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么?那的手机为什么一直关机?”王欣怡瞪着大眼睛,显然有些不信。

林飞每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手机都是关机的,这一点林飞同样有辞。

“走的急,所以忘记带了,可能是没电了吧!”

“是这样吗?”

tin着巨大的胸脯,严欣怡一边一边盯着林飞,似乎还想什么,倒是同办公室的一个男老师嘿嘿打趣道:“哎呦,咱们王老师可是够关心林老师的,我上次去出差走了五天都没见王老师这么着急的!”

一句话,王欣怡的脸顿时红了,却是低头拿起教案本上课去了。

林飞则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不是傻,王欣荣的意思就是傻也能看出来了,只是林飞当前不可能考虑男女之事,也只能是装糊涂。

这个时候林飞的手机响起,拿起来一看,却发现打来的是胖。

一间餐厅的包房里,林飞坐在郫里喝着茶水,而胖,顾琳,罗鑫坐在对面。

在现实世界,林飞和胖不是第一次见面,但是和顾琳还有罗鑫却是第厂次。本来在恶魔篇章世界的房间里见面最好,但是如今林飞已经踏入第四层,不可能‘下楼”所以他们以后的见面’只能选择在现实世界。

林飞考虑了很多,觉得让胖他们知道自已的真实身份也没关系了。胖这家伙肯定早就猜出自己是谁了,毕竟自已的处所都是这家伙安排的,如果再不知道,那胖也不可能在官场混的如此风火,早被人玩死了。

至于顾琳和罗鑫,经过长时间接触,也是绝对可以值得信任的。

所以林飞决定四个人见个面,顺便正式认识一下。

更多的,是林飞突然有了一种感触。恶魔篇章世界,契约者之间根本无法互相相信,所以无时无刻都要提防,但是有的时候,也需要朋友,如果这一点都没有的话,那这样的人生实在是太无趣了。

胖已经知道了林飞的身份,所以不怎么惊尊。倒是顾琳和罗鑫知道后,一个一个是目瞪口呆。

“……是……”顾琳身为警察,自然知道林飞犯下的案,但是现在她可不会来抓林飞,更何况,林飞干掉王氏兄弟也是铲jān除恶,为民除害了。

“林老师!”

而罗鑫整个人吓趴了,差一点惊的站起来,如果不是看到胖和顾琳,他不定以为自己是在课堂。

“还是老师?”顾琳十分好奇的盯着林飞,手指捏着下巴上下打量,却是实在想象不出这个杀怪物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的强人是怎么教课的。

“这有什么好惊讶的,胖还是『政府』官员呢!”林飞呵呵笑道。

“胖叔,那我以后的工作可就拜托了!”

“胖,和我们再长熟么?”

这一下,该是胖冒冷汗了。

好了,废话不多了,们知道我进入了第四层,难道没有想要问的吗?”林飞扫视三人,沉声问道。

胖等人自然有要问的,林飞这一下便转移的话题,三个人开始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因为问题太杂太『乱』,所以林飞压根没听到几个,于是只能制止住三个人,换他讲述。

“我建议,们在提升到12级以后就直接上到第四层吧,因为四层有很多个,所以我们不一定会被分在一个,我目前在l字的第四层。在进入第四层的时候,会有一个任务,难度比我们以往遇到的要高一些,但是机会更多,此外,们还要当心那些四层的契约者,他们比怪物还危险!”林飞慢慢的讲述起自己所了解的。

对于这三个人,林飞可是没有一丝隐瞒。

“基本上就是这个样,记住,要尽量提升自已的实力,我有几个触发隐藏任务的方法,们都记好,去试试吧。还有,如果获得符文,一定要收好,那东西非常强大。另外,听琳获得了一个星阵?”

林飞也是听胖的,顾琳触发了一个任务,获得了一把金『色』品质的野蛮人长剑,长剑上有野蛮人先祖刻印上的一个星阵。这无疑给这把武器带来的极大的可能,如果凑齐一套强大的符文,那仅凭这一把武器,顾琳便可以遇神杀神遇佛宰佛。

此刻,林飞也将自已掌握的符文和星阵的知识告诉了几个人,让他们在任务中留意。而隐藏任务,林飞则是告诉了他们关于艾玛的事件,并且告诉他们,如果可以,尽量和任务世界里的人打好关系,因为不定可以从他们身上获得意想不到的好处。

这个型聚会在一顿饭后散席,林飞返回了家中,进入了恶魔篇章。

房问依旧是那个样,但是林飞知道,门外已经不是以前的下三层了。他和弩男,白袍约好,今天这个时间在第四层的公共广场汇合。正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帮,初次进入第四层的他们显然结成了一个同盟,此外,林飞也想见识见识第四层到底有什么不同。

握着门把手,轻轻一拉,房间的门就被打开了。

林飞走出一步,下一秒,他便置身于一个十分巨大的广场当中。

只是,周围的人却是不多,约莫只有百十来人,在这和足球场差不多的广场上自然显得稀稀拉拉。而林飞一瞬间,感觉到很不对劲。

而林飞的出现,却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瞧,又是一个没有‘标识’的家伙’还带着头盔呢,一看就是新人!”

“要不要去抓住他?”

“这是在母巢,不怕死就现在去动他,而且,不定这家伙实力不弱呢!”

“那又怎样,新人的等级不过12级,再强能强到哪儿去?到时候跟踪他进入任务,还不是任人宰割。”

诸如此类的计论不绝于耳,林飞感觉,自己仿佛是动物园里的动物,正在被人观看并且品头论足。而且,几乎所有人话的人似乎都不怕这些话被别人并到似的。

林飞注意到,这些趾高气扬的家伙朐口都挂着一个纽扣大的金属牌,上面写着一个金『色』的‘主’字。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

还有很多契约者都是一脸菜『色』,带着一个项圈,低着头跟在那些挂着‘主’字金属牌的契约者身后。

林飞这个时候终于知道,是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所有的契约者,都没有戴遮挡面孔的东西。难道他们不怕被人看出相貌而在现实世界被人认出来?

在之前的任务里,宋老大三人除了宋老大带着全盔之外,其佘两人也没佩戴遮挡面孔的东西,当时林飞便觉得奇怪,现在看来,还真是一个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却是快速的接近林飞。林飞马上便有察觉,转身一看,却发现是一个他从没有见过的男人。

还有些提防之心的林飞,在对方出一段话后,却是愣了。

“是我!”

“弩男?”林飞认得对方的声音,也见过对方的真实相貌,却绝对不是眼前这个人的o样。

“没时间闲聊了,现在的形式不太好,先跟我走!”

“干什么去?”

“做人皮面具!”

弩男完,带着林飞穿过广场,走到了一个人面前。

这个人矮胖无比,面前有许多打开的箱,里面摆满了林飞认不出的工具。而林飞靠近这个人后,便得到了提示。

“美容师安吉!”

“亲爱的朋友,只要花费一些‘时间’便可以改头换面’相信我的技术,的时间不会白花的!”

安吉见到林飞,却是l边搓手,一变嘿嘿笑道。

见到一旁的弩男点了点头,林飞也点了点头。

很快,林飞的视线里便出现了一个虚拟面板。上面有数十种面孔,长相各异,此外,还有数千种五官的图形可佩组合配对。

“可以随机产生相貌,也可以自定义,但是记住,每一名契约者都只能拥有一张人皮面具,就算是遗失了,再决制作也只能制作和上一次一模一样的,所以,一定要谨慎选择!”安吉适时的提醒。

林飞大概是明白怎么回事了,怪不得整个四层,没有人遮挡面孔,因为他们都戴着人皮面具。

而弩男也是因为带上了人皮面具,所以变成整个样。而且,似乎这种‘美容师’只有四层有。

于是林飞开始认真的选择他的‘新脸”这个过程只用了不到五分钟’林飞便确认了。

“制作一个人皮面具,需要花12时,是否继续?”

提示出现,林飞此刻的时间还算多,区区12个时倒是也花的起。所以直接选择了继续。就见时钟上的时间减少了12时,而美容师安吉开始快速的制作起人皮面具。

约莫十分钟,面具便交到了林飞手里。

这人皮面具,的确是薄薄的一层类似人皮的东西,质地柔软,真的宛如人皮。仔细看着,林飞刚刚选择的那个面孔便勾勒在上面,栩栩如生。

“获得道具:人皮而具。”

“白『色』品质,辅助类道具,可以装备,提供0点护甲。作用,可以更改面孔,耐久度35。耐久度不可修复,减少到0,则需要重新制作!”

“是否马上装备?”

林飞自然是选择马上装备,就见一道白光闪过,林飞手里的面具便化作一团光芒,钻入林飞的头盔当中。一瞬间,林飞感觉自已的脸上,多了一层东西,但是一点都不感觉难受。

“现在,可以将头盔脱掉了!”弩男在一旁道,他事实上,也想知道林飞选了一个什么样的面孔。

林飞听罢,却是伸手,将头盔摘了下来。

顿时,一张颇为普通的面孔出现在弩男面前。弩男此刻的面容,可以是十分普通,和他以前的模样比起来要逊『色』很多,但是林飞的新面孔,却是更加普通。以前的林飞可以用帅气来形容,但是此刻,只能感觉到普通毫无特『色』,属于丢到人群里便再也找不出来的那种。

但是,如果仔细观看,却也会发现这个五官比例也是相当的协调,看得久了,却能有一股特有的魅力。

“看不出来,还有这种审美观,老实,是不是美术学院毕业的?”弩男由衷的赞了一句。之前林飞那种可以变成乌鸦和天使的特殊技能,已经让弩男相当的惊讶了,如今又让他吃惊了一回。

美容师安吉的摊位旁边有镜,林飞照了照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这面孔简直是浑然天成,完全看不出是假的。随后似乎想起了什么,便道:“白袍呢?”

“对了差点忘了,快跟我来!白袍正在那里出售上次从那三个契约者身上捞到的道具!”弩男这个时候道。

上一次宋老大三个人死掉后,是由白袍和弩男收拾的战利品。林飞是因为美奈的是而导致他完全忘记了这一茬,此刻听到弩男提起,反应了过来。

跟着弩男,林飞很快来到了一片全是摆摊的区域,只是刚走过来,便看到那边围着一群人。

“娘皮,我看没有佩戴标识,应该是从下三层来的新人吧?怎么样,跟哥哥我走,一定保吃香喝辣!”

离着老远,便看到一个穿着兽皮护甲的汉正在对一个身穿白衣的女道。他的胸口同样挂着一个写着‘主’字的金属牌’此外在他身后,站着三个带着项圈的契约者。

即便是弩男不,林飞都能认出来那个白衣女是白袍。

因为她的特点太明显了,一个是她喜欢穿白『色』的带帽斗篷,二来是她的身材非常的高挑,虽然面孔不一样,但是林飞还是能认出这一点。当然,一旁弩男散发出的杀气也证明了林飞的猜测。

“为什么这里的人,有的人带着金属牌,而有的却带着金属项圈?”林飞这个时候问弩男。

后者道:“我也是刚知道,还记得任务里那三个杂碎吗?他们过让咱们当他们的奴隶,原来这第四层实行的制度是奴隶制,那些带着‘主’字金属牌的是奴隶主’而戴着项圈的便是奴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