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例求票求收藏,主角开始崭『露』头角了,暗黑也希望能冲上首页新书排行榜,冲啊!)

……

入夜,市公安局的一间会议室内,依旧是灯火通明。

“三名负责收集证据的警员遇袭,袭击者取走了一些有价值的物证,包括那个死者张垠平个人电脑的硬盘,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是一件有预谋的犯罪事件!”一个中年警察用手指重重的敲击着桌面,以显示他心中的愤怒。

“我再补充一点,张垠平所谓『自杀』的这起案子,绝对没有那么简单,究竟是谁,为什么要取走死者张垠平的电脑硬盘,那个硬盘里面又存储着什么东西,值得让对方冒险抢夺?还有,那个袭击者又是谁?三名训练有素的警官,竟然毫无反抗能力的被击晕,这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我请教过咱们刑警大队的教官,用他的话说,那个袭击者一定是一个精通格斗的高手,而且冷静,沉着,因为对方竟然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指纹和鞋印,而且,因为脸上带着面具,所以我们的人也无法描述他的相貌,只能从形体判断对方是男『性』,年纪应该不大,此外,我还想让大家看看这个!”

说话的这个中年警官从桌子上拿起一份文件,继续道:“这是死者张垠平在三个月前购买的一张保单,人身意外保险,保单金额高达百万元,受益人是他的妻子和儿子。我想请问,一个普通人,会突然购买如此大的保险吗?要知道,保险费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而且更重要的是,似乎死者知道,他会在不久的将来发生意外!”

随着这个警官的话,在座的人都不由的『露』出惊愕之『色』。

一个人知道自己可能随时死去?这未免也有些太不可思议了,甚至说,是诡异。

“也许这只是一个巧合!”有人提出了一个想法。

“巧合?那么袭击我们的人,并且拿走硬盘的人又怎么解释?”

提出想法的那个警察,马上挠了挠头,显然被问的哑口无言。而刚刚说话的那个中年警官停顿了一下,继续道:“疑点还不止这些,根据死者张垠平妻子的描述,三个月前,张垠平曾经一整晚没有回家,从那晚之后,张的行为举止就有些不同寻常,他开始接触游戏,时常会因为噩梦惊醒,每天都会有一段时间失踪,联系不上,我认为,这些不同寻常的细节,或许和这起凶杀案有关!”

“凶杀案?”在座的人都是一愣。

“没错,验尸的法医刚刚出了检查结果,死者的致命伤达到了五处,非致命伤口多达二十处,试想一下,这对于一个『自杀』的人,怎么可能在受到一次致命伤后,又对自己连下狠手?除非,他不是『自杀』,而是被谋杀!”

中年警官的话,让所有人都折服不已。

“我建议,马上成立专案组,专门负责侦破此案,一开始就从死者的亲戚,朋友,同事,以及一切和他有联系的人入手,说不定那个袭击者,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还有他的电话通讯记录,银行的转账信息,甚至他最近半年用信用卡在哪些地方消费过,我都要知道!”

……

此刻的林飞,自然不知道这场在警察局的会议,而就算知道,他也不怕,因为他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晚上九点,林飞再次进入到了恶魔篇章的世界。

虽然他的时钟上,还有二十多个小时,但这就和银行卡里的钱一样,谁会嫌钱少呢?

林飞打算,以后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就住在恶魔篇章世界里房间里。这里,要更安全,因为如果没有得到房间主人的许可,任何人都无法进入。这里,要更舒适,林飞只需要付出‘两个小时’,便可以从房间中间的那本‘恶魔篇章’里,购买到现实世界需要上百万元才能搞到的豪华装饰。真皮沙发,各种高档电器,跑步机……想要什么,都可以买到,只要你有‘时间’。

不过,这里的任何东西,都不能带出房间,也就是说,一切奢华享受,只限于这个房间里,但林飞会在乎这些?

将自己的房间收拾了一下,他便整了整头盔,确认自己的相貌全部被遮挡住,然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外面的公共广场,人比上一次少了很多。或许这个时间,契约者们都在任务世界执行任务。

上一次,林飞并没有仔细逛逛这个公共广场,所以这一次,他打算好好看看。

这里除了修补装备的匠人,还有可以接到‘团队任务’的任务发布员。

而此刻,已经有几个身穿装备,背着武器的契约者等在团队任务发布员这里。其中一个用黑布包着头的胖子,举着一个大大的木牌,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一行大字。

“团队任务,紧急招聘临时队友,待遇从优!”

林飞看了看,却是饶有兴趣的走了过去,当然吸引他的不是这个胖子,而是那‘团队任务’四个字。

“这位兄弟,怎么样,要不要加入?团队任务,绝对比你单独执行任务赚得多,打出来的装备也要更好,你知道,想要活下去,时间和装备是必不可少的!”或许是看到林飞身上穿戴的装备比较齐全,这个连头盔的没有,只能用黑布蒙面的胖子嗡声说道。

显然,这个胖子已经用同样的口才招到了几个契约者。

只是,这些契约者浑身上下,最多不过四五件装备,少的只有一两件。

在恶魔篇章的世界里,装备会根据它的品质高低,显现出不同的『色』泽。

就说白『色』品质,也有劣质、普通和极品之分。劣质的装备,仿佛蒙上了一层灰,看上去十分破旧,有的还有残破。而普通的装备,则是普通的颜『色』,不会有裂痕,看上去很新。而极品装备,则是看上去要更加厚实,此外上面还会流动着一股只有契约者才能看到的微光。

当然,更高一级的蓝『色』品质甚至绿『色』品质的装备,在穿戴上后,也能用肉眼一下就分辨出来,这就如同汽车,豪车和廉价的代步车,往往一眼就能看出来,区别就是做工,『性』能和材质,二者的道理是一样的。

而和胖子站在一起的这些契约者身上的装备,就是属于那种‘廉价的汽车’。而林飞身上的装备,相比较于这几个契约者,则是要更好一些。

“什么任务?难度怎么样?任务完成后的物品和奖励如何分配?”

林飞一连串分出了三个问题。

那胖子显然早就清楚契约者关心的是什么,马上道:“兄弟,任务是‘野猪人的巢『穴』’,背景是‘恶魔篇章’第一幕第七章,只要干掉野猪人的头领‘葛力姆斯’就完事儿了。我在任务里打出了一张‘临时团队卷轴’,可以组成5人的团队,所以咱们只要筹够了5个人,就可以接到这个任务,当然,‘野猪人的巢『穴』’属于团队任务中难度最低的,危险不大,至于奖励和打到的装备物品,就根据各自团队‘贡献值’而定!”

胖子的回答,还是让林飞颇为满意的。

首先,‘野猪人的巢『穴』’的确是一个难度最低的团队任务,这一点可以从团队任务管理员那里查询到。而团队的分配制度,也是相当‘公平’的,团队贡献值是一种计算团队成员在任务中表现的一种东西。

在任务中造成的伤害量,受到的伤害量,以及治疗量,都是贡献值的计算因素。也就是说,在团队任务里你表现越好,你的贡献值就越高,而当打出一件装备后,便可以用高于他人贡献值的价格,买下这件装备。

这些东西,在团队任务管理员那里同样可以查到。至少眼前的这个胖子没有说谎,这让林飞决定,加入到这个临时团队。

当然还有另外一层原因,团队任务,属于一种封闭式的‘副本世界’,非团队人员,是无法进入的。这就避免了‘亡语者’的人像上次一样找到自己。

见到林飞愿意加入,胖子显然很高兴:“算上你,我们已经有4个人了,那边的高个子是战士,叫他‘单手斧’就好,他是近战类职业,任务里由他负责抵御怪物的攻击!”

林飞看到,胖子所说的,是一个身上穿戴着五件装备的汉子。铁质的胸甲、护腿和泛着一丝青铜『色』的头盔将这个人包裹的严严实实,颇有些沉重感和安全感。在这个汉子的手里,抓着一把锋利的单手斧,脚上,却是穿着一个皮靴。

这种打扮,相当的不伦不类,但是,防御『性』高的装备本来就不容易获得,这个汉子能搞到铁质的胸甲和护腿,以及那个青铜质地的头盔,已经是相当的不容易了。当然,如果他能再有一个护盾,就更完美了。

“这个瘦子是火枪,猎人职业,而我的职业是术士,任务里,他和我负责远程攻击!”胖子一边说,一边晃了晃手里一根一米长,仿佛烧火棍一样的法杖。

接着,他对林飞投去了一个询问的神『色』。

林飞自然知道对方的意思,却是抽出了那把‘寡『妇』的剥皮刀’晃了晃:“近战,盗贼!”

回答相当的简单,那胖子半天没缓过神来。见到林飞似乎不想继续说了,他才笑呵呵的拍了拍手道:“这下,咱们就缺一个能治疗的职业了,人一到,咱们就出发!”

事实上,据林飞后来的了解,他所在的这一层,契约者的等级都在3级以下,最高的便是3级。而3级契约者,便有资格进入‘上一层’。

之前说过,这里,是一栋巨大的建筑,分很多楼层,每一层又有许多‘房间’。等级越高,所能上到的楼层也就越高,自然,契约者的房间,也会随之移动到上一层。

在越高的楼层,能接到的任务等级也就越高,不过很少有高级的契约者下楼,因为低层区发布的任务,对于高等级的契约者来说,会相应的减少奖励,有的时候,如果接了难度过低的任务,甚至会扣除契约者的时间。

但不管在哪一个楼层里,‘团队任务’对于契约者的吸引,都是相当大的。

比单人任务更高的生存率,更好的奖励,都促使人们将火辣的眼神投『射』到这边。

有几个身上只有一件装备,甚至一件装备都没有的契约者想要加入临时团队,都被胖子‘婉言’拒绝了。终于在几分钟后,一个带着白『色』面罩,手里抓着一根树枝一样装备的人走了过来,自称职业是萨满巫医。

经过胖子的‘面试’,这个巫医成功的加入了团队。

“好了,这是‘临时团队卷轴’,只能使用一次,大家在上面签下自己的编号吧!”胖子见到人起了,却是用哆嗦的手从衣服里取出了一个皱巴巴的卷轴。

显然他能得到这种东西,也是走了狗屎运,而下定决心用掉它,应该也是做了很多思想工作的。毕竟,林飞知道,在拍卖行,像这种临时团队卷轴,最少都可以卖到30个小时以上的高价。

五个人各自在上面签上了编号。

胖子998号(2级术士),单手斧970号(3级战士),火**人1021(2级猎人)号,萨满巫医1038号(1级萨满巫医),林飞1065号(2级盗贼)。

所有成员签上编号后,胖子便激动万分的去接了任务,然后将手中的卷轴一撕,包括他在内的五个人,便被五道白光笼罩,在周围契约者羡慕的眼神中,消失无踪。 @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