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另一方面在学校不远处的小山坡上,大约有五十人正在山坡上焦急的等待着。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些在地下室中集结的恶魔,其中有一只恶魔有点耐不住xing子问道。

“老大,那个人类还不来,是不是把我们给耍了。”

“嗯,有这种可能。不过计划现在进行到了这个地步,有没有那个人类都已经不在重要了。”

“老大,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行动。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而恶魔之泪的那两名战士还被困在那座废弃工厂的地下室内,现在行动正是时候。”

听到这话后那个领队的恶魔点了点头说道。

“好,听我的口令。出发。”

话音未落,只见大约有五十只左右的恶魔一起飞快的冲下了山坡并往学校的方向冲去。而另一方面,位于郊区的废弃工厂已被那巨大的爆炸所造成的冲击波给炸得粉碎。只见这座硕大的工厂已经成了一片瓦砾,但这时有一处地方的瓦砾却在慢慢的蠕动,突然从瓦砾的下面伸出一只手臂。此时银刀则从瓦砾下面费力的爬了出来,等银刀上来之后他又把虎拉了上来后说道。

“可恶啊!这帮混蛋,竟然用这种卑鄙的招数。”

“该死,我们到底昏迷了多久了。”

此时银刀看了一下自己手上的手表后便大吃一惊的对虎说道。

“遭了虎,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十点了,我们在下面竟然昏睡了将近五个多小时。”

“可恶,这是何等的失态啊!银刀,我们要马上赶回去,也许现在学院那里已经出事了。”

“嗯,那赶快吧!现在回去到学院应该有两个小时的路程。午夜前应该能赶到。”

“那就赶快启程吧!我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觉得学院那边要出事!”

说完二人则来到了刚才停车的地方,二人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这时虎系上了安全带,银刀看似疑惑不解的问道。

“你系安全带干什么?”

“我劝你最好也系上,我现在要展现我的飙车技巧了。两小时太长了,我们要缩短时间。”

听到此话后银刀兴奋不已的一边扣上安全带一边喊道。

“今天我把保时捷开出来就算对了,没想到还可以看到你飙车,这可真是太值了。”

“坐好了,我们要上路了。”

说完虎发动了引擎、放手刹、挂档、猛踩油门,随后汽车便像子弹一般飞了出去。此时的车速大约每小时230公里,二人近乎忘我般的奔向学校。而在另一方面,一百多只恶魔已经冲下了山坡直奔学院。正当这群恶魔已经看到学校大门的时候发现大门前站着一名男子,只见这名男子表情镇定,身体从容的站在门口没有让开的意思后,这群恶魔们在距离这名男子大约十五米处停了下来,其中有一名恶魔走了过去问这名男子。

“喂,你是什么人?竟敢当我们的道?”

只见这名男子并没有惧怕他们的意思,听到这群恶魔发问后这名男子缓缓的抽出自己手上那把明晃晃的宝剑。这把宝剑不是很长,而是要比一般的宝剑还要短一些。只见这名男子将宝剑抽出剑鞘后顺手扔掉了剑鞘,把剑尖戳到地上开口说道。

“恶魔之泪实力排名第八,封魔?印。”

听到这话,这群恶魔先是一惊而随后便不安起来。而刚才发问的那只恶魔也退了回来与领队小声耳语道。

“老大,这不对啊?不是说学校里只有两名战士嘛!怎么突然又多了一名战士啊!”

“是啊!那两名战士不是被压在废墟之下嘛!怎么还有一个。你看准了吗?”

“没错啊!老大,我亲眼看见那二人一起去的工厂。”

“哼,看来我们被那个老家伙给耍了,恶魔之泪的增援到了。”

“啊?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还继续干吗?”

“废话,虽然我们被骗了。可是这是我们能给黑暗领主留下好印象的绝佳机会。”

“照您的意思我们继续干?”

“没错,能不能归到领主的麾下就靠这次机会了。他虽然是个位数的战士,但他毕竟只有一个人,而我们有五十多人呢?一起上,废了他。”

“好,听您的老大。”

二人说完后,那个人又重新走到印的面前得意洋洋的说道。

“我说这位战士,你还是不要管这件闲事了。快点让开叫我们过去血洗了这座学校后我们保证不杀你,怎么样?”

听完后印仰天长笑,笑的这些恶魔是望而生畏。

“你……你笑什么?”

“哈哈哈哈,我笑你们可真是太无知了,竟然能说出这么可笑的话。如果我封魔?印是此等贪生怕死之辈的话,我也不会爬到这个位置了。你们到底知不知道在恶魔之泪如果你当上了个位数战士的话,将会斩首多少恶魔呢?”

“多……多少?”

“十万,我可以准确的告诉你的数字是十万。如果你连十万只恶魔都杀不了的话就不配当恶魔之泪的个位数战士。”

这时那个恶魔的领队缓缓的走了过来对印说道。

“你说的这么铿锵有力,你难道不怕我们为死去的同胞们报仇吗?”

“哈哈哈哈,报仇?凭什么?就凭你们这些软弱无能的部下吗?”

“够了,我已经听够了你的这些大话。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把路让开。二是被我们撕成碎片,你自己决定吧!”

听完后印缓缓的从大门的正面走到了边上后得意洋洋的说道。

“我可以把路给你们让出来,就看你们有没有能耐进去。”

听完这话后所有恶魔们仰天大笑,跟随领队的一只恶魔走了过来得意的说道。

“哈哈哈哈,我当是什么呢?原来你也是贪生怕死之辈,恶魔之泪也不过如此。”

这只恶魔一边嘲笑着印一边走进了学校,可就在这只恶魔进到学校后,脚还没有踩到学校大门里面的地面就变成了尘埃。看到此番情景后这群恶魔忽然大乱,其中一只恶魔问道。

“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到底做了什么?”

“哼哼哼哼,看来你们是不了解我啊!我在这所学校外面布置了结界,只要恶魔踏进结界一步,就会立即死亡。”

“你……你!”

“哈哈哈哈,我看你们怪可怜的。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们一个破除结界的办法吧!”

“什么办法?”

“听好!破除结界的办法有两种,第一种是我凭借自己的意愿解除结界。第二种是你们杀了我,然后挖出我的心脏后将他捏碎,结界自然就不存在了。”

听完后恶魔的领队勃然大怒喊道。

“住口!你……你也未免太狂妄了。来啊!给我一起上,把他给我撕碎了,我要亲手将他的心脏给挖出来然后在他的眼前捏碎。”

话音未落只见众恶魔冲了上去将印围困在里面,印用短剑摆出防御的架势。突然有一只恶魔从印的后面扑了上来,印头也没回背对着恶魔一脚将恶魔踢进了学校内,煞那间那只恶魔化为尘埃。忽然又有几只恶魔一起扑了上来,印将手腕一翻剑尖横向划出。天空中霎时出现了一道白光。白光过后那几只扑上来的恶魔也随即化作了尘埃。此时印大声说道。

“哼,就凭你们这些不自量力的下贱恶魔还想明目张胆的袭击人类的学校,回到地狱去先看一看自己几斤几两后再出来吧!”

说完又有许多恶魔扑了上来,印挥剑招架。有时用短剑砍杀,有时将恶魔扔向学校,双方扭打在了一起。只见恶魔的数量正在飞快的减少,领队的恶魔见事态不妙回身刚要跑就看见自己的右边有一个人飞快的向自己冲了过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银刀。恶魔吓得掉头就跑,恶魔闭着眼睛用尽平生最快的速度向远处跑去,睁开眼后他惊讶的发现银刀正在他的左边和他并驾齐驱,而且脸带微笑说道。

“喂,亏你还是恶魔们的领队呢?怎么见势不妙你就要溜啊!也太没有做领导的风度了。”

说完银刀一把抓住恶魔的脖领后猛的停住了脚步,由于银刀用手抓的十分牢靠。恶魔的双脚则瞬间离了地并且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身体呈悬空般的躺着。银刀顺势将恶魔用力向后扔了出去,恶魔飞出去足有二十多米远之后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刚要起身银刀立即用脚踩住了恶魔的胸口叫他动弹不得,这时虎和印从远处走了过来,到了恶魔的面前。这时,印率先开口说道。

“你们回来的可真是够慢的,遇到了什么问题了吗?”

“别提了,我和银刀被他们给算计了,压在了大楼的瓦砾下面。”

“是啊!这招可真是够损的,为了这个我和虎还晕了几个小时。”

这时虎走到了恶魔的面前,把脚放到了恶魔的脸上后问道。

“从现在开始,我问你的每一句话你都要老实的回答,不然我一脚送你回老家。”

这个恶魔现在正被两个人的脚踩在下面根本动弹不得,这时它眼珠一转回答道。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问了也是白问。”

听到这话后银刀猛的一下加大了脚下的力道,那个恶魔立刻从嘴里喷出了鲜血,随后银刀脸上的表情则极为恐怖的问道。

“如果你再不说的话我现在就把你给踩死,如果你现在说了的话或许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你到底是说还是不说。”

虎看到银刀认真起来的样子后便退到了一边看着银刀一人独自审讯,这时那只恶魔因忍受不了那胸口的剧痛便开口说道。

“好了好了,别踩了我说。我们为了能给黑暗领主留下一个好印象好叫他把我们归入他的麾下便千方百计的想办法,后来来了一个人类他说他能帮我们实现愿望。是那个人类出的主意,我们才这样做的。”

“人类?他是谁?长得什么模样?”

“我们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可是我们偷偷地照了一张他的照片。”

“照片呢?快给我。”

听完银刀的话,恶魔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交给了银刀。银刀看见照片先是大吃了一惊,随后对这个恶魔质问道。

“是照片上的这个人指使你们去干的吗?”

“是啊!全是他出的主意,我们只是去照着做罢了。”

“既然这样的话我最后要给你一句忠告。”

“什么忠告?”

“如果黑暗领主的身边竟是些像你这样的饭桶,他早就被我们给干掉了。”

说完银刀脚下一使力,那只恶魔便化为了尘埃后被风吹散。完事后银刀走向了虎和印的面前并把照片递给了二人后说道。

“看看吧!虎,看来你猜的一点也没错。”

“哼,早就应该提防这老小子了。”

“这么说分部长是叛徒?你们二人早就知道了?”

当听到印的疑问之后幽影虎与银刀则点头承认,而这时幽影虎则说道。

“嗯,差不多吧!只不过苦于没有确凿的证据而没有去动他。”

“诶?虎、银刀。你们知道蒂法去哪了吗?自从放学后就一直没有看见她。”

“什么?你说蒂法不见了?怎么回事?”

正说着,银刀的手机响了起来,银刀接通了电话说了一阵后对虎说。

“虎,找到蒂法了。她现在正在医院里接受治疗。”

“医院?怎么回事?出了什么事?”

“还不清楚,不过据目击者说发现她的时候她已经躺在血泊之中了,而且腹部中了三枪。”

“怎么会这样?”

“虎,你快去医院吧!这里有我和印收拾就够了,你现在快去医院问一问蒂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吧!这里的事情麻烦你们了。”

说完虎上了车启动了引擎后飞一般的向着医院的方向驶去,二人看着虎开车远去后银刀开口说道。

“唉!看来我们有的忙了。”

“前辈,那我们下一步该做什么?”

“立即把现场打扫好后跟我去打听分部长那杂种的下落,据我的推断蒂法应该是被他给打伤的。要不是蒂法没有防备的话,怎么可能会中枪。”

“那后面呢?”

“后面的活儿就交给虎吧!谁敢动蒂法就等于动了幽影虎的命,分部长那杂种肯定活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