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雅淑紧紧的握着那条深深印在她脑海中的银链子,像握住她的生命一样的珍惜。

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檀木盒子,轻轻的打开,然后从里面拿出一条一模一样的链子,当两条链子再次放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心再一次颤抖了,眼泪不停的从眼眶中流出。

那一段令她伤心欲绝的往事再一次真实的浮现在她的眼前……

“你這个禽兽,居然把我当成赌注?你还有没有人性啊?你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林雅淑泣不成声的哭倒在地,当初要不是因为太过软弱不懂得反抗听从父母的安排嫁给這个禽兽,现在也不至于落到這步田地。

“哼……随便你怎么骂都好,现在你就给我跟他们走,否则你和老子都得被他们打死。”“你這个混蛋,我要和你离婚,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任何关系,把儿子还给我。”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説句话,现在的她已经被這个禽兽弄得疲惫不堪,只想要把她的儿子从這里带走,远离這个让她痛苦的地方。

“儿子?哼……林雅淑你就别作梦了,他可是我们司家唯一的血脉,我怎么可能让你把他带走?你就死了這条心吧。”“你這个混蛋快把儿子还给我,儿子怎么可以跟着禽兽不如的你?快把儿子还我……”“各位大哥,快把這个娘们儿带走吧!从此以后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砰的一声,紧闭的大门就這样把林雅淑关在了门外,几个等候多时的匪类男子硬把她拖上了车,林雅淑已经是精疲力遏,她现在什么都不在乎,只要把她的儿子还给她……

她被带到了一个喧闹嘈杂的酒吧的角落里,一个长相狰狞的男人叼着烟卷带着色迷迷的眼神上下打量她。

“大哥,就是這个女人。”几个小混混恭敬的向那个男人报告。

“嗯……司大富果然没有撒谎,這个小娘们儿确实很有味道。”**嘈杂的声音充斥着林雅淑的每一根神经,如果不是为了儿子,她一定会自我了断,可是,她不能放任儿子跟着司大富那个禽兽一起生活,她要夺回儿子,也许有一天司大富也会像今天输掉她一样输掉儿子,不……那样的场景她不敢想象,为了儿子,她一定要咬牙坚持活下去。

那个男人的手在她的身体上不断的来回游移,她的心里充满了恶心的感觉。就在這时,一个富有磁性好听的声音阻止了這即将发生的可怕的事情。

“這样对待一个弱女子不大好吧?”那个男人站在林雅淑的身后优雅的看着那个男人。

“哦,原来是安爷啊,能够在這种地方遇见您还真是我的荣幸呢!安爷对這个女人有兴趣?”他在"江湖"上混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安爷的大名他可是如雷贯耳啊!這样的人物可不是他能得罪得了的。一看就知道安爷看上了手上的這个女人。要是在平时,别説是一个女人,就是十个双手奉送都没问题,可是這个女人的姿色可是他平生以来见过的最动人的一个啊!要他拱手让人,他的心里还真是有点舍不得呢!

“没错。”

“那……”

“你放心,该给的东西我不会少你一分一毫的,只要你出个价码。”“既然安爷這么説了,那我也就不再多説什么了,安爷,人您带走吧。”就算這个女人再怎么倾国倾城也抵不过钱的魅力啊!世界上有几个人会和钱过不去呢?

就這样,林雅淑跟着安爷回到了安家,可是在她的生活得到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后,她再回去找司大富要儿子,依然没能如愿,司大富已经把原来的房子输掉,带着儿子离开了這里。她透过各种关系都没能找到他们。从此便和他们失去了联系。再也没有见过面。

直到這条链子再次出现,她才肯定她的儿子还活着,而且就在她的身边,這是她临走的时候特地为他戴上的链子。没想到十几年后会再次回到她的手中。

她的儿子啊!你过得还好吗?妈妈好想念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