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另一方面,正当整个皇宫全部都已熄灯就寝的时候,在另外一个地方却是灯火通明,那里正是尼古拉伯爵的家宅。因为尼古拉伯爵已经得到消息并知道了刺客刺杀失败的消息,现在的他心里真的是百爪挠心,尼古拉伯爵在自己的秘密会客厅里一边焦急的走来走去一边时不时的还看一看门的方向好像正在等着什么人的到来。正在尼古拉伯爵转来转去的时候,在这房间黑暗的角落里则缓缓的走出了一位穿着黑sè斗篷并且用兜帽遮住脸的神秘人。只见这个神秘人则缓缓的摘下了兜帽后容貌则即刻显现了出来,原来这个神秘人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她长着一头金黄sè的长发,一双碧绿sè的眼睛炯炯有神,娇小的鼻子和嘴唇更是显得格外的美丽。正当尼古拉伯爵焦急的走来走去的时候,伯爵突然发现她要等的人早就已经站在那里了便立刻走上去用急切的话语说道。

“你怎么现在才来啊!出大事了。”

听到这番话之后,这个女人不慌不忙的走到了壁炉的旁边并坐在了沙发上闭上了眼睛。这时尼古拉伯爵看她还是坦然自若的样子后便慌了手脚,他又立刻跑过去问道。

“你是不是没听见啊!我说出大事了。”

这时这名女人才睁开了眼睛看了看尼古拉伯爵之后便轻声的说道。

“有什么事情值得你大惊小怪的。”

“你还不知道吧!派出去的那名刺客失败了。”

“失败就失败吧!我也没指望他能成功。”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我不是早就jing告过你了吗?幽影虎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叫你不要轻举妄动,可你就是不听我的话非要自己派出什么刺客来解决他和公主。现在知道自己捅篓子了才着急,那你以前干什么了?要是你早听我的至于发展成现在的局面吗?”

“是啊!我的姑nǎinǎi,现在我不是后悔了嘛!你倒是给我想个好办法啊!”

“能有什么办法,你派出去的那个笨蛋竟然带着一把刻有家徽的匕首去行凶,结果目的没达到却叫人家掌握了证据,现在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我就是知道这个才这么着急的,你快救救我吧!”

当看到尼古拉伯爵这摇尾乞怜的样子之后这个女人则不由得火往上撞,但随后她又说道。

“哼,如果不是看在领主大人的面上我是绝对不会再救你的,不过你现在还是对领主大人的计划有一些利用价值的,就这点来说我不帮你不行了。”

“是啊!你快帮我出个主意吧!”

“现在也就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补救了。”

“什么办法,你快说。”

“那就是将错就错,一直错下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

当听到尼古拉伯爵的疑问之后,这个女人则立刻说道。

“既然你敢刺杀幽影虎一次,那就不妨再来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成功为止。”

“我的祖宗,你说的容易,这次刺杀任务失败以后下手就更难了,你叫我怎么下手啊!”

“我在皇宫内有一名内应,他传出情报说幽影虎和蒂法将于明天早上离开皇宫前往闹市,你就在闹市里安插杀手,只要一有机会就干掉他们二人。”

“奇怪了?刚才你还说幽影虎不好对付,这会儿怎么又开始出这种主意?”

“那还能有什么好办法,你现在已经捅了马蜂窝。你现在也只有破釜沉舟方可化解此次危机,不然你就等着抄家灭门吧!”

听到这话之后尼古拉伯爵迟疑了,伯爵现在的心里非常的矛盾。要不是当初听信了面前坐着的这名女人的谗言,现在也不会落得个左右为难的境地。但是仔细又一想伯爵感觉反正自己现在已经引火上身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着此次的事件灭了公主然后自己独掌大权。当尼古拉伯爵想到这的时候他抬头看了这个女人一眼,只见这个女人正坐在壁炉旁的沙发上冲着自己微笑着,看到这之后伯爵一咬牙一跺脚说道。

“也罢,一不做二不休。现在我就去安排明天的事情,一定要在他们回到皇宫之前宰了他们。”

听到这里坐在那里的那个女人则是放声大笑了起来,笑过之后这名女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并从新带好兜帽后向尼古拉伯爵说道。

“这样做就对了伯爵,领主大人现在非常的器重你,你可不要叫他老人家失望。”

“好吧!那麻烦你替我向领主大人带句话,就说我……。”

尼古拉伯爵的话未说完,只见那名女人早已不见了踪影,看到这里尼古拉伯爵也只好垂头丧气的走出了秘密会议室的大门。

时间过的飞快,一转眼这个漫长的夜晚终于过去了。一大早幽影虎和蒂法二人就早早的起床并且用过了早餐,吃完早餐之后二人匆忙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整理装备与弹药,整理完之后二人便急忙的离开了皇宫并且向着帝国的闹市区进发。二人从早上七点钟出发直到早上十点才到达了闹市区,走了这么长的路之后蒂法终于按耐不住xing子问道。

“虎,我们这是去哪啊!都走了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还不到啊!”

“就快到了蒂法,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什么地方?这么神秘。”

“是一个小酒吧!这个小酒吧盖的很隐秘,所以不好找。”

“你找这间小酒吧干什么?难道是去喝酒?”

“才不是呢?酒吧的老板是我的朋友,而且他也是我在帝国的线人。”

“哦,原来是这样。那他到底为什么成为了你的线人啊!”

“是这样的,在二十年前的某一天。这个恶魔被冤枉杀了一名人类,所以被抓起来听侯判决,但是我帮他洗脱了罪名,所以他为了感激我就开始当上了我的线人,算起来到现在也有将近二十年了,要不是这次事件棘手我还真想不起来他。”

二人正说着幽影虎突然停下了脚步,蒂法因为没注意一下子撞在了虎的身上。随后蒂法则不解的问道。

“怎么不走了,到了吗?”

“是啊!就是这里了。”

蒂法顺着幽影虎用手指的方向观瞧发现两栋建筑的中间有一条约一米宽的楼梯通往下面,幽影虎和蒂法顺着楼梯往下走了大约有十米的距离终于找到了这间小酒馆。这时幽影虎推门就进,而蒂法也随后跟了进去。但是明明已经临近正午酒馆里却是没有一个客人,只有柜台后面站着一个人在那里打瞌睡,当幽影虎看见那个打瞌睡的人之后便走了过去而蒂法也跟随着幽影虎。当幽影虎走到了这个男人的面前之后幽影虎坐了下来并且伸出了一只手用力的弹了那个人的额头,因为突然的惊吓,那个人突然的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并且飞快的从柜台的下面揣出了一把散弹枪之后大声的喊道。

“谁?是什么人来找茬,有本事站出来,我崩了他。”

“是我,老朋友,难道你要崩了我吗?”

那个男人顺声音观瞧之后发现幽影虎正坐在自己的面前之后便转变了刚才的态度,脸上也带了微笑的说道。

“是你啊!幽影虎,你吓了我一跳,有什么事吗?”

“怎么?没事我就不能来了吗?”

“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你找我肯定没有什么好事儿。”

“这次你可说错了,我是来关照你的生意的,给我来一杯龙舌兰。”

“好嘞,龙舌兰一杯。诶?你旁边的女人是谁啊!”

“她是我的搭档。”

“哦?搭档?真是稀奇,你幽影虎竟然也用起搭档了。”

说完后这个男人转向蒂法说道。

“嗨,美女。你想喝点什么?因为你的美貌所以你不管喝什么我都免费招待。”

听到这里蒂法高兴的说道。

“是嘛!那请给我来一杯76年的干红。”

听到这话后那个男人脸上的笑容则立刻被收了起来,而随后这名男子则说道。

“哇,说免费你就要这么贵的?这也太狮子大开口了。我说幽影虎,你身边的女人怎么都如此的会花钱啊!”

“呵呵,有什么办法,谁叫我是自动提款机呢?”

“好吧!为了蒂法小姐的美貌,这杯虽然贵,但是我请了。”

说着这个男人从酒柜的后面拿出了一个很是老旧的瓶子之后便打开了瓶塞,从里面即刻散发出一股陈年红酒的香气。这名男子拿过一个杯子倒上了一杯递给了蒂法之后便对幽影虎问道。

“快说吧!幽影虎,我知道你说过来关照我生意一定是假的。说吧!这次你又想知道什么情报了,不过咱们可是有言在先,太贵的情报我可不是免费的。”

听到这话之后幽影虎则大笑了起来说道。

“哈哈哈哈哈,你真不愧是帝国的第一线人,真是什么都被你先知道了,那我就不和你兜圈子了直接深入主题。”

在这之后幽影虎将这几天的所遭所遇一一的对这个人说了一遍,而这个男人一边仔细的听着一边还不时的点头,当幽影虎完全说完时只见这名男子则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就知道这个尼古拉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智慧,看来我想得没错。”

“怎么样?你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情报吗?”

“有一条,你想听吗?”

“别拐弯抹角的了,快说。”

“就在一个月之前,尼古拉伯爵家的官邸突然开始异常了起来。”

当听到这名男子的回答之后,幽影虎则非常感兴趣的问道。

“哦?怎么回事?你仔细的说说。”

“这个尼古拉伯爵以前是一个不爱动脑的人,但是就在一个月之前他突然开始行为异常了起来。这位伯爵每天都会去自己的书房并待上很长的时间之后才会出来,可是奇怪的是他根本就不认识字。而且他每天晚上呆着的房间都会点着蜡烛,而且据我的情报网所传出的消息称只要尼古拉伯爵有这种异常举动的时候房间里还不时会传出女人的声音。”

“哦?这有什么可奇怪的,也许是他的情人呢?”

当听到蒂法的质疑后,这名男子则立刻补充道。

“但是奇怪的就在这,这位尼古拉伯爵一向对女人不敢兴趣,他只喜欢折磨女人,他以这个为乐。但是那个女人的声音可不像是被折磨时所发出的声音,相反的好像这个伯爵还很怕这个女人的样子。”

当听到这一重要的消息之后,幽影虎则表情严肃的说道。

“看来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有必要去查一查,你知道他们平时都在哪间屋子里谈吗?”

“知道,我这里有一张地图还有保险箱的钥匙。”

“你调查的这么详细,是不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好处?”

“好处谈不上,但是有一点小建议。”

“什么建议你说吧!我尽量满足你。”

“你看,我在这间破酒馆里都呆了快十年了,我想开一间更大的,所以我想……。”

“所以你想要一间更大更好的是吧!”

“呵呵,被你给说破了。”

“好吧!我尽力吧!来,把东西给我。”

当这个男人刚把东西交到幽影虎的手里之后,突然酒馆里的jing报声则迅速响起。当听到jing报声之后这个男人则立刻按下了酒柜下面的按钮之后小酒馆的大门便立刻被一层厚厚的钢板给包裹住了,当钢板落下之后这个男人便立刻拽出刚才的那把散弹枪并说道。

“快,有敌人来了,你们快撤,我垫后。”

听到这话之后幽影虎则立刻将地图和钥匙交给了蒂法之后说道。

“蒂法,你先带着这些东西和他先撤,我垫后。”

“不,我要留下来帮你。”

“没时间争执了,这里有别的逃生通道吗?”

听到幽影虎说的话之后那个男人则立刻回答道。

“有,在酒柜的后面有一条逃生通道,洞口极其隐秘。”

“那就好,你快带着蒂法先离开这,我来拖住他们。”

“好吧!那我们先走了。”

说完这名男人则拉着蒂法进入了逃生通道,正当那个男人要关闭通道大门的时候幽影虎则突然问道。

“喂!你这里有没有**炸弹啊!”

“有,就在你左手旁的酒箱子里,里面的酒瓶里都是硝化甘油,不过你要他们做什么?”

“我会给你一间更大的酒馆,所以你已经不需要这了。”

“靠!幽影虎你给我小心一点。不要以为你死了就可以赖账,你一定要给我好好的活下去然后赔偿我的一切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