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求票!)

……

那群狗头人将不大的通道挤得满满的,数量近百,臭气熏天。宋嘉文知道,如果被这么一大群狗头人围上,即便是契约者中那些等级达到9级甚至10级的‘变态’,也只有死路一条。

宋嘉文能在危机重重的恶魔篇章世界生存至今,而且还建立起一个队伍,显然也不是普通角『色』,他马上便反应过来,却是大喊道:“那杂碎是故意吸引怪物出来,大家快退出矿洞!”

他此刻心里已经是将林飞恨死,但他也知道,如果再迟疑,怕是真的会死在这里。

另外几个资深者都不是傻子,看到那么一大群狗头人狂叫着扑出来,已经吓得面如土『色』,一个个直接调头就跑。

他们的速度有快有慢,但显然,敏捷点数不高的,自然跑不快,当即便有一个抓着双手剑的汉子落在后面。

他的块头是大,绝对是力量型的,但此刻,力量再大有个屁用,只是片刻,他就被狗头人追上。到了生死关头,这个契约者也急了,他大吼一声,一脚躲在地上。

嘭!

他脚下的石头的被震裂了,整个矿洞都抖了抖,距离他最近的几个狗头人,却是被震的晕头转向。他狂笑一声,准备趁机继续跑,却是突然被一颗从前面『射』来的石子击在膝盖上,向前的冲势马上便受到影响,但就是这两秒钟的迟疑,却决定了他的命运。

几个从后面赶上来的狗头人抡起矿工锄就砸在了这个汉子头上,这人发出了一声不甘的惨叫,随后便被大量的狗头人吞没。

“我草,铁剑完了!”另外一个资深者扭头看到了让他惊悚了一幕。

“跑,别迟疑,跑出洞再说!”宋嘉文睁眼欲裂,他刚刚看的真切,铁剑本来可以逃出生天,但就是因为那一个石子,最终葬身此地。

而那个石子,便是那个从洞里跑出来的契约者丢出去的。

此刻,对方的速度极快,已经超过了他们所有人,跑到了前面。

“用远程攻击,别让那杂碎跑了!”宋嘉文突然狂吼。

他话音刚落,就有几个箭矢和一个火球呼啸而去。

此刻,林飞感受到了极度的危机,刚刚他顺手丢出的石子,便解决掉对方的一个人。按理说,那个死掉的人,和自己根本不认识,也无冤仇。但,此刻那些人是要对付自己,所以,就是敌人。

对于敌人,只要有机会能削弱对方,林飞便会毫不犹豫的去做。没有怜悯,没有同情,因为敌人不会同情自己。

身后『射』来的箭矢,林飞有把握能硬抗下来不死,但是火球就另当别论了。

如果被火球击中,这种超高的伤害法术有很大可能会将自己的血量清零,到时候,必死无疑。所以林飞几乎是毫不迟疑的,便向前一滚。

噗噗!

两根箭矢穿透了自己的大腿,但那火球却是擦着林飞的后背飞过去,砸在了前面的岩壁上。林飞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后背上的衣服,被烈焰『舔』开了一个口子,皮肉都烤熟了。

箭矢造成了总计34点伤害,而因为被那火球擦中,也带走了林飞18点血量,目前,林飞的血量只有十几点了,已经到了危险值,只要再被击中一下,定然丧命。

林飞翻滚后,借势起身继续跑,他咬着牙忍着腿部传来的剧痛,身形不断摇摆,影响着后面人的『射』击精度。此刻也幸亏身体被数据化了,否则若是现实世界,只是中了那两箭,自己势必会丧失行动力,而这个时候丧失行动力,就意味着百分百会跟阎王去报到。

好在,下一秒,眼前徒然一亮,林飞跑出了矿洞。

外面的地形林飞早已经记下,他直接闪身到了矿洞一侧,一个急跑,便上到了坡上,然后纵身一跃,跳到一块土坡后,接着启动了潜行。

潜行这个技能有一个弊端,那就是不能在目标的视线中施展,也不能在激烈的战斗中施展,否则刚刚若是能施展潜行,林飞也不会如此狼狈了。

而那些资深者此刻也跑出了矿洞,他们一出洞,便四散而逃。又有一个人跑得慢了半步,被后面的狗头人围住,一阵『乱』凿,便死于非命。不过他的死,也多少拖住了后面的狗头人,让另外几个人有机会逃走。最后狗头人追出去百米,才逐渐放弃,返回了矿洞。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形势急转,对方却是折损了两个人。

这个时候,躲在石头后面看着这一切的林飞才感觉到背后火辣辣的疼,虽然数据化的身体不会带来真正的损伤,但疼痛却是没有丝毫减少。

将『插』在大腿里的箭矢拔了出来,林飞险些疼的叫出声来,好在伤口很快就恢复如初,再看自己的血量,林飞惊出了一声冷汗。

2点,自己的血量只剩下了2点,很可能,是因为箭矢的缘故,造成了持续流血,如果再晚一点拔出箭矢,林飞估计凶多吉少。

拔出箭矢后,血量便不再减少,也让林飞松了口气。

虽然血量少得可怕,但林飞知道,他不能待在这里。那几个资深者一定会返回来,以矿洞口为中心四下搜查,自己目前的状态如果被抓到,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林飞咬着牙,潜行回到闪金镇,才靠在一个木屋旁休息起来。此刻,他依旧没有解除潜行状态,那些契约者既然能追杀到这个任务世界,那就一定不会放过自己,说不定,他们会在闪金镇留下耳目。

果然,林飞四下看了看,便在旅馆周围和闪金镇的主要道路上,发现两个人鬼鬼祟祟的游『荡』。

他们眼睛四下看着,似是在寻找着什么。这两个人一个穿着皮装,一个竟然是套着锁甲,手里都拿着武器,林飞第一眼就知道,他们是契约者,而且,他们找的人就是自己。

这完全是一种直觉。

隐藏在阴影中,林飞眼睛盯着那两个人,仿佛一头受伤的豹子。血量在慢慢恢复,而林飞脑中也在想着下一步的对策。

对方既然能找到这里,那就意味着,他们有可以查到自己在哪个任务世界的道具,说不定,连自己在执行什么任务这些人都知道。

林飞知道,从另外一个角度讲,那种道具的存在,也加深了任务难度,因为除了任务世界本身的危险外,还得提防其他契约者搞破坏。

现在摆在面前的有两条路,一个是被动等待,一个是主动出击。

林飞大可以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只要12小时的任务时间一到,自己就可以传送会房间。但是,那样一来,不但要承受任务失败的惩罚,对于已经树立了敌人的自己,下一场任务将会更加艰巨,因为这些人不会放过自己。

而若是主动出击,则分两种可能,一种,暗中将对方击杀,永绝后患。另外一种,完成那个调查灵异事件的任务,得到奖励,然后返回房间。

第一种想法十分诱人,但是,对方都是比林飞早进入恶魔篇章的资深者,他们无论等级,装备,还是技能,都要强于自己。即便是利用盗贼的优势搞暗杀,成功率也不足一成。

林飞知道‘躲得过初一躲不了十五’的道理,不管起因是什么,但自己和对方的仇怨是结下了,无法化解。

所以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先完成任务,获得可以随时返回‘房间’的权限,然后想法子对付那帮资深者,能杀一个是一个。

构思着接下来的计划,林飞突然之间却是有了一丝明悟。或许,恶魔篇章世界里的危险,并不只局限于任务世界里各种怪物和恶魔,那些和自己一样的契约者,说不定才是最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