的野猪人斥候根本没有领着鬃『毛』猎犬。但是现在,却一下子多了两只丑陋无比,『露』着锋利獠牙的猎犬。

显然,这样的变化只能用‘专家级’难度来解释了。

“这两头鬃『毛』猎犬,应该没有一个野猪人守卫强,专家级难度的野猪人巢『穴』,掉落的装备也会很好,不如,将这三个怪物击杀,说不定,还能再打出一枚生命之戒!”单手斧此刻脑袋有些发热,虽然他知道,同时对付一只野猪人斥候和两头猎犬,会存在很大的危险,但正所谓富贵险中求,他想要冒险一试。

而给他最大动力的,就是刚刚打出来的那枚生命之戒。

100点生命值的附加,对于他一个战士来说,诱『惑』太大了。

那两头鬃『毛』猎犬,个头足足有一米多高,仿佛一个小牛犊,锋利的爪牙毫无疑问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带有花斑纹路的鬃『毛』仿佛钢针一样,显然防御力强悍。

单手斧紧紧的握着手里的斧子和盾牌,绷紧神经,就在他想要冲出去的时候,却是猛然听到耳边传来一个极其微弱的声音。

“别动,你看下面!”

声音是那个盗贼的,单手斧硬生生的按下蠢蠢欲动的心思,心中打了一个机灵。

对方,究竟是什么时候站在自己旁边的?

于此同次,他向下一看,结果让他大吃一惊。此刻从土坡下,又出现了一个野猪人斥候的身影,很快,同样带着两头猎犬的野猪人斥候走上了土坡。

一瞬间,单手斧出了一声的冷汗。

他逐渐冷静了下来,刚才,如果不是那个盗贼及时制止住自己,怕是要惹上大麻烦。如果他们被后面那只野猪人斥候和两头猎犬发现,那么他们五个人绝对会全灭。

就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同时面对两头野猪人,四只猎犬的后果。

几秒钟后,两头野猪人斥候带着他们的猎犬,向来时的方向返了回去。直到它和猎犬的身影消失在坡下的拐角处后,林飞才充潜行状态下显现出身形,盯着土坡下面,眼中若有所思。

“盗贼说的没错,如果按照以前的路线走,我们就死定了!”单手斧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林飞,发出了一声感慨。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