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之后,围聚在这里的工作人员则立刻向后观瞧,而看到是联盟长从澳洲回来了之后在场的众人则不由的是喜出望外。只见此时联盟长则从大家为自己闪出的过道中向前走去,而这时从人群之中则走出了一位文职人员并且回答道。

“联盟长出事了,今天五位元帅一起来到了总部,而后又有几名zhèng fu的特使来到了总部并与元帅们进行谈判。”

“他们进去有多长时间了?”

“嗯……,好像有很长时间了吧!大约有两个小时的样子。”

“是嘛!看来情况不太乐观。”

当联盟长正与这名员工交谈的时候会议室的大门便打开了,这时从会议室的里面则走出了一人。只见这名男人便是其中一位元帅的副官,当这名副官看到联盟长从澳洲支部赶回来了之后他便立刻说道。

“联盟长您可算回来了,元帅他们都等急了,您快点进去吧!”

当联盟长听到这名副官的话之后他便疑惑的问道。

“怎么,出了什么事吗?是不是zhèng fu那边给我们出了什么难题使得元帅们无法应付。”

当这名副官听到联盟长的话之后,他便先是无奈长叹了一口气并随后对联盟长说道。

“还真叫您给说中了联盟长,只不过这个难题非常好解决,zhèng fu那边命令大元帅立即解散恶魔之泪。”

当联盟长听到这话之后他便惊讶的说不出话来,随后联盟长便愤怒的说道。

“这开的是哪门子国际玩笑,这可真他妈的是狗屎。”

此时的联盟长则一反常态的破口大骂,而那名副官则吓得赶忙去捂住联盟长的嘴,而这时联盟长则一把推开了那名胆小的副官,随后联盟长便愤怒的冲进了会议室,当他推开会议室的大门时他便发现此时恶魔之泪与zhèng fu特使都聚坐在那张硕大的椭圆会议桌前是一语不发。此时双方成员坐在会议室的左右两侧,双方一句话也没有,但是他们之间的眼神却是无比的仇视。此时的元帅们全部都坐在右边,当坐在正zhong yāng的大元帅看到联盟长从澳洲赶回来之后,他便罕见的站起来说道。

“你回来了,赶快进来。”

当联盟长听到大元帅的话之后他便赶忙走到了大元帅的面前,就在这时两人的眼神突然交汇了一下。在这不到一秒钟的眼神里几乎包含了几十句话,随后大元帅便向那群特使介绍道。

“各位特使,这位就是我们恶魔之泪的总负责人,组织里所有的人都叫他联盟长。”

就在大元帅说完这句话的同时他立刻将头凑到联盟长的耳边并小声的耳语道。

“这群狗屎是zhèng fu那边派来的特使,坐在中间的那个女人是斯蒂文参议员,而在他旁边的则是不同部门的专员。你要小心一点那个女人,他的政治头脑可不亚于任何一位正牌参议员。”

当联盟长听完大元帅的叮嘱之后他便自信的拍了拍大元帅的肩膀,这时联盟长则仔细打量着坐在自己面前的这名女政客,只见这个女人的年龄大约在四五十岁的样子,但是她显得非常的年轻,在这名女参议员的脸上你只能看到有几条浅浅的鱼尾纹而已。这个女参议员的身体十分的骨感,而在这骨感的身体上则穿着一套昂贵的女xing正装。只见这个女人始终都保持着她那副政治家们应有的嘴脸,当看到这之后联盟长便面带微笑的说道。

“您好斯蒂文参议员,我就是恶魔之泪的联盟长,同样我也是这个组织的总负责人,初次进面。”

当联盟长说完这话之后他便将自己的右手伸了过去并示意要与斯蒂文参议员握手,但是这个讨厌的女政客却没有将自己的手伸过去予以回应。只见她这时依然坐在那里用她那冷冰冰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联盟长,而在这时联盟长则尴尬的将自己的手缩了回去,就在这时这名老谋深算的女政客便率先开口说道。

“既然你就是这个组织的总负责人那我们不妨就开门见山吧!我国zhèng fu命令从即ri起立刻关闭所有贵组织的所有支部并交出所有关于黑暗领主的绝密资料与各种实验的研究数据。”

当联盟长听完这名女政客的狂妄话语之后他便脸带微笑的说道。

“不好意思参议员,恐怕我们无法执行zhèng fu向我们提出的要求。”

当听到这话之后这位斯蒂文便愤怒的质问道。

“什么?难道你们想造反吗?”

“请您不要误会参议员,我们并没有那个意思,只不过如果zhèng fu现在将我们解散的话那这个世界又会变成怎样?也许会变得更糟。”

当听到联盟长的回答之后这名参议员便狂笑了起来,当这笑声停止之后她便再次说道。

“哈哈哈哈,也许会变得更糟?这简直就是笑话,再糟糕的情况也不会比现在更糟糕。自从几年前你们公然与黑暗领主开始正面交锋之后灾难便一直接连不断,而我们的zhèng fu也不得不帮你们收拾那些烂摊子,明明在你们出现之前世界还是一片的和平。”

当听到这名女政客的话之后联盟长便立刻反驳道。

“你说什么?和平?参议员您不会是忘了吧!在我们没有来之前这个世界可是被黑暗势力搞得不成样子,而你们这些实力国也差点被那群黑暗势力给拖垮,是我们的出现才挽救了你们,您可不要忘记当年可是贵国努力寻求我们帮助的。”

“这些事情我早已听别人说过了,但是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而现在的形势却远要比当时还要严峻的多,贵组织已经和黑暗领主交手多年。但是在这场战争当中你们却是连连的溃败,甚至导致现在被敌人瞬间毁灭了一座支部的窘境,而zhèng fu方面同样也无法再继续负担每年贵组织那笔庞大的开销费用。”

“如果zhèng fu解散了恶魔之泪那便等于失去了最后一道抵御敌人进攻的屏障,那样会有更多无辜的百姓惨遭涂炭。”

“这就不劳贵组织cāo心了,我们在贵组织解散之后自会有应对方案。”

“那我想请问参议员,zhèng fu有什么好的应对方案。”

“等到把贵组织解散之后,我们便会派出专员向黑暗领主谈判并寻求共存之道。”

当联盟长听到这名参议员如此疯狂的话语之后他便气愤的说道。

“你们全都疯了吗?竟然愚蠢到妄图与黑暗领主交涉,我看你们现在是在自掘坟墓。黑暗领主他根本就不会把人类当做生命来看待,在他的眼里人类只不过是这世界上没有必要存在的垃圾而已,如果你们这样做的话无异于是在自掘坟墓。”

当听到联盟长如此理正辞严的反驳之后,坐在对面的那名女参议员则笑着回答道。

“我可不是这么想的,有一些人不就与黑暗领主一起联手吗?我记得你们叫这种人为亲魔者对吧!亲魔者不也是人类吗?可是他们怎么就可以与黑暗领主共存。”

“这根本就是两回事参议员,亲魔者只不过是暂时被黑暗领主利用的工具而已,等到黑暗领主本人的计划完成之后他便会将那群亲魔者也一并杀掉。因为黑暗另种从心底憎恨人类,如果人类向他妥协,那无异于是这个世界的末ri。”

“这只不过是你的片面之词罢了,无论怎样zhèng fu那边已经拟定好了解散书,只要你在这上面签一个字就可以了。”

当说完这话之后那名女参议员的秘书则递给了联盟长一份文件,在这份文件的第一行则清楚地写着解散书的字样,当联盟长看到这份文件之后他便气愤地说道。

“如果我不在这上面签字呢?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当这名女参议员听到联盟长的话之后她的眉头则稍微的跳动了一下,而随后她则冰冷的说道。

“如果您执意不签字的话那我们也没有办法,只不过在那之后我们却不得不采取最后的办法。现在几乎所有拥有远程核打击力量的国家都将热核武器的坐标设定在了贵组织的每一座支部,如果您依然如此固执的话那我也只好动用下策,以这些核弹的威力瞬间就可以将贵组织在世界各地的七大支部瞬间摧毁。”

当联盟长听完这位女政客的话之后他便沉静了下来,因为此时的联盟长陷入了进退两难的抉择。他实在是无法下达这个命令,因为只要联盟长签署了这个文件之后他便将会成为历史的罪人,但是他又不能拿恶魔之泪各大支部近百万人的xing命开玩笑。这时联盟长便陷入了无尽的思考之中,此时在他的脑海之中有两个思想在不断的激烈碰撞,时间正一分一秒的流逝,随后联盟长便拿起了旁边的钢笔并且对面前的这位参议员说道。

“我再三思考了许久,最终我还是无法拿组织里近百万人的生命来开玩笑。我今天会同意签署这份文件的,但是在我签署这份文件之前我想对你说,你们这样做无异于是把人类的未来推向无尽的深渊。也许你们现在还不会明白,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你们今天所做的一切便会被书写在黑暗的历史之上,到那时你们将会成为历史的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