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幽影虎将一个小盒子递到了索菲娅的手里,索菲娅打开一看发现里面装的竟然是几片翠绿sè的叶子,随后索菲娅拿过一片叶子后便咀嚼了起来,没过一会儿索菲娅就感觉到因为刚才那股辣味所造成的口腔不适一下子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时索菲娅觉得好奇就向幽影虎发问道。

“虎,刚才在我口中的那股辣味突然消失不见了,这叶子是什么东西啊!”

“是薄荷。”

“薄荷?”

“对,薄荷在没有加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而且这东西在帝国是没有的。”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对人类的东西还真是知道的很少啊!”

“是啊!你还有好多东西不知道呢?”

“等以后我一定要去一次你们的世界,去看一看那些我不知道的东西。”

“好啊!等到了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去迎接你的,但现在你要赶快吃完,吃完后我们就赶路。”

说完之后二人便不再交谈了,只是静静的享用着这次即简朴又温馨的午餐时光。过了许久二人吃完午餐之后便向着雪山出发了,二人一边骑着马一边闲聊着,不一会儿便抵达了雪山的山脚,等到了山脚下幽影虎发现进山的道路即破旧又狭窄,根本就不能让马匹通过,此时幽影虎对公主说道。

“索菲娅,看来我们只能步行进山了。”

“也好啊!就当是饭后轻松的散步吧!”

“那好,下马吧!”

等到幽影虎下了马以后发现索菲娅正在马背上解着什么便问道。

“这个背包里装的是什么?”

“哦,里面有一些应急的物品,急救包,水,食物……。”

“是嘛!你想的可真是周到啊!”

“万无一失嘛!”

“我来帮你拿吧!看起来这些东西还挺沉的。”

“不用了虎,我自己带的东西我可以自己拿。可是虎,你带了些什么呢?”

听完这话之后幽影虎便掏出了那把垮在腰间的大口径手枪后说道。

“我想是这个。”

“虎,我们来这可不是为了打猎的。”

“我知道,这只是用它来防身的。”

“那好吧!不过我们可有言在先,不许伤害这山上的小动物。”

“放心吧!今天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开荤的。”

说完后二人将马匹拴在了一棵树上之后便向雪山上进发了。在爬山的过程中两个人一边交谈着一边在周围做着记号以免迷路,时间大约过了有两个小时之后两个人终于爬到了半山腰的地方,等到了半山腰的时候索菲娅气喘吁吁的对幽影虎说道。

“虎,休息一下吧!我实在是爬不动了。”

“那好吧!我们就在这先休息一会儿。”

说完后二人就在原地坐了下来,等到坐好之后索菲娅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个水壶对幽影虎说道。

“虎,你要喝吗?”

“里面装的是什么?”

“当然是水啦!不然还会有什么?”

“水我就不喝了,我还是喝这个。”

说着幽影虎从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由不锈钢制成的小酒壶后说道。

“在雪地里还是喝这个最好了。”

“这是什么?是酒吗?”

“当然,在酒壶里不装酒装什么。”

“里面装的是什么酒?”

“你自己尝一尝不就知道了吗?”

说着幽影虎便将这个小酒壶递给了索菲娅,索菲娅接过小酒壶之后便轻轻地喝了一小口,索菲娅刚喝到嘴里便马上又吐了出来而且脸上还流露出了难受的表情,这时索菲娅急忙喝了一口自己带的水之后对幽影虎说道。

“这是什么啊!怎么这么难喝。”

“呵呵,这是龙舌兰。”

“龙舌兰?这是什么酒?”

“在人间这酒被称为六大烈酒之一,因为酒xing过于熊烈所以一般女人都不会碰这酒。而在帝国这酒是找不到的。”

“为什么?”

“因为……因为这酒可以净化恶魔。”

听到这话之后索菲娅便立刻慌张了起来并紧紧地抓住了幽影虎的胳膊惊恐的说道。

“那……那可怎么办啊!我刚才可是喝了啊!我会不会死啊!虎你快救救我啊!”

“现在也只有一个办法了,但是很危险,不知道你敢不敢做。”

“现在我什么都敢做,虎你快救救我啊!”

听到这之后幽影虎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喜悦,随后便放声大笑了出来,而这时的索菲娅看到幽影虎这样放声大笑便很生气的说道。

“你笑什么啊!我都快死了你怎么还笑得出啊!”

“哈哈哈哈哈哈,索菲娅,你可真是够天真的,没想到你竟然相信酒可以杀死恶魔?”

“怎么?刚才你不是说只要恶魔喝了龙舌兰就会被净化嘛!”

“哎,索菲娅你也不好好想一想,如果龙舌兰能净化恶魔的话我还会给你喝吗?”

“可是那刚才你……好啊!原来你是在骗我啊!”

说完索菲娅便起身生气的走开了,看到索菲娅生气之后幽影虎便立刻站起身拉住了索菲娅的手说道。

“哎呀,开了一个小玩笑你就生气啦!”

这时索菲娅哭着对幽影虎说道。

“没有你这么开玩笑的,我还以为我死定了呢?”

“小傻瓜,你也不仔细的想一想,我怎么可能会害你呢?”

听到这话之后索菲娅哭的便更加伤心了。

“那你也不能开这种玩笑啊!你知不知道人家有多害怕啊!”

听完后幽影虎立刻拿出一块干净的手帕一边为索菲娅擦拭着脸颊上的泪水一边说道。

“好了,我现在知道错了。别哭了好吗?要是你一直在这种雪地里哭的话这美丽的小脸儿会被冻伤的,别再哭了好吗?”

听完幽影虎的话之后索菲娅则渐渐的止住了泪水说道。

“那你向我保证,你以后再也不会开这种玩笑了。”

“好好好,我向你保证,从今以后我再也。”

还没等话说完幽影虎就发现在索菲娅的身后大约两百米的地方突然有一个东西在反光,此时幽影虎本能的将索菲娅猛的拉进了自己的怀里并且飞快的卧倒,就在幽影虎倒下的同时一颗子弹以飞快的速度shè了过来并且击中了刚才位于幽影虎身后的那颗树的树干上。幽影虎立刻便明白了这附近暗藏着杀手,随后幽影虎以最快的速度站了起来并且拉着索菲娅向山下冲去。此时的索菲娅仍然是一头雾水,她还不知道幽影虎为什么会这样便急忙的问道。

“虎,怎么了?为什么要跑?”

“为什么?难道你没看见刚才的树被什么东西给打到了吗?”

“看见了,那是怎么回事?”

“这附近一定暗中埋伏了一名狙击手,我们的行踪被敌人给知道了。”

“什么?那我们怎么办?”

“刚才那个狙击手不是什么老手,从他不小心使瞄准镜反光这点就能明白。对付这种新手最好的办法就是拼命的跑,叫他没有时间瞄准。”

“可是虎,我现在快跑不动了。”

就在索菲娅的这句话刚刚说完的时候,从索菲娅的左侧则驶来了两辆雪地摩托并以极快的速度向二人袭来,而且坐在摩托上的敌人手里还拿着明晃晃的长刀。这两辆摩托因为速度太快,幽影虎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考虑如何应对,就在幽影虎愣神的时候这两辆摩托已经冲到了索菲娅的近前,而且摩托上的敌人已经举起了手中的长刀。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幽影虎果断的将自己的背作为保护索菲娅的盾牌挡住了敌人,这些敌人见没有砍中索菲娅便掉头想再来一次,这些敌人刚刚掉头只见幽影虎早已拔出那把大口径的手枪对准了他们。此时的幽影虎和索菲娅躺在雪地里,幽影虎用自己的左手紧紧的捂住了索菲娅的耳朵好使她不要恐慌,而右手则拼命的扣动着手中的扳机,巨大的枪声响彻了整个雪山,时间仿佛过了好久之后幽影虎终于放开了按住索菲娅耳朵的那只手。随后幽影虎飞快的站了起来并且拉起了索菲娅走向了那两辆雪地摩托,等走到近前索菲娅发现,这几名敌人被幽影虎用枪打的早已是血肉模糊。此时幽影虎将其中一辆雪地摩托上的敌人一脚给踹了下去并且坐上了这辆雪地摩托说道。

“索菲娅,快上来,我们现在该在雪地上狂飙了。”

听到这话之后索菲娅立刻坐上了这辆雪地摩托之后便紧紧的抱住了幽影虎的腰说道。

“我们现在是要逃跑吗?”

“错,我们这不叫逃跑,我们这叫做战术撤退。”

话音刚落只见幽影虎立刻发动了这辆雪地摩托,摩托在雪地之中飞快的行驶着,幽影虎急切的想冲下雪山,等到了雪山的下面就会有办法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幽影虎用眼角的余光发现在自己三点钟的方向距离大约有五百米左右有一下微弱的闪光,还没等幽影虎作出反应只见一颗子弹咻的一声便打中了自己摩托的油箱。看到油箱被击中之后幽影虎便立刻抱住了索菲娅跳下了摩托,就在幽影虎和索菲娅跳下摩托的那一瞬间那辆摩托也同时发生了爆炸,巨大的冲击波将二人推出了很远很远,因为爆炸时所产生的冲击波力量过于强大,幽影虎抱着索菲娅一下子就滚下了雪坡消失了踪迹。

就在这之后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以后,从雪山的四面八方则聚集过来了大约有五十几个人前来观看,正在观看的时候其中一个人说道。

“队长,您的枪法可真是神了,那么快的摩托竟然一枪就shè穿了油箱。”

“好是好,可是接下来就麻烦了。”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伯爵叫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带回这两个人的头才可以,不然伯爵不放心。”

“队长您放心吧!就算刚才没炸死他们,从这么高的山上滚下去也一定活不成了。”

“这我也知道,但是以防万一还是要找到他们两个人的尸体。”

“可是队长,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了。等到了山下天一定会黑下来的。”

“是啊!你说得对。我们今天就先在这里过夜,等到明天一出太阳我们就开始搜索他们的尸体。”

说完之后这些人也渐渐的远去了,究竟幽影虎与索菲娅是否安然无恙我们都不从而知,这个谜团或许也只有神才会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