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终于到了索菲娅公主向全国人民讲演的这一天。这天早上幽影虎率领着许多人开着豪华的车队停在了大酒店的门口,当过了一会儿之后索菲娅公主身穿极为奢华的服饰从大酒店的门口走了出来并随后上了车,当索菲娅公主上车之后车队便浩浩荡荡直奔讲演会场。当车队到达会场之后会场的记者便急忙跑上前去为公主拍照,而索菲娅公主这时也非常有礼节的向这些记者挥手。当车队停好之后公主便下了车并走上了那即高大又奢华的讲演台,没过多久之后公主便开始了她那正式的讲演。而在这时幽影虎与玄冥则站在后台谈论着什么,这时幽影虎则说道。

“谢天谢地,可算是平安的完成任务了。”

“是啊!像上次的那种情况真不希望在发生第二次。”

“对了玄冥,我有一件事要问你。”

“什么事,你说。”

“就是关于当时你带着索菲娅刚到港口的时候,你在那里是不是还遇到了其它的什么人?”

当听到幽影虎的质疑之后玄冥则急忙辩解道。

“遇到其他人?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我也不太清楚,比如像是幽影龙,他当时到底在不在场。”

“没有啊!我没有见到他。”

“可是你被踢断的那条腿很像是幽影龙的手法,而且在那附近我还闻到少许从幽影龙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味。”

“也许是那个叫斯康达身上带的吧!也许他的上司是幽影龙也说不定呢?”

“真的是这样吗?你的确没有见过他?”

“没有,真的没有,在港口那里除了几个杂兵之外就只有斯康达而已。”

“是这样啊!那到底他会去哪呢?到处都没有幽影龙的行踪。现在就连情报部对他也是毫无办法,当他来到这之后便失去了他的一切踪迹,直到现在也根本就没有幽影龙的任何消息,他就好像是从这个世界蒸发了一般。”

“你还是不要太过着急了虎,这个人一向行踪不定。其实当年也是一样,他这个人总是叫人琢磨不透,在他的身上就好像有一层浓雾一般极为的神秘,不过总有一天你会和他碰上了。”

“是嘛!也许是吧!我也希望如此,我等待这一天的来临已经等了太久了。”

正当二人交谈的时候,由远处银刀则拿着一份文件走了过来并且说道。

“虎,这是刚才从帝国那边发来的电报,电报上说在帝国内部尼古拉的残存党羽和其它的潜在危险已经全部都清除完毕,现在已经可以让索菲娅公主回去了。”

当听到银刀的这番话之后玄冥则说道。

“这么快?才过了一个星期而已。”

当听完玄冥的话之后幽影虎则立刻说道。

“这样也好,等到公主离开这里之后我们的任务也算得上是圆满结束了。那上层们的意思呢?他们有没有想过叫索菲娅哪天启程。”

“总部的意思是在三天之后启程,三天之后便会往帝国发出一班船,公主即她带来的所有随从一并乘坐这艘游轮回到帝国。”

“好吧!三天就三天吧!那我们在这三天之内就又有得忙了。”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转眼之间三天的时间一下子就过去了,而在这一天总部的全体工作人员则全部来到了港口等待着公主的到来。没过多久只见公主乘坐的汽车便从远处慢慢的开了过来,当汽车停好之后索菲娅公主便从汽车里面走了出来,而就在这时那些其它公主的随从则陆续登上了这艘豪华游轮,随后联盟长走向近前对公主说道。

“公主殿下,希望您在这里的期间过的愉快并祝你一路顺风。”

当索菲娅公主与联盟长说完之后便转而走向了幽影虎,而这时的幽影虎则说道。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今天你就要离开了,我就不多说其它送别的话了,祝你一路平安。”

“虎,那我还能在见到你吗?”

“索菲娅,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我之间还有缘分的话那终有一天我们还会相见的。”

“是啊!那我依然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当索菲娅与幽影虎说完之后她便走向了玄冥,而这时的玄冥好像不想与索菲娅说些什么,当看到这之后索菲娅则问道。

“玄冥,难道你就不想对我说些什么吗?”

当听到索菲娅的话之后玄冥则蹩脚的说道。

“老套的送别话他们都已经说过了,所以我就不想再说了。不过我这里有一件小礼物想送给你,希望你喜欢。”

当玄冥说完这话之后便从自己的身后拿出了一只淡黄sè的小泰迪熊玩偶并递给了索菲娅,当索菲娅接过这只玩具熊之后便对玄冥疑惑的问道。

“玄冥,你送我这个干什么?”

当听到索菲娅的问话之后玄冥则害羞的说道。

“本来想送你一条项链的,不过你是帝国的公主可能会看不上。后来又想送你鲜花,但是我又不好意思。最后还是决定送你这个玩偶,你不喜欢吗?”

“才不呢?我非常喜欢这个礼物,谢谢你玄冥,不过你为什么决定要送我这个。”

“在与你合作的过程当中我发现你有时满孩子气的,所以就想到了这个。”

“谢谢你玄冥,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送我的这件礼物。”

当索菲娅说完之后便抱着这只玩具熊登上了这艘豪华游轮,随着一声巨大的汽笛声这艘豪华游轮便慢慢的驶离了这个港口。这时在港口之上的全体人员一同向这艘游轮挥手,而索菲娅也在游轮之上不停的向众人挥手告别。只见这艘游轮越开越远,不久之后便消失在海平线之上。当众人都看不见这艘游轮之后所有的工作人员便各自安静的离开了,这时玄冥却还站在那里注视着索菲娅远去的方向,当幽影虎看到这之后便走过去拍了拍玄冥的肩膀之后问道。

“怎么了玄冥,难道索菲娅的离开使你感到凄凉和孤独了。”

“没你说得那么严重,不过和你说的也差不多,她突然这么一走我还真是有点伤心。”

“不是吧玄冥,你竟然会为一只恶魔而伤心难过,难道索菲娅把你给改变了。”

“差不多吧!在港口仓库的时候她跟我说了很多,渐渐的我对恶魔的恨意也随之消散了。这个索菲娅可真是一个既神秘又可怕的女人,仅凭一些简单且纯真的话语便将我这持续了几十年对恶魔的憎恨与怒火一扫而光。”

“那样不是很好吗?没有了恨意就没有了包袱,没有了包袱生活不就变得轻松了吗?”

“真的是这样吗?我之所以活了这么多年全都是因为这股恨意而支撑下来的,但是当这股恨意突然消失之后我又将如何去做呢?我又拿什么来支撑我剩下的生命呢?”

“不用去想太多了玄冥,你的身边不是还有我们这些朋友在吗?”

“谢谢你幽影虎,我真的很感谢身边能有你这么一个朋友。”

“哇!看来你真的是变了玄冥。我竟然能从你这冷酷的家伙口中听到如此肉麻的话,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到莉莉的酒吧里去喝一杯庆祝一下。”

“可是我不能喝含有酒jing成分的东西啊!”

“没关系,你不用去在意这种无聊的小事玄冥,不管喝什么只要你来买单就好了。”

“什么?哪有这样的?你这不是在勒索我嘛幽影虎!”

“不要去在意这种无聊的小细节嘛玄冥,这样不是蛮好的嘛!我现在立刻去联络其他人到莉莉的酒吧会合,在那里我们要好好的庆祝一下,庆祝你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喂喂喂,你这样说我怎么听着如此的别扭啊!”

“没关系,没关系,玄冥你就不要去在意这种无聊的小事了。”

当幽影虎说完之后二人便离开了港口,而在另外一边幽影龙则再次的来到了这座废弃的军事基地里并向黑暗领主进行着详细的汇报,就在这时幽影龙则自傲的说道。

“领主,所有的事情均已办妥,尼古拉的残存党羽已经被恶魔之泪所清剿。而暗中帮助尼古拉的那些人类我已经在恶魔之泪不知道的情况下全部解决,我做的非常谨慎,没有留下丝毫的破绽与纰漏,您大可放心。”

当听到幽影龙的这番话之后黑暗领主便转过身说道。

“那黑ri病毒的实战数据呢?你拿到了吗?”

“是,黑ri病毒完整的实战数据我已经拿到手并详细且完整的记录在案。”

“是嘛!那结果呢?还算令人满意吗?”

“是,实战数据的结果令我们极为满意。黑ri病毒的真正威力远远超出了我们想象的范围之内,我想这种病毒已经可以投入实战,只不过……。”

这时只见幽影龙说话突然含糊了起来,当看到这的黑暗领主则说道。

“有什么疑问尽管提出来,我是不会责怪你的。”

当听到黑暗领主的指令之后幽影龙则立刻果断且尖锐的说道。

“是,虽然黑ri病毒已经有了极大的成功,但是当生物注shè完病毒之后过不了多久便会产生严重的智力退化现象。虽然力量强的惊人,但是因为智力的严重退化而使得这股力量不能得到最大的发挥,这样便大大降低了病毒的利用价值。现在的黑ri病毒带给我们的则是没有思维的怪物,而不是真正能听懂我们指令的地狱魔兽。”

当听到这话之后黑暗领主便再一次说道。

“这我知道,所以最近我一直派人去寻找恶魔之眼的下落,但是直到现在也是毫无音讯。这个恶魔之眼是我们成功的关键,只要有了它黑ri病毒就会彻底成功。”

“那这个恶魔之眼到底在哪呢?有没有它的踪迹。”

“直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恶魔之眼的下落,世界如此之大这个恶魔之眼在哪我们就不从而知了。”

“那这个恶魔之眼最后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是什么时候。”

“恶魔之眼的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几十年前,那是在一个比较荒凉的城市里有一个小女孩将它制成了一条项链并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但是当我的手下赶到那里之后那个小女孩却从那个城市里神秘的失踪了,城市里的人谁也不知道这个小女孩的下落,直到现在我们也不知道这个小女孩到底是生是死。”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也只有放慢现在的步伐并转而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几十年前的这个小女孩身上了。”

“没错,只要找到当年的这个小女孩我们的黑ri病毒便会彻底的成功,但是时隔多年我也不知道这个小女孩他是生是死,毕竟人类的寿命是撑不了如此之久的。”

“没有关系,领主您大可放心。就算这个小女孩将恶魔之眼带进了坟墓,我也会把它挖出来并将恶魔之眼带回来。”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亲自来办吧!毕竟交给你要比交给别人放心的多。”

“是,我明白了。领主,如果没有什么其他事情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

当幽影龙说完之后便转身要走,而这时黑暗领主则叫住了他。

“等一下龙,我想问你一件事。”

当听到黑暗领主的话之后幽影龙则转身说道。

“什么事领主。”

“你这次见到幽影虎了吗?有没有和他发生什么冲突。”

“没有,在这次任务当中我并没有在幽影虎的面前现身。那时我正在收集实战数据,所以我并不想与幽影虎发生正面冲突。”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当听完这句话幽影龙便走出了这个房间,而就在这时黑暗领主则自言自语道。

“这些愚蠢的人类,他们直到现在还将心思全部放在如何消灭我的问题上,但是他们难道就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会卷土重来。人类这种生物可真是不可救药,不过没有关系,因为再过不了多久这个世界终将会落入我的手中并且将由我来进行支配,到了那个时候人类就算是不想灭绝恐怕也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