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墙角处慢慢走出一个白色的身影,一张忧郁的脸带着一种复杂的神情,望着程新月渐渐消失的背影,他的心莫名的痛了起来。

他知道,新月脸上开怀的笑容是他一生中最宝贵的东西,可是他也知道,那样的笑容是他所给不起的,他偶尔会羡慕安少,能够给新月這样美好的笑容。

难道他真的要如颜西所説的,要放开新月的手吗?他真的什么都不能给她吗?

不要,他不要,他是那么的爱她,如果现在对她放手,他怕以后只能靠着回忆过日子,可是……如果不放手,他又能给她什么呢?也许只会是无尽的伤害吧?

*

跳高场地

我现在为什么会有一种自卑的感觉呢?

原因无二,只因为其他参赛队员的身高至少都在一米七左右,而我站在她们中间就好像是高山中的一个盆地一样,真是耻辱。我环顾四周,其他参赛的队员好像都在用鄙视的眼光看着我。

我龇牙咧嘴的回敬她们一个超给难看的鬼脸,敢小看本大小姐?真是活腻了,本大小姐就露出真功夫来让你们看看谁才是冠军。哼~~等着瞧吧!

“新月,程新月,加油!”嗯?谁在给我加油?噢!是我的亲卫队啊!只见柳儿在不远处正左摇右跳的为我加油呐喊呢。等等……旁边的是安少,司南还有颜西?他们几个怎么凑到一起的?

“你们怎么来了?”我拉着柳儿的手问他们。

“来给你加油啊!”柳儿依然上跳下窜的静不下来。

“我想你现在应该会很自卑吧?不过你放心吧!這样一来即使你输掉了這场比赛大家也不会笑话你的。”安少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我。

這个混蛋真是的,每次都能轻而易举的看穿我的心事,不过就算這样没必要説出這么恶毒的话吧?

“小心你的嘴巴烂掉。”我走到司南的面前“学长……”“加油。”依然是以前那样温柔的语调,可是为什么我总感觉他的眼神怪怪的呢?满脸的柔情,眼神却是闪烁不定的看着我。

“嗯,我会的。”“程新月要加油哦!”是颜西。不过请大家不要误会,她的语调怎么听怎么觉得是来看热闹的。

“你也在啊!不去比赛吗?”“我没有参加。”“没有参加?”我以为我报名的比赛颜西都会参加呢!她应该会阻止我拿到奖牌才对啊!

“对啊,想要给你留个机会嘛!我有报名参加其它的项目。”什么?她在説什么鬼话?给我留个机会?还真是大言不惭呢!再説了,這样高手如云的比赛也叫给我留机会吗?简直是机会等于零嘛!

“参加跳高比赛的同学请到比赛场地集合,马上要进行比赛啦!”“哦,要比赛了,我要回去了。”説着我一溜烟的就跑开了,呼~~~~再在這里呆下去一定会被他们几个气死,来了四个人,有两个人是来看我热闹的,另外一个神情古怪让我猜不透他的真正想法,只有柳儿一个人才是真正来为我加油的。柳儿!还是你最好。

*

第一杆,每个人都轻松自如的跳了过去,马上就上轮到我了,也许在她们高个子眼中這个杆子只能到她们的小腿,可是在我看来已经快要到我的腰了,天啊!上帝保佑我,我要跳了。

呼~~过去了,成功了,虽然杆子小小的晃动了一下,但却还是没有掉下来,真是万幸啊!

不过這里好像只有我一个人這么兴高采烈,其他人包括柳儿他们四个都一脸的黑线。估计他们心里准是在想,只有這么高居然都能跳成這样,真是汗颜~~~~呵……不过我在不乎别人怎么想,现在对我来説只要能成功过关就可以了。

第二杆,前面的队员已经被淘汰下去了三分之一,杆子也随着比赛的难度而增高到了其他队员的臀部。(废话,难道是到你的臀部吗?)

我吸气,再吸气,程新月,加油!

我跳过去了吗?歪七咧八的躺上垫子上紧紧的闭着眼睛等着听到杆子落地的声音,1秒、2秒、3秒……嗯?还是没有声音。

我慢慢的睁开我的左眼偷偷的看了看杆子,嗯?还老老实实的挂在那里啊!

“哇!万岁!万岁!”我兴奋的一跃而起,高声呐喊。可是周围依然一片静悄悄。我依然被鄙视的目光包围着。我马上停止了欢呼从垫子下跳下来,然后默默的走出人群。

哈……万岁!万万岁……!這下我自己偷着乐总可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