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就要到安少的五千米长跑了,原本司南也有报名這项比赛。可是因为受伤的原因不得不放弃。

不过這也让我暗暗的松了口气,如果两个人都参加了比赛的话,那么我还真是左右为难不知道该支持谁才对呢!

因为我的决赛要在明天举行,跳高比赛也在下午才会开始,所以无聊之余才会来這里观看安少的比赛。(唉……真是心口不一啊,明明就是担心才过来看看的,为什么要説是无聊呢!很不可爱哦!)

穿着纯白运动装的安少在起跑线处正在做热身运动,额头上带着白色的护套,那样子简直就是英姿飒爽,所向披靡……总之就是,帅呆了,酷毕了,简直无法比喻了。只要他轻轻的一个擦汗水的动作都会引起周围女生的阵阵尖叫。连我看了都忍不住的要流口水啦!(不过当然是在心里流喽,像我這么有品味的女生怎么会做這么没有出息又丢脸的事情呢?)

安少看到站在一边的我,朝我展示了一个自负的OK的手势,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虽然這样想但心里却坚信他一定可以得到冠军的。我当下把头别了过去,故意的不去看他。却意外的看到了站在旁边的司南,他一如既往的微笑的看着我,然后又看向了安少。

他是带着怎样的心情来看待安少的這场比赛呢?是因为受伤而与比赛的失落心情来看呢?还是带着祝福的心情来看呢?我不时的偷偷回去头看着面无表情的司南。這样的司南好像离我的世界好遥远,是我无论怎么做也永远进不去的地方。

一声枪响拉回了我的思绪,安少像一头脱了缰的野马一样向前冲,可是跑步的姿势依然让人想要尖叫,我情不自禁的握紧双拳为他紧张,为他加油。

已经第六圈了,虽然看起来还是那样轻松,可是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前后衣襟,我這才想起来要为他准备毛巾和纯净水。我着急的转身就跑,深怕慢了一步会错过他的冲刺跑。

*

操场上正在比赛的安少不知什么原因好像有些心神不宁,他好像一直在寻找什么人。不停的左顾右盼,脚步也在不知不觉间慢了下来。

忽然一个二年级的男生从他的身侧越过,远远的超过了他。周围的同学都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那些支持安少的女同学更是大声的为他加油打气,可是安少的心似乎并不在此,那些加油呐喊的声音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的情绪。

周围的女生看到這样的安少也只能在一旁干着急了。

“安少這是怎么了?”“是啊?会不会是中暑了?”“不可能,安少的身体這么好怎么可能会中暑呢?”“是啊,我看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吧?”“不管他在找什么,我们一定要努力的为我们的王子加油,快,大家一起来喊。”“安少,加油!安少,加油!”纵然女生们集体为安少加油,可是情况依然没有什么改变。

直到……

*

呼~~~喘死我了,刚刚跑了好几个便利店才买到了毛巾和水,真是奇怪,学校附近這几家的便利店這几天生意好得不得了,尤其是毛巾和水卖到断货,所以我才跑到远一点的地方才买得到。

嗯?這个家伙跑得這么快吗?才一会儿的工夫已经把人家丢下一圈多了?没想到這家伙的实力还真不是盖的。

回来的时候没有见到司南的人,可能已经回去准备他的比赛了吧?我拉住旁边的一个正大声给安少加油的女生问。

“安少超过那个男生几圈了?”我预想看到的会是那个女生兴高采烈的回答,谁想到那个女声情绪低落到快要哭出来了。

“没有,是那个男生超过安少两圈了,不知道王子是怎么了,突然间就慢了下来,我们喊什么他好像都听不到。”什么?他已经被那个男生超过了两圈?他不是很自负吗?他不是很行吗?他不是天下无敌吗?怎么会被别人落下這么多呢?不知道还有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还有几圈冲刺?”“四圈,那个男生已经只剩下两圈就冲刺了,照這样下去,我们的王子输定了。”説着説着那个女生已经泣不成声了,哭得那叫一个可怜。

唉~~~安少啊安少!你可真是作孽啊!自己输了也就算了还要害得這么多的女生跟着你伤心落泪,你良心何在啊?

不好,那个男生只剩下最后一圈就要冲刺了,可是安少还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样子,看得我也跟着焦急万分。

我不顾老师和同学们的异样眼光,跑到主席台上拿起麦克风冲着比赛场地大声的喊:“安少!你要是敢输掉這场比赛,你就死定了!”一瞬间,所有的眼光和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仿佛比赛场地从操场转移到了我這里,可是现在不是脸红的时候,我要大大方方的走下主席台,然后为安少加油!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説去吧!(众人云: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