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时光总是美好与短暂的,晃眼间已经八点多了。我忘着漆黑的夜色不由自主的猜想此刻安少会在做什么。是在书房里读书?还是在花园散步?还是在玩电玩?还是在……

“新月,时间不早了,我们今天就到這里吧,明天再继续,如何?”司南温柔的问心不在焉的我。

“啊?嗯?哦,好的。就到這里吧,我们赶快回家吧。”我傻傻的回应着。

“這么黑了,我送你吧。”“不用,我自己可以的。”其实我也很想让司南送我回家,可是想到司南今天也很疲倦了,而且他的家和我的家在相反的方向,送过我之后还要再折回来,這样他会更累的。這叫我怎么忍心呢?

“你一个人這么晚回家我怎么会放心呢?”“真的没关系,一路上都会有路灯,而且路上也会有行人,很安全的,没问题。再説谁敢欺负我程新月,他一定是活得不耐烦了。”我拍着胸脯保证,其实心里怕得要死。(众人: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

我和司南穿过黑黑的走廊和黑暗的校园来到了校门口。路上一个人影也没有,连车辆都少得可怜,我和司南望着街头沉默了数秒。

“我还是送你回去好了,這样子我不放心。”司南看着一脸紧张的我説。

我是很紧张没错,在這样的气氛下让我一个人走回去我还真有些胆颤心惊,当然也希望能够和司南這样浪漫的一路走回去,可是刚刚信誓旦旦的保证过了,现在却表现得像个胆小鬼,岂不是会被他笑吗?还是不要的。

“不……”我刚刚要推辞,却被另一个声音突兀的打断了。

“你已经陪她到這么晚了,送她回家的事就不劳你费心了。”黑暗中从墙角处慢慢的走过来一个人。

我和司南都吃惊的回头,是——安少?

“安少?你怎么会在這里?”我惊讶的问他,看他的脸色好像有些疲惫了。

安少却没有理我,径直走到司南的面前,两个男人再一次对侍了起来。

一秒,一分钟,三分钟,整整三分钟两个人一直看着对方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我心里暗暗喊糟,這两个人该不会想动手打架吧?如果真的那样我该帮谁?还是谁都不帮然后找警察叔叔帮忙?嗯~~的确是个好办法。

“新月,我们走。”安少霸道的拉着还在幻想中的我离开了学校。

我回过神来看见司南依然站在那里看着渐渐离开的我们,我偷偷的朝司南打了个暗号:明天老地方见。

然后我看见花一样灿烂的笑容在黑夜里绽放。

“喂!你慢点走好不好,這样我会走的很辛苦的。”安少修长的双腿每迈出一步我都要小跑的跟上去,而這个家伙却一点自知也没有,不但没有慢下来的意思反而加快了速度。

我用力的甩开安少紧紧握着我的手,“喂!你怎么啦?怎么怪怪的?谁又惹大少爷你的不高兴了吗?”這个家伙阴沉着一张脸看着我,背对着月光的他也显得有些忧郁起来。平时那个总爱逗我笑的安少似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没有理会我转过身继续走着。

干吗這样看我?我有哪里惹到你吗?我追上前去拉住他。

“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嗯?为什么這么晚还在這里?为什么突然变得這么怪?为什么突然对我這样?你説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变得激动起来,可能是受了他的影响吧?所有的人都变得怪怪的。

可是令人震惊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安少突然间用力的抱紧我,然后性感的嘴唇贴上了我的。

我吃惊的瞪大双眼,双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衬衫,不要跳了,求求你不要再跳了,可恶的心脏在這个时候偏偏不受我的控制,一直像打鼓一样的跳着。這样的亲吻明明不是第一次了?为什么我还是会這样紧张呢?可是从心里传出来的真实的声音却告诉我,我是如此地渴望与喜欢這个突如其来的吻。

安少可能发现了我的紧张,他轻轻放开我僵硬的身体,深深的看着我。

“這……這……這个……”我用手指不停的笔划着,努力的想要把我心里的想法表达出来,怎奈此时的我早已失去了表达能力。

“這个,就是原因。”安少终于肯开口説话了。

“什么?”“這个就是這一切的原因,我会担心你這么晚在外面还没有回家,我会嫉妒那个家伙可以這么晚还陪在你身边,我会生气你一点也不懂我的心。而這一切一切的起因都只因为我爱你,所以才会变成一个连我自己都觉得陌生的人。”安少扔下我慢慢的向前走,借着朦胧的月光望着他落寞的背影,我的心里有説不出的难受。

“对不起,安少……”我轻声呢喃,对不起总是让你伤心,对不起总是让你這样疲惫。对不起這么晚才发现喜欢你,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