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一共分为两天进行,第一天主要比赛的是长跑和短跑以及接力跑比赛,而第二天主要比的是一些田赛的内容,跳远跳高之类的比赛。

噢!好紧张啊!马上就要轮到我上场了,不知道能不能进入决赛。如果现在连决赛都进不去的话,哪还会有以后呢?

程新月,加油!我在心里默默的为自己打气加油,突然一只修长的双手在后面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反射性的回头,却看到司南和安少同样灿烂的笑容。

這是怎么回事?這两个家伙怎么会在一起?怎么会同时出现在這里?他们两个的感情应该没有那么好吧?

“你们……”我有些吃惊的説。

“我们来为新月加油啊!”司南在我的面前永远是這样一副温和的表情。

“你们怎么会……”我用手指来回指着他们两个,想问的话却只能滞留在嘴边。

“别误会,我和這家伙永远是不可能成为朋友的。”安少一副高傲的表情,真是的,拽什么拽啊?别人就那么想和你這样的混蛋做朋友吗?這个样子真是让我看不过去。

“是啊,我们這种平民百姓怎么会和你這种大少爷成为朋友呢?我也觉得不太可能呢!既然這样你来這里做什么?”我抬起头讽刺的看着他,小子,非气死你不可。

我当然知道這个小子的性格本来就是這个样子的,死鸭子嘴硬,明明很欣赏对方却还是硬要装出一副傲慢欠扁的样子出来。

“你……”

“好了,新月你要上场喽!”司南及时的阻止了一场即将上演的暴力场面。

“是啊!好紧张哦!”我不安的看着司南,他的脸就像是好用的安定剂一样,只要看到他的脸,所有的烦躁和不安通通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放轻松,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的,只要挨过這几十秒一切都会过去的。”司南安慰我説。

“好,我会努力的,可是万一进不了决赛怎么办?”“不要紧,你在跑的时候多想想可爱的黑豹就可以了。”安少這会儿又用他那邪恶的表情看着我。

“什么?黑豹?不要再跟我提起那个家伙。”我反射性的冲他大吼。

“哈……”

安少在一旁不怀好意的笑个不停。司南则听得有些莫名其妙。

“什么黑豹?那是谁啊?”“哦……啊……没什么的,我快要上场了。”我急忙的离开那里,好怕万一司南追问个不停我会更加的难办。天知道我是多么想洗刷那段耻辱的日子啊!

我紧张的站在起跑线上,颜西就站在我旁边,穿上运动装的她更加的清纯可人,百分百的少男杀手。可谁知道在她那清纯的外表下隐藏的是怎样的一颗心呢?

听到枪声我反躲性的愣了一下,可就是這一下就落在了其他人的后面,我心里悔恨万分,不觉得加快了脚步,可是就在那拼命的几十秒里我虽然超过了几个先手,可是颜西仍然跑在我的前头,结果出来了,我虽然没能拿到预赛的第一名,可是也顺利的进入了决赛,可這也叫我见识了颜西的实力。让我感觉到想要拿到冠军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司南和安少在终点的地方等着我,我有些失落的走到他们面前等待他们的安慰,可是谁知道安慰没等到却等来安少一顿披头盖脸的骂。

“你是傻瓜啊?已经放枪了还傻瓜一样的站在那里,要不是那样一定可以拿到第一名的。”“我……”本来心里已经够委屈的了,没想到這个臭小子竟然还這样的刺激我,真是太过份了,我的心情更加的低落了。

“没关系的,我觉得发挥得不错,虽然在开始的时候出现了一些小小的失误,不过能够顺利进入决赛就可以了。对不对?”还是司南好,能够了解我的心情,不像那个家伙,就知道在那里教训别人,心中的砝码偷偷的多放在了司南這边一些。

“哼!程新月,如果决赛的时候拿不到冠军,连黑豹都会替你感到羞愧。”説着便头也不回的走人了。

這个混蛋,总是在司南的面前提起那只畜生,小心回去的时候就把它跺了熬汤喝。(小姐,请问你会熬汤吗?不要再浪费食材了吧?)

“這个可恶的家伙。”我气乎乎的説。

“不要在意,你应该知道他很关心你的,只不过表达方式很特别而已。”司南轻轻的抚了抚我的头发,我的心头一暖,缓缓的点了点头。

其实我了解安少的用心,他只是想刺激我的斗志,让我能够得到這个比赛的冠军,不只是因为這些日子以来他为了我的比赛付出了很多,最主要的是想让我能够得到更多的分数而能够进入下面的学生会会长竞选的比赛。這些我怎么会不了解呢?

我是不是太自私了呢?想要同时得到他们两个人的爱,可是這是不可能的,我越是這样,事情就会越复杂。可是现在我已经无法抽身了。爱与不爱都会让三个人受伤。我到底要怎样做呢?