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听到幽影龙的这番话之后秋叶便费力的摇了摇头,但是这虚假的谎言根本就掩盖不住秋叶自己那恐惧的内心,当看到秋叶摇头之后幽影龙则再次问道。

“你在说谎,秋叶。如果你不惧怕我的话,那你为什么直到现在还不住的流泪,而且你的身体还在微微的发抖。这种种迹象表明,在你的内心里有一股恐惧存在。”

当听到幽影龙的这番话之后秋叶则将脸转向了一边,而这时的幽影龙则站起身说道。

“秋叶,你要牢记一点。你之所以能够活下来并不是因为你比别人聪明,更不是因为你比别人幸运。你之所以能够活下来的原因是因为我想让你活下来,你现在对我还有那么一点值得利用的价值,今天还不是你生命走向终点的ri子。不过我希望你替我向幽影虎带个话,你就对他说我幽影龙回来了。”

当幽影龙说完这话之后刚才的那名恶魔便走上近前说道。

“阁下,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

当听到这只恶魔所说的话之后,幽影龙便将头转了过来并对他说道。

“我们?你再说我们?你太过愚蠢了,是我,不是我们。”

当幽影龙的话刚一说完只见他立刻举起了刚才从银刀手里夺过来的手枪并对准了这名随从的眉心,还没等这名随从反应过来只见幽影龙便扣下了扳机,一阵巨响过后只见那名随从便跌倒在地并即刻化为了一滩尘埃。随后只见幽影龙便将手中的那把枪扔到了一边并且说道。

“你的使命已经完成,现在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项任务,为我们恶魔之泪的朋友们留下一个讯号。只要是他们来到这里并且看到这番景象的话,就算是白痴也能想象得到是谁干的。”

当幽影龙说完这话之后他便再一次的走到了秋叶的身边并且蹲了下来,随后只见他启动了那个发信器并且放到了秋叶的手心之中,当这些准备工作全部做好之后幽影龙则对秋叶说道。

“再过大约十分钟之后前来接你的人就会赶到,你现在还没有到死的时候秋叶,你对我还有些可利用的价值,但是你可千万不要忘记我拜托你对幽影虎带的话哦!”

说着只见幽影龙则慢慢站起了身并走出了这间仓库,而这时秋叶的意识也因为刚才过度的惊吓而渐渐的恍惚了起来。这时只见秋叶慢慢的向着银刀的那边费力的爬了过去,可是当秋叶每爬一下她的意识便模糊一下,只见秋叶费力的爬到了银刀的身边,随后秋叶用着自己最大的力气推了推银刀,但是这时的银刀根本就没有反映。这时秋叶想喊出银刀的名字,但是她的喉咙却发不出一丝的声音。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秋叶终于因为体力透支而昏倒在了银刀的身旁。

而在另外一边,此时的幽影虎与印正押送着那名恶魔开着车回到了总部。当一回到总部幽影虎便看见在门口站着几名战士,但是奇怪的是此时的联盟长也站在那里好像他在等着什么似的。当汽车行驶到联盟长的近前印便停下了汽车,这二人下车之后便将这只刚刚才捕获到的重要通缉犯交到了那几名战士的手中,随后幽影虎则对这几名战士命令道。

“你们赶快把这个不知死的东西送到审讯课并交给他们处理,看看我们能从他的身上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

当那几名战士听到这话之后便将这名通缉重犯押进了总部,随后当看到联盟长依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之后幽影虎则开玩笑的说道。

“诶?联盟长,你怎么站在这里一动不动啊!难道是在等我们吗?”

当幽影虎说完这话之后他才发现,此时在联盟长的脸上只能看到一种表情,那就是悲伤,当看到联盟长的这个表情之后幽影虎则立刻问道。

“联盟长?您这是怎么了?难道出了什么事吗?他们其他的人呢?现在也应该回来了啊!”

当听到幽影虎的问话之后联盟长便泄气的说道。

“幽影虎,你现在快去医院的急救室那里吧!银刀他……银刀他出事了。”

当听到联盟长的话之后幽影虎与印便极为的吃惊,随后印便立刻问道。

“联盟长您说的这个是真的吗?银刀前辈他到底出了什么事?”

当听到印的问话之后联盟长则回答道。

“银刀在跟踪敌人的过程中被人偷袭,现在生死未卜。”

当听到联盟长的这番话之后幽影虎与印则立刻跑回到了车内并以最快的速度驶离了总部,二人以最快的速度冲到了医院。这二人到了医院之后便立刻跑到了急救室这里,当幽影虎与印一进到走廊之后他们便看见其他人正在走廊内焦急的等待着。只见此时的玄冥与死神二人后背靠着墙站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但是从这二人的表情之中可以看出银刀的情况并不乐观。而蒂法与茉莉则坐在长椅之上,只见这时蒂法则依偎在茉莉的怀里泪流不止,而茉莉这时则紧紧抱住泣不成声的蒂法并不时的安慰着她。看到此番情景之后幽影虎与印便急忙的走了过来,当玄冥看到幽影虎与印来了之后便对这二人问道。

“你们两个人来了,发现什么线索了吗?”

当听到玄冥的问话之后印则回答道。

“我和虎前辈抓到了一名可疑分子,不过银刀前辈他怎么样了?他伤的不要紧吧!”

当听到印的这番话之后玄冥则摇了摇头,随后看到玄冥摇头之后幽影虎则问道。

“怎么了?你摇头是什么意思?”

“哎!银刀他伤势过重并且流血过多,医生说他很难度过危险期。”

“你这是什么意思玄冥,你说银刀他有可能会挺不过去,他到底伤的有多严重?”

“在找到他的时候我们发现银刀的一只手臂与一条腿被来历不明的敌人给砍断了,而且那个敌人还切断了银刀的气管。”

“什么?怎么会这样?这究竟是谁干的?”

当听到幽影虎的问话之后,只见蒂法则一边抽泣着一边解释道。

“这全都怪我虎,是我害了银刀。我因为那时对银刀发脾气而与他分开行动,如果当时我在的话那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这都应该怪我,这全部都是我的错。”

当蒂法说到这之后茉莉则立刻将她按在了自己的胸口前并且一边抚摸着蒂法的头一边安慰她道。

“别再说了蒂法,这不是你的错。以这名敌人的手法来看他的实力不容小视,就算当时你在场也改变不了什么,没有人会怪你,不要再哭了好吗?”

当听到茉莉这安慰自己的话语之后蒂法则扬起了头并一边哭着一边说道。

“可是茉莉姐,我现在该怎么办?我现在真的好怕,我非常害怕失去银刀,虽然平时我对他并不好,但是我不能没有他。”

当听到蒂法的话语之后茉莉则再一次的回答道。

“你不要担心蒂法,银刀他决不会有事的。他已经挺过了那么多次的难关,这次也不例外。”

当茉莉说完这话之后在场的所有人则鸦雀无声,而过了一会儿之后幽影虎则把玄冥拉到了一旁并压低声问道。

“玄冥,你老实的告诉我,银刀他……到底有几成的把握。”

“虎,既然你问我那我也不再隐瞒你什么了。刚才我已经找医生谈过了,他们说此次银刀的伤情十分的严重,就算是植入过恶魔jing魄的战士也很难挺过这一劫,乐观的说银刀他也只有百分之十的几率可以活过来。”

“该死,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比起这个虎,你最好还是到隔壁的病房去看一看吧!秋叶她现在就在银刀的隔壁。”

当他听到玄冥的这番话之后幽影虎则立刻反问道。

“你说什么?秋叶她怎么了?”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但是当我们到达那里的时候只见银刀与秋叶这两个人全都趴在了血泊之中。”

“什么?难道秋叶她也受伤了吗?伤得重不重。”

“不,秋叶她并没有受伤,但是我觉得这个比受伤更严重。”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玄冥?”

“你还是亲自去看看吧!我无法用语言形容现在的秋叶。”

当听到玄冥的这番话之后幽影虎则立刻跑到了隔壁的病房,随后幽影虎一推开房门便看到此时的秋叶正蹲坐在病**。当幽影虎看到之后便慢慢的走了过去,而幽影虎走到秋叶的近前他才发现,此时秋叶的眼神极为的木讷并盯着前方的墙壁,不时还从口中传出一丝微弱的声音。这时幽影虎感觉到此时的秋叶一定是因为亲眼目睹了银刀的不幸而使得jing神暂时出现了问题,随后幽影虎则慢慢的坐到了病**并且用自己的双手轻轻扶住了秋叶的肩膀,当看到此时秋叶的情形之后幽影虎则轻声的问道。

“秋叶,你现在还认识我吗?我是虎,我回来了。”

但是当幽影虎说完之后只见在秋叶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此时在秋叶的口中却还是在念着刚才的那句话。当幽影虎发现此时在秋叶的口中正不停地念着什么的时候他便将耳朵凑了过去,而这时幽影虎从秋叶的口中听到了一句令自己极为震惊的话,只听得秋叶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那就是。

“幽影龙回来了……幽影龙回来了……幽影龙他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