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轮盘飞速的旋转,我们又重新回到了一百二十年后的今天。当年所犯下的过错已经无法挽回,但是我们可以运用自己的力量来改变错误的过去并创造出正确的未来。就在今天的早些时分,银刀与秋叶偶然相遇并一起跟踪一条重要的线索,但这却是一个圈套,他们轻易的就掉进了幽影龙亲自为他们设下的圈套之中。当银刀与幽影龙相遇之后他们便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但是在幽影龙这压倒xing的力量之下银刀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在与幽影龙的这场战斗过程中银刀几乎成了一个废人。虽然幽影龙对银刀是那么的冷血与无情,但是他却没有对秋叶下手,因为幽影龙现在还不想让这个女人死,他想让这个女人活着并替他向幽影虎带个话。当幽影龙将要带的话告诉秋叶之后他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而等恶魔之泪的增援部队赶到之后这里的一切却早已平息,银刀因为伤势过重而失去了意识,而秋叶也因为受到了过度的惊吓而失去了意识。

而在另外一边,幽影虎将刚刚缉拿到的嫌疑犯带回到了总部,但是当他刚回到总部之后他便听到了这惊人的消息,随后幽影虎与印便急忙赶到了医院。但是当这二人赶到医院之后他们便听到了这令人胆怯的噩耗,银刀因为伤势过重也许无法存活下来,而秋叶不知什么原因而陷入了jing神失常的状态,当听到这一噩耗之后幽影虎便立刻赶到了秋叶的病房。就在幽影虎刚一进到病房他便发现此时的秋叶正独自蹲坐在病床之上缩成了一团,当看到秋叶这反常的举动之后幽影虎便慢慢的走了过去并坐在了秋叶的面前,而这时幽影虎则轻轻的扶住了秋叶的双肩并温柔的问道。

“秋叶,你还认识我吗?我是幽影虎,你快看看我。”

当幽影虎说完这话之后他便发现秋叶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此时的秋叶仍然处于jing神涣散的状态。但这时在秋叶的口中却不断的在念着一句话,当看到这之后幽影虎便将自己的耳朵慢慢的靠到了秋叶的嘴边静静地聆听着,而这时幽影虎却听到了他一辈子都不愿听到的名字,只听秋叶不断地重复着。

“幽影龙回来了……幽影龙回来了……幽影龙回来了。”

当听到这句话之后幽影虎便从刚才那温和的面孔立刻变成了惊讶的表情,而这时幽影虎便用双手扶住秋叶的头并且大声的问道。

“秋叶,你刚才说的是什么意思?你说幽影龙回来了?你已经见过他了吗?”

而这时的秋叶并没有回答幽影虎的问题,她只是不断地重复着刚才的话。此时的幽影虎好似万箭穿心,他为秋叶的jing神失常而感到悲痛,他为再一次听到幽影龙这个名字而感到愤怒。而就在这时有一名jing神科的医生则走进了病房,当幽影虎看到这名医生之后他便急忙询问道。

“医生,请问您秋叶她这是怎么了?”

当听到幽影虎的问话之后这名医生便表情冷静的回答道。

“具体的原因我们还不清楚,但造成患者现在的这个情况应该是由于当时患者经受了过度的jing神打击所导致的,这个jing神打击远远超越了她所能承受的界限。”

“那请问您,秋叶她还有可能康复吗?”

“这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患者是在受到刺激下的突发xingjing神失常,所以只要在这里治疗几天便会康复。”

“是嘛!那就拜托您了医生。”

当幽影虎说完之后他便走出了秋叶的病房,而这时玄冥则站在外面等待着幽影虎,当玄冥看到幽影虎从病房走出来之后他便问道。

“怎么样了虎,秋叶她还好吗?”

当听到玄冥的问话之后幽影虎则身心疲惫的回答道。

“刚才医生说了,秋叶只要在这里接受几天治疗便可以康复。”

“是嘛!那你就不要再担心了,医生不是已经说了吗?秋叶她会好起来的。”

“我知道,但是现在有一件事使我更加的担心。”

“什么事?”

“刚才秋叶亲口对我说,幽影龙他回来了。”

当玄冥听到幽影虎的话之后他便呆呆的愣在了那里并久久不能回神,时间大约过去了三四分钟之后玄冥才渐渐的恢复了神智,这时玄冥则连忙问道。

“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刚才说幽影龙他回来了?这怎么可能?”

“这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只要我们冷静的思考一下便会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有谁可以将银刀的xing命玩弄于鼓掌之中而自己却可以毫发无伤的离开现场。还有前一阵子情报部门收到的那些幽影龙登陆本土的假情报,现在仔细的想一想那肯定是敌人为了迷惑我们而制造的陷阱,他们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将真正的情报给掩盖起来。这种种的证据都只能证明一件事,那就是幽影龙他真的回来了并且已经来到了我们的周围。”

“但是虎我有一件事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我想幽影龙他本人应该已经知道他自己早已被组织通缉,可是他为什么还要冒着生命危险独自来到这里呢?”

“这只会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就是他有一些事不得不亲自去做,所以他只能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这里。第二种可能就是他现在根本就不在乎我们知不知道他的行踪,因为他根本就不用在意我们会对他做什么。”

“那你说他这次来这的目的是什么呢?幽影龙他现在是黑暗领主的王牌,我想黑暗领主是不会叫他贸然行动的。”

“你说的对玄冥,也许幽影龙此次来的目的就是与纳米人工厂有关。可能是黑暗领主派他来这里做些什么,所以他才会回来。”

当幽影虎与玄冥正在讨论此事的时候,这时印却快速的走了过来并且对幽影虎说道。

“虎前辈,刚才总部审讯课打来了电话。我们抓捕的那名嫌疑犯至今也没有开口,审讯课那边好像已经没有办法了。”

“这群该死的蠢货,难道他们就不能靠自己摆平一件事吗?算了,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指望过他们。印你现在立刻跟我回总部,玄冥这里就全靠你了。另外如果银刀脱离了危险期不要忘了给我打个电话,我很担心这件事。”

“放心吧虎,这里有我来应付。”

当说完这话之后幽影虎与印便立刻离开了医院,这时他们火速的赶往总部。当他们一到总部之后便来到了审讯课,这时幽影虎与印便立刻来到了审讯室。当他们一推开审讯室的大门之后,幽影虎便看见此时有两名行刑者正在对那名通缉犯使用着各种的刑具,没过多久之后这名罪犯便昏了过去。而这时那名坐在一旁的课长则发现此时幽影虎与印二人正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当这名课长看到之后便急忙走过来说道。

“您二位来了。”

当听到这名课长的话之后幽影虎则语气冷漠的说道。

“课长,你从这个人的嘴里问出点什么了吗?”

当听到幽影虎的话之后这名课长便急忙解释道。

“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已经动用了很多种刑法并持续了很长时间。但是这个嫌疑犯他除了骂人以外就再也没有说过一个字,他已经这样昏过去好几次了。”

当听到这位课长的辩解之后,幽影虎则气愤的说道。

“你们这群废物,难道你们除了吃饭就没有一点用处了吗?在总部之内你们审讯课是最为清闲的,这次好不容易用到你们还这么丢脸,我看你最好还是辞职回家吧!”

当听到幽影虎的话之后这名课长便惊慌失措的说道。

“是!属下无能,属下该死。还请您网开一面,请在给我一次机会。”

当听到这位科长的恳求之后幽影虎则语气平和的说道。

“课长,平时不要总是无所事事,偶尔你也要研发一些新的审讯方式。我刚才看了一下你的审讯方法,那些都是几十年前的老办法了。这些陈旧的办法已经对付不了现在的这群人渣了,跟我学着点,现在去给我拿一桶冷水来。”

当听到幽影虎的话之后手下的人便立刻提来了一桶冷冻过的凉水,而这时幽影虎则提着那桶冰水并走到了这名嫌疑犯的面前,突然幽影虎便将这桶冰水倒在了犯人的头上。因为冰水的寒冷所以使得这名罪犯立刻苏醒了过来,当看到这个人苏醒之后幽影虎则将那支桶扔到了一边并且说道。

“你终于醒了小子,睡得还好吗?之前抓你的时候太过匆忙所以还没来得及问你的名字,你叫什么?”

当幽影虎说完这话之后那名嫌疑犯并没有做出回答,就在这时幽影虎便将一击强有力的右拳打在了这个人的左脸上。很快便从这个人的嘴里流出了鲜血,当看到这之后幽影虎则立刻问道。

“同样的问题我不希望对一个人说两次,我再问你一次,这是你最后的机会。现在立刻回答我,你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