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虎难道已经死了吗?这怎么可能?他明明说过会安全回来的,怎么这么快就会遇害了呢?难道他真的已经死了吗?难道他没有完成与我之间的约定吗?怎么会这样呢?事情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呢?……不!虎是不会死的。我知道他的实力,在这个硕大的帝国里能敌过虎的人屈指可数。对!虎是绝不会被这么一点小小的困难所绊倒的。但是这具男尸身上为什么会穿着虎的制服呢?就连配饰也一样不差……对!这是他们临时做出来的冒牌货,虎临行之前交代过无论他们拿出什么证据哪怕是虎的尸体也不要相信,因为那都是他们制造出来的假相。我不可以上当,我绝不能让他们从我的口中知道任何事情,就算是虎牺牲了我也要独自背负起虎交给我的使命。

当蒂法想到这里之后便抬起了头并且还面带微笑的看着这个女人,当她看到蒂法正微笑着看着自己的时候便问道。

“有什么好笑的,蒂法。”

“哈哈哈,亏你们想得出来,这两具尸体全部都是假的。”

“哦?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

“因为我了解虎的实力,他是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死了的。”

当听到蒂法如此果断的回答之后,这个女人则摇了摇头后追问道。

“蒂法,到底是什么使你坚信着幽影虎还活着的念头。”

“因为虎是一个遵守承诺的人,只要是他与别人做出约定他就一定会办到。”

“就算是死了他也会办到吗?”

“没错!如果有这么一天虎真的死了,那也是在他完成了与所有人的约定之后。”

“哼!既然你如此的肯定那我也不硬逼着你相信幽影虎已死的真相,不过你最好考虑考虑你自己现在的处境。”

说着那个女人转身要走,当这个女人已经走到了门前的时候蒂法却突然喊道。

“到底是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使得你如此痛恨着幽影虎。”

听到蒂法的问题之后这个女人便止步停在了那里,而过了好久之后那个女人便回答道。

“当年我和幽影虎曾是最亲密的战友,我深爱着他,但是他直到现在也没有完成与我之间所定下的约定。”

说完之后这个女人便打开了审讯室的铁门走了出去,当这个女人走出去了以后蒂法则疑惑的猜测着。

“怎么?难道以前虎认识这个女人?她到底和虎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她为什么这么痛恨着虎,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在另外一边,当这个女人走出了审讯室之后便一个人独自靠在墙壁上默默地流泪。正当这个女人哭泣的时候突然从这条昏暗的走廊里走出了一名身穿白sè西装的俊美男子,只见这名男子对她说道。

“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当听到这个声音之后这名女人便立刻停止了哭泣并且观瞧,当发现自己身边的这名男子的时候,她的脸sè立刻变了,变得是那么的可怜,仿佛这个女人相当惧怕面前站着的这名年轻男子,过了不久之后这个女人则用着畏惧的声音回答道。

“没……没什么。”

“是嘛!那就好。”

“您怎么来了?阁下,您是带来领主大人的指令了吗?”

“不!是领主不放心你的安危,所以才派我来查看一下这里的形势,顺便看看你身体怎么样?”

“多谢领主与阁下的关心,我的身体很好。怎么?您是刚刚才到的吗?”

“嗯,是啊!我刚刚才到的顺便也了解了一下现在的形势,你在审讯吗?”

“是……是。”

“既然你在审讯的话,那你问出什么有价值的情报了吗?”

“没……没有。”

“被审讯的是谁?”

“是恶魔之泪实力排名第七位的蒂法尼亚?格勒。”

“哼!是这个小丫头啊!算了,走吧!从她的口中你是问不出任何事情的。”

说着这名男子便向外走去,而那名女人也跟随着这名男子同行,过了一会儿之后那名男子则再次问道。

“尼古拉那边怎么样了?”

“他正在准备加冕仪式。”

“那幽影虎呢?除掉了吗?”

“没……还没有,不过我们已经派出了大约有一百多人,应该马上就会有答案的。”

“你死了这条心吧!你派出去的人都会被幽影虎困死在雪山里的,他们是不会再回来了。”

“为什么?阁下您为什么会这么说。”

“没什么,我只是凭借着这么多年与他打交道的直觉,从幽影虎出生到现在应该只有我最了解他了。尼古拉那边呢?他有没有什么后备计划。”

“没有,这个尼古拉简直就是一个草包,到目前为止所有的计划全部都是我设计的,他什么都不懂,真是一个只能被别人利用的笨蛋。”

“可是领主现在需要的正是这种笨蛋,如果这些棋子太聪明的话,那领主的计划将会受到一定程度的阻碍。从现在开始我们执行第二套方案,完成后你将这个东西交给尼古拉。”

“这就是您之前说的那个东西吗?”

“是啊!不久之前才刚刚得到的。”

“那将这个东西交给他之后呢?”

“没有什么之后了,他已经没有什么可利用的价值了,是时候将他这块垫脚石给踢开了。”

“但是阁下,如果幽影虎死了的话,那尼古拉不是还有一点可以利用的价值吗?”

“他没有希望了,直到现在他还没有除掉幽影虎这个巨大的祸患。一切都太晚了,我太了解幽影虎了,他会运用自己的计谋与智慧将这场风波平息的。如果我们继续留在这里帮助尼古拉的话,那也只会徒增暴露我们计划的可能xing而已。”

“是!听您的吩咐。”

说完二人便顺着走廊扬长而去,可是谁也不知道这名神秘的男子到底是谁,为什么连如此实力强劲的女人都要惧怕成这个样子。而在另外一边蒂法正一个人被关押在昏暗的审讯室里,整间房间什么都没有只有面前的这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经过了一夜的审问之后蒂法再也支撑不住这疲惫且身受重伤的躯体,说着蒂法便渐渐的昏睡了过去。但是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蒂法恍惚的听到门外传出了极为轻盈的脚步声,而且来的还不止一个人的样子。此时的蒂法立刻是睡意全无,她瞪大了自己的双眼并朝着铁门的方向看去,不一会儿的工夫这扇铁门便慢慢的打开了,这时从外面则走进了一名年轻且高大的男子,只见这名男子走到蒂法的面前说道。

“请问您就是蒂法阁下吗?”

“是,我就是蒂法。你是谁?”

“我是总理大臣派来营救您的,请您现在就跟我走。”

说着只见这名男子则转到了蒂法的身后并帮助蒂法除去了身上的铁链,而这时蒂法则急忙的问道。

“你们怎么早不来救我?”

“没办法,这间审讯室是尼古拉伯爵的秘密房间,我们能查到这已经是相当的困难了。”

“总理那里现在有没有公主他们的消息?”

“没有,自从他们失踪到现在就再也没有过消息了。”

“那他们会不会已经遇害了!?”

“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当听到这名男子如此坚决的回答之后,蒂法则立刻反问道。

“你为什么如此的肯定?”

“因为就在昨天早上尼古拉伯爵亲自调派了约一百名jing锐部队的士兵去执行任务,可是他们到现在也没回来。”

说到这之后这名男子便已经将蒂法身上的刑具全部都除去了,当蒂法刚要站起来的时候全身的剧痛则立刻涌上心头,还没等自己站起来就又坐回到了椅子上,当这名男子看到这之后便说道。

“蒂法阁下,您已经忍受了一晚上的酷刑拷问,身体一定支撑不住了,还是让我来背您吧!”

“那真是太感谢你了,以我现在的身体可真的是不能再挪动一步了。”

说完只见这名男子则将蒂法背了起来,蒂法这纤细的身体对于眼前这高大的男子来说简直不算什么,等背好蒂法之后便飞快的向外跑去,而刚一出审讯室的大门只见门外则大约站着十来个人。当他们看见蒂法顺利获救之后便赶往前面去开路,而这名男子则背着蒂法小跑在这昏暗的走廊里,不一会儿后蒂法便问道。

“到底是什么人出卖的我们?为什么我和虎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敌人知道?”

“根据我们最新得到的情报,是卡尔。”

“卡尔?就是那名公主身边的随从?”

“是的,他好像收受了尼古拉伯爵的贿赂,从而为尼古拉伯爵提供皇宫内的一举一动。”

“该死!要是我的身体还能动的话我一定要亲手杀了卡尔这该死的家伙。喂!大个子,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我吗?我叫尤金。”

“尤金,这名字非常好听,也和你的身体很相配。”

“是嘛!多谢您的夸奖。”

“尤金,现如今我的双腿已经被那些家伙给折磨断了,你说我还有可能康复并且重新站起来吗?”

“蒂法阁下您就放心吧!在这帝国里有最好的医生,您一定会康复的。”

说着这名高大的男子则背着蒂法一直逃了出去,而在另一方面幽影虎则带着索菲娅也正在往皇宫的方向前进着。就在此时对立的双方已经互相都撕开了那张伪善的假面具,真正的暴风雨将要即刻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