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听到那晴天霹雳般的噩耗后虎开车飞一般的来到了医院门口,车刚一停稳虎就急忙跳下汽车。飞快的跑进了医院来到了重症监护室的门口,虎询问了值班的医生后来到了蒂法的病房门前。虎轻轻地推开了房门后看见蒂法虚弱地躺在病**面,而这时有一名护士正在为蒂法测量着血压。不一会儿之后这名护士则站起身要往外走,虎赶忙走上前去轻声询问。

“护士,她的情况怎么样了?”

“你是患者的什么人?”

“我是她的大哥。”

“患者腹部中枪,送来时大量失血。我们立即实施了手术,病人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因为伤势过重,她现在还不能苏醒。”

“我现在可以进去看看她吗?”

“可以,不过时间不能太长。病人的身体还很虚弱,需要休息。”

“谢谢您,护士。”

说完护士便离开了病房,虎站在门前一动不动地看着蒂法。随后虎慢慢地走到了病床近前并伸出自己的左手轻轻的整理着蒂法的长发后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在了蒂法的身旁,这时蒂法纤细的身体显得格外的虚弱。虎安奈不住心中的悲伤,双手轻轻地拉过蒂法的手并贴在脸颊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后眼泪不禁地流了下来,这眼泪没有任何悲痛的声音,但却比任何眼泪都要悲痛yu绝。由于眼泪留在了蒂法的手背上,蒂法慢慢地睁开了双眼。看着伤心落泪的虎蒂法缓缓地将手伸向虎的脸颊,一边安慰虎一边开口说道。

“你怎么哭了?虎。”

虎看见蒂法醒了以后那悲痛的凄凉感立刻化为了喜悦之情,虎用左手抓住了蒂法抚摸自己脸颊的手,右手伸向蒂法的脸颊并高兴的说道。

“你醒了,我的小公主。”

“你怎么哭了?你在为我而哭泣吗?”

“我当然是因为你才哭的我的小傻瓜,当我得知你连中数枪并躺在血泊之中后我整个人几乎都要崩溃了,我真的害怕失去你。”

“对不起,我让你担心了。”

“傻丫头,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呢?是我对不起你才对,我没有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保护好你。你恨我吗?蒂法。”

“我一生都不会恨你,你是我的爱。”

“怎么样?还疼吗?要紧吗?蒂法。”

“别傻了,再怎么说我也是恶魔之泪的战士啊!这点小伤根本就不算什么。”

“答应我,不要再让我担心了好吗?在我这一生当中,我失去了许许多多的东西。可我不想失去你,答应我好吗?以后不要在逞能了。”

“好我答应你,对了虎,还有我这次受伤是因为……。”

话音未落虎飞快的捂住了蒂法的嘴不叫蒂法再说下去,蒂法疑惑的看着虎,这时虎拿开刚才捂住蒂法嘴的手轻声说道。

“嘘……。不要再说了,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是分部长干的吧!”

“是,我和秋叶从商场逛完后在回来的路上碰见了分部长。我见是分部长就没有防备,哪知他刚到近前就在我的腹部连开了好几枪。”

“秋叶也被他带走了,是吗?”

“嗯,当时我躺在地上恍恍惚惚的看见他打晕了秋叶之后将她带走了。”

“好了,详细的情况我已经全部都知道了。你现在就在这里安心的养病,等事情完了以后我再来看你,好吗?”

“虎,拜托你把秋叶给救回来。”

“我一定把她完整的救回来。”

说完虎离开了医院开车回到了住所,一推门银刀和印就走到虎面前询问道。

“蒂法怎么样了?有生命危险吗?”

“他没事,过几天就会康复的,分部长有消息了吗?”

“就在你刚才去医院的时候,我去了一趟分部。那的职员全都被杀害了,只是没看见分部长的尸体。”

“哼,果然是这个杂种。蒂法说是他开枪打伤的她而且还劫持了秋叶。”

“这个畜生,没想到恶魔之泪里竟然也出了亲魔族。”

“虎、银刀,刚才据线人的情报指出。分部长在劫持秋叶后去了海边。”

“海边?海边的什么地方?”

“地点是东京的一个码头仓库内。”

“这个地点一听就是放满炸药的陷阱啊!”

“前辈,那你们要去吗?”

“这不是要不要的问题。是必须要把她救回来。”

“那要不要告诉蒂法。”

“不要告诉她,她现在认为秋叶被抓都是她的错,如果告诉她,她一定会去的。她现在的伤势还不能够战斗。我不想让她的伤势进一步恶化。”

“父爱真是伟大啊!那我们出发吧!”

“银刀,我希望你能够留下来陪着蒂法。如果我们两个一起行动的话,她一定会有所察觉。我不想叫她跟过来。”

“你自己没有问题吗?”

“你不相信我吗?”

“好吧!不过我有一句话要跟你说,希望你能听得进去。其实你从第一眼看见那个女孩子的时候,你就喜欢上她了。不过你仔细想一想,如果她还是人类的话,她的寿命就太短暂了。他是不能给你带来幸福的,只会给你带来新的痛苦。”

“什么意思?银刀。”

“我的意思是,如果她有什么不测的话,你可以用恶魔jing魄把她变成恶魔之泪的成员。”

“对不起,只有这个我办不到。”

“虎,你已经为特蕾莎的事情折磨自己一百多年了,就算是地狱,这一百年的折磨也太长了。你是时候抓住自己的幸福了,让她陪伴你一生。”

话音刚落,虎就出发了。

“印,你说我的话他听进去了吗?”

“没问题前辈,虎前辈他一个字也没拉的听进去了。”

“为什么?”

“因为他刚才走出去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的迷茫,我想他也是在犹豫了吧!”

“能叫他迷茫的女人,自从特蕾莎死了以后,这是第二个。”

“那你呢前辈?和蒂法有没有进展?”

“她会知道我的心意的,总有一天。

虎只身一人来到了海边,再仔细的寻找着那座仓库。等找到了那座码头仓库之后虎发现这里却一个人都没有,而在这硕大的仓库内却只有一只特大号的集装箱。

“一条,你这个混蛋在哪?快出来。”

突然,那个集装箱的四面倒了下来。

“你终于来了,幽影虎。”

“分部长,没有想到你竟然是亲魔族?袭击了学院,还绑架了秋叶。”

“没错,我可是费了很大的功夫才得到了黑暗领主的信任啊!”

“你到底想怎么样,秋叶在哪?快把她交出来。”

“我先回答你的第二个问题,你的女人就在你身后的那个木箱里。不过她现在的血也放得差不多了,再过不到一小时她就会因失血过多而死亡。”

听完这话虎马上跳到了分部长用手指的那个木箱的近前并一脚踹散了那个木箱,把秋叶抱了出来止住了血后便大声呼唤道。

“秋叶,秋叶,你怎么样。快醒醒。”

“她的失血量以人的标准来衡量是不可能救活的,你还是死了这份心吧!幽影虎。”

随着虎大声的呼唤,秋叶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着虎轻声的说道。

“虎……你来了。”

“你怎么样了,还挺得住吗?”

“虎,看来我活不了多久了。真的是好不甘心啊!哪怕,哪怕能和你多在一起一天也好,可是不可能了。”

听到秋叶这番话后虎突然想到临行前银刀对自己说的那番话,虎沉思了好半天后俯下身轻声的对秋叶说道。

“秋叶,你愿意和我一生一世都在一起吗?”

“嗯,我愿意。”

“就算接下来你一生都要忍受着的各种煎熬,你也不后悔吗?”

“只要有你在,我不会后悔。”

虎沉思了一下后便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盒子后虎拿出了一颗发着蓝sè光芒的小珠子后轻声对秋叶说道。

“把眼睛闭上,秋叶。”

虎慢慢的把头靠向了秋叶,并把手里的恶魔jing魄放进了秋叶的口中,秋叶感觉口中有一个小东西后便吞了下去。不一会儿的工夫秋叶就感到全身的骨头好像都要融化了,而且全身热得要命,好像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血液里游走,那种感觉是说不出来的奇怪与舒服。这时,秋叶突然萌发了一股很浓的睡意。

“虎,我……我,这……。”

虎慢慢的把头抬了起来,用手抚摸着秋叶的脸颊并轻轻的说道。

“睡吧!我的睡美人,欢迎你来到我的世界。”

秋叶不久之后便进入了甜甜的睡梦之中,这时幽影虎把熟睡中的秋叶慢慢的放了下来,用自己的上衣为她盖上之后便转过身对分部长说道。

“现在我可以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了,我是来……”。

还没等分部长把话说完,只感到有一股强大到连恶魔也会感到恐惧的魔气迎面而来。此时站在那里的分部长从心中感觉到站在远处的幽影虎此时此刻有些不大对劲,而这时幽影虎则紧咬牙关并语气愤怒的说道。

“你在那里自娱自乐的说个没完,我都听不下去了。你们做出这种事情不要以为这样就算完了,准备好下地狱了吗?”

“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传说中的猎魔之王幽影虎也有发脾气的时候啊!好啊!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强。”

“分部长,你带着你的那几只小狗一起上吧!省的一会儿跑了我没有注意。”

“可恶,不要以为对你客气一点你就可以目中无人了,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那么厉害的实力也只不过是别人吹嘘的传说而已。”

“那你下来见识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可恶,都给我一起上。”

不知过了多久天sè渐渐泛亮,而秋叶也渐渐的苏醒了过来。她发现自己正在被虎紧紧的抱在怀里并慢慢的走着,而看到秋叶已经苏醒过来之后虎则轻声问道。

“你醒了。”

“我没有死吗?”

“应该是已经死了,不过你现在已经是我们恶魔之泪中的一员了。”

虎和秋叶回到了住处,发现银刀正在门口等着他们。虎走到了银刀面前后放下了秋叶,这时银刀面带微笑的问道。

“怎么样了?”

“就像你说的,我没有选择,只能这样了。”

“嗯,我相信你做对了一件事。怎么样,小秋叶。拥有恶魔jing魄的感觉如何?”

“很奇怪,虽然现在很开心,可是心底却始终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悲伤。”

“这很正常,移植恶魔jing魄的人都要承受这种痛苦。”

此时银刀正对秋叶面带微笑的聊着,而这时幽影虎则说道。

“银刀,我希望你来当她的导师。”

“这样好吗?”

“最起码比我要好,我这么差劲的男人是当不好别人的导师的。”

“那好吧!我答应你。”

当得到银刀的答复之后幽影虎则对秋叶说道。

“秋叶,你先和银刀学习一下关于恶魔之泪中的知识,晚上见。”

“恶魔之泪的知识?”

当听到秋叶的疑问之后,站在一旁的银刀则立刻讲解道。

“小秋叶,你还想和你做人类时候交的朋友在一起吗?”

“想,我真的很舍不得他们。”

“那你就更要学习了,因为身为恶魔之泪的你,不管是**上、还是jing神上……。算了,说也说不明白,你到时候自己也就明白了,我们先去恶魔之泪的人事部登记吧!”

“为什么?”

“因为在这座城市的每一名恶魔,都要在现有城市的恶魔之泪处登记和备案。表示可以和人类和睦相处,如果袭击了人类就会好找。如果没有登记或拒绝登记而在城市里游走,那就是我们这些战士的工作了。或是捕捉,或是抹杀。”

“好可怕啊!只不过在城市中会有很多你所说的恶魔吗?”

“当然啊!其实在城市中有许多恶魔在过着人类的生活。他们就像人类一样的温和,所以你根本就区分不出谁是人类谁是恶魔。不过小秋叶,你是不必害怕的,你登记只是走一走形势。你有幽影虎在你的后面做盾牌,是不会有事情的。”

此时银刀与秋叶则不停的聊着,而这时幽影虎则问道。

“蒂法怎么样了。”

“已经醒了,康复的也很不错。不过她似乎知道了,正在医院的公园里发呆。”

“我去看看,你们先忙吧!”

“好吧!我会尽力的。”

说完,虎就往医院的方向去了。虎在医院的公园长椅上看见了蒂法,眼睛很红,显然是哭过。虎慢慢的走了过去并轻轻的坐在了蒂法的身边,而这时虎则开口问道。

“怎么了?为什么哭啊!”

“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我没有和你遵守约定,我没有保护好学校,还叫秋叶被他们抓去,我真是没用。”

“傻丫头,我不会怪你的,哪有父亲会怪女儿的。”

说着,虎把蒂法搂在了怀里,蒂法依偎在虎的怀中大痛哭了起来,哭罢多时蒂法问道。

“你把她救回来了吗?”

“嗯!我把她给救回来了。只是没有办法,当时我只能把她变成我们中的一员。”

“你应该很伤心吧!对不起,是我把你的伤心事又给提起来的。”

“我不会怪你的,你还是好好的静养吧!赶快好起来好吗?我还需要你帮助我做很多很多事呢?为了我,快快好起来可以吗?”

“嗯!我知道了,我听你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