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听到玄冥如此令人震惊的真相之后,坐在那里的幽影虎并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只见此时的幽影虎只是坐在那冷笑了几声,而后幽影虎则是语气冰冷的回答道。

“是嘛!原来是这样啊!”

当听到幽影虎这事不关己的回答之后,玄冥则惊讶的质问道。

“虎,你怎么对这件事就不感到惊讶呢?秋叶那时已经怀着你的孩子,但是他却被幽影龙给杀害了,你怎么可以无动于衷呢!”

当听完玄冥那疑问的话语之后幽影虎便毫无斗志的回答道。

“没有什么好惊讶的玄冥,这本是必然应该发生的结果。自从当年秋叶她选择和我这个危险的人在一起的时候便决定了她今后的人生充满了悲剧,也许当年我没有遇见她的话她现在可能已经和一个平凡的男人结婚生子并过着平凡的生活也说不定。她之所以沦落到现在这样都是因为我的错,是我将她的人生给彻底打乱的,我可真是一个十足的混球。”

当玄冥此时听到幽影虎说的话之后,他便气愤的走到了他的面前并用一击强有力的右拳狠狠的打在了幽影虎的脸上,这一拳打的幽影虎是倒地不起,而这时玄冥则一下子抓住了幽影虎的衣领并将他从地上给拽了起来,随后只见玄冥愤怒的说道。

“你的眼里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吗?无论怎样的铜墙铁壁都可以轻易击破的自信,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的自身的强大,以令人绝望的力量将那些东西无情击碎的为数众多的敌人们,还有这个世界的目标和平。一下子失去了太多的东西吧!世界这个巨大的屏障挡在你的面前不断把眼前的一切蒙蔽!于是前方变的一片黑暗!慢慢被后悔与自责所吞噬!我知道你现在有多么的痛苦与绝望幽影虎!但是你一定要挺住!不要只盯着失去的东西!失去的东西永远不会回来!好好想一想吧!在你的身边应该还有什么值得你用生命去守护与捍卫的东西。”

当听完玄冥这发自肺腑的话之后幽影虎便沉默了下来,随后幽影虎便挣脱了玄冥抓住自己的双手并擦了擦嘴角上的鲜血并后说道。

“我已经失去了所有值得我用生命去捍卫的东西,我已经没有了继续前进的勇气。但有一件事情我非做不可,那就是幽影龙这个叛徒他必须死。之前我和他或许只不过是信仰上的分歧,但从秋叶被他杀害的那一刻起,我跟他就完全属于是私人恩怨了。”

当听到幽影虎的话之后玄冥便高兴的说道。

“这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幽影虎,你能重新回来可真好。我们还要像从前一样,用我们的双手去粉碎黑暗领主的野心。”

“我从来就没有离开过玄冥,一向如此。那我们下一步应该怎样去做,我想在我离开恶魔之泪的这六个月里我一定错过了许多大事。”

当听到幽影虎这表情严肃的追问后,玄冥也同样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是啊!你说的没错虎。自从澳洲支部被幽影龙炸毁之后整个组织就全乱套了,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全都乱的不成样子。内部里几大支部为了报仇而搞得意见不合随后还有几次大打出手,外界的zhèng fu决定不再提供给我们资金援助并随后准备完全接管恶魔之泪。”

“听你这么一说看来我是错过了许多好事,不过这些都不是我最担心的,战士们都怎么样了?”

“自从那次惨剧发生之后那些战士便散了,他们都没有了以往的斗志与热情。这时幸好有茉莉还在那里镇着才使得我们的战力得以保存,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天知道会演变成怎样的结局。”

当听完玄冥的话之后幽影虎便俯下身拿起了放在草地之上的外套并重新穿回到了自己的身上,随后只见幽影虎表情坚定的说道。

“快点走吧!现在总部那里一定都炸锅了,我们要赶快回去并准备卷土重来。我们已经为当年的不负责而付出了惨痛的教训,这件事绝对不能再拖了。”

当幽影虎说完这话之后他们二人便向着恶魔之泪澳洲临时指挥部的方向走去,没过一会儿之后他们便回到了位于宾馆内的临时指挥部。当他们刚一走到宾馆门前时他们便发现此时在宾馆的门口则停着一辆挂有zhèng fu牌照的汽车,随后只见从车上下来了两名年轻男子。只见这两名男子笔直的朝着幽影虎他们走去,不一会儿的工夫双方便走到了一起,而这时玄冥则赶忙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找我们有什么事?”

当听完玄冥的问话之后这两名神秘的男子便掏出了自己的证件并且开口解释道。

“我们是军情处的,我是m探员,这位是j探员。”

当听到这两名探员的话之后幽影虎则开口问道。

“既然你们是zhèng fu军情处的那你们应该会很忙,这时怎么会有空来找我们?”

当这两名探员听到幽影虎这带刺的质问之后,他们便冷静的解释道。

“我们这里有一条非常重要的情报,在这不方便说,能不能去你们的住处我们在详细谈?”

当幽影虎与玄冥听完这位探员的请求之后他们便思考了一下,但随后他们便邀请这两名探员来到了位于宾馆顶层的房间。当进到房间之后他们便坐在了客厅里,随后玄冥便问道。

“请问二人,军情处找我们到底是有何贵干!?”

当这位探员听到玄冥的问话之后他便说道。

“请问你们的联盟长呢?我此次本来是想亲自找他的,可是却没有找到。”

“不好意思,联盟长因为有一些棘手的事情要去处理所以在今天早晨已经飞回本部了,不过在澳洲这块地方现在由我全权接管,所以有什么事您可以跟我说。”

当这名探员听完玄冥的话之后他们便沉默了一会儿,但随后他们便果断的打开了自己带来的公事包并取出了里面的一份文件并交到了玄冥的手里。当玄冥接过这份文件之后它便与幽影虎二人观看,但是这份文件里面的内容却将这二人给彻底吓傻了,当看到二人的表情之后,只见这位探员则赶忙解释道。

“就在澳洲支部被毁不久之后我们分布在世界各地的情报网络便开始活跃了起来,我们一天接收的情报数量就超过了平时一个月的数量,但有很多的情报都是些假情报和没有意义的情报。但有一条情报却进入了我们的视线,那就是关于黑暗领主已死的这一消息。”

当幽影虎听到这之后他便疑惑的问道。

“黑暗领主已死?这个消息未免也太假了吧!我们可是与黑暗领主打了将近一千年的交道,但是我们都没有把他彻底消灭,你现在竟然拿出证据说你们得到消息声称黑暗领主已死,这我可不会相信。”

当听到幽影虎这番猜疑的话之后这位探员便再一次解释道。

“起初我们也是对这份情报半信半疑,但是接下来所发生的一件事便使我们觉得这份情报有可能极具真实xing。”

当听到这名探员的话之后幽影虎便疑惑的问道。

“什么事情?”

当这名探员听到幽影虎的问话之后,他便又一次从公事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封并交给了幽影虎,随后幽影虎便拿出了这个信封里装的东西。只见在这个信封里面装的则全是些照片,随后那名探员便再一次的解释道。

“照片上的这几句尸体分别是我国的一位参议员,一位情报人员,和一位助手。他们的尸体在一个月之前被海上巡逻队从水里给打捞了出来,那时他们的脸已经被鱼给咬烂了,但是我们通过dna比对还是确定死者就是他们。”

当听到这位探员的话之后他便再一次的问道。

“这位参议员的死和这件事有什么关联吗?”

当这位探员听到幽影虎的问话之后他便继续解释道。

“这位参议员在死前曾接到了一项任务,这任务是属于绝密并由总统亲自授权。当这个任务开始之后参议员便带着这个箱子赶赴恶魔之泪的总部,但是他的车队却在半路离奇失踪了,在一个月之后我们才找到了他们的尸体,而那个公事包也随之不见了。我们怀疑是凶手拿走了它,不过当我们在获得总统授权之后又重新复制了那公事包里面的东西,这就是当时那个公事包里面放的所有东西,你们来看一下吧!”

当听到这些话之后幽影虎便接过了那个公事包并仔细观看着里面的所有东西,里面有照片、文件、资料等等,但是当幽影虎看到里面的其中一张照片之后他便愣在了那里,随后只听幽影虎对在场的众人说道。

“各位,看来我们要立刻赶回总部,敌人在耍手段,再不回去的话就来不及了。”

说完玄冥与幽影虎便与这两位探员离开了宾馆并与其余的几名战士一同乘坐飞机离开了支部并火速返回总部,而这时联盟长却早已下了飞机并火速赶回总部。当联盟长一进到总部的大厅的时候他便发现此时所有的工作人员全部都聚集在大厅这里并向会议室那边观望,随后联盟长便走进了人群并且向其中一名工作人员问道。

“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都站在这里,你们怎么不去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