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着卡尼莎便将昏迷不醒的蒂法带出了支部,而在这时突然从支部里面跑出来了一人,当这个人跑到距离幽影龙五米的地方他便喊道。

“站住,把蒂法放下。”

当幽影龙听到有人高喊之后他便向那边看去,这时幽影龙则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则是一名身穿恶魔之泪制服,手持巨大镰刀的年轻男子,当幽影龙看到他之后便蔑视的问道。

“你小子又是哪根葱,怎么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你。”

当听到幽影龙的问话之后死神便高声的回答道。

“我是恶魔之泪第三类恶魔战士死神,赶快把蒂法留下。”

“哦!原来你就是恶魔之泪制造出来专门对付我的第三类恶魔战士,顺便问一下,你的顺位是多少。”

“恶魔之泪实力排名第五。”

“第五吗?不错,还蛮高的。不过你认为以你的能力可以将我击败吗?你真的认为能打败我吗?”

“虽然我没有十足的把握,但我想试一试。”

“是这样啊!那就别再浪费时间了,赶快放马过来吧!像你这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臭小鬼就要用你自己的鲜血来扑灭你心中那股狂妄的火焰。”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不过幽影龙我有一句话要事先对你讲清楚,那就是你不要等到死了之后才知道后悔。”

话音刚落只见死神便立刻挥舞着他那把巨大的镰刀飞快的跑了过去,而这时幽影龙却依然像刚才一样站在那里不躲也不闪。当死神跑到幽影龙的近前之后他便用自己最大的力气向幽影龙砍去,而此时的幽影龙却没有像上次那样在最后一秒钟躲开。难道是他来不及躲开?难道是他已经无法躲开?只听得嘡的一声那把巨大的镰刀则准确的砍在了幽影龙的身上,这股巨大的碰撞声响彻了支部。过了一会儿当死神慢慢的睁眼观瞧的时候眼前的情形便将死神给惊呆了,因为此时死神的那把巨大镰刀则被幽影龙用一只手臂轻而易举的防御住了。只见此时的幽影龙将手臂挡在脸部的侧面,而在他的手臂之上却看不到任何划伤的痕迹。正当死神为眼前的一幕而感到惊讶的时候幽影龙则立刻将拳头举起并想用这一拳直接了结死神的xing命,但是这时死神则高声的喊道。

“魂灭!”

就在死神喊到这的同时他则运用一击强有力的掌击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幽影龙的胸口上,当死神打完这一掌之后从他的脸上则显现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但随后所发生的事情将会彻底终结他的一切乐观情绪,这时只听得幽影龙疑惑地说道。

“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吗?难道你就只有这么一点点能耐吗?亏我还期待着你接下来的表现,看来我是错的。你根本就没有必要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只不过是这世界上的一个垃圾而已。”

当幽影龙说完这话之后他便又重新举起了自己的拳头,而这一拳则狠狠地打在了死神的左脸上。因为这一拳的关系所以使得死神躺在地上无法动弹,随后幽影龙则弯下腰并掐住了死神的脖子并将他给提了起来。这时幽影龙从死神的眼中看出了许多的疑问,随后幽影龙便说道。

“我想你现在一定是在想我为什么刚才自己用镰刀攻击不起作用呢?还有为什么用自己的必杀技对敌人不起作用呢?我现在可以回答你的问题。第一,我早已植入了恶魔骨架,所以一般的物理攻击对我是起不到效果的,就算是你同样也无法伤我分毫。第二,为什么自己的必杀技对我不起作用呢?如果你真这么想的话那你可就错了,我可以认真的告诉你那一招起作用了。刚才我曾有那么一丝的感觉,我感觉全身就好像被电到一样。不过我想那一招最大的威力应该不是这么简单而已,但是以你的能力使用那一招来对付我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你体内暗藏的魔力实在是少得可怜,我想你力量的来源应该是那把镰刀。但是恶魔之泪科技部的那群蠢货就算做梦也不会想到我可以吸收恶魔jing魄的力量,所以你对我来说根本就是一文不值,你根本就不配做我的对手。”

当幽影龙说完这话之后他便加大了自己手中的力量,而这时幽影龙则发现此时的死神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这时幽影龙则嘲讽般的说道。

“这不是很滑稽吗?就算你自称为死神,但看来你也会对死亡而感到恐惧啊!这也难怪,归根结底你也只不过是一个懦弱无能的凡人罢了,做你的对手我可真是感到丢脸。”

说完只见幽影龙立刻将自己的手改变成了手刀的姿势,就在那刹那之间幽影龙则将自己的手刺进了死神的心脏。这一击猛烈的穿刺将死神的身体彻底贯穿,随后幽影龙便将自己那沾满鲜血的手从死神的体内给拔了出来。这时只见在死神的身体上则留下了一个巨大的伤口,随后幽影龙便将死神的尸体用力的向前方丢去。当死神的尸体撞上前面的那面墙之后巨大的冲击力便将那面墙给撞得粉碎,没过多久之后因墙面倒塌而扬起的灰尘便渐渐的散去了,而这时幽影龙则发现在那面墙里则躲藏着大约有七八十名非战斗人员,但是最不可思议的恰恰发生在此时。当幽影龙定睛观看之后他才发现,此时站在最前面的正是秋叶,那个上次他没有杀死的女人。当幽影龙看到是秋叶之后他便立刻走了过去,而这时其它的非战斗人员则吓得是四散奔逃,但惟独秋叶还站在原地没有动弹。不是她不想逃,而是逃不了,无法逃,她自己清楚的知道自己根本就无法从眼前这个男人的面前逃掉。因为她记得幽影龙,她记得他那近乎虐杀般的变态战斗力,所以当秋叶看到此次袭击澳洲支部的敌人是这个男人之后他便放弃了生还的期望。而这时幽影龙则已经走到了秋叶的面前,但此时的秋叶依然站在那里丝毫不动,当看到这之后幽影龙则疑惑的问道。

“秋叶我们又见面了,你还记得我吗?”

当秋叶听到幽影龙的问话之后她便楚楚可怜的回答道。

“记得,你就是那天在码头仓库袭击我和银刀的人。”

“不错,就是我,上次在仓库那里委托你给幽影虎带的话你带到了吗?”

“没有,我根本就没有说。”

“为什么没有说?难道你忘记了吗?”

“没有,因为在我说之前虎他早已知道了。”

“原来是这样啊!虎他还是老样子,他总是能猜透我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为什么要袭击支部。”

“因为这是领主的命令秋叶,领主叫我来此夺取恶魔之眼并摧毁澳洲支部以报上次纳米人制造工厂之仇。既然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了那你也应该回答我一个问题才对,你为什么不像其他人那样立刻跑开。”

“因为我知道如果你想杀我的话我是跑不掉的,我见过你的实力,所以我才决定留在这里。”

“真是一个聪明的小姑娘,虽然相貌和特蕾莎一摸一样,但是头脑却要比特蕾莎好使得多。幽影虎他曾经和你提起过特雷莎的事情吗?应该没有吧!”

当听到幽影龙的回答之后,秋叶则立刻反驳道。

“你想错了,虎他早就和我说过特雷莎的事情。”

“既然你听过那你为什么不离开他?也许他只不过是把你当做特雷莎的替身。”

“不会的,虎他是不会这么做的。他和你这种坏人不同,他绝对不会像你一样隐藏自己内心的感情。”

“是这样吗?也许吧!但是你马上就会被幽影虎这样的好人给害死,而你的死却是因为他,你不恨他吗?”

“不,当年选择留在虎的身边是我自己的想法,我从来就没有觉得我做错过,我也不会为此而感到后悔。”

“是嘛!这可真是感人啊!可惜你马上就要死了秋叶,在临死之前你有什么话要拜托我转达给幽影虎的吗?”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这个敌人的话。”

“你不相信我是应该的,因为你没有任何理由来相信我这个敌人。但是你现在也只能将最后的遗言讲给我听,因为一会儿过后这里将在没有一个活人可以把你说过的话转达给幽影虎,除了我。”

当听到幽影龙的话之后,秋叶则先是思索了片刻,而紧接着秋叶则回答道。

“那好吧!我只希望你可以转达给虎一句话那就是。我秋叶曾经深爱过他并会一直爱他不变心,我从来就没有后悔过跟他在一起。”

“你说完了吗秋叶?”

“说完了,你动手吧!”

当秋叶说完这句话之后只见幽影龙则立刻举起了刚才在地上拾到的那把手枪,而这时只见幽影龙用那把手枪顶在了秋叶的心脏处,随后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秋叶便应声倒地。当幽影龙将秋叶杀害之后他便站到了支部为迎接圣诞节而搭建的临时高台之上,随后只见幽影龙用台上的麦克风向支部内所有的人高喊道。

“澳洲支部的全体人员们,今天你们谁也无法活着离开这里,这座硕大的澳洲支部就是你们所有人的坟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