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菲娅公主的话未说完,只见从台下的人群中则突然蹿上来一名恶魔。只见这名恶魔手中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向索菲娅公主袭来。因为当时事发突然,索菲娅公主好像因为这眼前的情况而受到了惊吓,她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见这名恶魔已经跑到了公主的面前并且飞快的用手掐住了公主的脖子。正当这名恶魔举刀要刺的时候,只见从索菲娅公主的身后则伸出了一只手,这只手以极快的速度握住了恶魔的手腕使得恶魔动弹不得,这个神秘的男子从索菲娅公主的身后以飞一般的速度蹿了过来,因为速度过快所以别人根本就看不清这名神秘男子的脸。只见这名男子一转身便转到了索菲娅公主的面前并且用后背紧贴着这名恶魔,这个神秘的男子又伸出另外一只手攥住了掐在公主脖子上的恶魔的手。

只见这名男子的手十分的有力,耳听得卡巴的一声,这名男子便将恶魔的手腕生生给捏碎,这名恶魔疼痛难忍一下子便丢掉了手中的匕首。此时这名男子顺势双臂一晃将恶魔扳倒,恶魔刚要起身只见眼前有一把冷冰冰的东西则顶在了自己的眉心,耳听得铛的一声巨响,这名恶魔立刻脑浆迸裂不一会儿之后便化为了灰烬。只见救下公主的这名男子站起身并且不慌不忙的将那把手枪又重新放回到了枪套里,而这个神秘的男子正是幽影虎。当看到这名制服并处决刺客的男子是幽影虎之后在场的各位元老们则是无不震惊,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见识过恶魔之泪战士的真正实力,而今ri他们则有幸得见,除此之外就连台下的所有恶魔也都看的是目瞪口呆。当把那名企图刺杀索菲娅公主的刺客消灭之后幽影虎则把手枪又从新放回了枪套,而随后幽影虎则将灰烬里的恶魔jing魄捡起并揣起来后便走到公主的面前询问道。

“公主殿下,您最好还是去后面休息一下,解释的工作还是由我来吧!”

幽影虎的话刚一说完,立刻从台下上来了十几名随从将公主护送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当幽影虎看见公主已经撤离到安全的地点后只见幽影虎走到了演讲台的话筒前面并且清了清喉咙后对着话筒大声并且响亮的喊道。

“安静,都给我安静下来,请各位不要慌张。”

这时台下的众恶魔们听到有人在台上喊话后便从刚才的躁动里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当幽影虎看见台下的恶魔们已经平静下来后幽影虎便大声的说道。

“正如刚才大家所看到的一样,有一只胆大妄为的恶魔企图刺杀公主,本人只是处于无奈才开枪将其shè杀,这件事大家都清楚的看到了所以我对这件事不再多做任何的解释。我和我的同事是因为有任务在身才会被委派到这里的,但是出于大家也许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我才接受公主的建议来出席本次的讲演,所以本人希望可以利用这次演讲的机会来解释一下这次的事件,免得某些人因为不必要的误会而产生敌意。事情就发生在距离现在的一个月之前,恶魔之泪的几位高官在一个下着暴雨的黑夜里被人刺杀了,所有的高官都死在了会议室里,而且在案发现场还找到了一枚戒指,那枚戒指不是普通的戒指,那是一枚月之戒。那是恶魔之泪与帝国之间表示和平的信物,可是却在高官被刺杀的现场找到了,这说明什么呢?这说明是帝国的某个高层人物策划的,正因为如此所以恶魔之泪的元帅们觉得这是帝国血淋淋的藐视与挑衅,元帅们建议立刻准备开战,就连军舰和航母都已经在通往这里的公海上蓄势待发,只要等到元帅们的一声令下这些停泊在海面上的钢铁巨兽就会即刻倾巢而出,并将帝国瞬间夷为平地。但是在恶魔之泪里以大联盟长为首的我们则是觉得这次事件是有人在利用戒指来陷害帝国并且迫使帝国与人类开战进而从中得利,所以我们将元帅们的怒气暂时压了下去并且立即组织专案组进行调查,希望能在帝国这里找出什么蛛丝马迹。我现在站在这里对你们讲的每一句话并不是在威胁或是恐吓你们,而是在劝告你们,劝告你们不要在像刚才那只不知死活的恶魔一样给我们这些调查人员出难题,我们恶魔之泪与帝国一向是出于永久和平的原则来交涉的。现在我们不是在为难帝国,而是在拯救帝国,拯救这片快要被摧毁的净土。说道这里我的解释也就到此结束了,可是我要最后再跟你们说一件事那就是我们这次来的目的是查清事实的真相并且利用真相来换取和平,人类与帝国之间的和平共处是我已经追随了一生的事业,我已经为此奋斗了一生,我希望站在台下的你们也是抱有和我一样的理想,我的话讲完了。”

说完后幽影虎便往后倒退了一步并且深深地举了一恭,这时在台下帝国的居民们报以了热烈的掌声并且还有人欢呼,掌声如雷鸣般连续不断。随后幽影虎走到了座位旁坐下来休息,这时蒂法走上前去来回答记者的诸多提问。这一天如死亡般的危险讲演终于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元老们各自回去,而虎和蒂法也回到了位于皇宫的暂时住所。

二人回到位于皇宫的暂时住所,推开卧室的房门进去以后二人拖着筋疲力尽的身躯来解除身上的武装,等脱下身上的装备后蒂法立刻脸朝下的倒在了**一动不动,而虎则走到酒柜前拿出了一瓶烈酒和一个杯子后便来到沙发旁坐下,等坐下后虎倒了一杯烈酒并将酒瓶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随后他便开始独自饮着杯子里的酒,而这时趴在**的蒂法则说道。

“今天终于平安无事的过去了,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

听到这话后幽影虎回答道。

“是啊!今天真是辛苦你了,回答了记者那么多的问题。”

“和你救下公主的事情比起来我算什么辛苦啊!不过虎你的动作可真是够快的,连我都没反应过来你就已经开始和那只恶魔缠斗起来了。”

“呵呵,这算什么,我要是不够快的话今天你我的命可就全完了。”

“为什么这么说?”

当听到蒂法的疑问之后幽影虎则先是饮了一口杯中的烈酒,随后幽影虎则解释道。

“其实今天我之所以这么快是因为我早就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因为我觉得有人想借刀杀人。”

“你为什么会这么说!?”

“你想想看蒂法,假设今天那只恶魔刺杀成功了,我们的敌人就会立刻将罪名栽赃在我们的身上。他们会说那只恶魔是我们故意安插在人群里的,然后他们会趁乱把我们两个人全都给干掉。这样既可以消除计划败露的隐患还可以激起帝国民众对人类的仇恨,更可以将元帅们准备攻打帝国的计划给打消,这简直就是一件三全齐美的计划。”

听到这里之后蒂法则满脸疑惑的向虎发问道。

“天啊!这么复杂的事情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全都考虑周全的。”

“呵呵,蒂法,你把恶魔和人类分的太清楚了。什么是人类?什么是恶魔?恶魔只不过是人类的另一种形态罢了,在人类的历史上自古以来利用一件看似无关紧要的事情而实际上却能利用这件事情来cāo控大局的事例笔笔皆是,我只是按照历史的规律想的罢了。”

当听到幽影虎的解释之后蒂法不由得点了点头,而随后蒂法则赞扬道。

“你不愧是恶魔之泪里最危险的男人虎,无论在什么时候你的头脑都是那么的冷静。”

“哼!听到你这些蹩脚的夸奖后我并不觉得有多高兴。”

“话虽如此,可是我们今后在帝国这段期间里还会遇到这种类似的事情吗?”

“当然会!而且还会更多。今天敌人的计划只不过是事先热身罢了,真正的好戏现在才刚刚开了个头儿。”

说完后幽影虎再次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而这时蒂法则走了过来并坐在了幽影虎的腿上一边帮着幽影虎解着领带一边说道。

“那今后我就要依靠你的保护了,我的救世主。”

听到这话后幽影虎则放下了酒杯后,转手抱住了蒂法的腰后说道。

“你什么时候不是依靠我,还有你给我下去吧!”

说完后幽影虎将蒂法甩回到了**,这时蒂法用手臂撑起身体一边捂着腰一边气呼呼的对幽影虎说道。

“你……你就不能像对待其它女人一样也对我温柔一点吗?”

“对不起,这个我可办不到。”

“为……为什么?”

“因为我对你根本就没有陌生的感觉,你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家人一样体贴,你叫我怎么爱你。”

说着蒂法从**站起身一把抓住幽影虎的领带并把他拉到面前说道。

“难道你就不可以对你的家人好一点吗?”

正当二人正在辩论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蒂法应门后走进来的却是卡尔,二人都非常疑惑,天已经这么晚但是卡尔来这里做什么?正当二人疑虑的时候卡尔则开口说道。

“幽影虎阁下,女王殿下请您去一趟。”

听到这话后蒂法立刻反问道。

“现在吗?天已经这么晚了。”

“是的,蒂法阁下。女王殿下立刻请幽影虎阁下过去。”

听到这里之后幽影虎便立刻开始整理自己身上的衣服,不一会儿整理好之后幽影虎则说道。

“那就请你带路吧!”

“好,幽影虎阁下请您随我来。”

正当幽影虎刚要迈步出去的时候蒂法却迅速拉住了幽影虎的袖口并且用眼神示意幽影虎不要离开,但是幽影虎并没有答应蒂法的要求,只是轻轻地拍了拍蒂法的手背后便随着卡尔一起走了出去。

因为现在已经是深夜,卡尔和幽影虎一起走在了只有微弱灯光的长廊内。幽影虎仔细的观察着四周的动静,但是四周并没有埋伏敌人或是有什么机关。幽影虎跟随着卡尔在这座硕大的皇宫里绕了好半天后终于来到了位于顶层的一间超豪华卧室的门口,这间卧室的门是用黄金镶嵌而成,显得格外的奢华,而等到达这里之后卡尔则转过身并对幽影虎轻声的说道。

“幽影虎阁下,从现在开始请您自己一个人进去,我就不能陪同您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怎么把我给带到这种地方来?”

“这里是位于皇宫顶层女王殿下的房间,像我们这种下人是没有资格进去的。”

说着卡尔轻轻的将门给推开并示意幽影虎进去,幽影虎进去以后卡尔便从外面关上了大门。映入虎眼里的是一条很长的走廊,走廊的地上铺着名贵的地毯,墙上也挂着名贵的壁画,但是走廊的灯光却相当的昏暗根本就看不清什么东西,但隐隐约约的能看见前面有一扇门。幽影虎硬着头皮朝着前面走去,当幽影虎推开了这道门后惊讶的发现这里的布景竟然和刚才的地方一摸一样,没办法幽影虎只好继续往前走,幽影虎一连推开了五道门后终于看到了不一样的地方。这里好像就是卧室,但是却大的惊人,房间很大却没有太多的家具所以显得很空。卧室桌子上的银制烛台上点着几根蜡烛,虽然蜡烛很亮但是蜡烛的光芒在大也不可能全部照亮这间硕大的卧室。虽然房间里很黑但是夜晚皎洁的月光却透过落地窗照shè了进来,在月光可以照见的地方幽影虎发现那里有一个梳妆台和一张极为奢华的大床,而且幽影虎隐约的看到在**好像坐着一个女人。

幽影虎看到这之后便立刻拔出枪套里的大口径手枪指向那个女人呆的方向喊道。

“什么人,你谁什么人?”

当幽影虎喊完之后发现那个女人并没有回答他的询问,而这时幽影虎则再次发问道。

“立刻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就开枪了。”

幽影虎喊道这句话的时候发现坐在暗处的那个女人好像下了床并且站了起来,但是因为月光照进来的角度并不是很好,所以并不能够照到这个女人的脸而是只能照到这个女人的身体。但是从月光照到的部分幽影虎判定这个女人并没有什么危险,因为由于有月光直shè的关系,这个女人的身体被看得是一清二楚。这名女xing手中并没有佩戴什么武器,而且身上穿的仅是一件ru白sè的真丝睡衣并且没有穿鞋子,是光着一双脚踩在地毯上的。当看到这之后幽影虎便放松了一下心里紧张的戒备并且将刚才严厉的语气立刻转变成温和的语气对这个女人说道。

“姑娘,你别怕。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所以你可以走近一点吗?我想看清你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